第五百零七章【至于吗?】(上)


  张扬道:“政治上我对顾伯伯是高山仰止,我这辈子要是能爬到您脚面子上,我就心满意足le”

  顾允知也忍不住笑le起来:“你要是爬到我脚面子上,我就一脚把你踢出去”说归说,他还是指教le张扬两句:“在很多人看来政治斗争无处不在,所以体制中的多数人首先看到的是斗争,可是你们忽略le斗争的目的,斗争是为le什么?”

  对张大官人来说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他喝le口酒道:“斗争就是为le把对手打败”

  顾允知笑道:“你以为政治斗争就是两个小孩子打架,谁的拳头硬谁说le算?不是如果我们的官员始终为le政治利盖和政治权力做斗争,我们的事业将会存在一个巨大的危机,我看到多的斗争,是为le政治理念,而今的时代经济发展日月异,对官员的头脑和认识都是一个极大地考验,他们的认识不同,理解不同,产生矛盾在所难免,政治斗争不仅是权力的斗争是思xiǎng观念的斗争,是改革发展的必然产物”顾允知喝le口酒道:“虽然这产物并不好”

  张扬道:“我曾经听过一个说法,一切的政治斗争就是以民生为旗帜、以权利为目的、以经济为后盾、必要时以军队为保障的战争”

  顾允知淡然笑道:“我也○听说过,的确有人xiǎng这么做,会这么做,可是在和平年代,在时代的中国,这种概念并不适用”

  张扬壮着胆子道:“您在任的时候斗争的目的是为le什么?”

  顾允知道:“我政治斗争的目的◇是以民生为旗帜,以民生为目的,以经济为后盾,以发展为前提”他说完笑le笑道:“我是不是有些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

  张扬道:“我认为您是”

  “是什么?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还是以民生为目的?”

  张扬笑le笑道:“当然是后者”

  顾允知道:“谅你也不敢说别的”他缓缓落下酒杯道:“我所经历的政治斗争,多数是政见不同,我认为我的思路是对的,在政治上,说教是没用的,唯有用■斗争的方法让对方心悦诚服,就算不能让他心悦,也必须让他臣服”

  顾允知的这句话真是大爱,张扬端起酒杯道:“顾伯伯,我敬您”

  顾允知喝le他敬的这杯酒,而后又道:“我离开之后的平海,矛□■斗争的方法让对方心悦诚服,就算不能让他心悦,也必须让他臣服”

  顾允知的这句话真是大爱,张扬dòuzhēngdefāngfǎràngduìfāngxīnyuèchéngfú,jiùsuànbúnéngràngtāxīnyuè,yěbìxūràngtāchénfú”

  gùyǔnzhīdezhèjùhuàzhēnshìdàài,zhāngyángduānqǐjiǔbēidào:“gùbóbó,wǒjìngnín”

  gùyǔnzhīhēletājìngdezhèbēijiǔ,érhòuyòudào:“wǒlíkāizhīhòudepínghǎi,máo盾始终存在,又始终没有激化,政坛如同一座不定期爆发的火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喷发一次,喷发或小或大,可每次老交替的时候总会喷发,只有喷发之后,才能zài次进入平静”

  张扬道:“其实哪lǐ都是这个样子,我看应该像是地震,省lǐ大地震,省内各地市内部发生小地震,总有劫后余生的,总有被糊lǐ糊涂给砸死的”

  顾允知哈哈笑道:“你好像有些开窍le”

  张扬道:“在中国当干部不容易,不但要抓好经济,体谅民生,还得时刻做好斗争的准备,就算咱不xiǎng坑谁害谁,总得防着千万别被误伤”

  顾允知意味深长道:“没有人永远能够找准自己的位置”

  张扬道:“很多事我都看着不舒服,孔源那个老色鬼为什么能在组织部长的位姜上坐得这么舒坦?高仲和为什么能从南武市过来担任公安厅副厅长的职位,荣鹏飞无论能力还是成绩都很出色为什么不能出头?还有……”

  顾允知笑着阻止他道:“●这些轮不到你操心”

  张扬道:“真看不懂省lǐ的干部选拔标准”

  顾允知道:“因为你喜欢凭感情去看待问题,等你学会用理性看待问题的时候,你会le解别人的做法干部当到一定的地步,都要培养□自己的班底,选拔干部的标准,我可以打个比方,为什么有些地方并不是最有能力的人选担当?领导看不见吗?”顾允知摇le摇头道:“看得见,可是一个班子首先是一个团体,第一要素是什么?是配合,虽然某个位置不是最★有能力的,可是他恰恰是最适合这个班子的,你xiǎngxiǎng,我明明在做一道淮扬菜,你非得给我放上两颗朝天椒,你说这道菜是不是被你毁le?”

  张扬愣le一下,顾允知所说的这个问题他还从来没◇有xiǎng过

  顾允知道:“做事不能由着你自己的性子,如果把我们这些官员比喻成一个个的厨师,我们做菜并不是给自己吃,而是要给大家吃,我们就要考虑到大家的口味,什么该放,什么不该放,即使这道食材zài好,zài美,可是照顾到大家的口味也唯有舍弃”

  张扬眨le眨眼睛:“可您这样xiǎng,未必别人都有您的境界”

  顾允知微笑道:“相信党,相信人民,党和人民的眼光不会错的”

  张大官人心中对顾允知的这句话很不服,要是没错,就不会有这么多作奸犯科的干部

  顾允知又道:“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这个人是个不错的干部,他虽然在魄力上有所欠缺,可是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平和,干部队伍中需要这种人

  张扬知道当年顾允知舍弃常颂选择le周武阳,他故意道:“您觉着常颂怎么样?”

  顾允知笑道:“我在任的时候,他就是颗朝天椒”

  张扬跟着笑le起来,常颂的脾气的确有些冲

  顾允知道:“不过他现在年龄也不小le,经过这些年的磨砺,也差不多le,不出意外,省lǐ应该会用他”

  张扬道:“乔书记做事神龙见首不见尾,很难说的”

  顾允知微笑道:“江城机场和南锡深水港两件事能够看出振梁同志的能力,很漂亮,希望他和怀明同志能够早日找到默契,我相信他们的任期内一定会比我做得好”

  张扬憋le半点劲儿方才又问出le一句很没有水准的话:“那啥顾伯伯,面对他们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做?”

  顾允知这次并没有笑他没有水准,端着酒杯抿le口酒:“两个小孩子如果打le架,被父亲看到,父亲会怎么做?是帮着儿子去打别人家的孩子,还是伸手打自己的儿子?”

  张扬有些明白le:“当然是打自己的孩子”

  顾允知微笑道:“很多时候,打也是一种保护,可还有一种情况,客人来le,你打自己的孩子,打在孩子身上,客人却很难堪”

  张扬道:“那,我究竟该怎么做?”

  顾允知叹le口气道:“我还以为你当真长进le,现在看来,还是过去那副摸样”

  张扬道:“您就教我一次,把我当孩子看”

  顾允知喝le那杯酒,深邃的双目盯住张扬道:“别当那个倒霉孩子”

  张扬离开顾允知别墅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心情好le许多,常颂是颗朝天椒,自己何尝不是?顾允知的话让他有le一个全的认识,与人斗其乐无穷,张大官人是今天生的斗士,可斗士也有疲惫的时候,他应该成长起来,是时候不当那个倒霉孩子le乔振梁、宋怀明斗与不斗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就算喜欢斗,也要选择可以斗争的对象

  张大官人一边开车一边胡思乱xiǎng的时候,顾佳彤打来le电话其实是张扬前脚刚走,顾佳彤电话就打到家lǐ,从父亲口中知道张扬去她家的事情

  顾佳彤道:“你陪我爸吃饭le?”

  张扬道:“是啊,我这次来东江专门倾听顾书记教诲来le”

  顾佳彤格格笑道:“他老人家未必愿意指导你”

  张扬道:“每次面对你爸的时候,我总感觉他是大海,我是小溪”

  顾佳彤啐道:“你啊,是一条被污染的小溪”

  “这么糟蹋我,等我见到你非收拾你不可”

  顾佳彤叹le口气道:“最近忙得很,蓝海和药厂两边都要问,明健完全上手还得需要一段时间”

  张扬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过去你对明健就是管得太宽,经历le这么多,他应该已经吸取到教训le,我看能够放手的,还是应该放手让他去做”

  “知道对le,我听说许嘉勇死le”

  张扬道:“是,死le”

  顾佳彤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入:“你打算在东江呆几天,我大后天回去”

  张扬道:“应该会多呆几天,这样,我等你”

  “等我干什么?”顾佳彤明知故问,情人之间有些时候就喜欢在这些简单的问题上弯弯绕绕

  张大官人道:“就是干没有什么”

  顾佳彤啐道:“要死le你,不耍流氓不会说话是不?”

  张扬乐道:“我觉着这样有情趣”

  “低俗你小心点儿,咱们国家可是有流氓罪的”

  张扬道:“没事儿,我是党员,关键时刻还能抵三年呢”

  顾佳彤道:“越说越不像话、不跟你聊le,回去zài说”她心底深处当然是希望张扬留在东江等她

  张扬道:“别急着挂啊,我还没说完呢”

  顾佳彤道:“客户来le,回头zài说乖”她冲着手机悄悄亲le一下,然后挂上le电话

  张大官人被顾佳彤的千lǐ一吻,吻得心花怒放,可这一走神,没留意前面的道路情况,只听到篷地一声,张扬意识到出le事情,慌忙去踩刹车可他现在刹车已经来不及le,张扬看到路人们纷纷围le上来,这年月但凡一点热闹都能引来一大群人围观

  张扬暗叫倒霉,也担心撞到le人,慌忙推开车门走le下去,却见右前轮下一片血泊,可看清之后,张大官人稍稍放下心来le,被他压死的是一条狗,一条苏格兰牧羊犬,虽然是狗,可毕竟是条生命,张扬也有些内疚,如果不是他注意力不集中,边打电话边开车,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张扬挠le挠头,正准备寻找狗的主人,却听到一个人痛苦哀嚷道:“宝贝,宝贝,你死le让爸爸怎么办”

  张扬听到这话又吃le一惊,我靠,难道我还撞着别人le?他又低下身向车轮下看le看,不对啊,只有一条死狗,没有啥孩子啊

  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红着眼睛冲le过来,一把就揪住le张扬的衣领子,按理说张扬没那么容易让他抓住,可这会儿张大官人心亏啊,把人家的狗压死le,他的确不占理儿张扬赔着笑,握着那男子的手腕道:“大哥……大哥,不好意思,我没留神,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那男子怒视张扬道:“说你妈***把我的宝贝撞死le,怎么说?怎么说?”

  张大官人听到他张**粗,不禁皱le皱眉头道:“我说你嘴巴干净点几,不撞也撞le,大不le我陪你条,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那男子瞪着他道:“赔我钱?***赔得起吗?我这条狗是稀有品种,花le我三万多块,钱还是小事,我从小看着它长大,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它拉扯大,我把它当成亲人对待,你弄死le我的狗,赔钱就算le?我在乎钱吗?”

  张扬仍然保持着足够的冷静,对方情绪激动也可以理解,可能他真把狗当儿◇子待,刚才听到他自称爸爸来着,自从许嘉勇死后,张扬时刻提醒自己尽量不要冲动,他不xiǎng多生事瑞,可今天事情还是找到头上le,张扬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道:“那你说怎么办?”

  “跪下***给我◆的淌跪下,磕三个响头,我们zài谈赔偿的事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