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婚前紧张症】(上)


  zhāng扬开着那辆余川临时给他使用的路虎来到积翠区,王华昭的房并不大,12号楼2单元3o1,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也有五年的历史了,王华昭结婚前近才装修

  等到了地方,zhāng扬才明白王华昭为什么要让自己过来,房里zhī有三个人在,除了王华昭自己,其他的两个都是他的同事,王华昭平时为人低调,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未来岳父就是省纪委书*记曾来州,这也是当初他在丰泽那么久,都没多少人知道他背景的原因王华昭开门见到zhāng扬来了,乐呵呵把他迎了进去”向那两位同事介绍道:“这就是zhāng扬,我的好朋友”说这话的时候王华昭的心中颇有些骄傲,说实话,他还真没有什么朋友,这和他不温不火的性格有关,也和他不即不离的处事原则有关,王华昭进入机关之后和过去的同学基本上就断了来往,后来和曾丽萍谈了恋爱,因为岳父是省常委,他越的心谨慎,这也导致他的朋友越来越少,同事中有知晓这层关系的,想跟他套近乎的不少,可王华昭的戒心太重,对别人的示好基本无视,最后人家也懒得跟他联络

  王华昭把zhāng扬当成朋友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王华昭认为zhāng扬不图他什么,自己的岳父是省纪委书*记,可zhāng扬的未来岳父是省长,一点儿也不必他差,何况人家还有个当副总理的干爹,有了这种想法,王华昭在和zhāng扬的相处之中就坦然了许多,戒心也就少了许多,所以看到zhāng扬过来,他是自心底的高兴,才◎会向别人介绍说,zhāng扬是他的好朋友

  王华昭的两名同事也笑了笑,他们心底却是不信,和王华昭认识的,谁相信他能有朋友?

  王华昭带着zhāng扬参观了一下他的房,zhāng扬嘴上说★★着不错,心底却给出了一个评价,简朴,简朴的甚至有些寒酸他稍一琢磨就明白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原因,曾来州是省纪委书*记,他显然不想婚事搞得太铺zhāng”曾来州也没多久可干了,眼看就要到点,干纪委工作这么多■◇年当然懂得怎样处理这些事,总体原则就是低调,让别人的闲话越少越好

  王华昭和zhāng扬来到阳台,他掏出一盒烟给zhāng扬抽,zhāng扬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抽烟的”

  王华●niándāngrándǒngdézěnyàngchùlǐzhèxiēshì,zǒngtǐyuánzéjiùshìdīdiào,ràngbiéréndexiánhuàyuèshǎoyuèhǎo

  wánghuázhāohézhāngyángláidàoyángtái,tātāochūyīhéyāngěizhāngyángchōu,zhāngyángxiàodào:“nǐyòubúshìbúzhīdào,wǒbúchōuyānde”

  wánghuá昭道:“喜烟,多少得意思一下,抽两”

  zhāng扬摆了摆手道:“真不抽,回头我多喝点就是”他向客厅zhāng望了一眼道:“怎么?就来这么点人,明天就要结婚了,要忙的事情肯定很多”

  ■王华昭笑道:“没啥可忙的,本来依着我的意思旅游结婚最好,可丽萍坚持要搞个结婚仪式,我们商量了一下”一切还是从简,除了一些必请的亲朋好友,其他人都没说”

  zhāng扬道:“害怕铺zhāng大了◇影响不好?”

  王华昭点了点头:“混体制有混体制的难处,我总得要为岳父那边kǎo虑kǎo虑”

  zhāng扬笑道:“还是你们kǎo虑的多,如果是我,才不管这么多”我娶媳妇干别人什么事?礼金有多少我收多少,两厢情愿的事儿,别人都行,为什么我们不行?”

  王华昭笑道:“你别怂恿我,真到你结婚的时候,还不知会怎么做呢”他回去给zhāng扬拿了瓶矿泉水出来,又道:“今晚这边没多少事,就是晚上把喜字给贴了,明天一早从这儿走”

  zhāng扬集了点头道:“成,贴喜字的事儿交给我”

  王华昭道:“我爸妈就住在后面那栋楼”晚上你别走了,就在这儿睡,反正没别人,大床上,沙上,足够你们几个住的了,我晚上回父母那边住

  zhāng扬笑道:“我还没找酒店呢,好今晚权当帮你滚床了”

  王华昭笑道:“滚床可不能找你这样的,待会儿我姐带我外鼎过来”

  王华昭这边的确显得冷清,zhāng扬有些后悔来太早了,不过他的到来却让王华昭很开心,晚上的时候,王华昭的姐姐带着外甥过来,看到王华昭虎头虎脑的外甥,zhāng扬不由自主想起了他干儿子秦欢,现在秦欢和秦萌萌母子两人应该已经在一起,自从秦萌萌前往韩国之后,到现在还没有和他联络过,也许是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王华昭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邀请zhāng扬和他那两名同事一起去吃饭,可那两名同事都说有事要回家里吃,待会儿在过来帮忙,王华昭苦留之下人家仍然走了,他zhī能和zhāng扬一起到区外面的酒店吃饭

  王华昭这边的冷清是zhāng扬前来之前没有想到的,可以想象,现在曾丽萍家里一定热闹非凡,有些时候,娶了高干的女儿未尝是什么好事,对方光环太盛,映衬的自己黯淡无光,不过王华昭还算有算些本事,至少能在床上把曾丽萍伺候的呼天抢地,zhāng大官人现自己已经落下了毛病,一想到王华昭和曾丽萍,就想起那天晚上他们两人的漏*点大战,zhāng扬意识到自己最近阳气太盛,是时候该败败火了

  对zhāng扬而言,王华昭这个人有些无趣,他之所以前来参加王华昭的婚礼,一是冲在他岳父是曾来州,二是因为王华昭在丰泽的时候曾经帮他背过黑锅,zhāng扬对王华昭还是很感激的

  王华昭叫了四道菜,开了瓶东江春,这也是他明天的婚宴用酒,给zhāng扬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半杯:“zhāng扬,你多喝点,我明天都是事儿”不敢多喝,怕误事……”

  zhāng扬道:“除了我这个伴郎,其他还得有人帮忙啊……”他感觉王华昭这边帮忙的人实在太少了

  王华昭道:“明天一早还会过来几名同事,汽车八点钟准时到……”有一点他并没有说,其实一切都是岳父大人安排好了,他用不着操心,明天zhī要坐上汽车,准时去迎接曾丽萍就行,不知为何,王华昭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太多对婚礼的期待和喜悦

  zhāng扬看出王华昭的情绪并不高涨,微笑道:“怎么?明儿就要结婚了,我看你好像并不是太高兴啊”,王华昭道:“结婚zhī不过是个形式,zhī是多了zhāng文书罢了”

  zhāng扬道:“不一样啊,你娶得是曾书*记的女儿,从此你就会蒙上一层光环,仕途之上肯定会顺风顺水……”

  王华昭道:“我还有些自知之明,官场上我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为,我和你不一样……”

  zhāng扬笑道:“瞧你这话说的,谁也不是夹生就是当官的料,我反而觉着你比我强多了,你冷静沉稳,又耐得住性子,我性子急,官场中最忌讳的就是我这种……”

  王华昭道:“混体制的先要学会处理关系,我在人际关系方面不行,没多少朋友………”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这边都没什么人来……”王华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失落的

  zhāng扬道:“没人来也不一定是别人不愿意来,可能有人想来,人家又觉着高攀不上你,所以就不来了……”

  王华昭苦笑道:“我看得很清楚,多数人参加我的婚礼都是冲着我岳父的面子,我算什么,岚山的一个处级干部,放在平海根本连一朵浪花都算不上,谁会尖动跟我拉关系?”,言者无意听者有意”zhāng大官人心说我到现在还zhī不过是个副处”在平海岂不是没有我的位置

  王华昭喝了杯酒道:“zhāng扬,我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场婚礼好像跟我没啥关系……”

  zhāng扬哈哈大笑起来:“我过去常听说婚前紧zhāng症”可是没见过,今天总算见着真的了……”

  王华昭道:“可能我真的得了婚前紧zhāng症”,zhāng扬道:“其实敢娶高干闺女的都得●要有相尊的勇气,我记得古时候的驸马娶公主,就跟请一尊菩萨回家似的,必须心翼翼的供着,生怕哪点儿做的不好一惹老岳父不高兴,大刀不知什么时候就落在自己的头上,到时候不但自己倒霉,搞不好连一家子都连累了” ●
  王华昭没说话”虽然zhāng扬说的夸zhāng了一点,不过的确有几分诚惶诚恐的味道

  zhāng扬又道:“我能体会你的难处,不但要让嫂子心里舒服还得让她身体舒服,哪一点要是做不好,嫂子回家一说,曾书*记肯定会雷霆震怒……”

  王华昭笑道:“我还不至于那么惨,什么心里舒服还要身体舒服,你子,少说流氓话……”

  zhāng扬哈哈笑了起来,他向王华昭道:“知足,咱们平海还不知有多少人羡慕死你了,曾丽萍家世又好,长得又漂亮,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王华昭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舒坦多了,我和丽萍结婚可真没看中她的家世,我主要是喜欢她这个人……”

  zhāng大官人相信才怪”肯定有曾书*记的因素在内

  此时从饭店门外走进来几个人,为一人大笑道:“华昭啊华昭,你喝酒也不叫上我”,王华昭和zhāng扬都向门口望去,没想到笑的那人竟然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吴明,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岚山市的几名干部吴明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他已经从zhāng立兰那里知道省里已经决定让他接替周武阳担任岚山市委书*记一职”不过组织上到现在还没有找他谈话,一天没有正式公布消xī,吴明心头的这块石头就不能落地常颂从东江回去之后”对他的态度也没有任何的改变,还是如从前,这让吴明感到困惑”按理说,常颂应该知道市委书*记已经被自己抢去了,对他应该是苦大仇深才对,可无论在工作上还是平时的相处上,都看不出常颂有任何针对他的地方

  吴明这次前来东江参加王华昭的婚礼,一是为了向曾来州表示谢意,而是为了搞清楚这件事,周武阳什么时候走?任命自己为岚山市委书*记的文什么时候才能下达?

  王华昭起身相迎,zhāng扬却仍然坐在那里,他对吴明没有任何的好感”压根也没把吴明放在眼里,现在他已经掌握了吴明和zhāng立兰的证据,zhī要一根手指就能把吴明打入深yuān

  吴明却不知道这件事,看到zhāng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有些不爽,心说你不就是有点背景靠山吗?过去我敬你因为你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现在人家把你给蹬了,你还有什么依仗?有个副总理干爹不假,可人家文副总理日理万机,顾得上你这个副处级干部的干儿子?想到zhāng扬的级别,吴明打心底生出一种蔑视,一个副处级干部,给老子提鞋我都嫌你手粗你他妈得瑟什么?

  吴明这个人能够在这样的年龄登上这样的位置也不是偶然,他做官已经很有了一套,心里把zhāng扬骂了个狗血喷头,脸上却带着温暖的笑意”仿佛见到知己好友一样,主动走了过来:“zhāng扬啊真是没想到你比我来得还早”,吴明主动过来打招呼,zhāng扬再坐在那里不动就说不过去了,他笑着站起身:“吴副书*记,怎么你也来了……”

  这声副书*记喊得吴明很是不爽,可转念一想,周武阳一天没走自己还是副书*记,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人家喊他副书*记也没错,不过他能够察觉到zhāng扬是故意的,吴明仍然笑容满面

  王华昭招呼他们坐下,又叫来服务员加菜

  吴明道:“华昭啊,不用麻烦,我们都吃过了……”

  王华昭道:“吃过子喝两杯嘛,我酒量不行,正愁没办法陪zhāng市长进行呢……”

  吴明笑道:“zhāng副市长的酒量我是知道的,海量啊……”六月的债还得快,别看现在是十月,还债方面也不含糊

  zhāng扬笑眯眯望着吴明,麻痹的,这就给我还回来了,行啊,让你蹦醚,有你哭的时候

  王华昭给吴明他们倒满酒,倡议干了一杯

  吴明又主动和zhāng扬碰了两杯,他一向都很会做面子功夫,从表面上,绝对看不出他对zhāng扬有所不满

  zhāng扬这方面的修为不如吴明,让人感觉到这年轻人有些傲慢,面对级别比他高出许多的吴明,连起码的尊敬都没有,不过zhāng扬有不尊敬吴明的理由人前道貌岸然的吴明究竟是个什么人物,zhāng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你丫现在装得文字彬彬的,背着人跟zhāng立兰勾搭的时候,可是一个十足的下流胚子zhāng大官人倒不是zhī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人家风流他倒说不出什么,可是吴明也太下贱了点,勾引有妇之夫,利用zhāng立兰和孔源的关系做动作,这种人行径又怎能让人看起嗯当初他追求秦清不遂,居然派人跟踪秦清,这厮虽然长得也算仪表堂堂,可做事的手段实在太卑劣了一点嗯到这里zhāng大官人不由得有些得意,你他妈不是派人偷*拍我和秦清吗?老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你和zhāng立兰的火爆视频全都在我手里,要是这些东西落在孔源手里,不知孔源会作何感想?

  吴明笑道:“咱们还真是有缘,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在一起喝喜酒了……”他说得不错”上次是秦清的弟弟秦白结婚,这次是王华昭结婚

  zhāng扬笑道:“这个月好日子多,结婚的多”,吴明道:“明天秦市长也会过来……”

  zhāng扬听说秦清也要来,心中不由得一喜,可当着吴明的面自然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信xī”嗯了一声道:“华昭是你们岚山的干部,你们那边肯定要有不少人过来……”

  吴明笑道:“华昭结婚可是我们岚山干部系统的大喜事”,zhāng扬故意道:“对了,听说周书*记要来省里当副省长了,这消xī靠不靠谱……”

  吴明没想到他突然把话题扯到这上面来,微微楞了一下,而后笑道:“我也听说了,不过省里还没正式下文,消xī还没有证实……”

  zhāng扬道:“应该是真的,要是周书*记走了,肯定是常市长接替他的位置……”他说这番话是存心刺激吴明来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