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婚前紧张症】(下)


  第五百零八章【婚前紧张症】下

  吴明焉能听不出张扬这番话中充满了打击自己de意味,他笑了笑道:“我看也是,常市长是我们de老领导,为岚山de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干部群众中de口碑也很好,如果他担任市委书记,也是众望所归de事情”

  张扬暗骂这厮口是心非,如果常颂当了市委书记,这吴明怕不是要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吴明显然不想在这件事上继续讨论下去,他笑着转向王华昭,端起酒杯道:“华昭啊,借着你de酒先恭喜你了,祝你和曾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王华昭笑着端起酒杯,他把这杯酒喝了,还没来得及说话,曾丽萍de电话就打guò来了,从电话中可以听出曾丽萍家热闹得很,曾■丽萍专门叮嘱王华昭不要多喝酒,明天有太多事情要做,王华昭连连答应

  吴明和张扬de目光碰撞在一起,虽然两人脸上都带着笑,可目光中却充满了可以看透对方de意味,吴明道:“我听说江城机场项目搞得不▲lìpíngzhuānméndīngzhǔwánghuázhāobúyàoduōhējiǔ,míngtiānyǒutàiduōshìqíngyàozuò,wánghuázhāoliánliándáyīng

  wúmínghézhāngyángdemùguāngpèngzhuàngzàiyīqǐ,suīránliǎngrénliǎnshàngdōudàizhexiào,kěmùguāngzhōngquèchōngmǎnlekěyǐkàntòuduìfāngdeyìwèi,wúmíngdào:“wǒtīngshuōjiāngchéngjīchǎngxiàngmùgǎodébú错,上次去江城参加秦白de婚礼有些匆忙,没来及去参观学习”

  张扬笑道:“吴副书记想参观学习有de是机会,我保证会将机场建设de经验毫无保留de教给你”

  吴明哈哈大,跟他guò来de几名岚山官员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这厮不guò就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当着这么多人de面竟然要给吴明当老师,把自己也看得忒大了,于是就有人出来找张扬喝酒,这也是很正常de事情,人家都是从岚山出来de干部,吴明又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岚山政坛de希望之星,现在吴明被张扬奚落,这帮人自然有了表现de机会

  张大官人当然清楚这帮家伙de目de,都存着教训自己de心思,都存着给吴明出气de心思,既然你们都想借着这个机会巴结吴明,我就给你们这个机会

  岚山农业局副局长奚少文端着酒杯找到了张扬,这厮是岚山体制内出了名de海量,二斤白酒不在话下,他乐呵呵道:“张副市长,闻名已久,咱们还是第一次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喝酒,我敬你一杯”

  张扬笑了笑

  奚少文拿起酒瓶给张扬面前de玻璃杯倒满,自己也倒了满满一杯,他最擅长de就是喝急酒,要当着吴明de面给张扬一个下马威,这就叫表忠心,关键时刻,咱第一个冲上去为领导排忧解难奚少文道:“张市长,咱们别这么麻烦了,直接干一大杯,喝酒啊,这样才够劲”

  张扬笑道:“好啊,好啊”心,谁家腰带没勒紧把你给露出来了,想在领导面前表现是不?今儿我给□你一个露脸de机会

  奚少文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看到张扬也拿起了酒杯,他笑道:“我先干为敬”,奚少文仰起脖子就将那杯白酒一饮而尽,周围人都开始叫好

  张扬看出来了,这厮de确有些酒量▲,他笑着拍了拍奚少文de肩膀道:“这位老大哥真是海量啊”

  奚少文道:“你还没喝呢”

  张大官人道:“我酒量不行,喝不下啊”

  奚少文瞪圆了眼睛:“张副市长,你看不起人,存心消遣我端起de酒杯怎么能落下呢”

  张扬仍然满脸de笑:“我是真喝不下,这么大一玻璃杯白酒,得三两多,一口闷下去,我准保得醉,喝酒随意,喝这么多干什么?伤身体还不说,搞不好还得伤感情”

  王华昭慌忙打圆场道:“随意喝,随意喝”他知道张扬de酒量,也看出来了,张扬不是喝不下,他压根就不想喝,说穿了张扬没把奚少文放在眼里

  奚少文道:“那也得把这杯酒喝了,我都干了张副市长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张扬笑眯眯道:“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喝不下去,你非得逼着我喝,究竟是谁不给谁面子?”

  奚少文道:“不喝你别端啊端起来还跟我碰杯,你现在不喝了,消遣我是不是?”

  吴明笑道:“老奚算了,都是自己人,别打酒官司”

  奚少文喝了点酒,胆子也壮了不少:“我还就真闹不明白了,不就是一县处级干部吗?还是一副职,眼眶子这么高啊?鼻孔都朝天了,得瑟什么?”

  王华昭笑得尴尬,两边人闹不快,最难办de是他这个主人,王华昭笑道:“老奚,谁能喝guò你啊,你一上来就拿这么大一玻璃杯,把张市长吓着了,要不这样,张市长喝两杯”王华昭是想搭个台阶给张扬下,不希望双方继续僵持下去

  可没想到张扬道:“我今儿不舒服,这酒我一滴都不想喝,脸啊都是自己给自己de,我给不了,也不想给”

  奚少文满脸通红,气得一拍桌子指着张扬de鼻子道:“你什么意思?我找你喝杯酒,我是敬你,我没任何恶意,而且我先干为敬了,大家都是冲着王局de喜事guò来de,你这么做不但是不给我面子,你也是不给王局面子,不给我们吴书记面子”

  吴明笑道☆:“喝酒嘛,随意,老奚这个人就是认真,张副市长,你就喝一杯”

  张扬笑道:“我没不给王局面子,我是不给你面子,奚局是?咱俩没那种交情,我不用给你面子,算了,我也不想留下来影响你们de心情,华昭★,我出去溜达溜达,你们继续”

  王华昭还没有来得及劝阻呢,奚少文一把将张扬给抓住了:“你走也得把这杯酒给喝了”

  张扬de脾气王华昭是知道de,可奚少文不知道,王华昭慌忙跑guò去想要分开他们不guò张扬还是保持着相当de克制,微笑道:“喝酒哪有这么勉强de,喝多伤身,奚局放手”这话说完,一股内劲沿着他de手臂送了出去,奚少文只觉着胸口如同被大锤撞了一下,手足顿时失去了力量,张扬轻◎轻挣脱开来

  奚少文被张扬内力悄悄震了一下,震得他胸腹间翻江倒海般难guò,一时间再也控制不住,张开嘴巴,哇地一声将刚刚吃下去de东西都吐了出来

  吴明不禁皱了皱眉头

  张扬叹◆了口气道:“都劝你别喝这么多了,丢人了”奚少文指着他想要说什么,可话没说出来,又躬下身吐了起来

  张扬摇了摇头向吴明笑了笑,离开了饭店

  王华昭追了出去:“张扬”

  张扬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来,微笑道:“有你们岚山de朋友帮忙,今晚应该用不上我了,我去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准时guò来”

  王华昭也看见了,张扬和吴明这帮人不对路,如果他留下还不知今晚要闹出什○么乱子,他只能抱歉de笑了笑,看着张扬走远

  吴明从窗口冷冷看着张扬de背影,他从心底对张扬产生一种仇恨,这仇恨由来已久,自从他听说秦清和张扬之间de暧昧关系,他就对张扬抱有仇恨,这仇恨并没有随着时间淡去,而是越积越深

  张扬回到自己de车内,打开天窗,缓缓驶出了区,其实以他de脾气,刚才差一点就抽奚少文两个嘴巴子,可后来想想自己是guò来参加王华昭婚礼de,怎么都要给主人一点面子,奚少文这种人只不guò是角色,和他一般计较反而把自己给降格了,不guò张扬也没饶他,用内力震得他当众出chǒu

  张扬忽然想起了秦清,吴明不是说秦清也要guò来参加王华昭de婚礼吗?张扬给秦清打了个电话

  从电话中可以听到秦清那边有些嘈杂,张扬有些诧异道:“干什么呢?这么晚了还在逛街?”

  秦清笑道:“你怎么知道de,是在逛街啊,难得抽出时间,自从当了副市长,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guò逛街购物de生活了,感觉自己已经越来越不像一个女人”

  张扬笑道:“对我来说你是女人中de女人”

  “少来”秦清娇嗔道

  张扬道:“明儿来喝王华昭de喜酒吗?”

  秦清道:“要去de,曾书记de面子怎么也得给怎么?你也去?”

  张扬道:“当然了,我现在就已经到东江了”

  秦清惊喜道:“什么?你在东江?”

  张扬嗯了一声

  秦清道:“我也在东江,在一百购物呢”

  张大官人顿时感觉到体温上升了,这厮想清美人了,不guò他得承认,先想到de是秦副市长诱人de**,他低声道:“那啥……我去找你”

  秦清嗯了一声,声道:“到一百门口给我打电话”

  十五分钟后,张扬已经赶到了东江一百,找到秦清de时候她正在挑选内衣呢,张大官人站在外面,远远望着秦清,他没好意思走guò去,而是先拨打了秦清de电话秦清回身找到张扬de位置,朝他嫣然一笑,冲着电话声道:“你等我啊,马上就好”

  张大官人道:“挑件性感点de,我埋单”

  秦清俏脸微微有些红,鼻翼可爱de皱了起来

  女人购物是相当消耗★时间de事情,张大官人花了十五分钟赶到一百,却花了整整二十分钟等秦清挑选内衣

  秦清选完了,自己付了款,微笑走向张扬:“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张扬道:“没事儿等你多久都成”他向秦清★手中de包装袋扫了一眼道:“不是说我来埋单吗?”

  秦清撅起嘴唇道:“我又不是没工资”

  张扬笑道:“待会儿穿给我看”

  秦清声骂道:“流氓”

  张扬主动拎guò秦清de购物袋,秦清今儿购物成果颇丰,衣服鞋子买了不少,他问道:“还逛吗?”

  秦清摇了摇头道:“不逛了,我下午就guò来了,从…钟一直逛到现在,脚都累麻了,晚饭都没吃”

  张扬体贴de说道:“咱们找地儿去吃饭,然后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

  秦清白了他一眼,当然知道他打de什么主意,轻声道:“先吃饭再说”

  秦清这次来东江之后,让司机回去了,难得享受一下一个人无拘无束de时光,不想司机跟在后面上了那辆路虎,秦清不由得有些奇怪:“你又换车了?”

  张扬笑道:“没换,临时借来用de,我那辆皮卡再做保养”这厮等秦清放好了东西,一把就将秦清搂了guò来,低头重重吻了下☆去,秦清出唔de一声,嘴唇已经沦陷,香舌也被这厮贪婪de含在嘴中

  秦清在他de肩头轻捶了一下,随即勾住了他de脖子,配合着他de热吻,张大官人de手也没闲着,探入秦副市长de上衣内,去抚摸她◎☆去,秦清出唔de一声,嘴唇已经沦陷,香舌也被这厮贪婪de含在嘴中

  秦清在他de肩头轻捶了一下,随即勾住了他de脖子,配合着他de热吻,张大官人qù,qínqīngchūéndeyīshēng,zuǐchúnyǐjīnglúnxiàn,xiāngshéyěbèizhèsītānlándehánzàizuǐzhōng

  qínqīngzàitādejiāntóuqīngchuíleyīxià,suíjígōuzhùletādebózǐ,pèihézhetāderèwěn,zhāngdàguānréndeshǒuyěméixiánzhe,tànrùqínfùshìzhǎngdeshàngyīnèi,qùfǔmōtāde双丘,秦清de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一辆汽车从他们de前方经guò,秦清慌忙推开张扬,虽然是地下停车场,可她也害怕被别人看到

  张扬笑了笑,启动了吉普车

  秦清从手包中拿出梳子,梳理了被他弄乱de头

  张扬一边将车驶出停车场一边问道:“去哪儿吃饭?”

  秦清道:“随便吃点呗”

  张扬道:“福临鱼馆,听说那儿de泥鳅烧得不错”

  秦清点了点头道:“听你de”

  【第一送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