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伴郎】(上)


  福鱼馆距离这百不远,隔着两条马路,位干钟鼓楼步行街zhāng扬将车泊好,秦清在车里脱下高跟鞋将买的板鞋换上,感叹道:“逛了一下午,腿都要累断了”

  zhāng扬笑道:“累并快乐着,女★人逛街和男人干那啥事儿一样多累都戒不了”

  秦清红着脸在他肩头打了一下,轻shēng道:“少没正形,对了我给你也买了一双,要不要穿起来?”

  zhāng大官人乐了”他现自己最近跟鞋干上了,不是他给别人买鞋就是别提给他买鞋,他笑了笑道:“算了,等晚上洗了澡再试,我狗把鞋弄脏了”

  秦清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笑道:“穿平底鞋就是舒服”

  zhāng扬也锁好车,来到秦清面前,笑道:“这样我心里舒服多了,刚才你穿高跟鞋看着比我还猛”

  秦清莞尔笑道:“就算穿高跟鞋也比不上你”

  zhāng扬道:“差不多了

  秦清柔shēng道:“职位还比你高呢,可咱们俩单独的时候,我还是得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秦副市长真的很懂zhāng扬的心”一句话把这厮说得心花怒放

  zhāng大官人道:“乖宝贝儿,晚上我好好疼疼你”

  秦清被他的这句话搞得好不肉麻,可芳心中还是甜丝丝的无比受用,轻shēng啐道:“赶紧去吃饭,总是站在门口干什么”

  因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鱼馆也过了最热闹的时候,这刚好对了秦清的心思,她并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问过服务员要了三楼的一个包间,从包间可以看到步行街热闹的景象

  zhāng扬点了几道特色菜,要了瓶果汁,一扎生啤

  秦清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来参加王华昭婚礼的?”

  zhāng扬笑道:“听吴明说的”

  秦清喔了一shēng,秀眉微颦道:“你跟他见过面了?”

  zhāng扬道:“见过了,刚才王华昭请吃饭吴明带着一帮丑粉墨登场”

  秦清听他说得有趣不禁笑了起来,嗔道:“我们岚山市的干部被你说得这么不堪,你啊,就觉着自己好

  zhāng扬笑道:“不但我觉着自己好,你觉着我也很好”

  秦清道:“臭美”

  zhāng扬道:“▲刚才你们岚山农业局的一个姓奚的,想没那帮人合伙灌我酒”

  秦清道:“就你那酒量,谁能濯得倒你”

  zhāng扬道:“我喝酒也得分人多那帮孙zǐ想灌我酒没门”

  秦清道:“我看你●◇是对吴明有意见,连带着看其他人也不顺眼了”

  zhāng扬笑道:“他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只会投机专营的家伙”

  秦清道:“他还是很有工作能力的省里也看好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据说他接替周□书*记的可能性很大”

  zhāng扬道:“常市长这个人一身正气,不会像他那样搞上层关系,他早就动作起来了,这帮省常委他几乎全都拜访过,我上次来东江的时候还和他、纪委曾书*记、宋省长一起吃过饭,■他没曾书*记关系很不错”

  秦清道:“省里在这件事上始终没有明确的说法不过周书*记来东江当副省长已经成为定局岚止多这套班zǐ肯定要动了”

  zhāng扬笑道:“要是省里不打算用常颂,干★脆你来当市委书*记”

  秦清瞥了他一眼道:“你这人还是那么理想主义,市委书*记岂是你想当就当的,我现在的级别根本不可能当选,再说了我在仕途上已经没有高的奢望,这个位zǐ已经让我高处不胜寒了”

  “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来以后当省长当部长进国务院都有可能”

  秦清笑了起来:“我可没那么大的野心,现在就挺好”

  此时服务员将几道特色菜送上来,秦清夹了一条泥鳅,吃了一感觉味道不错,却见zhāng扬没有动筷zǐ表情暧昧的看着她秦清诧异道:“你不吃,盯着我看干什么?”

  zhāng扬道:“味道怎样?”

  秦清点了点头道:“很好吃”

  “比我那根呢?”

  秦副市长俏脸通红,扬起筷zǐ作势要丢他娇嗔道:“你还要不要我吃饭?讨厌,整一个精虫上脑”

  zhāng扬道:“精虫上脑也是因为你对别人我可没那心情”

  秦清道:“你少标☆榜自己,最近我可听说了你的不少事儿”

  恍如……”

  秦清放下筷zǐ,用纸巾擦了擦嘴,喝了柠檬水方才道:“许嘉勇死了?”

  zhāng扬点了点头,低shēng将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向秦清说了一遍

  秦清听着听着,心情不由得沉重了许多,如果不是许嘉勇想要坑害秦白,或许秦白和沈薇己经结婚了,想起这件事,真不知许嘉勇究竟是做了坏事呢坏是做了好事秦清shēng道:“许嘉勇不是死◎在你的手里是被他自己的仇恨害死的”

  zhāng扬低shēng道:“其实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想逼他来到这一步,可是我现他疯了,他不顾一切的报复,如果任由他这样下去,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全都会处于危●险之中,我不敢冒险”

  秦清道:“不过,在这件事上对乔梦缓似乎不夹公平”

  zhāng扬道:“我没有其他选挥”

  秦清默默望着zhāng扬,现此次见到zhāng扬,他比上次憔悴了许多,还有一件事秦清没有说出”她知道zhāng扬和楚嫣然已经分手了,她不知导致他们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可是秦清知道,这次楚嫣然的离去对zhāng扬的打击是很大的

  当晚两人在怡泰大酒店住下多身为公众提物的他们做任何事都很心,秦清其实已经先住下了,zhāng扬又开了一间房,位于秦清的对面,可这厮根本连门卡都没用,就跟着秦清来到了她的房间内

  不等秦清插卡取电,zhāng扬就从背后抱住了她,秦清被他压在墙壁上,感觉他的身体灼热的包围住自己,秦清shēng道:“让我洗个澡再说”

  zhāng大官人很固执的抱紧了她,秦清转过头,黑暗中一双美眸荡漾着柔媚的光芒,樱唇被zhān○g扬吻住,黑暗中两人的唇舌激烈交缠起来

  秦清感觉到自己的裙zǐ被他掀到了腰间,还没有做好准备,就感觉到灼热和坚挺侵入了自己,秦清轻shēng呻吟了一下,双手扶住墙壁,娇躯却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zhāng扬扶住她充满弹性的**”无shēng而有力的冲击着她的娇躯

  秦清的秀散乱开来,瀑布般垂落了下去,随着zhāng扬的动作,不断摆动着,她的娇躯越躬越低,腰臀部的曲线在朦○脆的夜色之中无比诱人……

  温暖的池水让人完身心都得到了放松”zhāng扬躺在浴缸里,秦清躺在他的怀中,两人的表情很恬淡,很放松

  秦清转过身趴在zhāng扬的怀中多雪白的手臂勾住他的脖zǐ,充满雾气的美眸望着zhāng扬,伸出舌头俏皮的舔了舔zhāng扬的嘴唇zhāng扬想要含住她的舌头,却被秦清逃开,shēng笑道:“你啊,从来没有这么粗鲁过”

  zhāng扬双臂枕在脑后,他不好意识的笑了起来,低shēng道:“弄疼称了?”

  秦清摇了摇头,伸手扯下浴巾包住自己的娇躯,虽然没zhāng扬相恋多年,她仍然不习惯在他的面前裸露身体

  zhāng扬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秦清啐道:“看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zhāng扬呵呵笑了起来

  秦清伸手拧了他耳朵一下,zhāng扬想把她再拖进来,秦清逃开道:“别闹了,这浴缸太,水都溢出来了◇,回头搞得水灾,服务员过来就麻烦了”

  zhāng扬道:“怕什么?我们两个副市长在研讨工作,他们管得着吗?”

  秦清把浴巾围好,又用毛巾把湿漉漉的头裹上,向zhāng扬道:“你快点儿,○明天一早还要起床给人家帮忙呢”

  zhāng扬道:“我在泡一会儿”

  秦清来了出去,听到这厮在身最道:“王华昭让我给他当伴郎,你说就我这形象要是往他旁边一站,岂不是什么风头都抢得干干净◇净?”

  秦清笑道:“行了,你就别吹了,说好听了这叫以自我为中心,说白了你叫自恋”

  zhāng扬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感觉水有点凉了,他又加了点热水”可能是刚才和秦清那场盘肠大战的缘故,这会儿他感觉畅快了许多,积攒在体内多日的邪火和郁闷一扫而光,看来人是需要不定期泄一下的好半天没听到秦清的动静”zhāng扬喊了一shēng

  外面没有回应”看来秦清已经睡着了zhāng大官人从浴缸中爬出来,擦净身zǐ,裹上浴巾来出浴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