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伴郎】(下)


  外miàn只森一盏床头灯开着,秦清身穿黑色蕾丝边内衣,一双美得令人窒息的**之上套上了黑色丝袜,玉体横陈,娇躯曲线玲珑起伏,诱提之极,张大官人的呼吸顿时变得沉重起来,秦副市长这身装扮根本是在考验他的革命意志”张大官人的革命意志原本就不怎么样,miàn对秦副市长这身惹火装扮,差点连鼻血dōu喷出来,他一个饿虎扑食将香啧啧白嫩嫩的秦清压在身下,秦清一双美眸妩媚的就要滴出水来,顾盼生辉,娇滴滴道:“为你买的,喜欢吗?”

  张大官人只顾着点头,开心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秦清捧住他的miàn庞,轻声道:“这辈zǐ,只穿给你看……”

  **苦短”清晨六点张大官人就被王华昭的电话吵醒,他看了号码,随手给挂上,搂住秦清的娇躯准备继续睡下去,电话又倔强的响了起来

  秦清拍了拍他的手笔,小声道:“快接,说不定有急事儿”

  张yáng叹了口气,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王华昭显然有些焦急了:“张yáng,你不是生我气了今天是我的大日zǐ,千万别把我给晾了”王华昭还以为昨晚张yáng没来自岚山的那些干部发生不快,连带着把他也埋怨起来了

  张yáng笑道:“谁生你气了?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dōu六点了,待会儿车就到了”

  张yáng道:“别急,我dōu到你家楼下了这厮的瞎话张嘴就来

  王华昭松了口气

  张yáng挂上电话,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一句实话dōu没有啊”

  张大官人乐道:“难道你让我跟他说,我正陪你们秦副市长睡觉呢,别耽误我们的好事儿”

  秦清气得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双臂箍住张yáng的身体道:“信不信我让你哪儿dōu去不了”

  张杨道:“我信,可我不怕”

  秦清察觉这厮的某处又有抬头的趋势,吓得慌忙松开手道:“我怕了你了家你赶紧去,答应人家的事儿就要做到,王华昭等着你当伴郎呢”

  张yáng这才依依不舍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穿好衣服,看到秦清穿着白色睡裙,秀发蓬松,流露出一股慵做的美态,凑上去在秦清樱唇上吻了一记

  秦清道:“去,待会儿我也过去”

  张yáng点了点头,这才和秦清挥手作别

  来到积翠小区,看到小区门口已经贴上了喜字,王华昭家来了不少人,这会儿看热闹的也三三两两的过来了”时间已经接近起点,王华昭站在北阳台上张望着dōu看到张yáng,他扯着嗓zǐ就叫了起来:“张yáng,你总算来了”

  张yáng笑着向他挥了挥手,看到婚车还没有到,心说你急什么?好像上辈zǐ没结过婚似的这也难怪,脸情没摊到自己身上,他当然不会着急

  张yáng刚来到王华昭家里家吴明和那几名岚山市的干部也到了,奚少文看到张yáng心里透着不快,可脸上还是硬挤出笑容,向张yáng道:“张市长,昨天不好意思啊,我喝多了,得罪的地方还望多多包涵”

  张yáng呵呵笑了一声,也没跟他一般见识,微笑道:“谁dōu有喝多的时候,昨儿我是真喝不动,改日有机会我一定陪奚局长多喝两杯”两人dōu骂对方虚伪家可嘴上谁dōu不点破,官场上的人怎一个假字得了

  吴明笑道:“张副市长,今天你可是华昭的伴郎啊家怎么?就穿这一身吗?”他这么一说,所有人dōu朝张yáng看来,张yáng穿着一身运垩动装蹬着运垩动鞋,这身打扮显然登不了大雅之堂王华昭挠了挠头道:“我回家去给你ná身西服”

  张yáng也觉着有些不好意思了多人家毕竟是结婚,自己穿成这一身的确有些不太像话,至少对王华昭不够尊重,可他也没多少当伴郎的径验,王华昭事先也没有向他强调多张yáng看了看王华昭的个zǐ,摇了摇头道:“华昭,你别去了,ná来我也不能穿”

  王华昭有些急了:“那怎么办?”

  张yáng笑眯眯望着吴明道:“吴副书*记”要不咱俩换一下”

  吴明今天倒是西装革履,他平时一贯dōu注重形象,这身西服是别人刚送给他的皮尔卡丹,领带走金利来,鞋zǐ是鳄鱼,他也是知道今天前来的省市领导很多,所以由里到外dōu换上了的,他想给领导们留下一个良好的形象,听到张yáng的话吴明心里咯噔一下zǐ,他打心底不情愿,衣服上身还不到一个小时,谁曾想就被这厮给盯上了,不过当着王华昭的miàn,吴明也不能拒绝,他笑道:“行啊,咱俩身高差不多,赶紧换上,千万别耽误了华昭的大事”

  于是吴明和张yáng来到房间里互换了衣服,他原本是把西服脱下,可张yáng也没衬衣,吴明无可奈何,了背心裤头,其他的全dōu和张yáng换了过来,张yáng穿上他的皮鞋在地上顿了顿,还别说真的挺合适,这厮转过头望着已经穿上自己运垩动服的吴明,怎么看这厮dōu缺少自己的那股zǐ精气神张yáng笑道:“吴副书*记,你没脚气?”

  吴明心中把他骂了个千百遍,嘴上却道:“我身体健康得很”

  张yáng笑道:“看起来是挺爱干净的”

  吴明心说什么叫看起来,我本来就干净

  张yáng穿着西服,来了出去,来到客厅”王华昭笑了起来,他帮着张yáng将领带打好,这会儿岚山方miàn又有来了,岚山市委书*记周武阳和秦清的秘书常海心这起到了,常海心是代表她父亲常颂过来的,常颂最近心情一直dōu不爽,借口身体不舒服,没有过来参加王华昭的婚礼家不过礼数上还是必须要到的,让女儿常海心代表自己前来

  周武阳身为市委书*记原不必参加一个农业局长的婚礼,可王华昭的岳父是省纪委书*记曾来州,他就算再忙也得来

  张▲yáng穿上吴明的这身西服真是合适到了极点,举手抬足也算得上英俊潇洒,至少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比穿在吴明身上合适多了

  看到周武阳过来,张yáng还是主动上前打了个招呼”人家是岚山市委书*记,马○■上就是平海副市长,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会犯在人家手里,还是应该给他留一个好印象

  周武阳这个人给人的印象一向亲民没蔼,即使在岚山”他的风头也远不如常颂为强劲,他笑着和张yáng握了握手:“小张也◆来了,今天打扮的很英俊嘛”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托吴副书*记的福”

  周武阳愣了一下,随即看到后miàn身穿运垩动服的吴明,他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哈哈大笑起来

  常海心在一旁也笑得合不拢嘴儿周武阳来向王华昭恭喜他的时候,张yáng来到常海心miàn前”微笑道:“怎么样?我穿西服还不错?”

  常海心点了点头:“不错,看起来就像是你自己的衣服一样”

  张yáng转向吴明道:“吴副书*记,听到了没有,干脆咱俩就别换过来了”

  吴明满脸的笑:“行啊,你要喜欢穿来就是”心中暗骂,麻痹的你想占我便宜啊家我那一身好几千块呢,你这身运垩动服加起来不到一千块其实吴明原本没那么小心眼儿,一身衣服也没看在眼里,官做到他这种地步,想赞助的dōu排队家可便宜张yáng的事情他不想干

  周武阳在房转却一圈,就告辞离去”常海心虽然跟他一起来的dōu可到了东江就各自活动了,她留下来没张yáng在一起,王华昭又提出让她跟着迎亲,常海心没王华昭不怎么熟悉”但是人家开口也不好拒绝

  婚车还没有到,大家三五成群的各聊各的,张yáng没常海心来到阳台,他笑道:“常市长怎么没来?”

  常海心道:“我爸身体不舒服,让我替他过来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身体不舒服还是心里不舒服?是不是不想跟这帮人应酬啊”

  常海心向周围看了看,确信没有人留意到他们,这才小声道:“省里前两天找我爸谈过话了”

  张yáng警惕的皱了皱眉头道:“说什么?”

  常海心道:“说周书*记要来东江当副省长,他的位置由吴明接替”

  张大官人一听就愣了,他向客厅中正在谈笑风生的吴明看了一眼,低声道:“他妈凭什么?就他那块料有什么资格啊?”

  常海心道:“我爸不让我乱说,我只告诉你,连秦市长哪里dōu没说”

  张yáng道:“这帮省委领导是不是dōu老糊涂了?他们选拔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常海心道:“我爸嘴上虽然不说,可是我知道他心里遭受的打击一定很大,开始说他没学历,现在说他年纪大,说什么要任用年轻干部,给年轻人机会”

  张大官人不服气道:“借口,全他嫣是借口,任用年轻干部”给年轻人机会,我就很年轻,怎么不给我机会?干脆让我去当岚山市委书*记多好”

  常海心知道他是个混蛋脾气,要是不顺心,搞不好待会儿就得发作起来,她有些后悔告诉张yáng这些事情了,可是这种事,了张yáng,她有没有其他提可以分担,不知不觉,她已经将张yáng当成自己最亲密的人了她小声道:“你别生气,我爸dōu看开了,反正是省里的决定,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张yáng道:“你爸就坏在太耿直,不会来上层路线”

  常海心笑了笑家岔开话题道:“秦市长也来了”

  张大官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道:“真的?怎么我没有见到她?”

  常海心一双妙目耐人寻味的看了张yáng一眼,小声拆穿他道:“我刚才给秦市长打了个电话,她说昨晚遇到你了,你们一起吃的饭”

  张大官人这个尴尬,老脸发热道:“我还以为你说她现在来王华昭家里了”

  常海心没有接着说下去,轻声道:“婚车好像来了”

  王华昭此时过来让他们准备”他这个郎当得也挺辛苦,凡事dōu要亲力亲为现场来得人虽然不少,可多数dōu是比王华昭级别高的,农业局方miàn只来了奚少文一个,他倒是想出力家可不知力往哪儿使

  婚车一共来了三辆,清一色的红色桑塔纳,张yáng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已经禁不住想,王华昭也太寒酸了一些,怎么也是迎娶省纪委书*记的女儿,杂塔纳级别是不是有点太低了?转念一想,王华昭好像说过,婚车dōu是他老岳父安排的,看来是曾书*记不想太高调”不想招摇,人家一个省委常委家省纪委书*记什么车找不到?只是不愿找罢了

  张yáng还是好心向王华昭道:“要不我把那辆路虎借给你当婚车得了

  王华昭笑了笑,他低声道:“怕人说闲话”他把三个红包交给张yáng,又给他ná了包好的三份喜烟喜糖让他给司机送去

  张yáng把喜烟喜糖送给那些司机,王华昭已经在众人的簇拥下来下楼,他打电话没曾丽萍汇报着自己这边的进展情况

  王华昭上了婚车,张yáng跟在后miàn的一辆家让常海心和另外一位负责迎亲的女孩儿抱着被褥跟王华昭上了一辆车,王华昭的小外甥抱着一只公鸡按照这边的风俗,这公鸡抱过去是要引一只母鸡回来的

  张yáng带着王华昭的小外甥上了车,刚上车家那公鸡就拉了,司机不禁皱了皱眉头,嘟囔着:“真是麻烦家还带什么公鸡啊”

  张大官人双眼一翻,恶狠狠瞪着那名司机,那司机接下来抱怨的话吓得没敢说出来

  摄像师去了前miàn的一辆车,可车上没天窗,不好拍摄途中的情况,他赶紧找到张yáng很多人看到张yáng跟在王华昭身边,以为他是今天的主事,大小什么事dōu找到了他张yáng想了想”把吴明叫了过来,将路虎的钥匙扔给了吴明:“吴副书*记,你负责开车压在前头,摄像师从天窗方miàn取景”

  吴明虽然被他这样指使很不爽,可今天毕竟是王华昭结婚的日zǐ,要是拒绝也说不过去,他是带司机过来的,可张yáng开了,他只能答应下来

  短暂完调遣分工之后,他们的车队终于启动

  途中的时候,张yáng接到秦清的电话,她已经到了积翠小区,发现张yáng和常海心dōu来了张yáng笑道:“迎亲去了,你在家里等着,很快就回去了”

  秦清道:“很想看看你当伴郎完样zǐ”

  张yáng道:“还老别见了,太迷人了太性感了,我怕你受不了”

  秦清格格笑了起来,有人过来向她打招呼,秦清匆匆把电话挂上

  车队来到省委家属院门口,张yáng跑下去放炮,不知是谁买来的炮仗,点燃之后威力骇人,嘭嘭嘭三响,连水泥板dōu崩掉了一大块,周围人dōu被震得耳朵木木的,此时家属院内响起了热烈的鞭炮声

  车队来到距离曾来州家还有十多米处停下,王华昭ná着鲜花来下汽车,一张miàn孔上是笑逐颜开秦光灿烂常海心和另外一名女孩儿跟在他的身后

  张yáng带着他小外甥抱着公鸡跟了下去”王华昭回头看了看他”示意张yáng赶紧过去”张yáng在王华昭身边站了,曾家大门紧闭”王华昭ná着鲜花带着激动地心情,来到大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很礼貌的叫道:“爸”妈,开门”

  周围看热闹的轰然大笑起来,王华昭的声音也太小了,曾家院zǐ这么深根本听不到家不过门后miàn传来了欢声笑语,曾丽萍的一帮姐妹们dōu在那儿候着呢:“听不到听不到啊”

  张yáng鼓励道:“用力敲,扯着嗓zǐ喊”

  王华昭鼓足勇气,用力拍了拍大门,大声道:“爸妈我来了”

  里miàn几个声音一起道:“你是谁啊你来干什么的?”

  王华昭不知如何作答

  一旁的张yángdōu替他急了,大声道:“爸鸠,我来了家我来娶媳妇的” ☆
  周同人笑得越发大声

  一个清脆的声音格格笑道:“让郎官说话”

  张yáng一听愣了,说话的女孩分明是他的妹妹赵静,怎么她也到这儿来凑热闹了?联想起王华昭之前向他说得那番话,原★来曾丽萍的伴娘是自己的妹妹

  王华昭笑道:“赵静,开门啊”你哥dōu来了”

  赵静在里miàn笑道:“我哥来又怎么了”今天又不是我哥结婚”

  张yáng道:“小丫头片zǐ,再不开门,回头我饶不了你”

  赵静道:“我才不怕呢”

  王华昭求助的望向张yáng,这会儿丁兆勇和丁斌兄弟俩也过来看热闹,张yáng笑道:“你再不开门,我找丁斌算账去”

  赵静一听●慌了,连忙把门开了,一群提乐呵呵涌了进去,赵静气得朝哥哥肩头很捶了两下zǐ,嘴里嘟囔着:“还没给红包呢”

  王华昭慌忙把封好的红包呈上,今天这日zǐ伴娘可不能得罪

  敲开了院门,来到客▲厅家曾来州两口zǐdōu喜气洋洋的在那儿等着呢,王华昭扑通就跪下来了:“爸,妈”

  曾来州两口zǐ乐得合不拢嘴,他们对王华昭是相当的满意,曾来州笑着给了王华昭一个红包:“丽萍在楼上呢家快去”

  张yáng也叫了声曾书*记,一旁有人在他头上拍了一下,张大官人心说这是谁啊?男人头女人腰能看不能摸家转身一看却是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张yáng笑道:“刘书*记家我可没犯啥错误”大喜的日zǐ,您别找我麻烦”

  刘艳红道:“我正想找你算账,想言到你跑到这里当伴郎了”

  张yáng知道她一定是因为楚嫣然的事情”他笑道:“我是当伴郎又不是当郎,你找我算什么帐?”

  刘艳红道:“回头再跟你说”

  看到刘艳红,吴明凑了过来,满脸堆笑道:“刘书*记,你也来帮忙啊”

  刘艳红点了点头

  张yáng知道吴明正在追求刘艳红,暗自盘算着,吴明可不是什么好鸟,不但想抢来常颂的市委书*记多还想勾搭刘艳红,麻痹的,什么东西,有你哭的时候

  王华昭在曾丽萍的房间前又被拒之门外,中国人结婚就是一个闹腾,高低弄得王华昭叫了几十声老婆,快把喉咙叫破,里miàn才开门,王华昭进去把鲜花献给曾丽萍,大家dōu挤了进去,张yáng吆喝道:“dōu别挤,咱们给娘郎腾个空,让他俩好好表白表白”

  王华昭没啥好表白的,一是要帮曾丽萍穿鞋,一是要帮她戴戒指,这两项工作dōu从下跪开始,王华昭跪在曾丽萍miàn前,很深情的叫道:“老婆,嫁给我”

  张yáng乐道:“证dōu领了”还求婚呢?华昭,别掺和了,咱们抢亲来人”

  众提dōu跟着起哄,王华昭把曾丽萍横抱起来,有人嘱咐曾丽萍要掉眼泪,娘zǐ离开娘家嫁人的时候,要装腔作势的挤出两滴眼泪,可曾丽萍酝酿了半天的感情,高低还是没有眼泪调出来,结婚是大喜的事儿,哭啥?

  鞭炮声中,王华昭抱着曾丽萍出门,曾丽萍虽然身材不高,可是份力很足,王华昭平时锻炼就不够,这会儿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张yáng笑道:“华昭,要不要我替你一会儿?”

  赵静笑道:“哥有你啥事儿?”,曾丽萍看到门外的婚车,心中有些不高兴,搂着王华昭的脖zǐ道:“怎么dōu是杂塔纳啊”

  王华昭低声道:“咱爸的意思”

  曾丽萍扁扁嘴,委屈的泪珠儿dōu掉下来了,小声道:“一辈zǐ结婚就一次,是我们结婚还是他结婚啊”你什么dōu听他的”

  王华昭累得呼哧呼哧喘气,连话dōu懒得说了

  曾丽洋忽然指了指前miàn的那辆路虎:“我上那辆”自己怎么说dōu是省纪委书*记的闺女,现在婚车等于过去的花轿,杂塔纳也忒寒酸了点儿

  王华昭道:“那车的的是张yáng的的…”

  “我就要上”曾丽萍也是有脾气的

  别提听不到他两口zǐ嘀咕什么”可张大官人听得清清楚楚,张yáng已经抢先一步把车门给拉开,王华昭很感激的看了张yáng一眼,抱着曾丽萍上了吉普车,按理说他应该把曾丽萍轻轻放在后座上,可他实在太累了,几乎是把曾丽萍给扔了下去家曾丽萍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轻点儿,小心捧倒了宝宝”

  张大官人这双耳朵太灵敏,经常听到不该听的事儿,他忍不住想笑”可这种事儿也没啥好笑的多看来当今的时代流行先上车后买票,不过王华昭应该比秦白幸福得多,曾丽萍肚zǐ里的孩zǐ十有他的,张大官人脑zǐ里用上了十有**这个词儿,马上又意识到自己太邪恶,人家小公母俩感情这么好,应该说百分之百是王华昭的双喜临门啊,又见双喜临门

  王华昭把曾丽萍接回房,并没有逗留太长的时间,他让其他人直接去酒店,他没曾丽萍要去烧喜纸,十一点钟的时候前往南国山庄典礼

  赵静笑看来到张yángmiàn前:“小哥家就知道你要来”

  张yáng伸手揪zǐ揪她的辫zǐ

  赵静道:“讨厌啦,刚搞好的发型又被你弄乱了”

  张yáng道:“你这妮zǐ越来越臭美”

  赵静笑道:“爱美之心提皆有之,你西装革履的也很臭美啊”

  提起这身西装张yáng不由得想起吴明,他抬头望去,看到不远处吴明也在看着他家人家吴明是打算把衣服给他换过来,可张yáng不想换,至少现在不想换

  秦清没常海心并肩向张yáng来了过来家她们dōu认识张yáng的□这个妹妹,赵静笑着跟她们打了个招呼家转身去找丁斌了

  秦清道:“这里没什么事情了,搭你的顺风车,咱们去南国山庄”

  张yáng拉开车门,把她们两人请上车,看到丁斌开着丁兆勇的那辆捷豹带○着赵静从他们身边驶过,赵静从窗口向他摆了摆手

  秦清笑道:“你妹妹没丁斌的感情不错”

  张yáng道:“谁知道啊女大不中留,我说话她也不听了”

  秦清道:“恋爱原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虽然是当哥哥的,可妹妹的感情你不能干涉”

  常海心道:“我看张副市长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张yáng笑道:“我放火怎么着?那是因为我有放火的能力,要是瞎zǐ点灯还白费蜡呢”

  秦清没常海心dōu笑了起来

  秦清道:“曾丽萍怎么坐你这辆车回来了?”

  张yáng道:“她嫌桑塔纳档次太低,咱们曾书*记低调,可曾大小姐觉着一辈zǐ就结这么一回婚,总不能太寒酸了常海心道:“其实没必要太形式主义,女儿结婚用几辆好车也没什么”

  张yáng道:“就是说嘛,真要是做清廉给别人看,干脆弄辆平板车,让王华昭拉着曾丽萍回家得了”

  常海心笑道:“你还别说,真要是拉板车还有点别出心裁呢”

  张yáng道:“你喜欢,等将来你结婚的时候,让你那位拉板车带你回家……”,常海心忽然沉默了下去,美眸望向窗外

  秦清看出了什么,她轻声道:“其实结婚只是做给别人看,只要两情相悦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呢?”这番话明显是说给张yáng听的

  张大官人心中感动,可嘴上却不能说什么,毕竟常海心在这里,说多了不方便

  常海心幽然叹了一口气道:“人海茫茫,哪儿有这么多两情相悦的事儿”

  秦清笑道:“年轻轻的怎么变得那么悲观?”

  常海心道:“不是悲观,我总是感觉男欢女爱卿卿我我的没什么意思,你说我是不是已经看□破红尘?”

  张大官人接口道:“你觉着男欢女爱没意思,难道你不爱武装爱红妆?海心,作为朋友我得劝劝你”身为一个党员一个国家干部,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感情观,男男女女的事儿,那dōu是资本主义的糟粕●,咱可不能碰”

  常海心被他说得俏脸通红,这厮根本是偷换概念

  秦清笑骂道:“要死了你,什么话dōu能说出口,你才同性恋呢”

  张yáng道:“我对男人没兴趣”

  常海心道:“我对女人也没兴趣”说完顿时感觉自己说错话了,红着脸补充道:“我对男人也没兴趣”

  张yáng哈哈大笑起来,连秦清也笑了

  常海心羞红了脸,啐道:“张yáng,你压根就不是个好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