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喜宴】


  张大官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在常海心心甲他也绝刀寒够头,一个能够放下个人安危冲入火场去救自己的人,一个不惜损耗内力帮助自己恢复容貌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坏人,常海心说出这句话时候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厌恶,反而从心底透出一种温暖在秦清听来常海心的话语中却透着那么股子暧昧

  张扬驾驶者吉普车来到了南国山庄,现场已经有不少人先期到达,虽说是两家联办,可今天前来的主要宾客都是女方家的,曾来★州没有大操大办,本着一切从简的前提,虽然如此,女方家还是摆了二十桌,男方家里只有三桌,其中一桌还是来自岚山的干部,两桌亲朋好友

  张扬又见到了刘艳红,这位纪委副书垩记今天是盯上他了,张扬刚一下车,刘艳红就向他招了招手:“过来……”

  张扬猜到她肯定要给自己上课,不由得有些头大,可不去也不好,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刘艳红指了指园内的凉亭

  张大官人跟着她走了过去,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学生miàn对老师一样

  刘艳红道:“,你和嫣然究竟怎么回事儿……”

  张扬笑道:“没怎么,还不是老样子……”

  刘艳红道:“还想骗我?你和嫣然分了……”

  张扬道:“我们俩商量了一下,现在我们还年轻,应当以事业为重,儿女私情那档事儿暂时先放下,不算分”确切地说应该是中场休息

  “少跟我整那些词儿,张扬,嫣然这么好的女孩子,你怎么不懂得井惜呢……”

  张扬道:“刘姐,我亲大姐,我挺珍惜她的……”

  “我怎么没看出来?”

  张扬道:“我知道嫣然是个好姑娘,可我这人年轻,不定性,经常得罪她”这不,她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沉淀一下,让我成熟起来,这是好事儿……”

  刘艳红道:“就你,也懂得沉淀了……”

  “没办法不沉淀,这社会水太混”我不沉淀都看不清自己了……”张扬始终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刘艳红本来想说他两句,可看到他这个样子,一时间也不知怎么说他”刘艳红道:“感情需要维系,女孩子都喜欢被哄,你抽时间多陪陪她,多哄哄她就好了”我知道嫣然对你是有感情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多谢刘姐关心,可现在我就是想哄她也找不着北,前两天给她电话来着,她跟她外公去了西北,这一趟也没打算这么快回来,就算回来了,也是直飞美国……”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俩真出问题了”刘艳红说话的时候向远处的春清和常海心看了看,有一点她毫不怀疑,张扬这子天生就招女孩儿待见,她打心底把张扬和楚嫣然看成一对,真不希望他们两人分了

  张扬笑道:“刘姐,你别说我啊,我看岚山吴副书垩记最近对你挺好的……”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道:“称少瞎说,我们是工作关系……”

  张扬道:“工作关系?你是做纪委工作的,吴明是岚山市委副书记,除非他贪污受贿”或者作风不正,你们才会有工作关系”刘姐,你跟我透个信,是不是想双规他?什么时候?”

  刘艳红被他问得张口结舌,两人这边说这话呢,吴明也到了,这厮很快就现了正在园中攀谈的张扬和刘艳红,他乐呵呵走了过来

  张扬叹了口气:“说曹操曹操就到,刘姐,我给你提个醒,工作一定要和感情分开,双规双规的可千万别把自己规整进去……”

  刘艳红没好气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张扬和吴明擦肩而过的时候,吴明朝他笑了笑,目光又忍不住向自己的那身西服看了一眼,心还没穿够啊

  张扬还以一笑,来到秦清身边,秦清有些好奇道:“刘书垩记找你谈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问些江城机场的进展情况……”张扬并没有将实情说出,秦清虽然豁达,可毕竟是女人,张扬还是要照顾她的感受的

  秦清向远处看了看

  张扬笑道:“吴明正在追求刘书垩记呢,这货怎么就没点自知之明,人家刘艳红什么级别,他想攀高枝儿想疯了……”

  秦清看了他一眼道:“你什么级别,还评论人家……”

  张扬笑道:“你们不是说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有些事我能干,别人干就不行……”

  春清道:“对你我不予评论……”

  张扬道:“我可不是攀你的高枝儿,我是攀登你的高峰”

  2557回复

  梦已启航

  启航组

  5793位粉丝

  4楼

  春清俏脸微红,向周围看了看,声啐道:“别胡说八道,到处都是人,让别人听到了笑都笑死了……”

  此时常海心拿了三瓶饮料过来,分别递给春清和张扬一瓶,她有些奇怪道:“都十一点了,郎娘还没来,千万别晚了典礼”

  张扬道:“典礼也没啥看头,无非是领导轮番讲话”

  春清瞪了他一眼道:“我怎么听你这话好像是在影射我呢……”

  常海心道:“来了,我去看看……”

  张大官人笑眯眯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向秦清道:“影射我不会,对你我都是直接射……”

  秦清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跟这个厚颜无耻的情郎聊天真是无时无刻不被他骚扰,秦清啐道:“精力过剩……”转身也跟着常海心去看热闹

  张扬对这种场miàn没多少兴趣,他留意今天过来的领导”省委书垩记乔振梁来了,省长宋怀明来了,省委常委来了不少,张扬虽然和他们很熟,可这种场合自己一个副处级过去跟人家打招呼并不合适,他正在张望的时候,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张扬转过身,看到身穿灰色西装的梁成龙笑着走了过来

  虽然张扬最近和梁成龙之间产生了一些芥蒂,可毕竟过去交情摆在那里,张扬乐呵呵迎了上去,向梁成龙伸出手,梁成龙却夸张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大声道:“想死我了”

  张大官人笑着骂道:“我靠,你别这么肉麻,我是国家干部,最怕生活作风出问题”

  梁成龙道:“你还别说,我现在是被女人伤透了,我宁愿选择跟你在一起”

  张扬一副惶恐的样子:“我没那嗜好”

  他向梁成龙身后看了看:“一个人来的?”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老婆不愿意陪我来,情人是要付出场费的,我考虑来考虑去还是自己过来,咱又不是领导干部,不搞那排场”

  张扬笑了笑,此时丁兆勇也过来了,哥三个凑到一处,倒也其乐融融,梁成龙主动问起了陈绍斌丁兆勇道:“他去上海了”

  梁成龙道:“还在玩期货股票?丫的是不是中邪了,一心想财,心亏死”

  丁兆勇道:“每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目标,人家不说你”你也别说人家”

  梁成龙道:“我倒是不想干涉他,他从清红那里借走了八百多万”

  张扬道:“你们不是都要离婚了吗?”

  梁成龙道:“一天没离,一天就还是夫妻,他借走的那八百多万里有一半就是我的”

  张扬道:“你不想借给他?”

  梁成龙道:“那倒不是,你说他陈绍斌想用钱找我开口就是,干嘛去找我老婆,我知道我有些事儿做得不仗义,可他老是去找清红,这也太不给我miàn子了”

  丁兆勇笑道:“别瞎想,陈绍斌那人你还不清楚”他和清红可没什么”

  梁成龙道:“人都是会变得”

 ■ 张扬道:“你别把人家想得都跟你一样,我看你子最近有毛病”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我是有毛病”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弄得焦头烂额”现在后悔也他妈晚了”

  鞭炮声响起,郎娘已经前往了典礼大▲

  张扬虽然不喜欢听领导讲话,可身为伴郎,务必要出现在婚礼现场,来到现场正赶上领导讲话,乔振梁书垩记是王华昭和曾丽萍的证婚人,这个miàn子不可谓不夹,张扬来到现场的时候,乔振梁讲话刚好结束□,他跟着拍了拍巴掌,却看到乔梦娱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他笑着挤了过去,乔梦娱也看到了他,向他笑了笑

  从乔梦娱脸上的表情能够看出她心情好了许多,张扬道:“什么时候来的?”

  乔梦娱○,tāgēnzhepāilepāibāzhǎng,quèkàndàoqiáomèngyújiùzhànzàijùlízìjǐbúyuǎndedìfāng,tāxiàozhejǐleguòqù,qiáomèngyúyěkàndàoletā,xiàngtāxiàolexiào

  cóngqiáomèngyúliǎnshàngdebiǎoqíngnénggòukànchūtāxīnqínghǎolexǔduō,zhāngyángdào:“shímeshíhòuláide?”

  qiáomèngyú指了指身后,张扬看到乔梦娱的母亲孟传美也来了,正坐在那边瞌着瓜子,和几位高官夫人聊天,其中就有宋怀明的妻子柳玉莹在

  张扬道:“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乔梦娱声道:“还没决家……,……停顿了一下又道:“也许不回去了”

  张扬低声道:“舍得吗?”

  乔梦娱听出他这句话里有许多复杂的含义,淡然笑道:“有什么舍不得的,该放手的始终都要放手”

  两人这边聊着,那边人◇群忽然欢呼起来,却是娘曾丽萍将手中的捧扔了出来

  那棒在空中翻腾了几圈儿,绕过几十双伸出的手,正落在乔梦娱的miàn前,几乎走出

  2557回复

  梦已启航

  启航组 ▲
  5793位粉丝

  5楼

  于本能,乔梦娱一把将捧接住,张扬害怕她被砸中,也伸手抓了一把,转瞬之间,他们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和她一样成为焦点的还有张扬,谁让张扬和她站在一起呢

  张大官人和乔梦暖站在一起还是很登对的,所有人看到接住捧的是省委书垩记乔振梁的千金,马上欢呼鼓掌,乔梦娱有些尴尬,张大官人是尴尬,本来没他什么事儿,因为捧而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张扬慌忙松开手

  乔梦娱握着那束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张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他看到乔振粱耐人寻味的目光,看到了宋怀明不芶言笑的表情,张大官人心说,我冤,我他妈真冤,王华昭啊曾◆丽萍啊我没得罪你们两口子啊,咱不带这么害人的

  好在尴尬只是暂时的,最多留给人们茶余饭后一个闲聊的话题,张扬和乔梦娱是没什么的,谁都知道他差点成为了宋怀明的女婿”可话题是靠制造的,因为这束捧,◇很多人开始把张扬和乔梦娱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乔梦娱拿着捧默默走回母亲身边,孟传美接过女儿手中的捧,微笑道:“真漂亮”

  一旁柳玉莹也道:“听说接住娘棒的人,很快就会成为下一个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柳玉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虽然搞不清张扬和乔梦娱是什么关系,可是心里透着郁闷

  张扬回到梁成龙和丁兆勇身边,梁成龙笑道:“恭喜你啊,快倒霉了”

  丁兆勇骂道:“乌鸦嘴”

  梁成龙道:“谁结婚谁他妈倒霉,尤其是娶了高干的女儿,你们看王华昭的那张脸,是不是印堂黑晦气满miàn?”

  张扬和丁兆勇都向王华昭望去,梁成龙这么一说他们还真有点现,王华昭虽然在笑,可笑容很机械很僵硬

  丁兆勇叹了口气道:“看来门当户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张扬听这句话却有些不顺耳,赵静和丁斌之间也是门不当户不对,丁兆勇说这话是影射弟妹的关系吗?丁兆勇现张扬看责自己片破时意识到说错T话一他笑道:“你别多想,我没什么意愚沁”

  梁成龙道:“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他妈说什么都不结婚”

  张扬道:“林清红不是给你选择了吗?人家等着你离婚呢”

  梁成龙道:“我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既然结过婚了,咱就得负责任”

  张扬和丁兆勇同时向他竖起了中指

  中午十二点,婚宴准时开始,张扬和丁斌一起帮忙倒酒,丁斌对这位未来大舅子始终敬畏有加,他端★着托盘,张扬拎着酒瓶,丁斌甚至感觉到这酒瓶随时都有可能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乖乖叫了声张哥,连上带着尊敬的笑意

  张扬点了点头,他不喜欢丁斌,可赵静喜欢,既然这样,干脆随他们去张扬道:“赵静怎么当了○伴娘?”

  丁斌道:“丽萍姐和我们家很熟,和静认识了,两人经常一起玩”

  张扬哦了一声,看来自己对妹妹的关注还是少一些

  敬酒当然要从领导那一桌开始,张大官人推门一看,好嘛,省委常委几乎都聚齐了,这一桌的份量可想而知,王华昭在人际方miànxiǎn然不如曾丽萍,曾丽萍甜甜叫道:“各位叔叔伯伯,我们来给大家敬酒了”

  一群省委常委都推举乔振粱代表,曾来州此时也走了进来,他笑道:“不行,这桌必须一个一个的敬,先从乔书垩记开始”

  乔振梁笑着站起身来,接过王华昭敬献的喜酒,微笑道:“祝你们婚姻美满事业顺利”

  张扬帮衬道:“婚姻美满靠自己,事业顺利靠乔☆书垩记”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曾来州笑道:“张说得不错,乔书垩记多喝点”

  乔振梁抿了一口将酒杯交还给王华昭,他有糖尿病,生活方miàn还是很注意的

  曾来州劝归劝,语言上到位□就行了,谁也不会当真勉强别人喝酒

  轮到宋怀明的时候,宋怀明笑道:“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俏老”他很干脆的将那杯酒喝干了,引来一片喝彩之声张扬留意到,全程宋怀明都没有向自己看上一眼,零交流看来宋省长因为楚嫣然的事情和他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张扬也很知趣,没必要厚着脸皮巴格人家,所以他也没说俏皮话儿

  敬到组织部长孔源的时候,张扬故意倒了一大杯,孔源看到那大半杯酒就明白了,这子使坏呢,不过孔源很干脆,居然接过来一口给喝干了,这下他得来的喝彩声比宋怀明还要大一些

  张扬笑眯眯看着孔源,心中开始盘算吴明的事情了他手里掌握着吴明和张立兰的漏*点录影,根据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张立兰和孔源之间也有那么有些暧昧,吴明这子胆子也够大的,在不知不觉中给孔源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只要张扬捅出去,别说市委书垩记了,吴

  明的政治前程恐怕就此完蛋,可张扬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孔源和张立兰的关系张扬很不喜欢孔源其人”上次在静海这厮居然敢骚扰秦清,后来又投意张立兰在张扬的毕业证上做文章,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张扬恨不能将他从组织部长的位置上掀下来,可他也明白,以自己现在的能量还不够孔源不是自己能够动了的”雇保洁大姐痛打他耳刮子这样的事情,只是打闹,来一次不可能玩第二次

  等敬酒结束,客人也走得差不多了,连梁成龙和丁兆勇都已经吃饱告辞,张扬钱了半天肚子,yuán指望和他们喝上两杯,看到两人拿着喜糖走了,连怪他们没义气

  梁成龙道:“今晚我来做东,仍然去袁波的望江楼”

  张扬道:“去什么望江楼”都在这儿,我有张高级vIp卡”吃喝都不钱”

  丁兆勇笑道:“真是**透顶”

  他们两人各有各的事儿,下午都得去办事”张扬道:“那就晚上,今晚人家洞房”咱么喝酒”

  梁成龙道:“成,我一准儿到”

  张扬看到春清和常海心也起身走了,他迎上去:“清姐,你们也走这么早?”

  秦清点了点头,微笑道:“岚山一摊子事要处理,我昨天下午就出来了,今天是一定要回去的,不然常市长要给我打旷工了”

  常海心自然也是和春清一起走了,张扬挽留道:“别急着走嘛,我今晚请吃饭,你们吃完再走也是一样”

  秦清道:“我是一定要走的,要不让海心留下”

  常海心慌忙摇了摇头:“我答应我爸了,回头跟周书垩记的车一起回去”

  秦清道:“你的心意我们领子,请客还是等下次”

  张扬眼巴巴看着她们俩走了,他随便吃了点,吃饭的时候,看到吴明走了过来,不由得心中有些纳闷,怎么人家都走了,这厮还留在这里?不过他也很快就想明白了,吴明是惦记着他的那身西服呢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吴副书垩记,来啊,再喝两杯,他说话的时候,一不心碰翻了可乐,深色的可乐洒了一身

  吴明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张扬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把你衣服弄zāng了”

  吴明暗骂,你就是存心故意的,脸上还得勉为其难的挤出一丝笑容:“没关系,没关系”吴明这会儿想明白了,不就是身西服吗?我他妈不要了还不成吗?他起身准备告辞,却被张扬一把拉住了:“吴副书垩记,别忙着走啊,咱哥俩喝两杯”

  张扬道:“急什么急?我衣服还在你身上呢”

  吴明暗骂,就你那身破衣服,我还真看不上脸上仍然笑眯眯道:“我得走了,下午回岚山还有事儿”

  张扬道:“急也不在这兰时,来,陪我喝点儿”他找了个干净玻璃经鳞误明倒满丁

  吴明笑道:“张副市长,不是我不想陪你喝,可我这一喝就耽误了正事儿,我以茶代酒行不?”

  张大官人斩钉截铁道:“不行,你能跟省领导喝,不能跟我喝啊,看不起人是不?”他看到刚才吴明跑到省常委所在的包间内去敬酒了,所以才会这样说

  吴明哭笑不得,拿起玻璃杯在miàn前的酒杯内倒了一杯,◆然后和张扬对饮而尽

  …………”……”………………”………………”……”………”………………”………”……”…………

  张扬道:“恭喜啊,听说你要高升了”

  吴明心中很是得意,▲可脸上却仍然是风波不惊的表情:“高升?我怎么没听说?”

  张扬暗骂这厮装逼,他故意道:“难道我得到的消息错误?都说周书垩记要来东江当副省长,由你接替他的位置”

  吴明装出很严肃的样子:“张副市长,这种话可千万不能乱说,捕风捉影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万一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会造成同志间矛盾的”

  张扬道:“瞧你吓得,现在不就咱们两个人在吗?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没别的意思,吴副书垩记”要是有这件事,我先恭喜你,要是没这事儿,你得多多努力”争取下一届当上市委书垩记,咱们**员要要求进步你说是不是?”

  吴明总觉着这厮话里有话”他淡然笑道:“对我来说,搞好本职工作是第一位的,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想,其实当得再大,如果不为老百姓做事,做实事,呆在那位置上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张副市长,我总觉着,咱们这些国家干部,千万别拿自己当干部,要把自己当成公仆,只有这样才能树立正确的观念”才能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儿”

  张扬听他说得冠冕堂皇,心中充满了不屑,从吴明几次的作为来看,他根本就是个十足的人

  张扬道:“吴副书垩记的风格真的很高,我只是个基层干部,境界比你差了十万八千里”

  吴明笑道:“别这么说,只要为老百姓办事,当什么官”坐什么位置都是一样的”

  张扬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吴明有些迷惑的看着张扬,这厮什么意思?

 ☆ 张扬道:“刚才啊我听到了一些不利于你的传言,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他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吴明当然想听听他说什么

  张扬道:“你是不是想追纪委刘书垩记啊?”

  “哪有的事★情?你不要误会”吴明慌忙否认

  张扬道:“又不是我说的,别人都这么说”

  吴明看出这厮今天存心想消遣自己,如果继续呆下去还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话来,刚好这会儿王华昭过来让张扬帮忙喜糖,总算帮他解了围

  张扬糖的时候现孔源还没走,正在哪儿跟刘艳红谈话,张扬知道这位孔部长有个习惯,遇到女干部那态度不是一般的和蔼,张扬走了过去,把喜糖放在孔源手里:“孔部长,你的喜糖”

  孔源愣了一下,心中有些不快,刘艳红见到张扬微笑道:“张扬,今天你可帮了大忙了”

  张扬道:“瞎忙,瞎帮忙,我想跟孔部长聊几句的机会都没有”

  孔源笑道:“你找我聊什么?”心说我跟你没共同●语言啊

  张扬道:“跟组织部长能聊什么?当然是聊什么时候能提干呗”

  孔源哈哈笑道:“你不归我管,去找徐彪多聊聊”

  张扬道:“徐部长也得听你的”

  孔源道:“我们虽然■是上下级关系,可徐彪不一定听我的,大家各负其责,我最多起个监督作用”

  刘艳红起身去陪曾来州夫妇说话去了,她今天也算得上半个娘家人

  孔源看到刘艳红走了,脸上也没多少笑容了,他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低声道:“下午还有个会,我得走了”

  张扬提醒他道:“孔部长别忘了喜糖”

  孔源道:“你留着吃”

  张扬道:“我不喜欢吃糖,孔部长,上次我毕业证的事情多亏你了”

  孔源皱了皱眉头,他上次投意张立兰在张扬毕业的问题上刁难他,搞得刘艳红上门求情,不过到最后张立兰还是放了张扬一马,这子真是不知趣,还想找不自在吗?孔源淡然道:“举手之劳”他站起身想走

  张扬却道:“多亏孔部长帮忙,要不然张主任也不会给我毕业证”

  孔源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却嘀咕起来,这子突然提起张立兰是什么意思?

  张扬乐呵呵道:“孔部长就是有领导做派,让张主任心服口服,你说一句话,她就算再不喜欢我也把毕业证给我了,当领导的就是要有这种威严”

  孔源内心忤忤直跳,难道这子现自己和张立兰之间的关系了?孔源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微笑着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张,珍惜现在的一切,要知道政治上取得一点一滴的进步都是可喜的,也都是极其艰难的,好好干,我看好你”

  张扬道:“孔部长放心,我一定干出个人样给你看看”

  孔源心说今天不知是怎么了,张扬说什么他都觉着似芋话里有话,他不想和张扬继续交流下去,起身离开今晚八点半才到家,所以文稍晚,见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