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忐忑】(上)


  孔源来到停车场正准备shàng车的时候,看到吴明向他走了过来,满脸欣喜道:“孔部长,这么巧啊”

  孔源看了吴明一眼,这话一听就是没话找话,巧什么?大家都到南国山庄来喝喜酒,在这儿遇到实属正常,孔源这个人有个特点,对待下级和蔼可亲,那是对女干部,可换成男干部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如果不是张立兰帮着说过几句好话,他才不会为吴明出力,后来常颂跟他炒了一架之后,孔源心里的天平才彻底倾向了吴明孔源点了点头道:“巧啊,一起喝喜酒巧的很啊”这话充满着讥诮的味道

  吴明笑得有些尴尬,他虽然已经是岚山市市委副书记,眼看就要成为岚山市委书记,可在孔源面前,他只是一个等待提拔的干部,人家态度傲慢也是应该的,他不敢生气,甚至不敢有丝毫的不高兴

  吴明道:“孔部长,我这次来给您带了些秋茶”

  孔源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对喝茶也没什么兴趣,小吴啊,以后要好好干,不要辜负组织shàng对你的期望”

  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什么都没有点明,可却让吴明激动了半天,组织部长能够说出这番话,等于婉转的暗示了他已经被选定为岚山市委书记,吴明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绝不会辜负党和组织对我的期望”

  孔源望着吴明的一身运动服,忍不住提醒他道:“身为一个领导干部,也要注意点外在形象”

  吴明这才想起自己走得急,连衣服都忘了换过来了,忍不住在心底又骂了张扬几句
▲   孔源说完那句话就走了,吴明在原地站着,目送孔源的汽车离qù,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这身运动服,想起张扬那张嬉皮笑脸的面孔,吴明最终还是放弃了找他换衣服的打算,自认倒霉,懒得跟那无赖■一般计较

  他看到乔振梁一家走了过来,吴明脸shàng堆着笑,准备迎shàngqù,可乔书记似乎没看到他,直接shàng了汽车,吴明的脚步于是停留在半路

  乔振梁并非没有看到吴明,刚才吴明和孔源说话的情景他都看到了,来到车内,看到女儿乔梦媛手中的捧花,不由得笑道:“花很漂亮啊,今天没有白来”

  乔梦媛笑了笑道:“凑巧罢了,回头插起来”

  乔振梁望着外面的吴明,心中暗自忖道,吴明和孔源很熟吗?自己怎么没有听说这层关系?

  妻子孟传美道:“振梁,刚才我和梦媛说好了,明天她陪我qù济慈庵清修”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妻子对佛学的沉迷他是清楚的,几乎每年她都会抽时间qù济慈庵清修,做些功课,可带女儿过qù他并不赞成

  乔振梁道:“梦媛还有生意,抛得下吗?”

  乔梦媛道:“汇通已经shàng了轨道,我在不在公司都是一样,何况手机可以遥控指挥,我想陪着妈妈一起过qù,顺便散散心”

  乔振梁没说话,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之shàng,虽然女儿没说,可是他知道许嘉勇的死对她还是一个刺激,借着这个机会放sōng一下心情也好,他的目光又落在女儿手中的那束捧花shàng,想起婚礼shàng的一幕,当时女儿和张扬一起得到捧花,不知是巧合呢还是真的另有缘由?

  女儿感情shàng的事情让乔振梁头疼不已,他不喜欢许嘉勇,从一开始许嘉勇和女儿相恋起就看出许嘉勇抱有目的,乔振梁当然不想女儿嫁给一个动机不纯的人现在许嘉勇已经死了,女儿和他之间的感情终于能够告一段落,可今天婚礼之shàng,张扬却突然冒了出来,女儿该不会和他产生感情?乔振梁想到这里不觉苦笑起来,为人父母者,真是操不够的心

  张扬填饱了肚子,拿着VIP卡开了间房,顺便又订了晚shàng的一桌饭,任文斌送给他的这张卡真是方便张扬离开餐厅前往自己房间的时候,正遇到南国山庄的经理任文斌

  任文斌看到张扬,马shàng笑着迎了shàng来:“张市长,刚才就看到你了,不过看到你一直忙,没好意思打扰你”

  张扬道:“人家结婚,忙的也该是娘郎,我是瞎忙”
◎   任文斌道:“晚shàng别走了,回头我让餐厅准备一顿饭,咱们一起喝两杯”

  张扬笑着扬起了那张VIP卡:“我已经定过了,晚shàng请了几个朋友”

  任文斌呵呵笑了起来,他好奇道■:“都有谁啊?”

  张扬道:“丰裕集团的梁成龙、望江楼的袁波、万里汽修的余川……”

  听到是这些人过来,任文斌不禁笑道:“不少都是我的熟人,晚shàng我过qù给你们敬酒”

  张扬道:“别介啊,我正打算qù请你,谁曾想就在这儿遇shàng了,晚shàng你一定要过来”说完他自己都不好意识的笑了起来:“任经理,我这算不算是借花献佛啊?”

  任文斌大笑道:“你选南国山庄□请客是看得起我,这样,晚shàng我来安排,客还是你请,一定让所有客人吃得满意而归”

  张扬道:“跟厨子说,千万别弄中午喜酒那套菜,都吃腻了“

  任文斌笑道:“放心,肯定比中午好“说完■□请客是看得起我,这样,晚shàng我来安排,客还是你请,一定让所有客人吃得满意而归”

  张扬道:“跟厨子说,千万别弄中午喜酒那套菜,都吃腻了“ qǐngkèshìkàndéqǐwǒ,zhèyàng,wǎnshàngwǒláiānpái,kèháishìnǐqǐng,yīdìngràngsuǒyǒukèrénchīdémǎnyìérguī”

  zhāngyángdào:“gēnchúzǐshuō,qiānwànbiénòngzhōngwǔxǐjiǔnàtàocài,dōuchīnìle“

  rènwénbīnxiàodào:“fàngxīn,kěndìngbǐzhōngwǔhǎo“shuōwán他也觉着有些不妥,中午可是省纪委书记闺女的喜宴,这话要是传出qù,曾来州十有**要找他晦气其实这顿喜宴已经是赔本在做了

  张扬道:“我qù洗个澡,休息会儿,晚shàng出来”

  他走了两步又想起一件事:“任经理,你跟岚山吴副书记很熟?”

  任文斌点了点头道:“还算不错”

  张扬道:“这身衣服我是借他的,回头换下来,你让人给干洗干洗还给他”

  任文斌道:“他没□走啊,就住在西区B18,怎么你不知道?”

  张扬心中暗骂,吴明啊吴明,你他**一句真话都没有,他笑了笑,向任文斌挥了挥手,来到前台,张扬让人家bǎ房间调换到西区B16,这里是木屋休闲区,和吴明▲所在的木屋紧邻着

  张扬来到木屋前的时候正看到吴明从房内出来,吴明压根没想到会遇到他,望着张扬,他不由得有些错愕

  张大官人却是有备而来,笑眯眯道:“吴副书记,你不是回岚山了吗?”不等吴明说话,他又道:“我知道了,你是舍不得这身衣服,等等啊,我洗完澡,马shàng脱给你”

  吴明真是哭笑不得,都说冤家路窄,今儿怎么总是遇到他啊,吴明道:“我都出门了,忽然想起落了东西在酒店,所以才回来拿”他拿定了主意,马shàng就qù前台退房,说什么不能跟这小子住在一起

  张扬道:“别介啊我晚shàng请客,一起喝酒”

  吴明道:“工作忙,真的走不开”

  张扬这边开了房门道:“你等等啊,我bǎ衣服脱了,你顺便带走”

  吴明虽然对张扬避之不及,可既然遇到了也没打算便宜他,自己那套西服好几千呢,凭什么便宜他

  反正吴明也不急着走,他笑道:“我qù房间里看会儿电视,你洗快点啊”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进房qù了

  吴明也回房等他,可坐等张扬不出来,右等他还不出来,吴明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看看时间都已经四点半了,他不由得有些心急了,按理说一个大老爷们洗澡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他来到张扬门前敲了敲房门,敲了好一会儿,方才听到里面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张扬过来开了门,睡眼惺忪的看着他:“吴副书记,有事啊?”

  吴明心里这个气啊,你他**消遣人啊?即使在这种状态下,吴明仍然保持着很好的风度,微笑着将张扬的那身运动服递了过qù:“你的衣服”他bǎ运动衣叠得板板整整的

  张扬看到运动衣这才像想起了什么,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笑道:“你看我这记性,刚才洗完澡就睡着了,bǎ这茬事儿给忘了,抱歉,抱歉”

  吴明嘴shàng道:“你今天给华昭帮忙太累了,是该好好歇歇”心中已经bǎ张扬骂了个八百遍

  张扬将床头柜s◎hàng团成一团的西服递给吴明,吴明一看,内心这个郁闷呐,这厮什么人啊,借人东西这么不知道爱惜,可气的是,西服不但被他弄皱了,shàng面还印着不少的油印,显然他吃饭的时候bǎ西服当成餐巾纸用了吴明抱■起自己的衣服转身就走,心里有气,连告辞都忘了

  张扬叫住他:“吴副书记,还有鞋子呢”

  吴明接过他递来的鞋子,点了点头道:“我走了啊”

  张扬微笑道:“走好,不送了”

  吴明bǎ房间退了,出门shàng了自己的汽车,越想越是窝火,今天张扬根本就是想消遣自己来着,躺在座椅shàng生了会闷气,他忽然想起了张立兰,拿起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

  张立兰接到吴明的电话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喜,轻声道:“喜酒喝完了?”

  吴明道:“今天我遇到孔部长了”

  张立兰道:“曾书记的女儿结婚,他qù喝喜酒很正常啊”

  吴明道:“那个……省里什么时候下文啊?”

  张立兰的心情好象不是太好:“省里什么时候下文我怎么知道?”

  吴明马shàng觉察到张立兰的不悦,他意识到自己的问话可能伤及到张立兰了,慌忙岔开话题道:“兰姐,我想你了,今晚方便出来吗?”

  张立兰几乎没做什么考虑就回绝了他:“不行,我晚shàng有事”说完张立兰就匆匆挂shàng了电话,张立兰挂断电话是有原因的,自从shàng次张扬暗示她和吴明之间的私情之后,张立兰就处于深深地惶恐之中,她对张扬进行了一番了解,张扬是什么人物,她现在已经越来越清楚,张扬之所以没有揭发她和吴明的事情,并不代表张扬会放过他们,也许张扬认为这张王牌还没有到使用的时候,这件事已经成为一颗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张立兰很害怕,从那时起,她就留下了心理阴影,她害怕她和吴明之间的事情曝光,如果真的那样,她的事业她的家庭全都完了,人都是自私的,发生那件事之后,张立兰发现,自己对吴明的感情远没有那么深,吴明和她不可能有结果,吴明不可能娶她,就算吴明愿意娶她,她也不可能牺牲家庭和吴明在一起

  张立兰的态度让吴明感到相当的不悦,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张立兰的翅膀硬了,有了孔源当靠山,张立兰已经不bǎ他放在眼里了,最近对他的态度已经越来越冷淡,吴明并非是没有张立兰就活不下qù,可现在张立兰对他很有用,如果不是张立兰的帮忙,孔源又怎么肯为他出力,想起今天孔源的那句话,吴明心底的希望又增加了许多,他自认为是个有耐性的人,可这次省里的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周武阳的继任人选这么难选?难道又生出了什么变故?吴明坐在车里思前想后,内心不由得又忐忑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