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忐忑】(下)


  张大官人这次之所以这么沉得住气,是因为他手中有牌,想要扳倒吴明,只不过是轻而易举de事情,不过怎样出牌他还没有考虑好,这张牌十分de重要,一定要挥出最大de威力威胁张立兰,让她迫使吴明退后,这种威胁女人de事情,张大官人不想干了,上次威胁她是因为她直接惹到了自jǐde头上,这次人家又没惹他,他要是去威胁张立兰,手段有些不够磊落

  把事情捅给纪委,虽然能够扳倒吴明,可这件事不但要把张立兰牵扯进去,也会把孔源给连带进去”这绝不是领导们想见到de场面剩下de就是直接威胁吴明了,让他知难而退,让他以后乖乖听自jǐde话

  张扬躺在宾馆房间内一直盘算着这件事,他现自jǐ最近越来越像一个阴谋家,对待许嘉勇如此,现在又想这么对待吴明,张扬自言自语道:“难道我变了我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想起晚上de饭局,张扬拿起手机开始盘算着多喊几个人乐呵乐呵,他很自然de想到了乔梦娱,可很快又否决了,在东江,在这种时候,好像他和乔梦娱并不适合来往过密,不然很可能会遭人闲话

  张大官人正坐在床上犹豫de时候,粱成龙打来了电话,却是南锡那边工地突然有事,他晚上不能过来吃饭了人家工作上有事,张扬当然不好勉强,笑着说梁成龙欠自jǐ一顿,梁成龙一口应承下来

  这边刚放下电话,丁兆勇又打电话过来,他舅舅从外地过来,今晚家人一起吃饭也过不来了
☆   没多久袁波也给他打电话,说来不了,店里出了点事情正在处理

  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啊”真是饭好做客难请,这三牟哥们全都不来,仿佛约好了似de,齐刷刷放了他de鸽子

  万里汽修厂de余川●过来de时候”颇感诧异,张扬今晚弄了一桌饭,该不是就请自jǐ一个人张扬笑道:“余总坐,他们都有事儿,估计来不了了”

  余川虽然是生意人,可官场上de事情也十分灵通,他知道张扬和楚嫣然分手de事情”看到眼前de情景,不由得暗自猜想,难道张扬不是省长未来女婿了,这帮朋友就不给面子了?看来人真是现实啊,人心是世界上最微妙de东西,余川想到了这一层,不由得有些后悔了,看来自jǐ对形势认识de还不算◇透彻,巴结张扬de时机不对,现在人家都开始撤了,他却上杆子de凑了过去再一想,过去张扬怎么可能主动请他吃饭?

  余川de九九张扬当然不会猜到,他也没把余川这种人放在眼里,今晚本来打算就是朋友见◆见面,叫上余川,是因为人家帮他免费保养皮卡车可一个二个de都推说有事”所以今晚请得主客变成了余川

  余川和张扬de结识源于马力,过去除了张扬找他修过几次车以外”两人之间并没有太多de联络,余川之所以想和张扬拉关系了他背后de关系网,可如今张扬省长未来女婿de光环淡去之后,余川心底de热乎劲儿也开始渐渐退却了,这也怨不得他,生意人原本就是现实de

  晚宴de菜肴相当丰盛,看得出任夹斌下了一番功夫,不过原本任文斌说好要过来”可突然又有了接待任务,今晚几件事凑到一起,弄得张大官人好不尴尬,约定开饭时间de时候,只有他和余川两个人坐在包间里

  余川嘴上说着太隆重了,太隆重了,可心底对张扬de能量打了一个很大de折扣,他甚至生出过时de凤凰不如鸡de感觉

  张扬原本没觉着什么,可大部分人不约而同de缺席,任文斌还特地安排了一个最大de包间,张扬表满上还是很自然de,微▲笑道:“咱们开始”

  余川道:“不急,要不咱们再等等”

  张扬摆了摆手道:“不用等,该来de都来了,咱们喝酒”

  余川建议道:“还是换一房间,两个人吃饭用不着那么铺张”

  虽然余川这句话是好意,可张扬听着不是那么de舒服,什么叫两个人吃饭?自jǐ摆下了这么一桌子菜,可客人大都没来,虽然情有可原,可人家肯定不是那么想,余川一定认为别人都不给他面子张扬向服务员道:“倒酒”

  服务员声道:“先生,多余de餐具需要收起来吗?”

  这话张扬怎么听怎么别扭,早知道这个情况,说什么他也不会安排在今晚请客他点了点头道:“先收起来”

  张扬和余川之间原本就没多少共同语言,常言道话不够酒来凑,可反过来一样适用,话不够de时候,酒也能够跟着凑合凑合余川自问酒量不弱,可在张大官人面前,他de那点儿酒量根本就是儿科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把两斤酒喝完,余川de话多了起来,他有个最大de毛病,就是酒一旦喝多了什么事情都不顾忌开始de时候心里还有些防备,可喝着喝着就把这茬给忘了

  余川一旦喝多了就什么话都敢说,他鼻子有些红了,拍了拍张扬de肩头道:“张市来…◎…,…我觉着你这人不错,可交”

  张扬呵呵笑道:“余总怎么突然想起说这个?”

  余川道:“其实我也知道你过去一直都看不起我……”

  张大官人听出这厮喝多了,有些哭笑不得道:“余◇总,我可没有看不起你de意思,一直都把你当朋友待”

  余川笑着用食指指点着张扬道:“虚伪呵呵,你们当官de就是虚伪”

  张扬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大官,一个副处级干部,我跟你玩什么虚伪?犯得着吗?”

  余川道:“其实人都有得de时候,也都有失意de时候一得势de时候啊,尾巴不要翘de太高,失意de时候,也不要太沮丧”老弟啊,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好嘛,这会儿gǎi称张扬为老弟了

  张扬也没跟余川一般计较,其实余川这句话说de也在理,自jǐ在很多人de眼中de确是失势了,过去是宋怀明de未来女婿,现在这层关系没了”在一般人de眼里,自jǐde身份地位已经大打折扣,余川▲喝多了,可说de是实话,说出了很多人心中de想法

  张扬笑道:“说得有道理余总,你对我什么看法啊?”

  余川喝了酒道:“你年轻有为,这么年轻就担任了县级市de副市长,心高气傲是在所难免●de,说实话,过去……我对你那么客气,不是冲着你和马力认识,主要是冲着你身后de那些关系,可你啊,一直对我爱理不理de,老弟,我比你大几岁,走de桥都比你走de路多,吃de盐都比你吃得米多,你说是不是?”

  面对喝醉de余川,张扬没动气,只是觉着好笑,他点了点头道:“,余哥”那你就指教指教我”

  余川道:“知道今晚怎么没人过来吗?”不等张扬回答,他重重敲了敲桌面道:“那是因为你今时不同往日了,人家过去跟你一起玩”跟你称兄道弟,全都是冲着你未来岳父是宋怀明”宋怀明什么人?是咱们平海省de省长,平海de二当家”别人跟你套交情,对你好,不是因为你多牛逼,而是因为你有个牛逼de未来丈人”

  张扬喝了酒”余川de酒话虽然刻薄,可是很有道理

  余川意犹未尽道:“知道我过去de感受了,我请你吃饭,你不给我面子,那是因为你得势,你眼里根本没有我这种商人de存在,你请我吃饭,我感谢你”其实我也清—“你啊,只不过是喊我来凑数de,你请得主要客人根本不是我”余川这话可没说错,张扬请他过来吃饭de确是有凑数de成分在内

  张扬道:“我请你是感谢你帮我de皮卡车保养”

  余川笑道:“人跟人之间de关系就是这么回事儿,说透了没劲,没劲透顶,我帮你保养车是巴结你,想通过你多结交一些关系,如果不是你现在失意,你也不会跟我坐在一起喝酒,也不会谈得那么推心置腹”

  张扬笑道:“余哥说de话在理儿,咱们再喝一杯”

  余川跟他又碰了一杯,舌头都有些大了,他叹了口气道:“老弟,我知道你们混官场de不容易,可是你看看凡事能当大官de人,必须要注意到细节,咱们党中*央总书*记大不大?国家主*席大不大?人家还能够深入群众,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呢,你啊,想要在官场上走得远,就必须要注意到这些事,一定要平易近人,哪怕是装de”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原本他因为请客没人来还挺郁闷de,不过被余川说了一通之后心情突然舒畅起来了,虽然余川说得是酒话,可张扬仔细品味了一下,他说de并不是没有道理,自jǐ有些时候de确不太注意细节,甚至很少去考虑别人de感受,余川是○个商人,自jǐ过去压根没把他放在心上,今天他接着酒劲说出了这么多de话,足以证明自jǐ在不经意之中伤害到了人家,没有顾及人家de感受,如果在过去,张扬肯定会想,我凭什么要顾及你de感受?可现在想想,如◎果稍稍顾及一下对方de感受,能让对方舒服,自jǐ其实也能舒服许多他和楚嫣然之所以走到现在这种境地,其根本原因也是自jǐ没有考虑到她de感受

  余川看到张扬半天没吭声,以为他心里难过,又拍了拍他de肩头道:“老弟,你也别难过,你还年轻,有de是大把机会,做官你比我有经验,可做人我比你有经验,想做好官,先要做好人,你过去de那些朋友,未必是真朋友,真正de朋友无论你成功夫败都会和你站在一起,其实你挺可怜de,一个都没有,一个都没有”

  张扬笑了笑,他当然不会像余川说得那样不堪,不过今天太巧了,什么事都赶到一块了,张扬道:“听你这么一说,我真de要好好检讨自jǐ”以后啊要多多注意别人de感受”

  余川道:“知错能gǎi善莫大焉,我看好你”

  此时南国山庄de总经理任文斌从门外走进来了,看到包间内就张扬和余川两个人,也不由得一愣,愕然道:“就你们两个人喝啊?”
○   张扬笑道:“余总跟我探讨人生呢”

  余川喝得有些多了,呵呵傻笑

  任文斌乐呵呵在张扬de身边坐下,微笑道:“怎么?今晚你de那帮哥们呢?”

  余川接茬道:“都他妈现实,看●   zhāngyángxiàodào:“yúzǒnggēnwǒtàntǎorénshēngne”

  yúchuānhēdéyǒuxiēduōle,hēhēshǎxiào

  rènwénbīnlèhēhēzàizhāngyángdeshēnbiānzuòxià,wēixiàodào:“zěnme?jīnwǎnnǐdenàbānggēmenne?”

  yúchuānjiēchádào:“dōutāmāxiànshí,kàn到张扬走背字儿,都不来了…

  任文斌一听就知道余川喝多了,笑道:“哪有de事啊”

  张扬道:“被余总一说,我感觉还真没面子,我现在就打电话,这帮人必须得来一个不能少”

  任文斌乐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就是忽然有种感触,任经理”你怎么来这么晚?”

  任文斌道:“南锡常务副市长常凌空刚好下榻在我这里,我刚去敬了几杯酒”

  张扬笑道:“集来是他啊”

  张扬给丁兆勇、袁波打了电话,让他俩忙完自jǐde事情多晚都得过来,不为什么,就是证明给余川看看,自只交de朋友并不都是此趋炎附势之辈

  打完电话张扬想起了梁成龙,张大官人有☆些时候也是很轴de,被余川说了一通,他也觉着自jǐ最近是在走背字”今晚这帮朋友不过来捧场是不是有这方面de原因?张扬也需要证明一下,虽然很无聊,可细节决定成败,虽然是事可以看清事情de真正本质

  梁成龙接到张扬电话de时候正在南锡工地呢,接到张扬de电话,他不禁笑道:“怎么?今儿恋上我了,没我在你喝酒是不是不香啊?”

  张扬道:“事情办完了吗?”

  梁成龙道:“办完了,我明儿一准回东江,请哥几个好好喝一场”

  张扬道:“你现在回来,我在南国山庄等你”

  “都快八点了,回去得九点多奔十点了”

  张扬道:“我现在特想哥几个,今晚啊,特想跟你们聚一聚”

  梁成龙愣了一下,马上就道:“成,我这就过去”

  张扬打完这个电话现余川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任文斌微笑望着张扬,他见惯了行行色色de人物,对张扬他始终子解不透,其实他和余川也抱有同样de观点,他认为这就是现实,无论是友情和亲情在现实面前都会变得苍白无力,张扬究竟在证明什么?

  张扬一个电话又打给了陈绍斌,然后他笑眯眯站起身,看了看时间道:“任经理,今晚帮我多安排几个房间”

  任文斌点了点头

  第一个过来de是袁波、然后是丁兆勇,梁成龙在接近十点de时候抵达,最后到来de是陈绍斌,他走入包间de时候已经十一点了,一进门就嚷嚷着:“我说张扬,你子是不是有病啊什么十万火急de事儿,非得让我从上海赶回来?”

  张扬笑了,他端起了一杯酒,仰就干了,然后上前拥住了陈绍斌,搂着他来到梁成龙他们de身边,一手搂着梁成龙一手搂着陈绍斌:“你们知道吗?人活在世上,什么最他妈宝贵?”

  梁成龙和陈绍斌都有些惊诧de看着他,这厮是不是喝醉了?不可能啊,张扬de酒量哪有喝醉de时候?

  张扬道:“友情人活在世上,最他妈宝贵de就友情”

  “你醉了”丁兆勇好心道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我没醉,我没喝醉我只是想证明,我、你、他、你们、我们这帮人之间并不是chún粹为了利益而活着,我们de关系不仅仅为利用而存在,我们可以活得很单chún”他说出这句话de时候,每个人都沉默了下去

  梁成龙望着陈绍斌,他们眼中de不满和敌视在瞬间消失了,陈绍斌大声道:“其实人活在这世上本来就已经很累,我们哥几个就别给这世界添堵了”

  梁成龙道:“绍斌说得对,我最不单chún,我他妈最不单chún,可以后,我誓我会在哥几个面前活得单chún,不然,不但你们会看不起我,连我也看不起我自jǐ”他端起了酒杯

  丁兆勇和袁波也端起了酒杯,向来很少说粗话de丁兆勇大声倡议道:“为了单chún,干杯”

  “干杯”

  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每个人de心里都清楚,这世界本不单chún,他们又怎能单chún,可是他们渴望单chún,渴望单chúnde友情,渴望单chúnde爱情,渴望他们在一起de时候没有机心,没有利用,没有任何de利益冲突,藏在张扬心底深处de东西,也正是他们每一个人de渴望,在他们共同饮下这杯酒de时候,心中都充满了激荡,久违de热血澎湃

  南国山庄总经理任文斌目睹了这次奇怪de晚宴,一场从两个人开始de晚宴,喝着喝着,多出了这么许多,有两个还是专门从外地赶来de,具体为了什么他不知道,他也不了解,他不属于这个圈子,很难了解他们之间究竟生过什么,生了什么,以后还会生什么,他只知道一件事,在场de每一个人都很不简单,而张扬恰恰是把这帮人聚在一起de力量

  余川虽然很想走入张扬de圈子,结识张扬de这些朋友,可当这些朋友聚齐de时候,他却已经喝多了

  当晚每个人都喝了很多,喝到最后,梁成龙和陈绍斌相互搂着对方de肩膀,梁成龙道:“绍斌,我对不住你过去都是我de错”

  陈绍斌道:“成龙,我也对不住你”

  梁成龙道:“称没对不起我”

  陈绍斌道:“我对不起你,清红……”

  梁成龙虽然喝多了,可一听到老婆de名字,两只眼睛就瞪大了:“陈绍斌,枉我把你当成哥们,你把清红怎么着了?”他这一嗓子把所有人de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陈绍斌苦笑道:“你别误会,清红借给了我八百万,我原本打算翻本就还给她de,这次不巧,又给套进去了,估摸着还得过些日子才能还钱

  梁成龙松了口气:“靠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儿,不就是钱吗?钱跟咱们哥们de感情相比算个屁咱们兄弟de感情能用感情衡量吗?”

  张扬一旁叫道:“不能万万不能咱们单chún,钱他妈脏,太脏”

  梁成龙道:“我渴望单chún,等我死了,我他妈把所有de钱全都捐给社会”,我要捐给真正需要钱de老百姓,我要一张一张de到他们手里,把肮脏de东西全都出去,我清清白白de来,清清白白de走,将来一定要死得单chún”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