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独断专行】(上)


  第五百一十二章【独断专行】

  这一夜他们不知喝了多少,到最后每个人都喝多了,包括一向号称海量的张大官人,醉酒可以放松自己,张大官人认为自己醉了,不过只有七分醉意,至少他还能走得动路,★虽然有些摇摇晃晃,还是帮zhe服务员一起把陈绍斌、梁成龙、丁兆勇、袁波这四个家伙送入了房间

  任文斌也亲自过来帮忙,把这帮人安顿好之后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张大官人摇摇晃晃来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多谢了啊……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任文斌笑道:“有什么麻烦的?平时我想请你们都请不来呢”他看了看手表道:“早点睡,都凌晨一点钟了”

  张扬点了点头,等任文斌这帮人走后,他★却感到心绪不宁,一个人走出了房间,沿zhe山庄的道路,踩zhe路灯的光芒,缓缓走向远处的湖一边走一边想,想起了之前的很多事

  站在湖边,抓起一块薄薄的石片,张扬全力扔了出去,石片贴zhe湖面跳◇quègǎndàoxīnxùbúníng,yīgèrénzǒuchūlefángjiān,yánzheshānzhuāngdedàolù,cǎizhelùdēngdeguāngmáng,huǎnhuǎnzǒuxiàngyuǎnchùdehúyībiānzǒuyībiānxiǎng,xiǎngqǐlezhīqiándehěnduōshì

  zhànzàihúbiān,zhuāqǐyīkuàibáobáodeshípiàn,zhāngyángquánlìrēnglechūqù,shípiàntiēzhehúmiàntiào跃到远方,一圈圈的涟漪在月下蔓延开来他的第二次生命仅仅是刚刚开始,他要认认真真的活下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边,也捡起了一块薄薄的石片扔了出去

  张扬诧异的回过头去,想不到来人竟然是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

  张扬笑了起来:“真是巧啊”

  常凌空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在这里,本来想过去和你打招呼,可晚上要处理一些事情,就没来及过去”

  夜风一吹,张扬的头脑已经清醒了不少,常凌空的这番话可信的成分很,他的级别摆在那里,就算知道张扬在隔壁,常凌空也不会主动去他那边敬酒,张扬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常凌空道:“睡不zhe你不是也没睡?”

  张扬笑道:“我是喝多了兴奋,你是有心事”

  常凌空道:“酒喝多了伤身,还是少饮为妙”

  张扬笑道:“酒是粮**,越喝越年轻,我这辈zǐ是离不开这样东西了”

  常凌空向前走了一步:“凌峰在你那里干得怎么样?”

  “很好啊,如果没有他,很多事我都做不起来机场工程,他出力比我还大”

  常凌空笑道:“你们两人一动一静,搭班zǐ倒是极为合适”

  张扬道:“只是我的官太,让凌峰给我帮忙,委屈了他”

  常凌空道:“其实官大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能够挥出自己能量的合适位置”

  张扬道:“官大一级压死人,谁说不重要啊”

  常凌空呵呵笑了起来,他打了个哈欠道:“太晚了,明天我还得去省委办事,要先走了”

  张扬点了点头

  第二天是一个阴云密布的日zǐ,乔振梁来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拿起了报纸,省委秘书长阎国涛过来,把一份中央内部文件交给了他

  乔振梁没看,把文件扔在桌上,揉了揉眼睛道:“今天好像要下雨啊”

  阎国涛道:“天气预报说没雨”

  乔振梁嗤之以鼻道:“天气预报?我就没看到有准的时候”

  阎国涛笑了起来

  乔振梁话锋tū然一转道:“岚山领导层变动的事情怎样了?”

  阎国涛道:“组织部正在和干部们分别谈话,上次常颂在组织部当场飙,搞得影响很不好”

  乔振梁笑了笑,目光又回到报纸上

  阎国涛帮他泡了一杯茶送了过来,

  乔振梁道:“吴明和孔源走得很近啊”

  阎国涛不知乔振梁为什么tū然提起这件事,他笑道:“这件事很正常▲,他是岚山市委书记的继任人选,和组织部长走近也是为了搞好关系”

  乔振梁道:“他很擅长搞关系吗?”

  阎国涛愣了一下

  乔振梁道:“我听说吴明最近做了不少的工作”

  阎◆国涛道:“他父亲是纪检系统的老干部,在平海还是有些关系的”

  乔振梁道:“据我说知,曾来州就是他父亲的老部下,这次吴明成为岚山市委书记的热门人选,老曾有没有起到作用?”

  阎国涛笑了笑▲没说话,其实吴明工作做得相当细致,几乎每个省委常委都拜访过,阎国涛那里,他也通过曾来州拜会了一次,不但如此还投其所好的送了一株盆景阎国涛对吴明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认为这个年轻人很有眼色,会做事,有道是吃□人家的嘴软,那人家的手软,阎国涛收了吴明的盆景,怎么也要帮他说上两句好话,阎国涛道:“吴明年轻,有能力,其实善于和领导搞好关系也算不上缺点,一个和领导都沟通不好的干部,又怎能当好干部?怎么领会上级的精神?”

  乔振梁笑道:“你不是收了他的什么好处?一个劲的为他说好话”

  阎国涛面孔一热道:“没有,没有,只是和他见过几次面,感觉他还是很有进取心的”

  乔振梁眯起双目道:“岚山是平海改革开放的急先锋,我身为省委书记不可能不去关注岚山的情况,这几名干部的情况,我是了解的”

  阎国涛道:“乔书记正是看到了岚山改革开放的成绩,所以才提拔周武阳啊”

  乔振梁道:“真正给岚山做出最大贡献的,不是周武阳,也不是之前的洪伟基,而是常颂,我看的很清楚”

  阎国涛微微一怔,乔振梁tū然提起常颂的名字,是不是意味zhe岚山市委领导班zǐ的继任人选又生了变化?

▲  乔振梁喝了口茶道:“这年头,敢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了,周武阳有他的能耐,年轻,善于处好各阶层的关系,常颂这个人勤恳,任劳任怨,但是脾气很臭”

  阎国涛心翼翼道:“乔书记,您到底倾向于谁接替周▲武阳?”

  乔振梁道:“我看过很多人的档案,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倾向于吴明来接替,可常颂在组织部飙,这件事专门拿到常委会上讨论,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阎国涛没说话,静静倾听zhe乔振梁接下来的话

  “我现咱们这帮省常委几乎都在为吴明说话,唯一跳出来唱反调的人是陈平潮,他和常颂私交不错曾来州为吴明说话也实属正常,yīn为他和吴家是世交,可是孔源也帮zhe说话、王伯行帮zhe说话、宋怀明也帮zhe说话、你也帮zhe说话,我就觉zhe这件事有些不简单了”

  阎国涛笑zhe,内心却是tǎn忑不安,低声道:“有什么不简单?”

  乔振梁道:“若非吴明的确拥有zhe亮眼的政绩,就是他深谙和上层相处之道可是通过我的了解,在政绩方面他远远不能和常颂相比,按照正常的思维来看,常颂应当是周武阳离去之后的要继任人选,可是常委们却纷纷对他亮起了红灯,这件事你不觉zhe奇怪?”

  阎国涛道:“常颂的性情太强硬,不善于和其他同志搞好关系”

  乔振梁反问道:“一个城市的领导人,是工作能力重要还是社交能力重要?”

  阎国涛开始意识到乔振梁心里的天平居然倾向于常颂,对这位老领导阎国涛真的有些摸不透,当初在常委会上,他也表现出对常颂咆哮组织部的不满,可是现在为什么又tū然转变了态度?阎国涛忽然想起了宋怀明,难道是yīn为省长宋怀明表态支持吴明,所以乔书记就要反其道而行之?

  乔振梁道:“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吴明拜访过谁,请谁吃过饭,做过哪些常委的工作,我心里都清清楚楚”一句话说得阎国涛冷汗都冒了出来

  乔振梁的脸上笑容依旧:“看事情一定要全面,常颂在组织部飙之后,返回岚山,仍然老老实实做zhe他的工作,我特地让人留意了一下,他没有泄对省里决定的不满,也没有yīn为这件事对吴明有任何的看法,这样的心胸不可不谓坦荡”

  阎国▲涛道:“常颂的确很不错,我当初也是倾向于他的,不过考虑到他的年龄和身体的yīn素,所以才投了吴明一票”见风使舵是混体制的基本功,阎国涛的基本功向来就很扎实,他开始只是会错了意,以为乔书记也赞同吴明出任☆▲岚山市委书记,现在才明白乔书记真正属意的是常颂,他自然赶紧转变风向

  乔振梁淡然一笑:“正当壮年嘛,他敢于在组织部飙,就足以证明他有火气有底气,也有zhe不逊色于年轻人的漏*点,我看他没问题”◎▲岚山市委书记,现在才明白乔书记真正属意的是常颂,他自然赶紧转变风向

  乔振梁淡然一笑:“正当lánshānshìwěishūjì,xiànzàicáimíngbáiqiáoshūjìzhēnzhèngshǔyìdeshìchángsòng,tāzìrángǎnjǐnzhuǎnbiànfēngxiàng

  qiáozhènliángdànrányīxiào:“zhèngdāngzhuàngniánma,tāgǎnyúzàizǔzhībùbiāo,jiùzúyǐzhèngmíngtāyǒuhuǒqìyǒudǐqì,yěyǒuzhebúxùnsèyúniánqīngréndelòu*diǎn,wǒkàntāméiwèntí”

  阎国涛道:“我回头去找孔部长转达一下”

  乔振梁摆了摆手道:“等会儿就要开常委会,我在会上说”

  阎国涛正想问问岚山市长人选的时候,乔振梁的秘书通报说,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来了阎国涛出门的时候和常凌空擦肩而过,常凌空很恭敬的叫了声阎秘书长,阎国涛笑了笑没说话,心中终于明白了乔书记的布局,不知是不是如乔振梁所说,常颂在组织部飙开始,他就开始转变了看法阎国涛跟随乔振梁多年,对这位上司清楚得很,乔书记表面和起一团,可内心中却是棱角分明,他是个并不喜欢听从意见的人,无论在任何时候,对待任何事情,他都有zhe清晰的判断,很少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岚山市委领导层的变动充分体现了乔振梁的独断专行,常委们的意见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想想组织部长孔源,阎国涛不由得摇了摇头,心中暗叹,孔源也就是一个摆设而已

  常凌空走入省委书记的办公室时,内心中还是充满了tǎn忑的,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乔书记召见自己的原yīn是什么?他和乔振梁并无任何的交情,昨晚他睡得很晚,就是yīn为在琢磨这件事

  乔振梁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时就要召开常委会了,他玩弄zhe手指上的签字笔,杂耍一样,乔书记玩弄笔杆zǐ的技巧纯熟

  常凌空进门之后就被乔振梁手上不停转圈的签字笔吸引了,乔振梁啪地一声将签字笔丢在桌面上,声音虽然很,常凌空却心中一惊

  乔振梁笑道:“常啊,坐”他指了指远处的沙

  常凌空规规矩矩在沙上坐下,恭敬道:“乔书记找我有事?”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你对岚山的情况熟悉吗?”

  常凌空愣了一下,心说我是南锡市常务副市长,您问我岚山的事情,乔书记不至于连自己是哪个城市的领导都不知道?他马上又否决了这个想法,低声道:“道路熟悉,风景也很熟悉,其他情况不熟悉”

  乔振梁哈哈大笑起来,他对常凌空的机智深表满意,他点了点头道:“好至少听起来是实话,你既然不熟悉岚山,我就给你一个去熟悉的机会,你愿意吗?”

  常凌空瞪大了双眼,一脸错愕的望zhe乔振梁,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岚山的班zǐ调整,连自己也有份

  乔振梁道:“我让你来就是为了要告诉你,我准备派你去岚山担任市长,你觉zhe怎么样?”

  “我服从领导的一切安排”常凌空马上来了句官方模板

  【还有一章,今天力争八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