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独断专行】(下)


  第五百一十二章【独断专行】下

  乔振liáng前往会议室的路上忽然想起了常凌空的那句话——我服从领导的一切安排,这才咀嚼出xiē许的味道,好子跟我玩文字游戏呢,一切服从领导安排,服从◇领导的一切安排,初听一样,可仔细琢磨琢磨bìng不一样,乔振liáng带着笑意走入会议室

  常委们dōu已经到来,这是个不成文的惯例,乔振liáng通常是最晚到达的一个,不是他迟到,是因为别人来得早一xiē,虽然只是一个细节,却显现出其他常委对他的尊重

  乔振liáng坐下后笑了笑道:“咱们的常委会开得有xiē频繁了,今天我dōu没想起会议的议题”

  在场常委dōu笑了起来

  乔振liáng道:“平时我们听到某位领导无所事事,dōu会觉着这人怎么这样啊?身在其位不谋其政,可我到觉着真正有一天,我们这帮人能够无所事事那会是大好事,证明平海展已经步入正轨了,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基层每一个环节dōu配合默契,不需要我们这xiē领导操心了可现在不行,平海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我们要是无所事事,老百姓肯定要戳脊liáng骨的”乔振liáng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茶道:“大家随便说说,看看有什么需要解决的”

  zǔ织部长孔源道:“乔书记,岚山领导班子的调整计划已经出来了”

  乔振liáng道:“那就说说,正好大家dōu在,咱们刚好可以商量一下”
★   孔源道:“经过省委zǔ织部慎重考虑和多方调查,我们初步认为吴明同志是接替周武阳同志成为岚山市委书记的最佳人选,常颂同志在市长这个位置上工作十分出色,希望他以后继续加以扬”

  乔振lián□g道:“大家dōu有什么意见?”

  所有常委dōu没有出声,大家dōu觉着这件事早已有了定论,乔振liáng问这句话也只不过是走走形式

  乔振liáng微笑道:“看来大家dōu没有意见”

  陈平潮倒是有意见,可他上次已经看清楚,常委们一边倒的支持吴明,自己就算站出来反对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现在能做的只能在内心中暗自感叹了

  乔振liáng道:“还是老规矩,举手表决”

  多数常委心中dōu是暗笑,乔振liáng真是画蛇添足,dōu已经定下来的事情,还要搞什么举手表决,乔书记喜欢走形式,大家就陪着他走形式呗这里面心里最明白的是阎国涛,阎国涛明白乔书记这次要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了

  乔振liáng道:“我提议由常颂同志接任岚山市委书记”说完这句话,他自己就举起了手

  阎国涛早有心理准备,他马上就跟着举起了手

  其他常委dōu愣了,包括省长●宋怀明在内,最为错愕的要数zǔ织部长孔源,他一直以为乔振liáng早已认同了这个方案,可没想到在最后一刻乔振liáng把他给否了,而且否定的如此彻底,乔振liáng这样做根本没有给省委zǔ织部留有任何◆的情面,等于是当众宣布,zǔ织部只是一个摆设,干部任用的问题我说了算

  陈平潮第三个举起了手,他压根没想到这件事会出现戏剧性的转机

  省长宋怀明静静望着乔振liáng,乔书记给所有人上了生动的一课,何谓独断专行,在常委会上,他们dōu有言权,可是最终的决定权只能掌握在乔振liáng的手里,他是省委书记,他才是平海的一把手,在这一点上乔振liáng和他的前任顾允知有着惊人的相似

  乔振liáng笑眯眯看着宋怀明,宋怀明也笑了,他举起了手

  乔振liáng始终在微笑,可是谁不举手他就冲着谁笑,每个人dōu感觉到乔书记笑容下藏着的威压和震慑,就算不情愿,最后还是dōu举起了手,其中最不情愿的就是曾来州,他没想到乔振liáng会来这一手,是在证明他自己的实力吗?还是要当众宣布他无可置疑的话语权?

  乔振liáng放下手道:“我知道很多人dōu在质疑我们的干部选拔标准,认为我们喜欢用的dōu是听话的干部,我现在就可以告诉大家,我们选拔干部的标准是看能力,在我的任期之中,我虽然不敢保证每一个有能力的干部dōu得到重用,可是我能保证,绝不会让一个庸才混到重要的岗位上,想要得到重用就要踏踏实实做事,投机取巧,阿谀奉承,在平海走不通”

  宋怀明率先鼓起掌来

  乔振liáng又道:“顺便提醒我们之中的某xiē同志,选拔干部,不可以根据内心好恶,不可以根据人情的亲近远薄,要公平对待每一个同志,衡量干部不是靠我们的眼睛,而是要靠老百姓的口碑,而是要靠他们踏踏实实的政绩”

  宋怀明为乔振liáng鼓掌bìng非是做做样子,他开始现这位终日笑容满面的省委书记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地方,乔振liáng的头脑很清醒,每一步dōu计算的很清楚,上次在江城机场的事情上他来了一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次在岚山的领导层变动上,他还是同样的手法,一直以来乔书记dōu在静静地观察,宋怀明认为乔振liáng是个优秀的政治高手,他善于把个人的政治利益和平海的利益相结合,他的手段尝尝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可仔细一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孔源无疑是最为郁闷的一个,会◎议结束之后,他找到了乔振liáng,乔振liáng今天搞得他很难看,他不敢流露出对乔振liáng的不满,可是他要搞明白一件事,乔振liáng为什么会突然转变念头,选择常颂而不是吴明?

  乔振l◇iáng笑眯眯道:“老孔啊,是不是有xiē不高兴啊?”

  孔源摇了摇头道:“我倒是没有不高兴,可您总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

  乔振liáng呵呵笑道:“准备什么?我只是提议,又不是最终定论,具体的工作还得你们zǔ织部去做”

  孔源心中暗道,乔振liáng啊乔振liáng,不带这么玩儿人的,我是zǔ织部长,你是省委书记,我总不能跟你对着干,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

  乔振liáng道:“老孔啊,咱们认识不少年了,有xiē话我不会瞒着你,我之所以改变决定,是因为我听说了一xiē事,吴明为了在岚山市委书记一职上胜出,之前就来到东江做了不少的工作,据我说知,省常委中也有不少人被他拜访过”

  孔源笑了笑:“有这样的事?”

  乔振liáng点了点头道:“老孔啊,我知道常颂留给你的印象不好,可我们衡量干部的标准应该是客观公正的,不能因为他在你们zǔ织部飙就否定他的全部,你说是不是啊?”

  孔源道:“我对常颂同志个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不过我认为他这种脾气如果带到工作之中很不好”

  乔振liáng微笑道:“和他好好谈一谈,你这个zǔ织部长不但要负责考察选拔干部,还要帮助干部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岚山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少数服从多数,咱们尊重大家的意见”

  孔源真是哭笑不得,少数服从多数?分明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独断专行这xiē话孔源是不敢说出来的,他无奈的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张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洗漱完毕之后,换好衣服出来,才现其他几个哥们dōu在熟睡,别人没他这么好的酒量,也没他这么好的身体素质

  在门口张扬遇到了脸色蜡黄的余川,昨晚余川吐了一夜,这会儿清醒了,整个人也没了力气,他甚至忘记了昨晚自己跟张扬说了什么,无精打采的和张扬打了个招呼,叫苦不迭道:“昨儿我可喝惨了,今天上午还约了客户,全dōu耽误了”

  张扬呵呵笑道:“余哥,dōu是我的不是,昨晚跟你喝得投缘,这一杯一杯的灌下去,耽误了你的大事儿”

  余川心中暗自奇怪,这子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礼貌了,居然叫他余哥?余川笑道:“也没多大事,生意上的事情是不能强求的,的不去旧的不来,说不定以后有大的单子等着我呢”

  张扬道:“回去歇会儿,等吃过中午饭再走”

  余川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了,再喝恐怕我得把命搭在这儿,我还是先回去,对了,你的车好了,要不要我让人送过来?”

  张扬道:“我跟你一起过去”

  来到万里汽修厂,张扬看到自己的皮卡车已经焕然一,余川让人给洗好了车还专门打了蜡,车上的刮痕陷也已经全部修复

  张扬满意的围着车转了一圈,转向余川道:“多少钱?”

  余川笑道:“自己人怎么可能收你的钱”

  张扬道:“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做生意也不容易,我总不能让你白忙活”

  余川道:“真不要,不是我巴结你,就冲着你把我当朋友,这钱我也不能收”

  张扬还准备坚持的时候,听到身后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哟这不是张市长吗?”

  张扬转过身,却见身穿黑色套装的liáng孜出现在他的身后,liáng孜是过来取车的,她的甲壳虫也在万里汽修厂进行保养维护,看到张扬,她主动走了过来,唇角露出xiē许的笑意,可目光却带着一丝愤怒:“张市长,我正想找你呢”

  张扬笑道:“找我有什么事?”其实见到liáng孜他就明白了,自己昨天撞死了一条京巴狗,那狗是liáng德光的,而liáng德光又是liáng孜的大哥

  liáng孜道:“我大哥不懂事,冒犯●了你,我帮他向你道歉”

  张扬听出liáng孜这句话味道不太对,他笑道:“别介啊,其实是我撞死你哥的狗在先”

  liáng孜道:“我哥那人最疼的就是那条狗,这不,狗死了,他也伤心过度病◎lenǐ,wǒbāngtāxiàngnǐdàoqiàn”

  zhāngyángtīngchūliángzīzhèjùhuàwèidàobútàiduì,tāxiàodào:“biéjièā,qíshíshìwǒzhuàngsǐnǐgēdegǒuzàixiān”

  liángzīdào:“wǒgēnàrénzuìténgdejiùshìnàtiáogǒu,zhèbú,gǒusǐle,tāyěshāngxīnguòdùbìng了,说什么dōu要告你,我dōu说了,张市长是自己的朋友,可我哥就是不听,现在已经找人写起诉书,要把你告上法院,你说何必呢?一丁点的事儿,非得搞得大家难做”liáng孜这句话充满了威胁的意思

  张扬笑了起来,他对liáng孜这种女人是看不起的,仗着有个省电力局局长的姐夫,真把自己当成**了,经历了最近一连串的事情,张大官人脾气好了许多,对女人他还是很宽容的,毕竟liáng孜和liáng成龙合作蓝魔方,自己犯不着跟这个女流之辈一般计较张扬道:“他那条狗多少钱,我赔给他就是了,咱们dōu是老朋友了,没必要为了一条狗伤了和气”

  liáng孜听出张扬话里有话,他说的这条狗应该不是死去的京巴,他在拐弯抹角的骂她哥呢

  liáng孜道:“我也是这么说,可我哥那个人脾气特倔,决定的事情,十头牛dōu拉不回来,现在一心想告你,还说你打了他,警方居然还让他出示验伤报告我dōu说张市长不是这种人了,你怎么会跟我哥那种人一般见识”

  张扬笑道:“既然想告就让他告,放心我不会因为他的事情伤了咱们的和气”

  liáng孜道:“我再劝劝他”

  张扬满脸堆笑道:“别劝了,我看你哥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物,让他告去呗,说不定我和他还能不打不成交呢”

  liáng孜也听出来了,人家是在威胁她呢

  【今天八千字完成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