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午餐】(上)


  余川听出两人之间有些不对头,可他也不方便插话,余川不喝酒的时候,头脑清醒得很,早早躲到旁边去了

  梁孜向张扬点了点头:“希望你们能够不打不成交”说完她就取了那辆奶油色的甲壳虫走了
★●
  余川听出两人之间有些不对头,可他也不方便插话,余川不喝酒的时候,头脑清醒得很,早早躲到旁边去了

  梁孜向张扬点了点头
  yúchuāntīngchūliǎngrénzhījiānyǒuxiēbúduìtóu,kětāyěbúfāngbiànchāhuà,yúchuānbúhējiǔdeshíhòu,tóunǎoqīngxǐngdéhěn,zǎozǎoduǒdàopángbiānqùle

  liángzīxiàngzhāngyángdiǎnlediǎntóu:“xīwàngnǐmennénggòubúdǎbúchéngjiāo”shuōwántājiùqǔlenàliàngnǎiyóusèdejiǎkéchóngzǒule

  张大官人望着远去的甲壳虫,一脸的笑意,心中却充满了不屑,梁技,不过是个电力局长的姨子,得瑟什么?

  余川这时候走了过来,低声道:“你别看这个女人,她方方面面的关系很广”

  张扬笑道:“地头蛇?她再牛逼也只是一条母蛇”

  余川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犯不上跟梁孜一般计较,好男不跟女斗嘛他取了自己的皮卡车,离开万里汽修厂,马上就给梁成龙打了个电话,这会儿梁成龙刚醒,正趴在马桶前干呕呢

  张扬把梁孜的事情说了,梁成龙听完,就笑了起来:“没事儿,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梁德光只是一废物点心,无赖一个,平时他们一家人都不待见他”

  张扬道:“梁孜这女人挺嚣▲张啊”

  梁成龙从张扬话里听出他对梁孜的不满,慌忙道:“女人嘛都是那个样子,你别跟她一般计较,这件事我来处理”

  张扬笑道:“我要是真跟她一般计较就不找你了”

  梁成龙道:“现★在哥几个全都在南国山庄躺着呢,你子是罪魁祸,我们加起来也喝不过你一个”

  张扬道:“我也喝多了,不过胜在身体比你们好一些,恢复得kuài你们等着我啊,马上我就回去,陪你们再喝一场,这叫回魂酒”

  梁成龙讨饶道:“让我死,我喝不过你,我躲得起”

  张扬禁不住大笑起来

  …………

  等张扬回到南国山庄果然现所有人都走了,这哥几个都被他给喝怕了,听说张扬中午还要喝,一个个拔腿就跑,谁也禁不起这份折腾

  张大官人忍不住骂道:“还他妈是哥们呢,哥们需要你们的时候一个闪得比一个kuài”

  张扬是个闲不住的人,昨天的那点儿思xiǎng波动说过去就过去,他开始盘算吴明的事情,怎么也不能让这孙子遂了心愿,xiǎng当岚山市委书记,总得兔问过老子再说

  张大官人躺在床上xiǎng阴招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电话是宋怀明家的座机,张扬微微一怔,宋怀明主动给他打电话,不可能啊?转念一xiǎng,这个电话十有**是柳玉莹打来的,张扬接通电话

  他猜得没错,电话果然是柳玉莹打来的,却是柳玉莹怀孕之后感觉身体情况很差,最近脾气变得急躁不安,去医院检查也没有查出什么原因,于是xiǎng起了张扬

  张扬虽然和楚嫣然分手了,可省长夫人那边还是不敢怠慢,他马上表示这就登门去帮她看看

  张扬来到宋怀明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柳玉莹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看到张扬她笑了笑,不过仍然能够看出她笑容下的忧郁

  张扬笑道:“柳阿姨,怎么了?”

  柳玉莹示意他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轻声道:“最近不知怎么了◎,总是心烦意乱的,肚子也常常疼痛,我很担心,是不是这孩子要……”

  张扬示意她将手给自己,为她诊了诊脉,觉柳玉莹脉象的确有些紊乱,低声道:“柳阿姨”你最近休息不好?”

  柳玉莹点了点头●道:“总是失眠,医生说是正常反应,做过声波,胎儿一切都很正常,可我仍然惶惶不安”

  张扬微笑道:“这样,我帮你扎几针,帮助你安定精神,你放心,你没什么病,可能是心理上的负担过重了”

  □柳玉莹道:“我请了病假,已经歇了一个星期了”

  张扬能够看出柳玉莹对这个孩子极为看重,她和宋怀明结婚十多年总算有了这个孩子,内心的激动和压力都可xiǎng而知

  张扬随身带来了金针,让柳玉莹来到客厅做好了,帮助她扎针安神

  柳玉莹闭着眼睛,轻声道:“中午别走了,我让李姐准备了饭菜

  张扬笑道:“不用了,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喝酒”

  柳玉莹道:“整天吃吃喝喝狗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张扬道:“没办法,好不容易来东江一次,一帮哥们都排队等着给我接风洗尘呢”这句话充满了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意思,他那帮哥们都被他给喝跑了

  柳玉莹听他这样说也没有勉强,闭着眼睛,按照张扬的吩咐平缓的呼吸着,过了一会儿感觉到金针垩刺入的地方有些酸胀,又有些热

  张扬道:“柳阿姨,其实你不用背负太大的压力,你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不要时刻xiǎng着自己是省长夫人”

  柳玉莹不禁笑了起来:“别笑我,真的,我这么大年龄做母亲,心中还是相当的忐忑,不知该怎样做”

  张扬道:“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最好,不要考虑别人怎么看怎么xiǎng”

  张扬的这番话说中了柳玉莹的心事,虽然丈夫的态度终于软化,同意她生下这个孩子,可是柳玉莹却意识到他最近并不开心,柳玉莹虽然猜到这件事和近期宋怀明在任途上的不得志有些关系,可她仍然忍不住要多xiǎng

  柳玉莹叹了口气道:“张扬”我生下这个孩子外人会怎么xiǎng?”

  张扬笑道:“省长大人老来得了,人家肯定是羡慕啊估计这位弟弟出生的时候”前来恭喜的人都要把你们家的门槛踏平了”

  柳玉莹被他引得不禁笑了起来,啐道:“胡说八道”

  张扬道:“其实你真的没必要太在意别人的xiǎng法,你和宋省长是合法夫妻,结婚生孩子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会无聊到拿这种事做文章?谁只要敢,我第一个跳出去抽他”

  柳玉莹真正担心的并不是别人怎样说,她是害怕这件事会带给宋怀明的仕途一些影响,在张扬面前,她并不适合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张扬道:“放宽心胸天塌下来还有宋省长顶●着呢”

  柳玉莹笑了笑:“跟你说会儿话,我心里舒服多了”

  张扬道:“nín要是让宋省长给我提个厅级,我每天都过来陪nín说话儿”

  柳玉莹知道他是开玩笑,可还是笑了起来,她从☆张扬说话中已经听出了某种不同,过去张扬总是亲切的称呼宋怀明为宋叔叔,现在规规矩矩的改成了宋省长嗯起张扬和楚嫣然之间的事情,柳玉莹不由得又叹了口气,轻声问道:“最近和嫣然还有联络吗?”

  张扬老老实实回答道:“少了,开始的时候我打电话过去她还陪我说两句,后来再打,她就是一两个字,现在再打几乎就不接了我也不xiǎng打扰她,多给她点空间”

  柳玉莹道:“感情如果长期不去料理,最终也会荒芜的”

  张扬笑道:“料理的太勤也不行”

  柳玉莹带着惋惜道:“真搞不懂你们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多好的一对儿”

  一读到自己的感情问题,张大官人马上就打起了退堂鼓,他收好金针向柳玉莹告辞

  柳玉莹点了点头也没有留他

  ……

  张扬开着皮卡准备离去的时候,看到乔振梁的汽车迎面驶了过来,他慌忙把车停了倒不是张扬xiǎng给省委书垩记打招呼,而是他表达起码的尊敬,依他所xiǎng,乔振梁十有**会扬长而去,不会留意到他的存在可没xiǎng到乔振梁的车在经过皮卡车时停下了,后座的车窗缓缓落下,乔振粱笑眯眯的面孔从里面露了出来他笑道:“张扬啊”

  张扬有些受宠若惊,赶紧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乔书垩记我还以为nín认不出我来呢”

  乔振梁笑道:“整个平海,这样的皮卡车恐怕只有一辆,我xiǎng认不出你都难”

  张扬笑道:“多谢乔书垩记记挂我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乔振梁哈哈大笑,指了指自己家的方向:“来我家吃饭,已经准备好了顺便帮我写一幅字”不等张扬拒绝,他已经把车窗升了上去,让司机开车先走了

  张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省委书垩记话了,他敢不去吗?

  张扬紧随其后来到乔家,等到了地方才知道,乔梦媛和她母亲孟传美都不在

  乔振梁道:“她们去济慈庵念佛去了”

  张扬笑道:“乔书垩记一个人在家啊”

  乔振梁道:“我不喜欢静,一个人吃饭太无趣,还好遇到你了”

  张扬道:“我也不喜欢静,可是我宁愿静都不愿跟领导一起吃饭”他说的是真话,跟领导在一起吃饭太别扭,什么都得注意到,根本放不开

  乔振梁哈哈大笑:“我也不喜欢跟领导一起吃饭”

  两人来到餐厅,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乔振梁因为糖尿病的缘故,饭菜都很清淡,张扬盛了碗mǐ饭,看到乔振粱拿着一个棒子面窝头啃了起来

  张扬道:“乔书垩记吃得这么简朴?”

  乔振梁道:“没办法,糖尿病,医生说吃一碗大mǐ饭就等于吃了一碗白糖,我还得留着身体继续革丵命呢,还是多啃点棒子面窝头好”

  张扬笑道:“糖尿病主要还是调理为主,饮食上注意是应该的,回头我帮乔书垩记开张方子”

  乔振梁知道张扬的医术神奇,他微笑道:“好啊,我一直都xiǎng让你帮我调理调理呢

  张扬道:“除不了根,不过调理适当不会影响到nín的正常工作生活”

  乔振梁道:“那就行了,我也没指望长命百岁,只要健健康康的把党交给我的工作做完,再看着我儿孙满堂就行了”

  张扬笑道:“四世同堂都没问题”

  乔振梁话锋陡然一转:“这次是你送梦嫣回东江来的?”

  张扬虽然早就料到他会问关于乔梦媛的问题,却没有xiǎng到乔振梁问得这么直接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我看到她情绪低落,机心她出事,所以把她连夜送回来了”

  乔振梁道:“谢谢”

  张扬端着碗望着乔书垩记,不知他这句谢谢中究竟包含怎样的意思

  乔振梁道:“许嘉勇死的时候你在场?”

  在乔振梁面前”张扬并不敢做过多的隐瞒,就算自己不说,别人也肯定会将当时的具体情况告诉乔振梁,张扬道:“许嘉勇雇佣郑寿国绑架了我和乔姐,他xiǎng杀死我们”

  乔振梁虽然早就听荣鹏飞说过这件事,此时听到,内心也不禁捏着一把冷汗:“为什么?”

  张扬道:“他认为是我害死了他的父亲,他恨我,所以……”

  乔振梁打断了张扬的话:“我是问他为什么要对付梦媛?”

  张扬抿了抿嘴唇,低声道:“他认为我和梦媛之间有感情,认为梦媛背叛了他,所以他xiǎng报复我们”

  乔振梁道:“你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像他xiǎng象的那样?”

  张扬开始后悔跟着乔书垩记一起过来了,老乔压根不是xiǎng请自己吃饭,也不是xiǎng让他写字,人家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他和乔梦媛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