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大义灭亲】(上)


  张大官人的人缘怀是bú错的,除了章睿融表示想bú干了以外秦白也是一样,秦白道:“市里哪能这样,这bú是卸磨杀驴吗?”

  张大官人听着可bú顺耳,这小勇子说话真是bú中听:“什么叫卸磨杀驴?怎么说话呢?”

  秦白有些bú好意思:“我也就是打一比方,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说这些上级领导凭什么啊?机场工程能够顺利启动还bú是因为你够努力,现在出了问题,马上把你的功láo全都抹杀了,把责任推到你身上,拿你当替罪羊,这事太气人了,你要是bú干,我也bú干了”

  张yáng道:“没意思啊,你一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跟我添什么乱?老老实实呆在这儿工作,别小看这边的治安工作,以后前途无量,等机场建好了,你就是开国元老,机场分局局长少bú了你的”

  秦白道:“我没想当什么局长,当初来这里也是为了换个环境”

  张yáng道:“好好干,别让你姐总为你担心”

  提到了姐姐秦清,秦白顿时bú说话了,他感情上的事情bú但伤害到了自己,也伤害到了家人,至今父亲都bú愿意返回江城,正是因为他的事情,才让父亲前往岚山居住,离开了他热爱的故土,父亲是害怕受到别人的嘲讽,觉着抬bú起头来

  张yáng道:“其实这地球少了谁都照转,无论我是bú是负责机场的工作,你们一样可以顺利圆满的完成建设任务”

  两人说话的时候,谢君绰开着奥拓车来到了他们的面前,谢☆君绰也听说张yáng被免职的事情了,好事bú出门坏事传千里,张yáng因为机场的事情被市里处理已经传得人尽皆知

  谢君绰道:“张市长,我都听说了”我打算联合各个施工方代表一起去市里情愿,我们坚□jun1chāoyětīngshuōzhāngyángbèimiǎnzhídeshìqíngle,hǎoshìbúchūménhuàishìchuánqiānlǐ,zhāngyángyīnwéijīchǎngdeshìqíngbèishìlǐchùlǐyǐjīngchuándérénjìnjiēzhī

  xièjun1chāodào:“zhāngshìzhǎng,wǒdōutīngshuōle”wǒdǎsuànliánhégègèshīgōngfāngdàibiǎoyīqǐqùshìlǐqíngyuàn,wǒmenjiān决bú接受市里对你bú公平的待遇”

  张yáng笑道:“别胡闹,事情已经够乱了,你们又跟着添什么乱?”

  谢君绰道:“bú是添乱,是为你鸣bú平,机场开工至今,你没功láo还有苦láo呢,市里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

  张yáng道:“听我一句劝,当我是朋友,真为我好的话就别搞这些事情,这次整改的确是因我而起,我认账”说完他向秦白笑了笑,又向谢君绰点了点头”转身向bú远处的皮卡丰走去

  秦白和谢君绰望着张yáng的背影,两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同情和bú舍,谢君绰道:“你是他的朋友,为什么bú劝劝他?”

  秦白道:“你也是他的朋友,你劝他有用吗?”

  谢君绰有些bú满的看了秦白一眼,她小声道:“张市长可没把我当成朋友”

  秦白道:“他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够劝得了他,这次他是为江城背了黑锅”

  谢君绰道:“这帮市领导眼睛都是瞎的吗?”

▲  秦白道:“当领导的眼睛平时都是朝上看的”他们很少向下看,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也bú会关心,做事的时候有下面的人去做,出了事情自然有下面的人承担”

  谢君绰道:“看bú出你还懂些为官之道▲▲  秦白道:“当领导的眼睛平时都是朝上看的”他们很少向下看,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也bú会关心,做事的时候有下面的人去做,出了事情自然有下面的人承担”  qínbáidào:“dānglǐngdǎodeyǎnjīngpíngshídōushìcháoshàngkànde”tāmenhěnshǎoxiàngxiàkàn,xiàmiànjiūjìngfāshēngleshíme,tāmenyěbúhuìguānxīn,zuòshìdeshíhòuyǒuxiàmiànderénqùzuò,chūleshìqíngzìrányǒuxiàmiànderénchéngdān”

  xièjun1chāodào:“kànbúchūnǐháidǒngxiēwéiguānzhīdào

  秦白道:“那是当然”

  谢君绰对这位来的所长也听说过一些,她小声道:“听说你姐是岚山副市长?”

  秦白马上警慢起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谢君绰白了他一眼:“切,bú就是有个市长姐姐吗?她又管bú到我,别觉着我要求称办什么事儿”

  秦白被她说了个大红脸……尬道:“我没那意思”

  谢君绰道:“求你个事儿”

  秦白又警惕起来

  谢君绰道:“你们当警*察的都这么警惕吗?好像别人都会变着法子害你似的我是想让你帮我请张市长出来吃饭,他走了,我想为他送送行”

  秦白道:“你又bú是bú认识他,为什么bú自己去说”

  谢君绰道:“我担心他心情bú好,害怕他会拒绝我张市长在任的时候帮了我这么多忙,于情于理我得表示表示,秦所”这个忙你一定得帮”

  秦白想了想,终于道:“好”我试试看”

  ………………………………………………………………………………………………

  免除一切行政职务,代表着张yángbú但要从机场项目中退出来,而且他在丰泽的一切职务也被撸了个干干净净,再次走入丰泽市政府的时候,张大官人也有了一种物似人非的感觉

  张yáng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傅长征正在里面帮着他的东西,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低声道:“张市长”

  张yáng笑道:“我现在已经bú是什么市长了,你也bú是我的秘书”

  傅长征道:“做过一次,永远都是”

  张yáng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等这件事过去,上级给我安排了的工作岗位,你再去给我当秘书”

  傅长征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在丰泽市领导中,孙东强是最早知道张yáng被免职的一个,他对张yáng的遭遇表示同情,他也有些想bú明白,杜天野和张yáng情同手足,他何以会对张yáng下手?难道江城机场的事情真的严重到了要让张yáng出来承担责任的地步?岳父赵洋林对此并没有做太多的评论,只是让他好好做自己的工作,bú要受到别人的影响孙东强当务之急是做好接班的准备,成为丰泽市委书*记将是他仕途上取得飞跃的起点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对他以后的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市委书*记沈庆华也没有感到幸灾乐祸,他在丰泽第一领导人的位置上也呆bú太久了,虽然张yáng和他的关系一直都bú怎么样,可这次张yáng的遭遇却◆让沈庆华有了种免死狐悲的感觉,政治上就是这个样子”无论你之前付出怎样的努力,无论你做了多少事情,可说bú准哪天灾难就会落在你的头上,领导想要追究你责任的时候,你无可推脱沈庆*望嘴墙上的那张丰泽市区地图☆▲默默想着,自己的仕途的要走到尽头了政治上是没有人情可讲的,以张yáng和杜天野的关系都落到如此下场,何况自己?沈庆华想得入神的时候,听到房门被敲响了,张yáng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沈庆华颇感★诧异,张yáng现在的处境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这小子的心理素质真bú是一般

  张yáng微笑道:“沈书*记我是特地来向您告别的”,沈庆华点了点头,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道:“坐”

  张yáng坐了下来

  沈庆华道:“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年轻人受到一些挫折未必是什么坏事,只要从中得到教训,以后还会有机会”,张yáng笑道:“谢沈书*记吉言”

  沈庆华道:“你来丰泽的时间虽然bú长,可还是做了bú少的实事儿,你对丰泽的贡献是bú会被忘记的……”

  张大官人调侃道:“沈书*记,咱能别这么说bú?搞得跟致悼词似的……”

  沈庆华也忍bú住笑了起来:“我母亲的事情我还没有正式向你道过谢”,张yáng道:“举手之láobú必客气沈书*记,其实我过去也有bú少得罪你的地方,bú过我这人向来都是对事bú对人,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沈庆华点了点头道:“过去对你bú了解,可现在对你刚刚了解了一些你就要走了”,张大官人笑道:“沈书*记既然舍bú得我走,要bú我干脆给市里打一报告,请市里把我降级使用得了我还跟着你干”,沈庆华一听心里毛了,丰泽庙小,可容bú下这尊菩萨,他留下来指bú定会怎么折腾呢,沈庆华笑道:“我倒是想把你留下,可市里bú愿意啊”,张yáng在心底骂了一声虚伪,可转念一想自己何尝bú是虚伪呢真要是把他降级留在丰泽,他也bú会愿意说这每话只bú过是逗老沈罢了张yáng道:“沈书*记,我来丰泽的时间bú长可我对这里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许多投资都是我请进来的,我希望在我走后,沈书*记bú要改变当初的政策,要兑现我们的承诺,我们只有表现出诚信,才能留住这些投资,才能让丰泽的经济兴旺发展……”

  沈庆华听到他临行之前仍然关心丰泽,bú禁也有些感动,看来自己过去对张yáng是有很多的偏见,他虽然表面上玩世bú恭,可做事还是很认真很敬业的,沈庆华道:“你放心,我会重点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张yáng起身道:“沈书*记,我走了”,沈庆华起身把张yáng送到门外,这对张yáng来说还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张yáng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市委秘书长齐国远,齐国远看到张yáng向他笑了笑,并没有像过去那样称呼他为张市长或者是小张,齐国远是个明白人,从今天起张yáng已经成为路人,他bú可能继续留在丰泽的政坛之中,对于一个路人,他没有任何必要去多费唇舌

■  人往往就是如此现实张yáng走后,齐国远跟着沈庆华回到了办公室内,他有些好奇道:“沈书*记,他来干什么?”,沈庆华道:“来向我辞行”,齐国远bú禁笑了起来:“有那必要吗?”,沈庆华知道齐国远心中想◇什么,有些bú满的看了他一眼:“男子汉大丈夫无论输赢都要挺起胸膛,我看小张是条汉子……”

  齐国远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伤到了沈书*记敏感的神经,他慌忙解释道:“我也没别的意思,我觉着他肯定心里bú好受,何必勉强自己做这些表面功夫……”

  沈庆华道:“人在位的时候,谁都会做表面功夫,可人一走,茶就凉,一个个马上就撕破了脸皮,谁都懒得去做表面功夫,当孙子当久了的人都盼着当爷的那一天,可有没有想过?没人逼你当孙子?”

  齐国远一张脸涨的通红,沈庆华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可实际上就是把他给骂了进去,齐国远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道:“机场被停建整改,这么大的事情市里当然要追究责任,bú过他和杜书*记的关系这么好,我看用bú了多久,他就会重上岗了”,沈庆华道:“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就好,其他的事情我们bú用去管……”

  ……………………………………………………………………◎…………………………

  江城机场的停建整顿让平海省高层极为重视,乔振梁嘴上说bú问,还是专门为了机场的事情和上头通了几个电话,晚上刚刚回到家,就接到了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的电话,杜天野走向他汇◆报事情的最进展的,通过他的斡旋,上头的联合检查组会在一周内前往江城机场工地进行第二次检查,他有信心通过这次检查,全面恢复江城机场的建设

  乔振梁道:“bú会有什么问题?”,杜天野道:“我征求了几位常委的意见,根据上头提出的十二项整改措施即刻进行了该进,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乔振梁听到这里打断了杜天野的话道:“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处理谁?怎么处理的……”

  杜天野本bú想说这件事,没想到乔书*记竟然会关注这个细节,他咬了咬嘴唇方才道:“经常委会讨论决定,大家一致同意免除张yáng同志机场工地的指挥权,免除他一切行政职务党内职务”

  乔振梁冷bú防来了一句:“都是好样的,大义灭亲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