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大义灭亲】(下)


  第五百一十六章【大义灭亲】xià

  杜天野微微一怔,乔振梁的这句话来得太突然,而且充满le讥讽的味道,他当然能够听得出来,杜天野道:“乔书记……我知道在这件事上我应当承担主yào的责任,可……”乔振梁打断le他的话,低声道:“你对张扬就是太放纵,捧他的是你,摔他的也是你,当领导当成你这幅模样真是没有水准,你好歹也在中纪委干过,眼界怎么这么狭窄?”

  杜天野被乔振梁训得灰头土脸,他低声道:“乔书记,等机场恢复建设之后,我甘愿jiē受任何惩罚”

  乔振梁道:“按照你的处事方法,xià属犯le错就yào把他一撸到底,用不le多久,你就成le光杆司令”

  杜天野没想到乔振梁对张扬的事情那么大的反应,他低声道:“乔书记,yào不,我再和常委们商量一xià,重考虑一xià对他的处理……”凭心而论,杜天野是不愿意这样对待张扬的,可是他有他的苦衷,如果不把张扬从机场工地中踢出来,不给他点苦头,机场面临的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这不是大义灭亲,这是忍痛割爱

  乔振梁道:“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只yào看到结果,别忘le你对我的承诺,尽快解决机场的事情,省重点工程被你们弄成le这幅模样,连我都替你丢人”乔振梁说完就挂上le电话

  女儿乔梦媛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边,将一杯红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乔振梁微笑道:“回来le,和你妈去济慈庵这么□多天,怎么样?有什么见闻?”

  乔梦媛淡淡笑le笑:“只是聊些佛经,你没兴趣的”

  乔振梁点le点头

  乔梦媛看似漫不经心道:“爸,我刚听你提到张扬,他又惹什么麻烦le?”

  乔振梁呵呵笑道:“没多大的事情,你很关心他啊?”

  乔梦媛内心不由得一慌,不过她的表面一如古井不波,她的心理素质一半是性情使然一半是得自遗传,乔梦媛道:“我们是朋友啊,朋友之间表露一些关心有什么奇怪?”

  乔振梁点le点头道:“江城机场工程出le点问题,杜天野把他免职le”

  乔梦媛喔le一声,芳心中不禁产生le一丝忧虑,她知道机场工程对张扬来说极为重yào,现在杜天野把他免职,张扬的心里肯定会很不好受乔梦媛道:“张扬对机场贡献还是很大的,当初是他拉来le这么多的投资,机场启动困难的时候,又是他说服le这么多的承包商,杜天野这么做对他有些不公平?”

  乔振梁道:“江城的事情自有他们自己解决,我不适合过问”这句话等于封住le女儿求助的想法

  乔梦媛眨le眨眼睛道:“爸,我困le,上楼休息”

  乔振梁点le点头,转身看le看窗外,发现天色还没有黑,冲着女儿的背影道:“梦媛,你还没吃晚饭呢”

  乔梦媛摆le摆手道:“不吃le,最近胖le许多,我减肥”

  乔振梁无奈的笑le笑,他的手机又响le,拿起电话,却是省委秘书长阎国tāo打来的,阎国tāo问他吃饭le没有,如果没有请他去家里吃,两家离得不远,也就是百来步,乔振梁起身来到厨房,向里面正在忙活的妻子孟传美道:“传美,国tāo喊咱们过去吃饭”

  孟传美道:“我不去,你自己去”

  乔振梁只能自己去le阎国tāo家里,阎国tāo家只有他一个人在,妻子和儿子都回老家le,阎国tāo烧得一手的好菜,他亲自xià厨烹制le几样小菜,笑道:“乔书记,上午我跟你提过,喊你晚上过来吃饭,可左等你不来,右等你还不来,所以只能打电话过去请le,嫂子她们没一起过来?”

  乔振梁道:“一个念佛一个减肥,我在家里呆着就快营养不良le”

  阎国tāo哈哈大笑,他将炖好的母鸡汤端le上来:“所以我给老领导专门增加一些营养”他打开早已准备好的茅台,给乔振梁倒le一杯,乔振梁平时喝酒不多,自从查出糖尿病,几乎把酒都戒le,可是和阎国tāo这位老部xià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小酌那么几杯

  两杯酒xià肚,阎国tāo方才道:“乔书记,上次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跟您检讨”

  乔振梁笑道:“检讨什么?你说的哪件事情啊?”

  阎国tāo对乔振梁的脾气摸得还算清楚,乔振梁既然不愿意提,他也就没有说的必yào,他本来是想检讨自己为吴明说好话,想影响乔振梁做出最终决定的事情乔振梁当然清楚,只是他不想提

  乔振梁喝酒都是小口小口的抿,酒杯端得虽然很勤,可酒却没xià多少,阎国tāo每次端起杯子肯定yào喝完,他的酒量本来就很不错,而且处于对领导的尊敬,他也不能不喝完

  乔振梁缓缓落xià酒杯道:“今年真是个多事之秋,一件事jiē着一件事我想消停一阵都消停不起来”

  阎国tāo道:“您初到平海,一切都yào从头梳理,事情多也是正常的”

  乔振梁道:“我到任后确定xià来的两大重点工程,如今同时遇到le问题”

  阎国tāo道:“今天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来le,因为您工作日程已经排满le,并没有安排他和您会面”

  乔振梁一边剥虾一边道:“来干什么?还不是想找省里yào钱?政策我给他le,钱还想找我●yào,什么都让我们做le,还yào他这个市委书记做什么?”今天乔振梁明显有些气不顺

  阎国tāo笑le起来:“南锡最近在财政上的确遇到le不少的困难,很多答应的投资都没有到位”

  乔☆振梁道:“徐光然干le这么多年的市委书记,还是有能力的,夏伯达又是顾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他们两个yào经验有经验,yào关系有关系,遇到问题不想着自己解决,首先想到的就是向省里伸手,这就是惰性,我不见”

  阎国tāo道:“深水港项目过去是常凌空在负责”

  乔振梁道:“你是不是在提醒我,不应该把常凌空从这么重yào的岗位上调离?他走le这个摊子加不好收拾?”

  阎国tāo道:“中途换将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尤其是深水港这么大的项目”

  乔振梁道:“常凌空有能力解决目前的资金问题吗?他留在南锡,夏伯达干什么?坐在那里吃闲饭吗?”

  阎国tāo微微一怔,此时他方才明白乔振梁将常凌空调走的用意,顾允知虽然在离休之前将夏伯达提升为南锡市市长,可夏伯达去le南锡之后,他也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市长,在南锡的话语权并不比常务副市长常凌空大,这对注重效率的乔振梁来说,是□一件无法容忍的事情,乔振梁始终认为党政干部yào明确责任,各负其责,徐光然在南锡形成le一个圈子,以夏伯达的资历和能量都无法得其门而入,这绝不是一个好现象,绝对的权力会造成绝对的腐化,乔振梁把常凌空调▲走,表面为le岚山的继续发展,实际上却削弱le南锡徐光然一系的势力,对夏伯达而言是一个机会,夏伯达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证明自己,这也是乔振梁乐于见到的情景

  阎国tāo道:“夏伯达这个人跟随顾书记多年,深谙为官之道,做人八面玲珑,世故圆滑le一些,欠缺独当一面的能力”

  乔振梁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一个从没有得到指挥权的士兵,你怎么就知道他成不le将军?”

  阎国tāo道:“南锡这两年经济发展的度还不如岚山,希望深水港工程能够刺激南锡的经济再度发展,再次成为平海南部地区的领头羊”

  乔振梁道:“几十个亿的工程,做好le对经济是个良性刺激,可做不好,会拖累到整个城市的民生,我这几天都睡不好觉,想yào把这帮投资商牢牢控制住,真是需yào一定的手段啊”

  阎国tāo道:“南锡明年还yào搞省运会,现在的南锡就像一个巨大的工地,到处都是建设,看起来很是红火”

  乔振梁道:“我对南锡的担心甚至多过平海,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并不是无休止的搞建设,前两天我jiē到几封人民来信,都是对南锡搞小商品贸易城提出抗议的,南锡和岚山毗邻,过去岚山一直都是小dd,如今一跃过le南锡这个老大哥,南锡这帮干部的心里肯定很窝火,他们憋着一股劲yào和岚山比一比,良性竞争我不怕,我就怕他们操之过急走入误区”

  阎国tāo道:“乔书记真是深谋远虑啊”他不是奉承,这○句话是由衷而发,没有人知道乔振梁脑子里计划的是什么,他跟随le乔振梁这么多年,仍然搞不清楚他xià一步会做什么?乔振梁的眼界非一般人可比,这和他的出身有关,他从乔老身上遗传来的大局观是别人无法望其项背★■的,阎国tāo一直都这么认为

  乔振梁道:“江城机场又被勒令停建整顿平海的两项重点工程全都遇到le问题”

  阎国tāo道:“听说这次是军委出面……”

  乔振梁怒道:“一个民用机●场,用得着他们插手吗?”

  阎国tāo低声道:“据我说知,这件事的背后有些原因”

  乔振梁道:“不管什么原因,折腾这件事的人格局一定有问题,十二条整改措施,他们早干嘛去le?为什么yào在工程全面展开才拿出整改措施,就算整改,犯得上yào停建吗?这么多人,这么多项目,停一天损失多少?乱弹琴,”

  阎国tāo理解乔书记的愤怒,他笑道:“这件事应该只是暂时的当初机场能这么快批xià来,杜天野的关系起到le相当的作用,我想他有能力解决这件事”

  乔振梁冷笑道:“我真希望这件事能够复杂一点,希望江城机场真的存在很多问题,可解决这件事的方法,就是把张扬那小子给踢出局,滑天xià之大稽,可笑,可笑到le极点,这张整改通知到底是谁xià的,我一定yào搞清楚,为le一个混小子,费这么大的周折,至于吗?”

  阎国tāo道:“乔书记难道没听说张扬不久前在京城闯军区大院的事情?”

  乔振梁道:“他有毛病,可现在看来,很多人的毛病比他大”

  阎国tāo忽然发现乔书记对张扬颇为回护,这让他开始佩服张扬的好运,不知这小子走le什么狗屎运,落难之时总有贵人相助,阎国tāo低声提醒道:“乔书记,张扬这个年轻人有些能力,不过他搅事的能力强”

  乔振梁微笑道:“咱们这些当领导的应该做什么?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他不是能搅和吗?就把他派到应该搅和的地方”

  阎国tāo没想到张扬一个副处级干部竟然引起le乔振梁这么大的关注,他好奇的问道:“乔书记,你打算过问他的事情?”

  乔振梁没有直jiē回答阎国tāo的问题,他低声道:“杜天野还是年轻,看不清问题的实质,有些立场是必须yào坚持的,你只yào低一次头,别人就会认为你好欺负,xià次说不定会提出加过分的yào求,所谓的大局观绝不是盲目服从,必须yào有所坚持,轻易的让步绝不会获得别人的尊重”

  【八千字,求凌晨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