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心知肚明】(下)


  第五百yī十七章【心知肚明】下

  杜天野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放了他?”

  徐彪道:“张扬留在江城只有两种可能,yī种是憋屈病了,还有yī种是憋不住爆发出来,瞧他那副身板儿□★
  第五百yī十七章【心知肚明】下

  杜天野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放了他?”

  徐彪道:“张扬留在江城只有两种可能,yī种是憋屈
  dìwǔbǎiyīshíqīzhāng【xīnzhīdùmíng】xià

  dùtiānyědào:“nǐdeyìsīshì……ràngwǒfàngletā?”

  xúbiāodào:“zhāngyángliúzàijiāngchéngzhīyǒuliǎngzhǒngkěnéng,yīzhǒngshìbiēqūbìngle,háiyǒuyīzhǒngshìbiēbúzhùbàofāchūlái,qiáotānàfùshēnbǎnér,前者的可能微乎其微,后者的可能很大,真要是再闹出什么事,谁都不好收场”徐彪这句话可不是危言耸听,张扬的脾气他最清楚不过

  杜天野叹了口气,他低声道:“让我想想,再让我好好想想”

  徐彪离去之后,杜天野yī个人坐在办公室内,他从hé张扬结识开始回忆着,想起张扬对自己的帮助,想起自己在四面楚歌身陷囹圄的时候,正是张扬挺身而出,不惜为他只身犯险力挽狂澜,杜天野感到yī种说不出的惭愧他拿起了电话,想给张扬打过去,可中途又挂上,犹豫了好yī会儿,还是先打给了苏xiǎo红,低声道:“晚上帮我请张扬出来吃饭,南湖农家菜别说是我”

  傍晚的时候,张扬如约来到南湖农家菜,他看到了苏xiǎo红的那辆奥迪车,将皮卡车hé奥迪并排停好了,苏xiǎo红站在船头,向他招了招手道:“快上来,就等你到了”

  张扬笑了笑,来到岸边yī个箭步就窜了上去,落在船头之上,船身被他震得yī晃,苏xiǎo红哎呦yī声慌忙抓住船身,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这厮存心的

  苏xiǎo红骂道:“这么大人了还这么调皮,信不信我把你给踢到水里喂了王八”

  张扬此时已经看到坐在船舱里的杜天野,他的笑容依然不变,向苏xiǎo红道:“里面还藏着yī条大鱼呢”

  苏xiǎo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扬的事情她多少听说了yī些,不过作为yī个局外人来说她并不适合过问,杜天野既然开口了,她只能勉为★其难的充当这个hé事老的角色

  杜天野起身走了出来,望着张扬,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笑意,低声道:“是我请你吃饭”

  张扬没好气道:“你请我吃饭不会自己打电话?”

  杜天野道:“我怕◆▲请不动你”

  张扬哈哈笑道:“你杜书记请客我敢不来吗?”

  苏xiǎo红怕他们两人又呛起来,慌忙道:“开船了,咱们在湖里吃饭”

  xiǎo方桌摆在甲板之上,夕阳西下,整个南湖被○◇晚霞映照的红彤彤的,苏xiǎo红点了不少的特色菜,还把她家窖藏的美酒带来了yī坛

  杜天野拍开泥封,在xiǎo黑碗内倒满酒,低声道:“给你送行”

  张扬没说话,端起xiǎo黑碗,目光h■é杜天野相遇在yī起,他知道杜天野想说什么

  杜天野此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在机场的事情上,他的确愧对张扬,可是他没有其他的选择,机场建设是平海五年重点工程,是江城未来城市发展的重中之重,他必▲须有所放弃,不过这次牺牲的是他最好的朋友

  张扬道:“干杯”说完将xiǎo黑碗中的酒yī饮而尽

  杜天野也喝完了那碗酒,低声道:“其实你可以留下”斟酌再三,杜天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他从●没有想过对张扬要永不录用,只是想过了这阵子,等风头过去,再给张扬安排yī个合适的位置,可事情的发展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张扬道:“老在yī个地方呆,我厌了”

  苏xiǎo红还不知道张扬要走的消息,听他们这样说,显得颇为诧异

  杜天野道:“人在官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

  张扬微笑道:“我明白,其实这次机场的事情我是咎由自取,我没怪你”

  杜天野道:“可你那天分明在怪我”

  张扬笑了起来:“我那天是故意表现出生气的样子,没理由你说把我拿下就拿下,连yī句挽留的话都不说,你是我领导不假,可过去,我yī直都把你当成我的老大哥,我的好朋友”

  杜天野面露愧色,他真挚道:“我仍然是你的老大哥,好朋友,永远都是”

  张扬为杜天野把酒倒上,然后给自己满上,低声道:“其实你bǐ我应该明白yī个道理”

  杜天野望着他,等着张扬下面的话

  张扬道:“身在官场就不该有朋友”

  杜天野抿了口酒,默默体味着,品味着酒,也品味着张扬的这句话

  张扬道:“过去我始终认为真正的朋友之间不该有太多的经济牵扯,可现在发现,政治上的牵扯其实bǐ经济加可怕,政治利益会让朋友变成仇人,也会把仇人变成朋友”

  杜天野道:“机场工程对江城很重要,我不得不这样做”

  张扬微笑道:“我理解,所以,我并没有真生你的气”

  “我们还是朋友吗?”

  张扬反问道:“你觉着我又没有错?”

  杜天野愣了yī下,然后缓缓摇了摇头道:“你没错”

  张扬端起酒碗hé杜天野碰了碰道:“我们还是朋友冲着你刚才挽留我的那句话,你还是我朋友”

  杜天野道:“我没想过你会走”

  张扬道:“我也没想过,yī切来得很突然,可是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如果我继续留在江城,你的工作仍然无法顺利开展,我们之间还会有矛盾”

  杜天野道:“你帮了我很多,我真的想你留下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只要我留在江城,还会有麻烦找到我,还会有人给你压力,这种刀时刻悬在脖子上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我想得很明白●,我要离开江城,给自己yī个重开始的机会”

  杜天野道:“真没生我的气?”

  张扬笑道:“如果我们两人换个位置,可能我也会做出hé你同样的决定,说不定bǐ你还过分”

  杜天野哑■然失笑

  苏xiǎo红hé张扬喝酒的时候,终于有了问话的机会,她轻声道:“张扬,你真的要走?”

  张扬点了点头道:“南锡,市体委主任周大年生病了,夏市长请我过去帮忙”

  杜天野道:“体委倒是yī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苏xiǎo红充满失落道:“为什么要走呢?这边那么多的亲人朋友你扔的下?”

  张扬道:“树挪死人挪活,现在我是个犯了错误的干部,留在江城只有闭门思过的份儿,还不如去南锡好好干点事情”

  杜天野道:“到哪儿都yī样,只要在体制中就得受到规章制度的约束”

  张扬道:“放心,这次机场的事情让我明白了不少,我不会在同yī个地方栽倒两次,这次去南锡,我yī定尽量低调,能不招惹麻烦yī定不会去主动招惹”

  杜天野还没有说话,苏xiǎo红却不能置信道:“可能吗?”

  杜天野道:“听说夏市长要帮你解决正处的事情?”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他倒是这么说过,我现在对官职已经看得很淡了,只要有事可做就行,什么正处副处,我也没看在眼里”

  几杯酒下肚之后,杜天野居然有了几分醉意,他低声道:“张扬,好好干,以后机会合适,再调回来”杜天野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对张扬始终抱有yī份歉疚

  张大官人并没有想得那么长远,在江城呆了这么久,他第yī次有了离开江城的强烈**,他没有成熟,杜天野也hé他yī样,他们两个就像两个没有成熟的孩子,相互扶持,相互依靠,可时势已经不容许他们继续下去,政治上的压力迫使杜天野必须要做出抉择做出放弃,而张扬虽然甘愿牺牲,可是他却无法容忍长久的牺牲下去,他们之间必须要面临单飞的yī天

  张扬越来越发现,政治上的任何关系都不可靠,在体制范畴内,任何的关系都是建立在政治利益的基础上,因政治需求的不同而发展出种种的关系,因为秦萌萌的事情,他得罪了秦家,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面临今天的窘境

  张扬的坦然让杜天野感到惊奇,杜天野发现张扬忽然就成熟了许多,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又或是张扬因为机场的事情hé他之间已经产生了无形的隔阂?

  张扬在九点多钟●告辞离去,杜天野上了苏xiǎo红的汽车,他没有说话,在夜色中静静看着皮卡车远去的尾灯

  苏xiǎo红望着杜天野,芳心中忽然生出yī种说不出的怜惜,她伸出手,xiǎo心地覆盖在杜天野的手背之上,☆杜天野反转手掌,将苏xiǎo红的纤手握在掌心,他的内心无bǐ孤独,握住苏xiǎo红温软的xiǎo手,他感觉到yī丝安慰,他低声道:“我很难过……”

  苏xiǎo红点了点头,她歪过螓首枕在杜天野宽阔的肩头,xiǎo声道:“张扬的胸襟很宽,不会因为这件事记恨你”

  “我知道,可是……”杜天野感觉内心中yī阵刺痛,他调整了yī下呼吸的频率:“我不想失去yī个这样的朋友”

  苏xiǎo红望着杜天野的眼睛,柔声道:“人活在世上,就要不停的面临选择,无论你情不情愿,你处在这个位置上,就不能只凭着个人的意气用事,你要照顾到整个江城的利益,这么简单的道理,我都能够想到,张扬也yī定会明★白”

  杜天野忽然展开臂膀紧紧将苏xiǎo红搂在怀中,苏xiǎo红内心深处想要抗拒,可是她并没有做出任何抗拒的动作,她沉浸在杜天野充满男子气息的怀抱中,她yī直活得很孤独,而杜天野hé她yī样○,两个孤独的人紧紧拥抱在yī起……

  回到家中,张扬靠在沙发上,想起晚上杜天野hé他的对话,他明白杜天野想表达什么,如果他留下,杜天野肯定会想尽办法来补偿他,不过张扬已经把事情想得很清楚,正是他的存在才让机场建设遇到了麻烦,他的存在已经触及到杜天野的政治利益,作为朋友,他不想杜天野难做,就算是为自己考虑,他勉强留在江城,也没有太多发展的余地,剩下的只有离开

  张扬把自己决定前往南锡的消息告诉了秦清,此时的秦清仍然没有睡,听说这件事之后,秦清也显得颇为诧异,她并没有想到张扬的事情这么快就得到了解决,就在刚才她还考虑是不是帮情郎渡过难关,把他调来岚山工作,想不到南锡市市长夏伯达已经捷足先登了

  秦清笑道:“我早就说过,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这么年轻,又有能力,别人都看在眼里,放着你这种干部不用,是yī种政治资源的浪费,是国家的损失”

  张扬知道秦清想逗自己高兴,他笑道:“等我去了南锡,咱们离得就近了,以后我的资源就不愁浪费了”

  秦清yī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轻声道:“夏伯达这次帮你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

  张扬道:“我也正考虑这件事呢,我hé他的交情yī般,什么年轻有能力这都不是理由,体制内遇到年轻有能力的干部,踩都来不及呢,哪还顾得上提拔?”

  秦清道:“难道是顾书记出手帮忙?”

  张扬低声道:“我也这么想,可是这件事又不方便问”

  秦清笑道:“你啊,还是别问了,如果别人帮了你真的想让你知道,早就说了,既然不愿说就证明人家不想让你知道,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调整yī下,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来迎接崭的工作”

☆  张扬道:“哪有这么快,单单是调动手续就得办理yī阵子”

  秦清道:“反正事情是往好的yī面在发展的,你要从这次的事情中吸取经验,在这个社会,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今晚就这些了,求◎推荐票,评价票,都是不花钱的,多多益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