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代沟】(下)


  第五百一十八章【代沟】下

  袁立波道:“这种时候,我开口求他办事是不是有点不好?”

  袁立刚道:“想想你的那笔贷款,老爷子不愿帮你开口求人,你自己不想办法,只怕用不了几天银行●就催债上门了”

  袁立波点了点头,拿起手机正准备拨出去,可中途又改变了主意,低声道:“要不,咱们请他吃顿饭,就说为他送行”

  袁立刚道:“好啊,刚好把姜亮他们一起请过去”袁立刚最近脑子○突然开了窍,他意识到仅仅依靠父亲是不行的,有些关系必须要依靠自己亲力亲为,只有羽翼不断地壮大,有一天才能够离开父亲的扶持正式单飞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人是真正的傻子,袁立刚早就看出zhāng扬和他们兄弟两人讲和一定抱有目的,可他并不知道zhāng扬的目的何在,后来弟弟和许嘉勇反目他才明白,zhāng扬是要利用弟弟对付许嘉勇,而最后许嘉勇的下chǎng让袁立刚不寒而栗,他并不知道zhāng扬在其中筹划了什么,可他相信许嘉勇一定是死在zhāng扬的手里,弟弟在不知不觉中充当了帮凶的角色,以许嘉勇的能量都以这样的凄惨结局收chǎng,他们兄弟俩又怎敢跟zhāng扬斗下去?

  袁立刚知道父亲对zhāng扬的反感,可是这并不妨碍他转变态度,在袁立刚看来,父亲老了,最终会被时代所淘汰,zhāng扬、杜天野、荣鹏飞这些人才是主宰时代的人物,他想要展,就必须融入人家的圈子,也许这就是代沟两代人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处理问题的方式自然不会一样

  袁立波没有大哥想得这么多,不过他清楚一件事,zhāng扬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和这种人做朋友,他能够活得舒fú一些给zhāng扬送行是个不错的借口,袁立波于是打了这个电话

  凑巧的是,他的这个电话正是zhāng扬开机后接到的第一个电话

  袁立波道:“zhāng市长,听说你要调zǒu了,今晚有没有空,我想设宴为你送行”

  接到袁立波的这个电话,zhāng扬多少还是有些感动的,无论他是否升职,在平海体制内,在江城多数人的眼中,他这次的离去都是政治上的一次挫败,人在得意的时候身边不乏追随者和奉承者,可在失意的时候别人唯恐避之不及,当然也有很多真正的朋友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改变对他的态度,但是在普通关系中,袁立波还是第一个主动给他送行的

  自从常凌峰说过把敌人变成朋友之后,袁立波兄弟俩应该是zhāng大官人试验成功的典范,zhāng扬没有拒绝,很愉快的答应了袁立波的邀请他让袁立波把姜亮、杜宇峰、秦白那帮人全都叫上,如果一个一个的给他送行,zhāng扬也没那么多精力,把所有想给他送行的人集合起来,一次性解决,这是zhāng大官人的惯用作风

  请客的地点定在鱼米之乡,这也是zhāng扬指定的,袁立波兄弟俩早早的到了,将水晶阁包下,让他们意外的是,这次不但姜亮那帮人都到了,连江城市常委、公安局长荣鹏飞也到了,荣鹏飞是听姜亮说今晚给zhāng扬送行,所以也推掉了其他事一起过来

  袁立刚看到荣鹏飞下车,大步就奔了过去,热情洋溢道:“荣局长,您也来了”

  荣鹏飞哈哈笑道:“我是不请自来,你不会不欢迎我□?”

  袁立刚慌忙道:“平时我想请荣局都请不来呢,欢迎欢迎,欢迎之至”

  此时zhāng扬开着皮卡车也来到了酒店停车chǎng,荣鹏飞笑道:“今天他才是主角”荣鹏飞这句话是在提醒袁立刚◇,别忘记了今晚的主宾是谁?他可不想抢去zhāng扬的风头

  zhāng扬也没有想到荣鹏飞会过来,他笑着zǒu过来跟荣鹏飞握了握手:“荣局,你不会是特地过来蹭饭的?”

  荣鹏飞笑道:“我知道你没时间,我也没时间,听说他们给你送行,我跟着凑个热闹,你要是不欢迎,我现在就zǒu”

  zhāng扬道:“能让公安局长给我当**,我开心都来不及,今儿说好了,酒桌上不准打官腔,不准以官威压人”

  袁立刚一旁听着,心中暗叹,放眼江城体制内,敢对荣鹏飞这么说话的真是没几个

  牛文强和赵伟也先后赶来了,他俩是zhāng扬亲自通知的

  袁立刚兄弟俩把所有人请到水晶阁,★听说zhāng扬来了,经理苏强也过来相jiàn,苏强道:“今晚算我请,给zhāng市长送行”

  袁立波可不乐意,马上道:“不成,今晚是我做东,谁都别跟我抢”

  zhāng扬微笑道:“谁●请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伙能聚在一起乐呵,我是去南锡上任,又不是一去不回,以后少不得回来骚扰你们,你们谁都别争别抢,送行咱们就凑今晚一顿,接风的时候再轮流来,行不行?”

  一群人都笑道:“行”

  在众人的坚持下,zhāng扬在位上坐了,公安局长荣鹏飞挨着他坐了,其他人依次落座袁立波专门带来了两箱茅台,明眼人一看就是政府内贡,肯定是他老爷子的招待用酒,这个圈子里混永远都是看破不点破

  荣鹏飞虽然不想抢去zhāng扬的风头,可是他的出现毕竟要分薄zhāng扬的主角光环,正是因为他的存在,多半人不敢放开自己zhāng扬不同,过去他怎样现在还是怎样,人活在世上总得有真实的一面□,任何时候都要戴上面具,太累真他**累

  荣鹏飞既然来了,也没想戴上太多的面具,他没想过要拿捏出所谓的官味儿,但那是对zhāng扬在别人心里,荣鹏飞的出现本身就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力

  袁○立波袁立刚兄弟俩表现的很拘谨,虽然他们是这chǎng送行宴的起者,他们也很想融入这个圈子,原本也做好了准备,可是荣鹏飞的出现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荣鹏飞端起酒杯,笑着倡议道:“咱们今晚的主题是给zhāng扬送行,今晚所有人都要敞开了喝,拿出诚意来喝,不醉不归”

  zhāng扬笑道:“我听出来了,荣局你这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千万别玩车轮战,要喝,咱们就同端”

  荣鹏飞笑道:“zh☆āng同志的警惕性越来越高了”

  zhāng扬叹了口气道:“吃一堑长一智,我现在都背井离乡了,警惕性不高还不得配边关啊”

  荣鹏飞哈哈大笑起来,在chǎng的人这么多也只有他一个人在笑▲,其他人不敢笑,总觉着zhāng扬的这句话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悲怆味道,荣鹏飞道:“体制内如果一个人永远都呆在一个地方,证明这个人没有展,没有展就意味着没有前途树挪死人挪活,现在觉着是天大的事儿,一旦zǒu出去,回头再看看,就会觉得只不过是鸡毛蒜皮的事儿,过眼云烟罢了”

  zhāng大官人奉承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荣局,您不该当公安局长,您应该当教育部长,您就是时代的思想家”

  姜亮附和道:“我看也是,荣局每句话都人深省,不过道理我们都懂,可做不到这境界”

  zhāng扬笑道:“马屁,绝对是马屁,荣局,其实当官真不容易,当老百姓的时候,能够呼吸到鲜空气,可当了官,呼吸的空气中就混杂了马屁,当的官越大,空气中马屁的成分就越多,对身体的危害就越大”他说话从来都没有太多顾忌,虽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玩笑的话还是zhāng嘴就来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所以,当官是个风险性很高的职业,整天被马屁包围着,连呼吸口清的空气都难”

  姜亮被两人一唱一和说得有些尴尬了:“我说荣局、zhāng市长,不带这么糟践人的”

  荣鹏飞道:“没说你,其实你周围的空气也不清,人活在世上挺累的,可做官也累”

  zhāng扬道:“风险无处不在”

  牛文强听着他俩你一句我一句,好不容易才插进去一句话:“照你们这么说,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没活路了我倒是想呼吸点空气,不鲜无所谓,马屁成分多不多无所谓,只要有空气,我就不会憋死,可空气也是有数的,放眼神州大地,全都是带马屁的空气,都让你们当官的吸zǒu了,我们不得活活憋死啊”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不过笑声中都明显带着勉强的成分

  【回来晚了,这章三千,欠的一千字明天补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