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新鲜空气】(上)


  牛文强道:“我拍马屁被憋死我认了,可人家没拍马屁被憋死了岂不是冤枉,这年月当个平头老百姓咋就那么难呢,想呼吸口自由清的空气都成了一种奢望

  姜亮笑骂道:“打住打住,你小子再发泄对社会◎的不满,小心我把你当成现行反革命抓进去”

  牛文强道:“别蒙我,现在都言论自由了”

  荣鹏飞微微笑了笑,他向张扬道:“听说是南锡市体委主任,正处了啊”

  张扬道:“调令上是体委◆主任,正处的事情还没提”

  杜宇峰道:“哪有市体委主任不是正处的?恭喜啊”

  张扬笑了笑,组织部长徐彪已经跟他透露过,这次他的正处是十拿九稳的事情,说来有些奇怪,过去张扬一直将正处当成为之奋斗的目标,可当正处真的近在眼前,就要变成现实的时候,张大官人忽然感觉到,其实也没什么分别张扬道:“说实话,真要走了,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沉默了下去

  张扬端起酒杯道:“我这人不喜欢送别,今儿大家的送别是为了以后的重逢,咱们千万别煽情,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多了去了,这杯酒谢谢大家心里有我,把我当成朋友,这份情谊,我记下了”张扬一仰脖将那杯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荣鹏飞赞道:“好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牛文强道:“咱们也喝,愿咱们革命友谊万年存”

  赵伟笑道:“干”

  大家同时干了这杯酒,接下来就开始轮番敬酒了,张扬虽然打过预防针,不要搞车轮战,可大家的心情都摆在那里,每个人都敬了张扬两杯,好在张大官人海量,喝了这么多仍然清醒得很

  荣鹏飞也知道自己的存在让多数人感到拘束,他是最早告辞的一个,张扬也没强留,送他来到酒店门外,荣鹏飞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什么话都不多说了,总ér言之,这次去南锡是好事儿,只有换个角度看问题,你的政治觉悟才能提高”

  张扬道:“我这心里没底啊,到了南锡,就找不到你这么好的公安局长罩我了”

  荣鹏飞笑道:“你小子少蒙我,南锡公安局张德放是你的死党”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荣局到底是干刑侦的,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荣鹏飞道:“说起来你还是张德放的贵人呢,没有你,他没这么快获得提升”

  张扬道:“他不是副局吗?”

  荣鹏飞道:“现在暂时代理局长的职务,实jì上就是行使局长的权力”

  张扬想了想,如果不●是自己搞掉了唐兴生,张德放哪有那么好命,自己送他的这份人情的确不轻

  荣鹏飞走后,张扬转向返回了酒店,在大堂处遇到了苏强,苏强道:“张市长,我吩咐厨子给你们安排了几道野味,回头尝尝”

 ◇ 张扬笑道:“用不着这么隆重,对了,以后别叫我张市长,我被免职了”

  苏强道:“副处变成正处,是升职啊”

  张扬笑了笑,转身向包间走去

  荣鹏飞走后,这帮人就明显放开了起来,一个个轮番向张扬敬酒,说话也是越来越大声,一直没怎么敢说话的袁立波兄弟俩,话也明显多了

  不过这帮人虽然围着给张扬敬酒,第一个倒下的也不是张扬,赵伟首先喝多了,然后是牛文强袁立波舌头也直了,有了■七分酒意,心里自然存不住事儿,把李长宇将他的车队清理出机场的事情说了

  张扬不知道这件事,当初安排袁立波去机场承包运输的是他,这也是为了还袁立波的人情,没想到自己刚走,李长宇就把他给赶出来了,▲张扬虽然不想再管机场的事情,可袁立波的不吐不快毕竟是他一手安排的他还是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据他所知十二项整顿中并不包括袁立波的车队在内

  李长宇接手机场之所以将袁立波清出去,是害怕别人说三道四,因为不少人都将袁副市长的儿子承包机场运输的事情捅了上来,现在正值敏感时期,李长宇不想节外生枝,干脆将袁立波的车队清场他也没想到张扬会为袁立波说情,李长宇答应的也很干脆

  张扬把结果告诉了袁立■波,袁立波听说事情已经搞定了,整个人激动地不行,抓住张扬的手臂不停摇晃着:“张扬,你够意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但凡有用得着我袁立波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袁立波的事●■波,袁立波听说事情已经搞定了,整个人激动地不行,抓住张扬的手臂不停摇晃着:“张扬,你够意思,你这个朋bō,yuánlìbōtīngshuōshìqíngyǐjīnggǎodìngle,zhěnggèrénjīdòngdìbúháng,zhuāzhùzhāngyángdeshǒubìbútíngyáohuǎngzhe:“zhāngyáng,nǐgòuyìsī,nǐzhègèpéngyǒuwǒjiāodìngle,yǐhòudànfányǒuyòngdézhewǒyuánlìbōdedìfāng,wǒyīdìngjiéjìnquánlì”

  zhāngyángxiàozhediǎnlediǎntóu,yuánlìbōdeshì情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常凌峰说的没错,有些仇隙根本没有必要加深,化敌为友,对自己,对他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张扬接到调令的当天就离开了满城,他并不喜欢送别的场面,对他ér言这次离开江城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上午出发,当天的黄昏已经抵达了南锡,张扬并没有在市区停留,直接去了锦湾,来此之前,他和秦清约好在锦湾的辅明书院相会

  秦清站在锦湾的榕树下,静静眺望着张扬缓步走来,虽然经历了这场☆政治风雨,张大官人的身板依旧挺拔,脚步依然矫健秦清露出会心的笑容,张扬的坚韧不拔不屈不挠恰恰是最吸引她的地方之一

  张扬来到秦清对面,望着秦清,秦清藏在mò镜后的明眸柔情脉脉的望着张扬,轻声道★:“累不累?”

  张扬道:“不累,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短短的时间内,夜色已经悄然笼罩了锦湾,秦清伸出手,挽住张扬的手臂,深秋的天气已经很凉,锦湾的空气又是潮湿的,这种湿冷的空气很快驱散了游人,白日里热门喧嚣的锦湾忽然变得清静了许多

  还是那次的酒馆,两人依河ér坐,河水随着天色已经演绎出深蓝的色彩,岸边的乌柏、红枫,在夜色中是燃烧的火焰,多少给深秋的这个夜晚增添了几分暖意

  几道小菜,一个炭锅,秦清为张扬在青花瓷酒杯中倒满美酒,轻声道:“知道你来南锡,最开心的是我”

  张扬笑了,露出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他端起酒杯道:“如果我去岚山,你会不会开心?”

  秦清没说话,除下mò镜,一双秋水般的明眸深情凝望着张扬:“你不在我身边,我想你,你在我身边,我仍然想你”

  张大官人被秦副市长这情义绵绵的话儿引得心中一荡,双腿把秦清的一条美腿给紧紧夹住了,悄然厮磨

  秦清道:“心情好些了吗?”

  张扬笑了笑道:“身在体制中,受到点挫折是难免的,只不过是一件小事,休想把我打垮”

  秦清抿了口酒,轻声说:“江城机场的十二项整改通知我也有所了解,应该是军方绕过省里直接下达的命令,这十二项整改通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他们真正的用意是在给江城市领导以压力,最终的指向是你”秦清对问题看得很清楚

  张扬笑道:“在我前来南锡之前,江城机场已经全面复工了,我得罪了人,正是国为我的存在才连累了机场项目,我走了,事情自然迎刃ér解”

  他喝了一杯酒,带着一股自我嘲讽的语气

  秦清道:“无论是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这个人的格局都有问题就算和你有私怨,也不应该置国家的利益于不顾,这就是一种公报私仇的行径”

  张扬道:“一定是秦家”

  秦清对张扬和秦鸿江一家的恩怨也有所耳闻,不过具体的细节她并不清楚,一直以来她也没有问过,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有权力保留心中的私密,即使亲近如他们秦清道:“离开江城,是不是意味着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

  张扬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我本以为这次会赋闲很长时间,却没有想到夏市长会这么快给我打电话”

  秦清道:“夏市长敢启用你,是不是因为顾书记帮忙说了话?”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过这件事很有可能”

  “你没有问过?”

  张扬道:“佳彤对这件事并不知情,我也不方便去问顾书记,他做人的风格一向如此,多次表示退下来就不想干涉政治上的事情,如果真的是他,他也不会承认”

  秦清道:“夏伯达来到南锡之后表现的一直都很低调,可以说常务副市长常凌空都比他露锋芒,这次为了你的事情一定会面临许多压力”

  张扬道:“这也正是我最奇怪的地方,我和他的交情真的很普通,他没必要为了我的事情付出这么多”

  秦清笑道:“管他呢,重要的是你没事”

  张扬道:“岚山和南锡是兄弟城市,秦市长对我有没有什么建议?”

  秦清道:“做好本职工作,南锡最近的情况并不好,深水港的资金出现了问题,两大投资商何长安和加坡星月集团的资金都迟迟没有到位,现在南锡的一帮市领导都在想办法明年十月份南锡要召开第十二届平海省运动会,眼看年底了,大多数场馆的建设都没有完成,在这个关键时刻,主要负责人常凌空又调任岚山,对南锡的领导层来说,今明两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张扬道:“体育场馆建设跟我有关吗?”

  秦清微笑道:“我专门了解了一下,南锡市体委只是筹建成员,在工程的具体建设中并没有参与太多,体委工作还是很清闲的,主要是抓体育运动,争取明年省运会能够拿出好成绩,其他的事情和你的关系并不大”

  张扬道:“那样最好,我现在就像清闲无事的混一阵子,越清闲越好”

  秦清道:“你不怕别人说你不作为啊?”

  张扬道:“这年头,做的事情越多毛病也就越多,越是什么事都不干,反ér不会出事”

  秦清道:“我总觉着你来南锡很难清闲自在”

  “何以见得?”

  秦清道:“体制中多数人都无法放下权力和官位,夏伯达把你请到南锡,肯定是有目的的,我不相信他只想帮你解脱困境,让你逍遥自在的当一个体委主任”

  张扬道:“我可没说,就是很奇怪,他为什么要把你请★来南锡”

  张扬端起酒杯把杯中酒喝完,然后故作深沉的闭上眼睛,低声道:“争来斗去的,我累了,他们爱怎么争就怎么争,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秦清道:“你不是常说与人斗其乐无穷吗?以你的性子◆,越是热门越喜欢往上凑,只怕别人不喊你,你也要跟着掺和”秦清对张扬的性格十分的清楚,知道他现在表现出的低调只不过是短时间仕途低潮带来的并发症,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好了伤疤忘了疼,积极ér高调的参与到全的政治斗争中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