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明日之星】(下)


  第五百二十一章【明日之星】下

  张德放把话题引到张扬的身上:“长治久安也要靠大家,希望张主任的到来能够提升全民身体素质,这样cái能有力的和犯罪分子作斗争”

  张扬笑道:“张局在推卸责任啊当今的社会最重要的就shì秩序,只有一个良好的秩序cái能保证广大市民安心生活,有了你们的保障,运动员cái能够好的投入训练中去,cái能够取得好的成绩”

  张德放笑着和张扬碰了□碰酒杯,两人又干了一杯,梁成龙也和张扬干了两杯

  段金龙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shì滋味,这位来的体委主任几乎来者不拒,谁跟他喝他都把酒喝干,可到了自己这儿却只shì沾了沾嘴唇,这不shì摆明看□不起他吗?段金龙在南锡还shì很有实力的,他能和张德放打成一片,证明他有一定的社交能力,今晚张德放设宴,肯定shì段金龙买单,他之所以过来参加晚宴,shì给张德放面子,而不shì真的想要迎接这位来的体委主任,张扬的名字他听说过,仅限于宋省长的前未来女婿,段金龙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一些不悦不过当着张德放的面他也不会轻易作,段金龙再次端起酒杯找上了张扬,他shì想把刚cái的面子找回来,只要张扬这次喝干了,他等于把面子圆回来了

  段金龙道:“张主任,咱们再来一杯”他一仰脖把酒喝干了,喝完之后用空杯示于张扬道:“先干为敬”

  张扬笑了笑,原本他shì想给段金龙一个台阶下,可段金龙千不该万不该多说了这句话,shí么叫先干为敬,根本shì不给自己回绝的机会,张扬对段金龙这个人的印象大打折扣,他也看出来了这顿饭应该shì段金龙安排的,可我又没想来吃你的饭,你给张德放面子,我要shì不给张德放面子,我压根不到这里来,你他**一个酒店的董事长跟我玩先干为敬?当着这么多人想挣回刚cái的面子,非得让我喝完shì不shì?

  张扬道:“段总好酒量您先吃口菜,空肚子喝酒不好”他话说得很■到位,可没有端杯的意思

  满桌人都看出来不太对了,张德放今儿做东,眼看有些不妙,悄悄在桌下用膝盖顶了顶张扬,提醒他把这杯酒喝了,别让段金龙太难看张大官人似乎浑然未觉,笑眯眯看着张德放道:“张局●啊,今儿太隆重了,又shì鲍鱼又shì澳龙的,成了,菜别上了,又没几个人,真不忍心把你今年的工资奖金全都吃光了”

  张德放笑道:“张老弟,你来了我高兴啊,来这次我陪”张德放对张扬的脾气shì很了解的,开始的时候他觉着张扬有些改变,可这会儿现,张扬骨子里那股傲气根本没变,段金龙想巴结自己不错,可他的话显然得罪了其他人,张德放现在出面就shì给段金龙一个台阶下,他说话的时候又用腿碰了碰张扬

  张扬端起酒杯,可梁成龙突然说话了:“张局,您别忙着掺和,张主任和段总的那杯酒还没喝完呢”

  张德放心中这个气啊,梁成龙啊梁成龙,你可真不shì东西,我出面当和事老,你唯恐天下不乱,这不shì使坏吗?

  张扬笑道:“梁总说得对,我和段总刚cái的那杯酒还没喝完呢”

  段金龙这会儿脸色有些难堪了,他意识到这位来的体委主任有些存心故意,人家没把自己看在眼里可他一开始也没把■张扬放在眼里如果不shì张德放在场,他根本不会给张扬这个面子,一个体委主任而已老子怕你咩?

  段金龙道:“shì啊,张主任,刚我那杯酒都喝完了,该你了”

  张扬今儿也不zhī怎么回事儿■▲,这段金龙说shí么话他听着都不顺耳,心说这厮真shì个贱人,今晚过来专门为了讨嫌找难看的吗?张扬端起酒杯道:“段总啊咱们虽然shì初次见面,可有句话我得说说你”

  段金龙笑容僵硬的看着张扬道★:“你说,我听着呢”心中这个火啊,只差就要迸出来了

  张德放这个郁闷呐,心说今天怎么回事?张扬这厮真shì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斗争,段金龙就算说话不中听,可人家毕竟shì这里的东道主,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也得给我点面子不?今儿有些邪乎,张扬似乎跟段金龙掰上了

  梁成龙心中暗乐,他之所以不来海天shì有原因的,这个段金龙很不会做事,自以为在南锡有些关系,眼界很高,梁成龙跟他接触过几次对他的印象不好,梁成龙当然zhī道今天shì张德放请客,张德放不该把段金龙弄来,这厮说话真的很不中听,惹得在场人都有些心烦

  孟允声和王泰和两人静静旁观,他们也认为段金龙的话很不中听,张扬不给他面子的确shì应该的,却不zhī张扬能够说出shí么道理来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段总啊,你经营这么大的酒店,应该zhī道酒场上的规矩,先干为敬可以,可咱们俩喝酒,你可不能先干为敬,论级别咱们差不多,论年龄你比我大上许多,你shì老大哥,应该我敬你,怎么可以把顺序搞错呢?”

  段金龙道:“你shì客,我shì主啊,敬客人shì应该的”

  张扬微笑道:“不对啊,请客的shì张局,咱们都shì客”

  段金龙道:“你从江城来,我shì南锡人啊”

  张扬笑道:“又不对了,我既然来到南锡工作就shì南锡人了,段总不把我当成南锡人,shì不shì不欢迎我啊”

  段金龙憋得满脸通红,他根本没想到这厮这么会歪搅胡缠,照着他的意思难不成自己的这杯酒白喝了?

  张扬示意那美女服务员把酒瓶交给自己,他亲自给段金龙斟满了一杯酒,微笑道:“凡事都要有规矩,酒场上自然有酒场的规矩,段总乱了规矩,按理应该罚你,你得把这杯酒喝了”

  段金龙这个气啊,这他**也太欺负人了,把我当猴耍吗?我刚cái那杯酒白喝了,我认了,可你他**又给我倒了一杯,还说要罚我,当着这么多人,你根本就不给我面子这会儿段金龙一张脸憋得紫了,可当着张德放的面,他又不好作

  张扬笑眯眯望着张德放道:“张局,你说shì不shì这个理儿?”

  张德放还没说话呢,梁成龙道:“我看shì这个理儿,凡事就得有规矩”他跟上去打脸很干脆很及时张扬看出梁成龙和张德放之间应该有些不为人zhī的矛盾,今天梁成龙始终站在张德放的对立面

  张德放哈哈大笑,在桌下踢了张扬一脚,望着段金龙道:“段总,今儿啊,我可不能向着你了,张主任说得对,你当老大哥的哪能跟老弟先干为敬啊坏了规矩,得罚一定得罚”

  段金龙这会儿算shì明白了,张德放和张扬的关系真shì不一般啊,今天自己做错了一件事,就shì乱拍马屁,没有顾及其他人的感受,张德放都话了,这杯酒喝他端起酒杯一仰脖把酒喝了

  梁成龙心中暗赞,张扬就shì张扬,该打脸的时候出手毫不犹豫,段金龙这种势利人就shì应该教训一下

  看到段金龙喝了这杯罚酒,张扬笑道:“段总海量啊,这杯酒我敬你啊,刚cái跟你开个玩笑,得罪的地方还望海涵,当兄弟的先干为敬”他把杯中酒干了

  段金龙望着张扬,心中真shì郁闷到了极点,麻痹的,shí么世道?你能先干为敬,我就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张德放生怕他们再度陷入僵局之中,乐呵呵端起酒杯道:“来,这杯酒我陪了”

  段金龙端起酒杯,张德放的◎面子他得给,借着张扬的这句话赶紧收场这杯酒喝完就shì连干了三杯,段金龙平时酒量还成,可今天这三杯酒喝得实在shì窝囊,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向众人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去洗手间”

  段金龙出☆了房门,气得狠狠在墙上捶了一记,刚巧看到钟海燕朝着这边来了,他走了过去

  钟海燕看出段金龙脚步轻浮,慌忙上前扶住他,关切道:“段总,怎么这会儿就喝多了?”

  段金龙道:“我得出去透透气,海燕,去……那子真不shì个东西”他嘴里的那子自然shì张扬无疑

  钟海燕带着一缕香风走入包间之中,来到张扬和张德放之间,双手分别按住两人的肩头,娇声道:“张局长,张主任,我来晚了”

●  张德放笑道:“来晚了总比不来强,快坐在张主任身边,好好陪我这位老弟喝几杯”

  钟海燕妩媚一笑,在张扬身边坐了,服务员给她添了一套餐具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段金龙前脚刚走,你后脚就◎●  张德放笑道:“来晚了总比不来强,快坐在张主任身边,好好陪我这位老弟喝几杯”

  钟海燕妩媚一笑,在张扬身边坐了,服务员给她添了一套餐具

  zhāngdéfàngxiàodào:“láiwǎnlezǒngbǐbúláiqiáng,kuàizuòzàizhāngzhǔrènshēnbiān,hǎohǎopéiwǒzhèwèilǎodìhējǐbēi”

  zhōnghǎiyànwǔmèiyīxiào,zàizhāngyángshēnbiānzuòle,fúwùyuángěitātiānleyītàocānjù

  zhāngdàguānrénxīnzhōngàndào:“duànjīnlóngqiánjiǎogāngzǒu,nǐhòujiǎojiù跟进来,主子受了欺负,奴cái过来给出气了”张扬刚cái从梁成龙的话中猜到钟海燕和张德放之间可能有些暧昧,所以他对钟海燕肯定要宽容一些,张扬笑道:“钟经理,我这人常常酒不醉人人自醉,你这一来,我已经有七分醉意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酒桌上有漂亮女人在场气氛容易变得轻松,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实酒桌上也shì亦然,酒这玩意儿容易让人体的荷尔蒙水平上升,需要有人适当的调节一下

  钟海燕撅☆起嘴唇道:“张主任,您shì不shì不想跟我喝酒啊”

  张扬笑道:“想啊不过我怕喝醉”

  钟海燕道:“我早就听说张主任海量,您别谦虚了”

  张德放跟着帮衬道:“喝不醉还叫喝酒吗▲☆起嘴唇道:“张主任,您shì不shì不想跟我喝酒啊”

  张扬笑道:“想啊不过我怕喝醉”

  钟海燕道:“我早就听说张主任海量,您别谦虚了”qǐzuǐchúndào:“zhāngzhǔrèn,nínshìbúshìbúxiǎnggēnwǒhējiǔā”

  zhāngyángxiàodào:“xiǎngābúguòwǒpàhēzuì”

  zhōnghǎiyàndào:“wǒzǎojiùtīngshuōzhāngzhǔrènhǎiliàng,nínbiéqiānxūle”

  zhāngdéfànggēnzhebāngchèndào:“hēbúzuìháijiàohējiǔma?今天请你来就shì不醉无归”

  张扬道:“张局啊,我算看出来了,今儿你shì蓄谋已久,一心想把我给灌趴下,我可要提醒你啊,酒能乱性,我要shì喝多了,犯了shí么错误,到时候你得承担责任”

  张德放乐道:“我还就喜欢看你乱性”

  梁成龙道:“我也想看看”

  钟海燕娇滴滴道:“张主任怎么乱性啊?”这话充满了**的意味虽然在场的公安干部有好几个,可钟海燕根本没有任何的拘束

  张扬笑道:“我不给你们机会”

  张德放笑道:“钟经理,你要shì想看到张主任乱性,就赶紧把他给喝多了,到时候就有机会亲自感受一下了”满桌人都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张大官人心说,今儿来得没几个好东西,一谈到这些话题,一个个都来了兴趣

  钟海燕伸出手去在张德放的手背上悄悄拧了一下,嗔怪道:“张局,您好过分”

  张德放笑道:“我这位张老弟可s◆hì咱们平海体制内的钻石王老五,放眼平海省内,想俘获我这位老弟的美女可shì不计其数”

  钟海燕一双美眸在张扬的脸上妩媚的扫了几眼,端起酒杯道:“张主任,我对你仰慕已久,今天咱们就用酒来表达一下心情”

  张扬笑道:“好啊你说怎么喝,咱们就怎么喝”

  【虽然有点晚,量还shì够的,八千送上,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