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嘴巴】(下)


  三人并肩朝体委办公楼走去,张扬道:“李走任,你把咱们南锡籍贯的优秀运垩动员全都统计一下,省队的、国家队的、国内的国外的全都统计清楚”

  李红阳听得有些迷糊,愕然道:“国外的还要统计?美籍华人算吗?”

  张披笑道:“当然算,只要是南锡籍贯的都算”

  盛金堂心中对这个来的体委主任越的鄙视了,认为张扬是个外行,彻头彻尾的外行,真不知道领导的脑子里想的什么?会派这个外行过来负责领导工作,根本就是外行指挥内行上任第一天就提出了在省运会上金牌榜、奖牌榜双双第一的惊人目标,还不知道以后的工作中他会出多少洋相,盛金堂已经预见到南锡体育界就快成为全省的笑柄了

  张扬能够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质疑,这也难怪,他的政绩早已属于过去,属于江城,这里是南锡,对他而言体委也是一个全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中,他并没有任何突出的成绩,就算他再有能力,再有自信,别人不知道,别人就算怀疑也是正常的

  张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自己动手泡了杯茶,这时hòu不由得念起了有秘书的好处,想当初在丰泽的时hòu,这些事都是傅长征为自己做的,自己离开的时hòu曾经答应过要把傅长征调过来当秘书,等稳定之后,要调几个得力的助手过来,张扬正胡思luàn想的时hòu,萧苕敏走了进来

  她的手里拿了一张软盘,一进来就道:“张主任,李主任让我给您送资料来了”

  张扬道:“啥资料?”
■   萧苕敏道:“您不是要原籍南锡的优秀运垩动员资料吗?我们过去专门做过这方面的统计,都在软盘里”

  张扬这才想起刚才交代李红阳的事情,他笑了笑,伸手把电脑给打开了,萧苕敏将软盘交给他,张扬等■进入系统之后,展开了软盘上的资料,上面前是南锡优秀运垩动员、教练员的资料,名单很长,也很详细

  萧苕敏自己搬了张折叠椅在张扬的身边坐下,轻声道:“张主任,南锡籍的优秀运垩动员基本上都记录在上面■了,还有几个国外的优秀运垩动员并没有罗列进去”

  张扬道:“把那些国外的运垩动员补充进来”

  萧苕敏有些惊奇道:“张主任,您真的要给这些运垩动员邀请?”

  张扬道:“为什么不?■他们都是南锡人,省运会当然有义务为南锡争光”

  萧苕敏道:“别说是国外运垩动员了,就算是咱们南锡土生土长的运动员,真正到了国家队谁还把省运会看在眼里?就拿上次省运会来说,我们给国内的优秀运垩动员都出了邀请,可最后回来参赛的还不到三分之一”不但是我们南锡,其他城市也一样

  这些国家级运垩动员,平时世界大赛都顾不过来,谁还有功夫参加省运会?”她说完又补充道:“根据大会规则”就算是外籍运垩动员肯来,他们也不符合参赛条件,省运会对籍贯是有要求的”

  张扬道:“身为南锡人,为南锡争光是他们的本分,不用管这么多”做好统计工作,邀请函一个不落的全都出去”

  萧苕敏无奈的摇了摇头,心说这次只怕又要浪费不少纸张

  张披道:“杨广志那个人是不是很牛气?”

  萧苕敏也听说张扬刚才在动员会上把杨广志赶出去的事情了,上届省运会就是杨广志出面才把他的弟子们从国家队省队中请回来”这次张扬给了他这么大的难堪,恐怕杨广志是不会出力了,她点了点头道:“杨教练是我们南锡市体育界的明星教练,他现并训练了许多国家级体操运垩动员,目前国家体操队中就有他的三位学生”

  张扬道:“也不都是他的功劳,世界冠军是国家教练带出来的,他最多算个启蒙教师”

  萧苕敏笑了笑,没说话

  张扬道:“你安排一下,把南锡最优秀的教练,最有希望夺得金牌的运垩动员**一下,这周我给他们开个会”

  萧苕敏道:“没问题”她想起了一件事,心问道:“张主任,听说您在会上表示要重奖能在省运会上夺牌的运垩动员教练员?”

  张扬道:“是啊,不给他们点刺激,他们怎么能好好训练呢?”

  萧苕敏道:“可具体给多少要市里说了算,咱们体委现在没多少钱……”

  张扬笑道:“我说过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不会收回来的,奖金方面我有办法解决,市里说了算,那是找他们要钱,如果不找他们要钱,他们就不会管这件事,对了,刚才我听几个教练员反应训练场馆训练设施落后的问题,究竟怎么回事?”

  萧苕敏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张主任,您还没到咱们体育中心各大场馆看过,设施相当的落后,本来体委也打过很多次报告了,说是要馆练设备,可市里迟迟没有钱划拨下来”

  “钱呢?明年就要搞省运会,市里没有拨款吗?”

  萧苕敏道:“市里多次强调要加快体育中心的建设,对体育方面的财政◇拨款多数都用在了那边,我们体委在建设方面只有建议权没有指挥权,具体工程我们是不负责的,当初我们也提出”先建设训练馆,可真正开始建设,重点是体育场,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即便是体育场的建设进度也很不理想,★到现在体育场还没有封顶,工程方哪有精力建设训练馆”

  张扬道:“回头我找市里反映反映,想要取得好成绩,没有财政的大力支持是不行的”

  萧苕敏道张老任一我觉着您在市领导面前最好不要让他们的期望值太高n”她在暗示张扬,千万不要把夺得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的豪言壮语说出来,如果市领导当了真,不但是张扬,他们整个体委可就骑虎难下了

  张扬道:“我心里有数”

  萧苕敏看着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心中却相当的迷惑,心中有数?她看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萧苕敏走后,张扬忽然兴起了一个念头”他开车去了体育中心工地现场,他倒要看看现在的进度究竟怎样体育中心工地位于南锡市东郊,劲国道旁”通往工地的道路上大车来来往往”到处都是尘土飞扬,张扬开着皮卡车来到工地大门处,门前警卫根本没有过问,张大官人得以开着皮卡车长驱而入,进入工地现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座耸立在工地中心的巨大建筑,南锡市体育场,从体育场的外部建设情况来看,应该还没有封顶,现场干活的工人也不是太多”很多工人三五成群的坐在空地上,有的抽烟,有的在打扑克,躲懒的比干活的还多

  张大官人把车停★了,走向几名蹲在那里抽烟的民工,他从手包里摸出一盒云烟扔了过去,几名民工看到人家这么客气,一个个脸上都乐开了即使是普通的老百姓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的道理,其中那个年纪大的农民工道:“老板”有啥子事情?◎

  张扬微笑道:“这体育场啥时hòu才能盖好啊?”

  那年纪大的农民工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身边的年轻人道:“盖个屁的体育场,我们工资都被拖欠三个月了,图纸天天改,我看市里是没钱了,再不给我们工钱,我们全都到市政府要钱去”

  年龄大些的民工毕竟考虑的多一些,用手肘捣子捣那名年轻人,向张扬笑道:“老板是做什么的?”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他向前走了几步,围绕体育场周围看了看,距离省运会开幕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如果工程进度再不抓紧,恐怕到时hòu真的要盖不起来了

  张扬站在工地现场给梁成龙打了个电话

  梁成龙听说他在体育中心工地现场,不由得笑了起来,张扬●昨天还口口声声的要低调,要修心养性,今天就故态复萌了,没事他跑体育中心干什么?梁成龙已经推测到张扬开始酝酿挑事了

  张扬道:“成龙啊”我虽然是一外行,可也能看出这工程进度存在很大的问题,这都快★要年底了,体育中心的主场馆还没有封顶,工人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说是施工方拖欠他们的工资,训练馆全都没建起来”

  梁成龙道:“张扬,你刚来南锡,别掺和体育中心的事情,徐光利承包的工程,他哥是市委书垩记徐光然,你放心,就算脱了裤子盖脸,最后这体育中心也会完工,至于工程质量和规模会不会缩水,天知道”

  张扬道:“气人,建体育中心,我们体委居然没资gé参予,这他妈也太扯淡了”

  梁成龙道:“又上脾气了不是?你昨儿不是跟我说要混日子的吗?”

  张扬道:“我是体委主任,省运会要是搞黄了”我是要承担责任的,领导们有好事儿的时hòu不一定会想到我,可需要承担责任的时hòu,十有**就会盘算到我头上了”

  梁成龙笑了起来:“进入角色真快啊,不容易,真是不容易”

  张扬骂道:“你子少说风凉话,你不是建筑方面的行家吗?给我一个建议”

  梁成龙道:“谁都能看出这方面的毛病,我给你的建议就是拿着规划图去找夏伯达,他要是愿意出面最好,不愿意出面,你再做别的打算,总而言之”这件事不能直接去找徐光然”

  当天下午的例会上,张扬和体委的主要工作人员见了面,盛金堂、李红阳、刘刚、崔国柱、段建忠这些党组成员张扬都是见过的,其他各个科室的干部大都是初见,张扬的记忆力很好,基本上听萧苕敏介绍一遍,就能记住对方的名字,财务科长刘文娱是需要着重记住的,对任何单位来说财务工作都很重要

  张扬在下午的例会上并没有多说话,只是笑着做了个自我介绍和大家认识了一下,在盛金堂和李红阳看来”张扬八成是意识到言多必失,上午的会议上他夸夸其谈,现在已经初步感受到作茧自缚的滋味了

  散会之后,张扬把刘文娱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要了解体委的财政情况

  刘文娱对此有了准备,她很老练的表示”因为体委主任周大年突然生病,现在很多账目都在之中,有不少账目问题,检察院已经派人跟进,清楚需要一段时间

  张扬听说过周大年涉嫌挪用公款的事情,这件事并不方便直接问刘文缓,经过考虑之后,张扬决定把这些问题暂时压下来,听从梁成龙的建议,一切还是等问过夏伯达再说

  在体委找到体育中心的规划图并不难”即便是体委没有介入体育中心具体的施工建设,张扬望着这张图纸,想起今天去工地现场看到的情况,距离规划哼完成无疑还差很多,过去他在江城的时hòu,经常听说南锡如何富庶,经济如何达可现见在看来,南锡也缺钱深水港缺钱,体育中心缺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虽然咱们国家不是金钱社会,可是离开了金钱这两个字,多数时hòu都是寸步难行的,这就是现实,蓝图再美好,理想再远大,☆在现实面前也不得不低头

  张扬做事一要都很干脆,拖拖拉拉绝不是他的风gé,当天的例会开完之后他就准备去市政府,去之前还是先给复伯达打了个电话,夏伯达让他四点半去办公室,之前复伯达还要开常委会 ○
  当前困扰南锡市市领导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深水港的后续投资问题,一个就是体育场的工程进度,这两大工程都是南锡的颜面,如果出了问题,他们在省领导面前会很不好看

  当选的市常委,常务副市长陈浩浓眉深锁,他不是故意做出这幅心事重重的样子,事实上,他愁得不行,常凌空走了,把深水港这么重的担子丢给了他,他承受不起,在深水港没有出现资金问题的时hòu,陈浩很羡慕常凌空的位子,幻想着自己能够坐上去,取而代之可今时不同往日,深水港搞好了那是政绩,可要是搞不好那可是天大的责任,如果资金问题迟迟不能得到解决,当其冲需要承担责任的就是他陈浩甚至希望自己不当这个常务副市长,其实就算他担任常务副市长◎,深水港的担子也不应该压在他的身上,只不过徐光然不想让夏伯达染指,徐光然不会把这么大的政绩让给夏伯达

  政绩越大,风险越大,陈浩这两天明显瘦了,如果这种压力持续下去,他担心自己早晚会垮掉
  陈浩道:“加坡星月集团方面我们正在积极联系,因为他们公司的内部生了一些变动,所以具体的投资方案要到下个月才能拿出,对此我们要多些耐心,至于何长安先生,我们联系不上,根据他的公司所说,目前他在非洲度假,什么时hòu回来公司方面也不知道”

  徐光然有些生气了:“度假?一今生意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当初想要投资的是他,现在需要资金的时hòu,他却躲了起来,他可以度假,我们的深水港工程不可胤等”,他向夏伯达看了看:“老夏,省里怎么说”

  夏伯达道:“还不明确,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财政方面给我们的支持力度不会太大”

  徐光然点了点头,他的话题来到了省运会上:“省运会明年就要召开,现在体育中心的主体育场馆还没有封顶,进度严重滞后,市财政要优先照顾这一块,毕竟省运会是我们南锡全体人民的荣誉,这个面子我们一定要挣”,

  夏伯达心中暗自冷笑,承包体育中心工程的就是徐光然的弟弟徐光利,市里钱没少给,可进度还这么慢,应该从建筑商的身上找原因了,徐光然在常委会上提起这件事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南锡市纪委书垩记李培源道:“体育中心工程进度出现问题是多方面的,南锡市体委应该负有相当大的责任,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周大年同志在任期间,有非法挪用公款的行为,体委各部门管理混luàn,工作效率低下,各部门之间相互推诿责任,严重影响到体育中心的建设”

  在场常委都知道周大年挪用公款的事井,不过现在周大年就快死了,挪用公款的数目也不大,六十多万,被组织上现后,周大年已经将这个窟窿补上了,这也是没有双规他的原因,李培源把体育中心工程进度归咎到体委身上就有些不够厚道了,众所周之,体育中心的建设之初,市委书垩记徐光然那就提出了要公开扩标,要责权明确,体委只有参予意见的权力,并没有指挥工程的权力,现在工程进度出现了问题,又把帽子扣在了体委的头上”体委无疑是很冤枉的可转念一想,周大年反正要死了,他刚巧又出了挪用公款的事情,就算多给他一份贵任也不算什么

  夏伯达却明白其中的奥妙,李培源和徐光然的关系很好,他的这番话绝不是无的放矢

  市委宣传部长梁松道:“说起体委的事情,我刚听说了一件鲜事儿”

  所有常委都望向梁松,会议的前半程气氛有些压抑,梁松的表情似乎在冲淡这种压抑的气氛,他笑道:“今天体委召开了一个动员会,动员会上我们任的体委主任当着全体教练和运垩动员的面立下豪言壮志,说要在明年的省运会上,取得金牌榜和奖牌榜双榜第一”

  梁松的话刚一说完”很多常委就笑了起来,他们笑得时hòu都下意识的看着夏伯达

  夏伯达没笑,张扬是他请过来的,无论把张扬调来的初衷是什么,可别人都认为张扬是他要力捧的干部,想不到这厮才来南锡工作第一天就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

  徐光然笑道:“年轻干部有雄心是好事儿,没有工作热情怎么干好工作”

  梁松笑着说道:“我说出这件事也没什么目的,我就是觉着我们的年轻干部还是脚踏实地一点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