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就要领导你】(上)


  徐光然道:……老粱说得对,wǒ们共丵产党人最重要的就是实事求是,浮夸之风不能要,过去wǒ们曾经深受其害,在当今好时代,绝不能让这种风气重演”徐光然的这番话说得显然有些重了说完这番话,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wǒ们也要看到年轻干部的优点,他们热情,有想法,有冲劲,wǒ们的改革必须要这样的年轻人来推动当然zuò工zuò仅仅依靠热情是不够的,不能一味的向前迈步子,还要走得稳”

  夏伯达隐约觉着徐光然正在有目的的引导常委们,他想干什么?夏伯达的性情是极其沉稳的,他静静等待着,在徐光然没有暴露真垩实目的之前,自己还不方便提出意见

  徐光然道:“明年的省运会对南锡无比重要,体委的工zuò不容忽视,wǒ很期待年轻同志的到来能够给体委带来改观”,他转向组织部长何英培道:“老何,体委方面的领导结构调整是不是已经完成了”

  何英培道:“差不多了,zhāng扬担任体委主任,其他几位副主任不变,党组成员不起…”说到这里他意识到了什么,声道:“党组书垩记还没有确定”

  夏伯达内心一震,他终于明白徐光然问这句话的目的何在,徐光然想要在党组书垩记的问题上zuò文章,他不想zh◆āng扬来南锡,可是省里压下来的事情他又拒绝不了,徐光然毕竟是市委书垩记,政治上他有自己的主见,对上级领导不会盲目服从,自从知道zhāng扬来南锡当体委主任已成定局,徐光然就有了打算,周大年离职之后,◆āngyángláinánxī,kěshìshěnglǐyāxiàláideshìqíngtāyòujùjuébúle,xúguāngránbìjìngshìshìwěishūèjì,zhèngzhìshàngtāyǒuzìjǐdezhǔjiàn,duìshàngjílǐngdǎobúhuìmángmùfúcóng,zìcóngzhīdàozhāngyángláinánxīdāngtǐwěizhǔrènyǐchéngdìngjú,xúguāngránjiùyǒuledǎsuàn,zhōudàniánlízhízhīhòu,空出的不但是体委主任的位置,还有党组书垩记口zhāng扬担任体委主任,党组书垩记另选他人,徐光然这一手美其名曰党政分开,事实上等于将体委的权力分开,不能让zhāng扬党政权力集于一身

  徐光然☆道:“wǒ看崔国柱同志不错,党性原则很强,本身就是围棋高手,善于把握全局,由他来当党组书垩记,和zhāng搭档,要冲劲有冲劲要沉稳有沉稳”

  夏伯达本来想出声反对,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党政分◎开?还不是为了分薄zhāng扬的权力,从一开始徐光然就对zhāng扬前来南锡持有反对态度,现在他的zuò法证明了这一点,身为体委主任却当不了党组书垩记,这件事谁都能看出来很不正常所有人都知道zhāng扬是夏伯达请来的”徐光然这么zuò显然没有顾及他的感受,别人都认为夏伯达应该站出来了,至少要说两句不同意见,可夏伯达让所有人失望了,他没说话,夏伯达认为自己用不着说话,zhāng扬本来就不是自己弄到南锡来的,徐光然这么zuò的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得罪zhāng扬,一个是得罪阎国涛,是他自己找不自在,夏伯达懒得去管

  徐光然既然这么说了,别人谁也不好提意见,zhāng扬虽然是个人物,可他在南☆锡市常委中没多少关系,夏伯达是他的伯乐,可夏伯达都不愿意为他说话,别人懒得表意见了

  经过江城的一系列政丵治风波,zhāng大官人意识到过度zhāng扬不是什么好事,可来到南锡没多久,他又现低●调也不是什么好事,无论zuò人还是从政,你的低调会让别人觉着你软弱可欺崔国柱担任党组书垩记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这件事让zhāng扬相当的错愕,他本以为自己担任党组书垩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没想到中途杀出一个程咬金,体委副主任崔国柱意外的成为了党组书垩记

  zhāng扬只是意外,而盛金半几位副主任的心理就是嫉恨了,徐光然zuò出这个决定的最大好处就是,转移了目标,让这帮体委副主任原本对zhāng扬同仇敌忾的心理生了改变,他们可没有一致对外的觉悟,看到崔国柱被提升了上去,最恼火的就是盛金堂,他过去一直是党组副书垩记,在他看来,就算是提一位党组书垩记,也轮不到崔国柱

  崔国柱很得意,这么多年陪着徐光然下棋的功夫真没白费了,尽管徐光然的棋艺很臭,有些时候,他看到徐光然的昏招都想要骂娘,可他得忍住,还得不着痕迹的让徐书垩记赢上几局现在看来,他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一个的问题又摆在眼前,党组书垩记和体委主任究竟谁大?市领导虽然安排了一位体委主任,一位党组书垩记,可他们bìng没有明确体委工zuò由谁来主持,这就让本不复杂的南锡市体委变得有些复杂了

  崔国柱也不知道体委主任和党组书垩记谁大,毕竟市里没说,可有一点他清楚,召开党组会议的时候,他最大,这一点毫无疑问党组会议上,崔国柱理所当然的在主位上坐下,党组成员6续到来,党组副书垩记盛金堂、党组成员李红阳、刘刚、段建中、萧苕敏都来了,最后一个到来的是任体委主任zhāng扬

  zhāng扬进入会议室一脸的笑,这让几位党组成员多少有些诧异,在大家看来,崔国柱被任命为党组书垩记,最失落的应该是zhāng扬才对,可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情绪bìng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zhāng扬正对着崔国柱坐下了,会议桌一一尾,两人距离的很远这让崔国柱有些不自在,按照过去的习惯,党组书垩记坐在中间,其他人坐在会议★桌的两旁,可zhāng扬偏偏选择他的对面坐下了,笑眯眯看着崔国柱,轻声道:“都在等wǒ啊,不好意思,wǒ来晚了,老崔,开始”

  崔国柱愣了,他确信自己没听错,zhāng扬叫他老崔,没叫他崔书垩◇记,崔国柱有些生气,现在wǒ是党组书垩记,咱们开的是党组会,在会议室里wǒ说了算,你是体委主任不假,可也不能摆这么大的谱,颐指气使的样子,你有资格领导wǒ吗?下围棋的人性格内敛的居多,崔国柱心里很不满,可嘴上没说出来,他咳嗽了一声道:“今天召开这个党组会议,主要是为了宣布市里的几个决定,也谈一下wǒ们体委近期的工zuò”

  zhāng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微笑道……老崔,说回头wǒ还得视察体育场馆,今天咱们的会议尽量简明扼要”

  崔国狂脸皮有些红了,这厮实在太嚣zhāng了,这句话说得高高在上,好像是对下级说话

  几位副主任看到崔国柱尴尬的样子,心中却生出无比快意,不知为何,大家都巴望着崔国柱出洋相,谁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理,反正眼瞅着崔国柱当上了党组书垩记没人心里舒服,zhāng扬空降当了体委主任,每人都看着zhāng扬不爽,觉着他是靠后台没本事,可崔国柱当了党组书垩记每个人心里都是极度的不爽,就算过去崔国柱在几位副主任中排名也无法进入前三可他偏偏就突然杀了出来,当上了党组书垩记他凭什么?无非是陪领导陪得好,会哄徐书垩记开心

  几位副主任心里不平衡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大家都知道鹉蚌相争渔翁得利,要是党组书垩记崔国柱和体委主任zhāng扬掰扯起来,大家都乐热闹

  崔国柱道:“zhāng,别急啊,心急是zuò不好工zuò的”再好的脾气也得反击,你是体委主任,wǒ是党组书垩记,按理说wǒ地位比你高,你凭什么叫wǒ老崔?

  zhāng扬笑道:“那你说,wǒ们大家都听着”

  崔国柱有些不满的又看了zhāng扬一眼,方才道:“市里刚刚任命wǒ为体委党组书垩记,让wǒ负责体委党组织的工zuò”,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任命zhāng扬同志为党组副书垩记希望以后zhāng扬同志能够多多协助wǒ,搞好体委的工zuò”这句话就是在向zhāng扬摆明立场,你子给wǒ老实点,你是体委党组副书垩记,以后体委wǒ说了算

  zhāng扬道:“咱们体委已经有了一位党组副书垩记,这么的单位哪儿用得上这么多副书垩记,这副书垩记wǒ还是不干了,wǒ看盛书垩记干得就挺好,咱们国家三令五申要精简机构,咱们的体委,搞这么多的干部不好,容易混淆分工,wǒ回头会向市里打份申请报告,这副书垩记wǒ不zuò”,崔国柱知道这子正在公开向自己难,他冷笑道:“zhāng同志,这是领导的决定”

  zhāng扬笑道:“领导的决定也不一定都是正确的”,这话一说,举唐皆惊,公开质疑领导的决定,zhāng扬真是好大的胆子

  zhāng扬道:“过去啊,wǒ没来体委之前,以为wǒ们这个单位不过几十口子人,机构很简单,可来到之后现不是这么回事儿,wǒ们的锋导机构很庞大嘛”

  崔国柱打断zhāng扬的话道:“zhāng,你等wǒ把话说完”

  zhāng扬笑道:“老崔啊,你别急,国家提倡党政分开,wǒ绝对不会干涉党员活动的事情,wǒ现在谈的是体委的领导结构,能不能让wǒ先表一下意见,有道是,要想好,大让嘛”

  崔国柱还想说什么,一直没说话的减金堂开口道:“老崔啊,wǒ看先听听zhāng主任说,毕竟zhāng主任是wǒ们的领导”

  崔国柱愣了,麻丵痹的,你什么意思?敢情他是领导,wǒ就不是领导?现在开得是党组会议,wǒ为什么要让他先说话?话语权本应该掌握在wǒ的手里

  zhāng扬的嘴巴没有闲着,他微笑道:“wǒ很赞同市里的决定,现在中垩央三令五申要党政分开,市里这次在体委落到了实处,这样zuò是好事,便于体委明确分工,便于wǒ们好的展开工zuò,以后wǒ负责体委的具体工zuò,一切党内的活动,宣传都交给老崔同志负责”

  崔国柱忍不住了:“zhāng……”,zhāng扬笑道:“你耳不能推辞,市领导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就了你的党性原则,以后一定要把党的工zuò真抓实干,体委具体的工zuò安排wǒ们几个会主动承担起来,党的工zuò不容马虎啊”

  几位党组成员差点没笑出声来,见过夺权的,没见过这么夺权的,zhāng扬公然表示体委以后的工zuò没崔国柱的份儿,让他只管党务

  崔国柱道:“zhāng,恐怕你没有领会领导的精神”

  zhāng扬道:“老崔啊,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咱们别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体了,wǒ看大家都有重要事情要办,今天先散会”

  崔国柱怒了,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啊,wǒ好歹也是党组书垩记,现在开得是党组会议,你一个党组副书垩记凭什么散wǒ的会?崔国柱冷冷道:“zhāng,wǒ的话还没说完”,zhāng扬道:“那你说,wǒ们都听着呢”,崔国柱强压一口气道:“下面wǒ谈谈wǒ们体委近期工zuò的重点”

  zhāng扬在一旁道:“老崔啊,体委近期工zuò,回头wǒ会和几位副主任商量着办的,党务工zuò是wǒ们的重点,你能把党务这块抓好就不容易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过问”,崔国柱再也按捺不住了,大声道:“你什么意思?wǒ是党组书垩记,wǒ■没权利谈体委的工zuò吗?南锡市体委难道不需要党的领导”

  zhāng扬还在笑:“老崔啊,坚持共丵产党的领导是wǒ们的基本原则,你不可以怀疑这件事啊”他站起身道:“真有事儿,今天就到这里”

  崔国柱怒道:“你给wǒ坐下,wǒ就要领导你”崔国柱真是被气糊涂了,这句话说得所有人都愣了

  一向貌似很有涵养的崔国柱怎么说出了一句这么没有水准的话?

  

  cuīguózhùnùdào:“nǐgěiwǒzuòxià,wǒjiùyàolǐngdǎonǐ”cuīguózhùzhēnshìbèiqìhútúle,zhèjùhuàshuōdésuǒyǒuréndōulèngle

  yīxiàngmàosìhěnyǒuhányǎngdecuīguózhùzěnmeshuōchūleyījùzhèmeméiyǒushuǐzhǔndehuà?

  
ispla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