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弄假成真】(上)


  崔国柱躺在病床上,浑身酸酸软软的没有半分力道,他原本是抱着装病的打算,可一来到这医院,jiào着自己似乎真的有了毛病,他老婆徐敏坐在床边帮他削着苹果,两口子感情不错,徐敏也是围棋专业,目前自己搞了个围棋学校,因为这两年围棋热,学校倒也搞得有声有色,徐敏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崔国柱道:“你啊,这么大人了,跟人家争什么?体委那个清水衙门,就算当了主任又怎么样?”

  崔国柱笑道:“我没事,他以为能把我气着,可惜道行差远了”这句话多少有xiē往脸上贴金的意思,张扬成功把他气到了,他今天当场被气晕可不是硬装出来的

  徐敏叹了一口气,她总jiào着丈夫过度执着于官场不是什么好事,在体委那份工资收入还不如她开围棋学校来得实在如果只凭着崔国柱那点工资,儿子在日本留学的费用根本没办法解决,还不是靠她这边支撑着徐敏正想劝丈夫两句,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敲响了,市长夏伯达、市组织部长何英培两人一起过来了,这样的慰问阵容已经足够强大,崔国柱身为体委党组书记,颇有xiē受宠若惊,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手足酸软没有半分力道,竟然完不成这个简单动作

  夏伯达抢上前一步,很关切的握住崔国柱的手道:“国柱同志,躺着,躺着”

  何英培看到崔国柱的样子,心里感jiào有xiē好笑,这厮也太能装了,真打算要在医院里一直躺下去?

  徐敏忙着招呼道:“夏市长请坐,何部长请坐”看到两位市委常委一起过来探望自己的丈夫,徐敏也jiào着脸上有光

  夏伯达和何英培在床边做了,徐敏给他们拿了两瓶矿泉水

  夏伯达笑道:“不用这么客气,今天我们专程来探望探望国柱同志,最近体委的工作实在太辛苦,国柱同志一心扑在工作上,累病了,这是为我们的体育事业鞠躬尽瘁啊”

  徐敏道:“他就是这个样子,工作起来不要命”

  何英培笑了笑,咳嗽了一声,徐敏从丈夫的这声咳嗽中领悟到了什么,声道:“两位领导坐着,我去打开水”

  夏伯达和何英培都笑着点了点头

  徐敏走后,随手把房门给关上了,崔国柱脸上酝酿出委屈的表情,他充满悲愤道:“夏市长,何部长,这个党组书记我没法干了”

  夏伯达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可还是故意装出惊奇的样子:“国柱同志,怎么这么说呢?”

  崔国柱道:“我和张扬无法共事下去,大家都是同事,磨合是在所难免的,可是他对待别人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何英培道:“国柱同志,今天是你担任党组书记的第一天,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啊”

  崔国柱道:“组织上既然委任我当党组书记,我就要承担起这个责任,召开党组会议的时候,他不断地和我唱反调,逾越个人权力,想要把权力凌驾于众人之上……”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崔国柱忽然有xiē喘不过气来得感jiào,他不得不停顿下来,剧烈的喘息了两口,方才道:“我不是想和他争什么权力,只是我jiào着坚○持党的领导不容置疑,他在党组会议上公然大放厥词,质疑党的领导地位……还说……还说我是个神经病……对我……对我已经构成了人身侮辱……”崔国柱说到这里jiào着就要虚脱了,又剧烈的喘息了起来

  夏★伯达和何英培看到他的样子都有xiē担忧,崔国柱看来病的真是不轻啊

  这会儿又来了人,这次来的是几位体委党组成员,带头的就是张扬,这厮走在最前头,来到病房,看到夏伯达和何英培,显得有xiē惊奇,笑道:“两位领导赶在我们前头了”

  夏伯达道:“我们代表市领导专程来探望崔国柱同志的”

  张扬道:“老崔同志真是一位好同志,对待工作任劳任怨,事必躬亲,终于累倒在工作岗位上,我准备号召整个体育系统内开展向崔国柱同志学习的活动,在崔国柱同志精神的鼓舞下,我们的广大体育工作者一定会鼓起干劲,在明年的省运会上拿出一份亮丽的成绩单”

  萧苕敏走过去将手中的一束鲜花放在崔国柱的床头

  张扬代表大家将一个红包放在崔国柱床头:“这是我们大家的一点心意,现在的营养品都太假,买别的又怕不合适,所以我们几个每人拿了一百块钱,你自己看着买点东西”

  崔国柱沉着脸,麻痹的,这子真不是个东西,当着两位市领导的面给我钱,装,你他**就装,崔国柱道:“心领了,钱我不要”

  张扬呵呵笑着握住崔国柱的手:“当着两位领导的面,我得向崔书记道歉,今天的党组会议上,我和崔书记因为工☆作的问题生了一xiē的争执,我这个人年轻,欠缺经验,脾气也chōng了点,不过我的出点是好的,是想搞好体委的工作崔书记也是为了体委好,崔书记,您别跟我一般见识,尽快养好身体,我还等着和你一起并肩战斗呢□”他一边说一边摇晃着崔国柱的手臂,崔国柱恨不能一把将他的手甩开,可惜身上没有力量

  臧金堂看到崔国柱此时的模样,料定这厮是在装病,今天一开始对他的那点儿同情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臧金堂道:“崔书记,张主任也是为了工作,工作上的争执大家都别往心里去,今天还是张主任给你叫得救护车,是张主任亲自把你背到车上去的”什么叫落井下石,臧金堂现在就是,当着两位常委的面说这番话,就是力撑张扬,力撑张扬是为了什么?目的就是为了打击崔国柱,你崔国柱凭什么当党组书记?轮到谁也轮不到你,当一天党组书记就进医院了,领导们都好好看看,你就这点肚量

  崔国柱脸色铁青,他不能不生气,原本他是想利用住院引起领导们☆的重视,用这种方法把张扬逼入困境,可没想到自己当了党组书记竟然激起了臧金堂的仇恨,官场中就是这个样子,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下一个敌人是谁

  体委副主任刘刚也道:“崔书记啊,你安心养病,借着这个机◆▲会刚好做个全身体检,现在很多人的身体都是亚健康状态,如果不注意,就会造成大毛病”

  纪检组长段建忠也道:“身体的本钱,好好养病,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体委那边的工作有张主任和我们呢,你不用担心” ●▲会刚好做个全身体检,现在很多人的身体都是亚健康状态,如果不注意,就会造成大毛病”

  纪检组长huìgānghǎozuògèquánshēntǐjiǎn,xiànzàihěnduōréndeshēntǐdōushìyàjiànkāngzhuàngtài,rúguǒbúzhùyì,jiùhuìzàochéngdàmáobìng”

  jìjiǎnzǔzhǎngduànjiànzhōngyědào:“shēntǐdeběnqián,hǎohǎoyǎngbìng,qiānwànbúnéngdiàoyǐqīngxīn,tǐwěinàbiāndegōngzuòyǒuzhāngzhǔrènhéwǒmenne,nǐbúyòngdānxīn”
  李红阳没说话,在看崔国柱的床头卡呢,上面写着眩晕待查,愣是看不出崔国柱到底有啥毛病

  两位市常委夏伯达和何英培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是何许人物,从这帮体委党组成员的说话中就听出来了,崔国柱不得人心啊,夏伯达想笑,崔国柱这次装得可能有xiē过了,看来所有人都巴不得他生病呢

  崔国柱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低声道:“谢谢大家的关心,我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一下,很快就回去上班”

  张扬道:“我们也很希望崔书记早日回去上班,体委还有这么多的工作等着你去做,没了你,我们就没了主心骨”

  崔国柱怎么听怎么别扭,这话根本是在讽刺自己

  夏伯达和何英培两人起身告辞,崔■国柱倒是想起来送,可惜身上没什么力气,连他自己这会儿心里都犯起了嘀咕,我应该没什么病?

  张扬身为体委主任自然是要送的,把两位领导送到了外面,夏伯达望着张扬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张,不是我说你,□▲要和同志们搞好团结嘛”

  张扬道:“我们团结着呢,就是工作上有了一xiē误会,放心,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夏伯达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不往心里去,现在崔国柱被你气得都住院了,你子还想怎么□◇折腾?

  何英培道:“张扬,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任命崔国柱同志担任党组书记是组织上讨论后的结果”

  张扬道:“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可崔国柱同志今天在党组会议上说了一句话,我感到有点儿糊涂●

  夏伯达和何英培都好奇的看着张扬,何英培道:“他说什么了?”

  张扬道:“他说就是要领导我”

  夏伯达和何英培对望了一眼,如果崔国柱真这么说了,这货的水平也太一般

  张扬道:“我有点搞不清楚了,体委主任和体委党组书记到底谁管谁?还是党政分开各负其责?他要领导我,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体委的事情都要由他说了算,我就是一个聋子的耳朵,摆设而已?”

  夏伯达道:“怎么说话呢?谁说他领导你了,你是体委主任,你是体委的最高领导啊”夏伯达一听党政权力掰扯不清心里就不舒服,至少对他来说,在南锡是书记管市长

  何英培道:“张,这件事怪组织上没交代清楚,让你主管体委日常行政的工作,崔国柱同志负责体委党务工作”

  张扬道:“我这人平时就稀里糊涂的,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搞不清党政有什么具体的界限,不是我抱怨啊,本来我们体委内部没什么矛盾,你们这xiē当领导的根◎本是在刻意制造矛盾啊”

  夏伯达和何英培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没说话,张扬这句话可算说在了点子上,让崔国柱当党组书记是市委书记徐光然的意思,这根本就是在故意制造矛盾

  张扬道:“我这人脾气□直,不会玩什么弯弯绕绕,今天当着你们两位领导我把话说明白了,组织上既然让我来当这个体委主任,就要信任我,如果你们不信任我,就请另选高明,我不愁没地方呆”

  何英培道:“谁不信任你了?不信任你还把体委这么重要的部门交给你啊”

  张扬道:“体委到底是个什么部门,咱们大家都清楚,我去体委也没想怎么着,可这年月想息事宁人老老实实的做好工作就是那么难,两位领导,体委就那么点地方,党政加起来也没多少权力,还是那句话,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要是信不过我,我从今天起就找后路,大不了我调回江城去”

  夏伯达的脸色有xiē不好看了,张扬是他调过来的干部,徐光然扶植崔国柱的做法的确有xiē过份,张扬了这一通牢骚,夏伯达怎么也要有点表示,夏伯达道:“张,别犯孩子脾气,干**工作怎么可以赌气呢?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你想要领导信任你,认同你的能力,就必须脚踏实地的做出一xiē成绩给别人看,让大家都相信你有能力做好体委的领导工作”

  何英培点了点头道:“夏市长说得对,你要证明自己啊”

  几个人说话的时候,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男子走了过来,正是市委书记徐光然的弟弟徐光胜,张扬在静海参加精神文明的时候就和徐光胜认识,那时候的结缘是因为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王广正得罪了张扬,被张扬捉弄,徐光胜是王广正的老同学,从那时候开始,徐光胜对张扬的医术相当的推崇,这个年轻人能够医好他大哥的★痛风病绝非偶然

  徐光胜平时并不关注政治上的事情,张扬来南锡也没几天,所以徐光胜并不知道张扬调来这里担任市体委主任的事情,看到张扬相当的惊喜,他先和夏伯达、何英培打了个招呼,然后热情的握住张扬◎的手道:“张市长,什么风把你吹到南锡来了?”

  张扬笑道:“我调来南锡工作了,在体委,这不,还没安顿下来,正准备把事情理顺了再去拜访你呢”

  徐光胜笑道:“今天遇上了你就别走了,晚上我请客,给你接风洗尘,夏市长,何部长,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夏伯达笑了笑道:“最近市里工作太忙,哪有时间啊”

  何英培也是同样的说辞

  夏伯达他们本来准备要走,可夏伯达又想起了一件事,徐光胜是市二院的专家,泌尿科主任,他想必应该知道点崔国柱的病情,夏伯达道:“体委崔书记的病重不重?”

  徐光胜也听说了这件事,他并不是神经内科的,所以并不清楚崔国柱的情况,可巧一名神◎经科的大夫从他们身边经过,徐光胜把他叫了过来

  那医生听说是崔国柱的事情,不jiào笑了起来:“刚刚检查结果出来了,他没病,各项生理指标都好得很,很健康,可就是说自己手足无力下不了床”

◇◎经科的大夫从他们身边经过,徐光胜把他叫了过来

  那医生听说是崔国柱的事情,不jiào笑了起来:“刚刚检查结果出来了,他没病,各jīngkēdedàfūcóngtāmenshēnbiānjīngguò,xúguāngshèngbǎtājiàoleguòlái

  nàyīshēngtīngshuōshìcuīguózhùdeshìqíng,bújiàoxiàoleqǐlái:“gānggāngjiǎnchájiéguǒchūláile,tāméibìng,gèxiàngshēnglǐzhǐbiāodōuhǎodéhěn,hěnjiànkāng,kějiùshìshuōzìjǐshǒuzúwúlìxiàbúlechuáng”

◎  夏伯达和何英培两人没继续问下去,告辞之后,一起上了汽车

  来到车内,何英培终于忍不住道:“这崔国柱该不会装病?”

  夏伯达道:“这事情搞下去谁都没好处,我看还是尽早算了,大事化事化◇了,有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同志之间何必搞到你死我活的”

  何英培叹了口气道:“崔国柱的心胸有xiē问题”

  崔国柱的初衷是想装病,可他自从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躺在床上,连话都懒得说

  他老婆徐敏道:“行了,行了,你就别装了,领导都走了,体委的人也都走了,差不多就行了,老在医院躺着干什么?”

  崔国柱有气无力道:“我没装……我真病了……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徐敏道:“哟呵,装病装出瘾来了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围棋学校还有一摊子事忙活,你再这么装下去,我可没工夫伺候你”

  崔国柱怒道:“谁他**装了?你看不出我难受啊?”
★■点力气都没有”

  徐敏道:“哟呵,装病装出瘾来了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围棋学校还有一摊子事忙活,你再这么装下去,我可没工夫伺候你diǎnlìqìdōuméiyǒu”

  xúmǐndào:“yōhē,zhuāngbìngzhuāngchūyǐnláileshìbúshì?wǒgàosùnǐ,wǒwéiqíxuéxiàoháiyǒuyītānzǐshìmánghuó,nǐzàizhèmezhuāngxiàqù,wǒkěméigōngfūsìhòunǐ”

  cuīguózhùnùdào:“shuítā**zhuāngle?nǐkànbúchūwǒnánshòuā?”

  徐敏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崔国柱的额头,体温很正常啊

  崔国柱内心中没来由一阵烦躁:“干什么?你不信我?你jiào着我装?我为什么要装给你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