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弄假成真】(下)


  第五百二十五章【弄假成真】下

  崔国柱平时de脾气yī直都很好,两口子很少红脸,再加上徐敏是家里主要de收入来源,经济决定地位,可今天崔国柱yī反常态,居然跟老婆杠上了

  徐敏瞪了他yī眼道:“检查结果都出来了,医生说你身体各xiàng指标都好de很,明明没病”

  “医生说话就顶用吗?现在de医院治死de比治好de多……”崔国柱yī激动又觉着有些气急

  徐敏道:“老崔,你怎么回事儿?是不是脑子被刺激出毛病来了?”她也就是随口那么yī说,崔国柱又急了:“你才有毛病,我脑子好de很,我正常得很”

  徐敏也不由得有些生气了:“你真是个神经病,不和你说☆了”

  崔国柱怒道:“你说谁神经病?你说谁神经病,你才神经病呢”

  徐光胜对张扬这个年轻人是十分欣赏de,当晚他在hǎi天大酒店宴请张扬,身为南锡市二院泌尿科主任,徐光胜本身de收入不◆菲,他请客其实也用不着他结账,跟在他后面de药贩子,医疗器械商都排长队,吃顿饭,撕yī张发票,自然会有人抢着给他报销,在医疗界,谁也不把这看成是贪污受贿,这样很正常,大家都这么干,你要是不这么干反而显得不正常了

  当晚徐光胜还邀请了医院de院长钟林,他们两人是医学院de老同学,关系处到了无话不谈de地步,徐光胜也给静hǎi市副市长王广正打了电话,告诉他张扬来南锡担任体委主任de消息,王广正过去曾经被张扬整蛊过,命根子差点没废掉,不过从那次de事情后,王广正也学了个乖,他对张扬相当de服气,听说张扬来南锡任职,马上表示晚上会来南锡出席张扬de接风宴会

  张扬这边叫上了梁成龙,体委●方面他把几位党组成员都邀请了,张大官人知道自己初来乍到de,必须要搞好同志关系,崔国柱de事情让他从众矢之dede局面下改观了许多,他要利用现在de契机多拉yī些关系党组成员中,臧金堂推说有事,段建忠□晚上有应酬,李红阳和刘刚两人接受了邀请,萧苕敏对这位来de主任存着巴结de念头,虽然她有事,还是把事情推掉,前往hǎi天赴宴

  以张大官人de意思是不想去hǎi天de,可徐光胜既然这么安排了,他要是不去,也不好,客随主便,自己总不能提出换地方

  晚上六点,张扬准时出现在hǎi天大酒店de门前,hǎi天de酒店经理钟hǎi燕正在和钟林说话呢,她和钟林是堂兄妹关系,看到张扬走进来,钟hǎi燕停下说话,笑着迎了上来:“张主任,您来吃饭啊”

  钟林不认识张扬,张扬也不认识钟林,徐光胜这会儿从洗手间出来了,看到张扬,笑着道:“张扬,来啦”

  钟林这才知道今晚徐光胜宴请de主宾是这位年轻人,钟hǎi燕这才明白堂哥晚上来这里吃饭是和张扬yī起de,看到张扬和徐光胜如此熟悉,钟hǎi燕又想起张扬和乔鹏举、梁成龙那帮衙内爷de关系,心中对张扬又不觉看重了几分

  徐光胜介绍钟林和张扬认识

  钟林笑着伸出手去,和张扬亲切de握了握手道:“张主任,我对你可是闻名已久啊,徐主任在我面前经常提起你,以后咱们可要多亲近亲近”

  张扬看到钟林这个人没有架子,也没有yī般书生常见de迂腐,心中十分喜欢,点了点头道:“我也yī直很想结识钟院长”

  钟hǎi燕笑着道:“哥,你们先去包间里坐,这里人来人往de,说话不方便”

  张扬这才知道钟hǎi燕和钟林之间还有这层关系,南锡就这么大,走哪儿都能遇到亲戚朋友

  钟hǎi燕引着他们来到徐光胜预定好de包间,这边刚刚坐下,体委de刘刚、李红阳、萧苕敏yī起到了,他们和钟林、徐光胜都很熟悉,相见甚欢,钟林道:“臧主任怎么没来?”

  萧苕敏道:“臧主任今天家里有事,不能来”

  钟林de脾气十分豪爽,他笑道:“有事就不用吃饭吗?我给他打电话,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让他来”他这个人说到做到,yī边打电话去了,没多久就笑眯眯回来了,他向众人道:“老臧yī会儿就过来”

  李红阳知道其中de奥妙,钟林是心胸外科专家,臧金堂de儿子有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就是钟林开刀治好de,所以□臧金堂yī直把钟林当成自己de恩人,钟林让他来,这个面子他说什么都得给

  徐光胜让服务员把凉菜先上了,凉菜还没上齐,静hǎi副市长王广正就匆匆赶到了,进门就拱手道:“抱歉抱歉,我来晚了”
  张扬看到王广正,这可是他de老相识,乐呵呵站了起来主动和王广正握了握手,他没想到王广正能来,从王广正今天de表现来看,这个同志知错能改,是位好同志张扬拉着王广正de手让他坐在自己de身边,想想当初王广正因为说了他和秦清de坏话,被他折腾de那个惨,不过没有那次de教训,王广正也不会长记性

  跟王广正yī起来de还有他de司机小马,小马把yī箱五粮yè放在餐边柜上,转身就走了

  很多事情都是心照不宣de,徐光胜让服务员开酒,六点半de时候,体委副主任臧金堂和梁成龙先后赶到,梁成龙是最后yī个,两人前后脚进门,都笑道:“不好意思,来晚了”

  臧金堂目光和张扬相遇多少有些心虚,毕竟张扬邀请他他没来,钟林yī个电话他就到了,好在张扬并没有跟他计较,笑道:“臧主任,快坐,以为你不能来呢”

  臧金堂笑道:“我那儿子最近功课忙,我得回去给他做饭,想不到我老婆今晚回去de早,我就有时间了”

  钟林道:“老臧这个人绝对是好男人de典范”

  徐光胜笑道:“人都到齐了,咱们开始”

  今晚hǎi天de生意很清淡,酒店经理钟hǎi燕也过来坐下了

  徐光胜举杯道:“第yī杯酒咱们南锡de这些老朋友,欢迎张扬de到来”他这么yī说,所有人同时响应

  张大官人端起酒杯,笑道:“感谢,我这人笨嘴拙腮de,也不会说话,那啥……都在酒里了”他yī仰脖把那杯酒喝光,大家yī起陪着他喝完了

  钟hǎi燕亲自为大家添满美酒,她笑道:“张主任是hǎi量,上次来hǎi天de时候,把我给喝多了”

  梁成龙笑道:“这都怪钟经理长得漂亮,我们这位张主任,就是喜欢找美女喝酒”

  钟hǎi燕很会说话:“今晚我可不怕,萧主任在这里,张主任不会找我喝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萧苕敏道:“我酒量可不成,最多二两酒”

  几杯酒下肚之后,大家轮流敬张扬,今晚de气氛要比那天张德放请客de时候好许多,没有人刻意想灌张扬酒,毕竟多数人都知道张扬de酒量,谁也不想主动找不自在

  钟林和张扬喝得最多,两人喝了六杯,钟林也是hǎi量,他向张扬道:“张主任,我听徐主任说,你在中医上de造诣颇深,我们徐书记de痛风病就是你治好de”

  张扬谦虚笑道:“那是我祖上传下来de秘方,我可不敢谈什么造诣,再说了,徐书记de痛风病很轻,就算没遇上我,别人yī样能够治好”

  别人没觉得什么,可钟林和徐光胜都知道痛风没那么容易治好,张扬现在是谦虚还有yī个人对张扬de医术极为心服,静hǎi副市长王广正,他当初命根子那个痛苦,如果不是张扬教他往上面抹朝天椒,恐怕早就废了,想起当时百爪挠心de滋味,王广正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臧金堂和钟林喝酒de时候,问道:“钟院长,我们崔书记de病情怎么样了?”

  钟林道:“说起这件事真是奇怪啊,医院给崔书记做了yī个全面de体检,他身体各xiàng指标都很正常,可他就是手足酸软无力,连下床都没力气我来之前,刚刚给省人民医院联系了yī下,请专家会诊呢”

  梁成龙不屑笑道:“这位崔书记是不是装病啊?”别人不敢说,他可没什么顾忌

  体委de几个人表情都很古怪,他们不方便发表意见

  钟林道:“按理应该不会,我看崔书记de病是真de,他真是没有力气也许是我们医院de条件有限,无法查出他de真正病因”

  梁成龙道:“张扬,现在到处都在传言,崔书记是你给气病de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说给大家听听”

  张扬笑道:“你现在学得怎么这么八卦啊?”

  yī直没怎么说话de李红阳道:“没这么严重,外面de传言不可信,工作上发生点误会是难免de,当时我们都在场,就是正常de交流讨论”

  萧苕敏道:“崔书记发病还是张主任给背到救护车上de”这句话充满了讨好张扬de意思,也表明了她de态度,她现在是要坚定de站在张扬这yī边了

  张扬道:“咱们别谈工作上de事情了,崔书记病倒我也很难过,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咱们就祝◆愿他早日康复”

  众人在张扬de倡议下yī起端起了这杯酒,王广正听出了个大概,原来崔国柱和张扬发生了摩擦,被气病了,王广正和崔国柱不熟,可他有过相同de经历,他yī直怀疑上次自己de事情是张扬☆○在捉弄他,不过经过那件事他是真害怕了,和张扬作对,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王广正和张扬喝酒de时候,提起了明年de省运会,根据省运会de规划,部分水上xiàng目是在他们静hǎi举行de,静hǎ□i方面为了迎接省运会也做了充分de准备工作,现在水上运动场馆已经建好王广正道:“张主任,什么时候到我们de水上运动中心去考察考察,主场馆都建好了,内部装修也已经接近尾声,就等省运会开幕了”

  张扬道:“好啊,要是体育中心也有你们这样de工作效率就好了”

  王广正道:“张主任,有件事你得帮我们提提,市里面答应划拨de五百万始终没有到账”

  张扬笑道:“王市长,你不够意思啊,我◆屁股还没坐热乎呢,你就找我要钱”

  王广正有些不好意识de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想让张主任帮着反映反映,没有找你要钱de意思”他对体委de状况清楚得很,就算要钱也轮不到体委给,南锡市◇体委没什么权力,这次围绕省运会进行deyī系列体育场馆建设,体委根本没插上手

  张扬笑着指了指徐光胜道:“王市长,你和徐主任是老同学,你直接找他反映,让徐主任去找徐书记要钱”

  徐光胜哈哈笑道:“张主任,你别往我身上推,我大哥虽然是市委书记,可我只是个普通医务工作者,他de事情我从来都不过问,我想问也问不了,体育界de事情,你当然要负责,你是南锡体育界de掌门人啊”

  张扬◎道:“听徐主任这么yī说,我压力很大啊”

  梁成龙笑眯眯望着张扬,满桌人只有他最了解张扬,他察觉到,张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崔国柱病倒只是第yī步,张扬正在逐步扫清前进路上de障碍,不知道下y○○ī个倒霉de又会是谁?

  酒场是个交流感情de好地方,大家坐在yī起喝酒可不是为了麻醉自己,每个人都抱有自己de目de,梁成龙和钟林谈得很愉快,聊起了市二院计划中de门急诊大楼,梁成龙早就听说★了二院有意兴建门急诊大楼de消息,不过他也知道在南锡de地盘上抢走这块肥肉de难度不小,市委书记de弟弟徐光利是个胃口很大de人,这样de大工程,他不会轻易放过

  在梁成龙de眼中徐光利只不过是yī个土包子,在建筑这yī行,徐光利比他差得远,论身份背景徐光利也不如他,可是有yī点他不得不承认,这里是南锡,南锡市委书记是徐光然,徐光利de亲哥哥,在南锡徐光利有着得天独厚de优势,强龙不压地头蛇,梁成龙过去也没动过和他yī争短长de心思,可现在深水港工程受挫,他忍不住开始盘算其他de事情

  钟林这个人很豪爽,至少表面是这样,他和梁成龙谈得很投缘,这个人喝酒也很爽快张扬虽然是第yī次和他见面,可是钟林已经推翻了他既往对医院院长de概念,钟林de身上并没有太多de学者气,像是yī个官员,yī个管理者、经营者他很健谈,善于处关系,甚至在酒桌上就和梁成龙拍板定案了输yè室de装修工程

  张扬主动和臧金堂碰了yī杯,他很诚恳de说道:“臧主任,我刚到体委来,对体委de工作流程还不熟悉,以后,你可要多多支持我de工作”

  臧金堂笑道:“张主任放心,我yī定会全力支持你de工作”说这句话de时候,臧金堂还是有些纳闷de,毕竟今晚出席de党组成员不是自己yī个,张扬专门向他说这句话,应该是对他de重视,可重视他de同时,未免有些忽略了其他人de感受

  张扬和臧金堂喝了这yī杯,然后又和今晚列席de几个体委党组成员各自喝了yī杯,他并没有重复刚才de话臧金堂心里又嘀咕起来了,他为什么专门对我说这句话?难道是我de态度让他有所觉察?还是他对我de工作有所不满?人想de太多未必是什么好事平心而论,张扬刚刚来到南锡de时候,臧金堂对他是极度藐视de,可在张扬成功将崔国柱气晕之后,臧金堂发现张扬de身上还是有不少de闪光之处,阴谋诡计他见多了,可是以张扬de年纪,能够把阳谋运用得如此之好,臧金堂过去从未见过想想崔国柱真是可怜,党组书记只当了几个小时,就被张扬给送进了医院,这样de年轻人谁敢忽视?

  臧金堂在那儿琢磨了半天,张扬端起酒杯又找上他,笑道:“臧主任,你是党组副书记,现在崔书记病了,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重返岗位,以后体委de党务工作就全靠你了”

  臧金堂怎么听怎么觉着不对味儿,张扬说这话什么意思?是在暗示他,崔国柱de今天就是他de明天吗?臧金堂笑得很勉强,不过他还是和张扬碰了碰杯,没说话,喝完了这杯酒,愣了好yī会儿方才总结道:“张主任,以后我们都会支持你de工作”

  张扬笑了,臧金堂根本就是个聪明人,不过他这句话说de多少有些违心,想让这帮体委de老臣子对自己服气还需要yī个相当长de过程不过崔国柱给了他yī个契机,通过崔国柱张扬已经初步展示出自己de实力,以后想跟他做对de,首先要想想崔国柱

  当晚钟hǎi燕并没有安排桑拿,不过吃完饭之后,她亲自把张扬送到了酒店de大门外,张扬没开车,打车来de,钟hǎi燕把酒店de司机叫来,让他开着hǎi天用来迎宾de加长林肯车把张扬送到体委招待所

  张扬望着那辆有些夸张de林肯车,不禁笑道:“钟经理,不用这么招摇”

  钟hǎi燕笑道:“感受yī下,当领导de要学会体察民情”

  张扬道:“我怕上瘾,真要是上瘾了,我每天都要体察民情怎么办?”

  钟hǎi燕格格笑了起来:“这事儿我能做主,要不从明天开始,我让司机去接您上下班”

  张大官人乐了:“那就是害我,我们这些国家干部,就算坐豪华轿车,也是见不得光de”张大官人乐呵呵上了林肯车,当然林肯车送得不是他自己,还有钟hǎi燕de堂哥钟林,钟林有些喝多了,很兴奋,搂着张扬de肩膀道:“张主任,我和你是yī见如故啊,以后咱们哥俩要经常沟通”

  张扬愉快道:“没问题”

  钟林道:“别de我不敢保证,省运会召开de时候,我会安排优秀de医护人员前往会场担当场地医生,无偿提供急救药品”

  张扬觉着钟林挺有意思,豪爽de人也分很多种,有表里如yīde,也有表面豪爽,暗地里抱有心机de,张扬和钟林接触尚浅,对他还不了解,不过从钟林和其他人de相处能够看出,他在社会交往上很有yī套

  钟林坚持先把张扬送到了体委招待所,临分别de时候还约定下周yī起喝酒,张扬下了车,挥了挥手,望着林肯车远去,这才转身向招待所走去张扬还没有走到招待所大门,就接到了秦清de电话,秦清是专门问他工作情况de,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个报喜不报忧de主儿,笑嘻嘻道:“好啊,市里对我很重视,给我de工作任务很重,我现在啊都忙得昏天黑地de,连给你打电话都忘了”

  秦清笑道:“这不刚好称了你de心思,你本来就是个闲不住de人”

  张扬道:“万事开头难,刚来到这里,千头万绪,不知从何抓起”

  秦清道:“慢慢来,我对你有信心”

  张扬道:“清姐,我这两天始终在想,初来乍到de,我是应该高调呢还是应该低调?”

  秦清道:“做好你自己,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其他de都不重要”

  张扬道:“我自己是什么样子?我现在都糊里糊涂de”

  秦清道:“能够让我死心塌地对待de,yī定是这世上最优秀de男子,你已经很好,没必要刻意改变自己”

  张大官人听到秦清de这句话心中不由得yī热,可仔细咀嚼,其中de确很有道理他正想说些动情de话儿,身后忽然响起yī个惊喜de声音:“张主任”

  张扬吓了yī跳,他刚才和秦清打电话实在过于投入,以至于有人走到他de身边都没有意识到,张扬说了yī声,挂上了电话,借着灯光望去,却是招待所de经理徐宏宴来到了他de身边,张扬有些不悦道:“徐经理,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啊?”

  徐宏宴满面红光,呼吸中带着yī股浓烈de酒气:“今晚我请几个客户吃饭,喝得有点多,所以不敢回家了,我老婆是只母老虎,我怕她吃了我”

  张扬听他说得有趣,不觉露出yī丝笑意:“喝多了就赶紧去休息”

  徐宏宴道:“张主任,我让人炖了牛鞭汤,yī起喝点,解酒de”

  张扬心说邪乎,还是第yī次听说牛鞭汤能够解酒de,他不想去,可徐宏宴喝多了酒,胆子壮了不少,居然主动拉着张扬de胳膊,把他往餐厅拽,张大官人看到人家也是yī番好意,不忍心发火,跟着徐宏宴yī起去了餐厅

  徐宏宴让服务员把牛鞭汤送上来,同时又弄了四道小菜,这儿本来就是他承包de,他安排这些事当然十分方便

  时间就快十yī点了,张扬本来没有吃东西de兴致,可牛鞭汤端上来,香气扑鼻,盛了yī碗品了几口,真是美味无比,虽然不知道这东西到底能不能够解酒,可味道de确是极品,自打张大官人来到南锡还没吃过这么合口de东西

  徐宏宴要了两瓶冰镇啤酒,带着几分酒意道:“张主任,我老早就想请您吃饭了,可yī直都没机会,今晚不算,改天我正式请您”

  张扬笑道:“你别这么客气,大家都是同事,随便点好◎”

  徐宏宴道:“张主任,我打第yī眼见到您就知道您是好人,平易近人,yī点架子都没有,现如今,像您这样de领导真是不多了”

  谁都爱听恭维话,张大官人也不例外,明知徐宏宴这句话是在拍○自己de马屁,可听着就是舒服,张大官人夹了段鞭花嚼了嚼,有筋斗有嚼头,美哉爽哉

  【六月到来,先来七千字,保底八千,明天爆发计划详见单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