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特殊礼物】(上)


  第五百二十六章【特殊礼物】

  从严格de意义上来讲,徐宏宴算不上张扬de同事,他过去是南锡煤矿机械厂食堂de厨子,后来停薪liú职下了海,一直从事餐饮业五年前来到tǐ委承包了招待所,因为他在人际关系上有一套,所以和tǐ委de几位领导相处de很不错,获得了不少政策上de优惠前tǐ委主任周大年过去给了徐宏宴不少de帮助,所以周大年出事之后,徐宏宴一直都很忐忑,眼看今年年底承包期将至,盯着招待所这块肥肉de人不少,几个副主任那里徐宏宴都做了工作,可现在tǐ委来了领导,一切还得张扬拍板定案

  张扬本来没什么兴致和徐宏宴多耗时jiānde,可徐宏宴这个人有些小聪明,他知道一位领导来了,最希望听到de是什么?通过这两天de观察,他隐约看出了tǐ委de一些动向,也听说了张扬和崔国柱之jiānde争执,想要激起人家de兴趣,就必须要投其所好

  徐宏宴道:“张主任,我听说崔副主任住院了”

  张扬点了点头,埋头喝汤没说话

  徐宏宴道:“崔副主任这个人,棋下de很不错,不过在做官方面……”他摇了摇头,他故意在关键de时候中断,以引起张扬de兴趣

  张扬笑道:“好像你很了解他似de”

  徐宏宴道:“张主任,您还真别小看我,我在tǐ委干了五年,tǐ委领导们来我这里吃饭根本查不清了,迎来送往de,每个人什么性情,什么脾气,什么底子,我都清清楚楚这可不是我吹牛,张主任,您要是有兴趣,我今晚正式跟你聊聊”

  张大官人顿时意识到徐宏宴想要讨好自己,张扬初来南锡,tǐ委内部de这些干部群众大都用怀疑de眼光来看他,对他de态度极其谨慎,他不了解别人,别人一样不了解他,相互了解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必须经过时jiān来完成

  徐宏宴无疑可以大大加张扬对tǐ委de了解,缩短他上手de时jiān,徐宏宴没有其他tǐ委在编人员de顾忌,他本身游离于tǐ委de边缘,又对tǐ委极其了解,这样一个人物愿意主动透露消息,张大官人自然不胜欢迎张扬装出平淡无奇de样子:“”

  徐宏宴知道自己刚才de那番话已经激起了张扬de好奇,送礼也需要窍门,礼物不一定是金钱财物,如今已经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信息高度发展,无论是生意场还是官场,信息都变得无比重要,他送给张扬de这份大礼就是信息,徐宏宴道:“崔副主任是围棋专业五段,他和我们市委徐书记是最好de棋友,隔三岔五de就会在一起下棋,两人互有胜负”

  张扬倒了杯啤酒,抿了一口,他听得很认真,徐宏宴de第一句话就成功吸引住了他de注意力,难怪崔国柱会被提升为tǐ委党组书记,原来他和市委书记徐光然之jiān有着这层关系,由此推论这件事徐光然是幕后推手,真de这样,徐光然就有些不够厚道了,想当初老子医好了你de痛风病,对你有恩啊,我虽然不求你回报,可你狗日de也不能恩将仇报?

  徐宏宴道:“崔副主任de儿子在日本,妻子徐敏开了一jiān围棋学校,生意不错过去崔副主任de围棋水平要比他夫人高,可后来崔副主任一心从政,难免心有旁骛,所以围棋水平止步不前,现在和他妻子下棋,反而是负多胜少了”

  张扬笑眯眯道:“他和徐书记下棋也是负多胜少”

  徐宏宴笑道:“胜负参半,要是负多胜少,只怕徐书记自己都不相信了”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彼此都懂得对方de意思

  徐宏宴和张扬碰了碰酒杯,咽了口啤酒道:“tǐ委前主任周大年,现在肺癌晚期,正在二院放疗科住院,听医生说,他剩下de日子已经不多了,周主任是个谨小慎微de人,在他任职期jiān并没有什么太辉煌de政绩,□也没有出什么岔子,前些日子他住院前有人传言他挪用了一笔公款,还说要双规他其实tǐ委账上就那么点儿钱,他挪用公款也是为了帮朋友,听说挪了三十万,朋友也打了借条,说是两个月归还,可刚刚一个月,就有人把这件▲事捅了出来,周主任因为这事儿又惊又怕,所以就病了,住院一查,竟然是肺癌晚期”说到这里徐宏宴笑了笑道:“我都是听说啊,这些事没什么证据”

  张扬笑道:“咱们喝酒闲聊,过了今晚我什么都不记得,这件事是谁捅出来de呢?”

  徐宏宴心领神会de笑道:“我听说了一些,有几个版本,有人说是某位急于上位de副主任,有人说捅出这件事de就是财务科de刘科,还有人说是周主任和某位助理有暧昧,这位助理刚离了婚所以逼周主任离婚,周主任不情愿,结果两人因爱生恨,她把周主任de事情捅了出来,这些都是传闻,有些事我是知道de,就说周主任这个人,应该是个好人,很顾家,对工作也很负责,他作风上没什么问题,就说■这次挪用公款de事情,他是一心想帮朋友,他那位朋友知道这件事被捅出来之后,马上就把三十万给送回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如果传言都是真de,周主任这个人还是很不错de”

  徐宏宴道:□“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不过我认为周主任为人不错,这世道,贪官污吏多了,周主任这个人还算是洁身自好,平时不抽烟不喝酒,真是搞不懂这么一个人怎么会得肺癌?”

  张扬道:“tǐ委虽然人数不多,可官员却不少”

  徐宏宴道:“那倒是,现在de副主任中,老人应该数臧副主任,您来之前,他接替周主任位置de呼声也一直都很高,臧主任de老婆是国资委de,家庭条件还不错,有个儿子,在上大学,说起他de这个儿子,小时候得过先天性心脏病,后来还是二院院长钟林亲自主刀给他治好de,所以臧副主任一直把钟院长当成恩人”

  张扬联想起今晚钟林一个电话就把臧金堂从家里召了过来,原来还有这段缘由,怪不得臧金堂会对钟林如此买账反观市委书记徐光然,就有些以怨报德de意思了不过张扬也能够理解,在他看来自己是夏伯达调过来de官员,也许徐光然和夏伯达之jiān不睦,所以连带着对自己产生了一些想法,他针对de应该不是自己

  徐宏宴越说越来兴致:“李红阳副主任在tǐ育界de成就很高,过去得过羽毛球亚洲冠军,国内冠军是拿了好多次,不过他状态最好de时候,意外受伤,中断了他de运动生涯,这也成为他心中最大de遗憾”

  至于刘刚和段建中两人,徐宏宴并没有多提,这两人在tǐ委一直都很低调,也不是什么关键人物,反倒是主任助理萧苕敏,徐宏宴重点说了一下:“其实tǐ委de很多具tǐ事情都是萧主任一直在做,她很有些能力,女人太专注工作就容易忽略家庭,所以去年她和丈夫de感情终于破裂,两人离了婚,外界都传言她和某位领导有暧昧,这才导致了婚姻破裂,其实都是扯淡,萧主任没那些事,如果有,她也没必要去讨好那位领●导”

  张扬当然明白徐宏宴口中de那位领导就是前tǐ委主任周大年

  徐宏宴把tǐ委de各位党组成员评点了一圈,然后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杯道:“张主任,我今晚喝高了,话有点多,您千万别往☆dǎo”

  zhāngyángdāngránmíngbáixúhóngyànkǒuzhōngdenàwèilǐngdǎojiùshìqiántǐwěizhǔrènzhōudànián

  xúhóngyànbǎtǐwěidegèwèidǎngzǔchéngyuánpíngdiǎnleyīquān,ránhòuduānqǐjiǔbēihézhāngyángpènglepèngbēidào:“zhāngzhǔrèn,wǒjīnwǎnhēgāole,huàyǒudiǎnduō,nínqiānwànbiéwǎng心里去”

  张扬笑道:“闲聊而已,我很喜欢和你聊天”

  徐宏宴心中暗喜,张扬de这番话已经表明,自己de话对他很有价值,徐宏宴索性再爆点料,加深这位领导对他de印象,徐宏宴道:“张主任,说句不该说de话,您现在来接手tǐ委工作不是时候啊”

  张扬微笑道:“何以见得?”

  徐宏宴道:“我不知道别de城市怎样,可在南锡,tǐ委文联之类de单位一直都是清水衙门,级别是有了,可真正de权力没多少,想在这些地方做出成就不容易,可混日子却很容易,张主任这么年轻,前程远大,来这种地应该只是一个过渡,倘若在过去,来这里做做调整不失为一个很好de选择可明年南锡要举办省运会,tǐ委de事情自然就多了起来别看平时没有什么明确指标来衡量,一到这种时候,领导就有了标准,金牌几块?奖牌几块?总成绩第几?不但领导关心,老百姓也关心,tǐ委de地位就会上升到前所未有de重要千荣辱都聚焦到tǐ委de身上,无论之前你做了多少工作,可在省运会上拿不到好成绩,就等于什么都没做,老百姓会认为你不作为,领导会认为你没有能力”

  张扬笑道:“你这么一说,我真觉得来de有些不是时候了”

  徐宏宴原本没想说这么多,可今晚喝了点酒,再加上他存心想和张扬套近乎,加深张扬对他de印象,引起张扬对他de重视,想做到这些,不爆出点真材实料是不行de,徐宏宴说着说着就把一开始自己设定de尺度给忘了,他低声道:“我是个旁观者,我能看出来,市里给tǐ委de任务就是拿牌,拿名次,可市里又不给tǐ委什么真正权力,经费迟迟不到位,tǐ育中心建设也和tǐ委没什么关系,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难呐”

  张扬哈哈大笑,徐宏宴今晚说de这番话对他很有用,从大概上他已经理清了tǐ委管理层de头绪,周大年是贪是清和他没有任何de关系,毕竟已经成为过去,至于徐光然捧起来de那个党组书记崔国柱,一时半会○是别想从医院里出来,想跟我争权夺利,哪儿凉快哪边呆着去,其他几个副主任,张扬压根没放在眼里

  徐宏宴道:“张主任,我听说了一件事,不知是真是假?”

  张扬道:“你说”

  徐宏宴道:“我听说您在大会上拍了胸脯,说咱们省运会要拿第一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这么说过”

  徐宏宴叹了口气道:“张主任,可能您对南锡detǐ育状况不清楚,南锡在平海tǐ育界根本排不上号,这次市里提出金牌榜进入前三de目标已经很不现实了”他虽然喝了酒,可这句话说de还是很委婉de,没有直接说张扬不现实

  张扬道:“徐经理,你对我也不了解,只要是了解我de人都知道,我这人说得出就做得到”

  徐宏宴内心一怔,充满错愕de望着张扬,他从张扬充满强烈自信de目光中意识到,张扬绝不是漫无目dede信口开河,可徐宏宴仍然不敢相信,南锡夺得省运会金牌、奖牌榜双榜第一个tǐ育基础如此薄弱de城市,不可能在短短de一年内完成这样de飞跃

  张扬道:“万事开头难,我感觉在南锡tǐ委de开局还很不错,我相信周围de同志会越来越配合我de工作”

  徐宏宴没说话,默默看着张扬,他说不清为什么,总是觉着这位年轻detǐ委主任有着一股与众不同de味道

  【这章四千,算上凌晨de已经一万一千字求保底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