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特殊礼物】(下)


  第五百二十六章【特殊礼物】下

  崔国柱真的病倒了,不过谁也查不出是什me病,二院专门从省里请来了专家,专家会诊之后,给出的结论是他压根就没病,心理障碍没说他装病就已经很客气了

  崔国柱住院的第三天,前tǐ委主任周大年死了,张扬带着一帮tǐ委党组成员去周大年家里进行了慰问,吊唁之后,在他的倡议下,这帮人又去了二院,再次探望了崔国柱

  崔国柱躺在床上,状况比刚住院的时◇候差多了,他老婆徐敏坐在一旁,愁云满面,她刚刚去问过专家,现在所有人都对崔国柱的毛病束手无策,认为崔国柱没病,就是心理上落下阴影了,他以为自己有病,专家还建议她请位心理医生好好给崔国柱看看

  ●◇候差多了,他老婆徐敏坐在一旁,愁云满面,她刚刚去问过专家,现在所有人都对崔国柱的毛病束手无策,认为崔国柱没病,就是心理上落下阴影了,他以为自己有病,专家hòuchàduōle,tālǎopóxúmǐnzuòzàiyīpáng,chóuyúnmǎnmiàn,tāgānggāngqùwènguòzhuānjiā,xiànzàisuǒyǒuréndōuduìcuīguózhùdemáobìngshùshǒuwúcè,rènwéicuīguózhùméibìng,jiùshìxīnlǐshàngluòxiàyīnyǐngle,tāyǐwéizìjǐyǒubìng,zhuānjiāháijiànyìtāqǐngwèixīnlǐyīshēnghǎohǎogěicuīguózhùkànkàn

  徐敏从丈夫口中知道,把丈夫气病,弄成这番模样的罪魁祸就是张扬,见到张扬过来,她自然不会有什me好脸色

  张扬笑眯眯叫了声嫂子

  徐敏冷冷看了他一眼,压根就没理会他,转身拿着水瓶去打水了,她也是有素质的人,泼妇骂街的事情她干不出来,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泄着不满

  崔国柱躺在那里,一脸郁闷的望着张扬,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me了?开始只是装病,可到了医院,身tǐ状况就一天不如一天,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崔国柱开始担心,如果这种状况继续下去,他恐怕走不出去了

  张扬笑道:“崔书记,今天感觉怎me样啊?”

  崔国柱的声音沙哑无力:“还好,没被气死”

  几位党组成员看到崔国柱的样子都有些同情,谁也没想到崔国柱进医院之后情况变得越糟糕起来

  张扬道:“崔书记啊,你可得赶紧好起来啊,周主任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崔国柱愣了一下,他一直躺在病房◎,消息闭塞得很,并不知道周大年已经去世的消息

  张扬道:“今天凌晨,周大年同志因病去世了,和你在同一所医院,你在七lóu,他在十七lóu,哎真是可惜啊”

  周围人都听出来了,这位张主任★可够坏的,现在把周大年的死讯告诉崔国柱,根本是在加重崔国柱的心理压力啊

  崔国柱的脸色变了,虽然他早就知道周大年得了绝症,可过去他身tǐ好好的没觉着什me,最多有些同情,现在他也躺在医院里,医生到现在都没诊断出他得了什me病,妻子说他没病,可他不这me认为,明明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怎me可能没病?难道……难道自己得了什me绝症?所有人都在瞒着自己?想到这里崔国柱不寒而栗,脸上的血色都□没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崔书记,你可得尽快好起来,tǐ委的工作还等着你去做,缺了你,我们就缺少了主心骨,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谣言,说我们tǐ委的风水不好,说党组书记这个职位和tǐ委犯冲,说当上党□组书记的都要倒霉,崔书记,你可别往心里去,咱们都员,唯物主义者,那些东西不能信”

  张扬这番话说完不但崔国柱打了个冷颤,连臧金堂脸色都变了,他双手紧紧攥起,手心里又冷又湿,全都是冷汗,虽然他知道张扬说这句话故意在刺激崔国柱,可仔细想想,可不是嘛?周大年过去是党组书记,得了肺癌,如今已经去世,崔国柱当上党组书记只不过一天就被送进了医院,这tǐ委的党组书记看来真的不吉利

  张扬装模作样的拍了拍崔国柱的手背道:“崔书记啊,尽快好起来,该吃啥吃啥,该喝啥喝啥,养好身tǐ,我们都期待你早日康复,尽早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崔国柱咬着嘴唇,脑子里此时一片空白,张扬和那帮党组成员的慰问他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了,甚至连这帮人什me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徐敏回到病房,看到丈夫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怎me了?”

  崔国柱道:“我究竟得的什me病?”

  徐敏道:“我不是都告诉你了?专家都说了你是心理有障碍,没病”

  崔国柱道:“你骗我,你们所有人都在骗我,是不是我得了绝症,你们害怕我崩溃,所以不告诉我?你说我是不是得了绝症?我是不是得了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连眼圈都红了,崔国柱这个人心理素质并不过硬

  徐敏真是有些烦了,她怒道:“崔国柱,你有完没完?这两天为了你,我连学校都顾不上去,你什me检查都做过了,医生都给你下了诊断,你身tǐ各项指标都正常,瞧瞧你自己,红光满面,肥头大耳,你能有什me病?”

  崔国柱道:“你别想骗我,我看得出来,你想瞒我,徐敏,我不怕死,我承受得住,你把实话告诉我,我有权知道自己的病情”

  徐敏道:“你是有病,你有神经病”

  崔国柱道:“别骗我,如果我得了绝症,就别为我花钱了,花再多的钱也没用,也治不好,钱最后都打了水漂,多留点钱给孩子,他在国外……需要用钱……”说到这里崔国柱不禁哽咽起来

  徐敏看到丈夫的样子心中又是生气又是怜惜,她比崔国柱要明白,丈夫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是那个党组书记给闹得徐敏耐下性子,柔声道:“老崔,你真没病”

  崔国柱拉住妻子的手道:“徐敏,这me多年你跟着我没过几天好日子,儿子上学也靠你一个人打拼,我对不起你”

  徐敏道:“别瞎说了”

  崔国柱说着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敏,你还年轻,我走了,你不能一辈子为我守着,遇到好人家……就……就嫁了……”说到这里崔国柱悲从心来,捂着鼻子哭了起来

  徐敏听得眼圈也红了,可丈夫这一连串的话根本是hún蛋之极,她气得伸出手指狠狠戳了一下崔国柱的脑门:“你是有病,脑子坏了,一天到晚想当官,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哪有当官的本事?人家气你,你就病了,老崔,你没病,你真没病,你就是迈不过心里的这道坎儿,咱不当官了,咱不当什me劳什子书记,■你都多大年纪了,跟人家争什me?什me看不透啊,咱们两口子是缺吃还是缺穿?是我对你不好,还是儿子对你不够孝顺?你这个老糊涂怎me就迈不过这道坎儿啊”徐敏一边说一边在崔国柱的肩头捶着

  崔国柱黯★然道:“敏,你们都好,是我不好,我现在啥都不想了,我要是能迈过这道坎儿,我什me都不争,什me都不争,可……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徐敏道:“怎me来不及?你又没病,你从一开始就是装病”

  崔国柱道:“可装着装着……就成真的了……我真有病,我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说到这里他忽然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极其怪异

  徐敏道:“怎me了?”

  崔国柱尴尬道:“我……我尿床了……”

  泌尿科主任徐光胜被请来给崔国柱会诊,徐光胜为崔国柱检查之后,也认为崔国柱没病

  徐敏跟到办公室内,她忧心忡忡道:“徐主任,我们家老崔什me检查都做过了,都说他没病,★可他现在这样子根本就是有病在身”

  徐光胜笑道:“他真没病,这me多医生专家没理由骗你们,照我看,崔书记是心理上有障碍,其实在我们临床上见过这样的病例,一个健康的人,因为某件事受到了一些刺激,■kětāxiànzàizhèyàngzǐgēnběnjiùshìyǒubìngzàishēn”

  xúguāngshèngxiàodào:“tāzhēnméibìng,zhèmeduōyīshēngzhuānjiāméilǐyóupiànnǐmen,zhàowǒkàn,cuīshūjìshìxīnlǐshàngyǒuzhàngài,qíshízàiwǒmenlínchuángshàngjiànguòzhèyàngdebìnglì,yīgèjiànkāngderén,yīnwéimǒujiànshìshòudàoleyīxiēcìjī,他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暗示自己得了某种不治之症,这种反复不停的暗示,会让他出现类似疾病的症状,不过像崔书记这me重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徐敏道:“徐主任,您看我应该怎me办?老崔这样下去,◎身tǐ状况只会越来越差,我担心他早晚得成神经病”

  徐光胜道:“想要治好他也很简单,就要找准他心理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搞清楚到底是什me导致他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徐敏咬了咬嘴唇,丈夫□□出现这种状况的诱因是张扬,是张扬把丈夫给气晕了,然后才弄成了这个样子徐敏意识到,丈夫不适合当官,如果没有这个党组书记,一切都好好的,真正害了他的是这个职务

  市委书记徐光然和组织部长何英培谈工▲作的时候,偶然想起了tǐ委的事情,他问道:“崔国柱上班了吗?”

  组织部长何英培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正想跟您说这件事,崔国柱已经递交了辞职书,因为身tǐ原因,他无法胜任tǐ委党组书记的工作,让领导另选贤能”说完之后,何英培又补充道:“辞职书是他老婆送过来的”

  徐光然皱了皱眉头,崔国柱是他提名的,可在tǐ委党组书记的位置上还没有坐满一天,就已经进了医院,徐光然道:“照你看,谁来当这个党组书记合适?”

  何英培道:“徐书记,最近我听说了一个说法,都说tǐ委党组书记这个职位不吉利,周大年过去是tǐ委党组书记得了绝症,崔国柱刚当了一天就进了医院,现在所有人都觉着这个位置不吉利,我看给谁都不敢接”

  徐光然笑道:“扯淡,外面的这些流言就是会以讹传讹,我们**人,谁会相信这些唯心主义的东西?”

  何英培道:“徐书记,这些事的确不可信,不过这次崔国柱之所以生病,根本原因是和张扬生了工作上的冲突,我个人认为tǐ委即将面临的工作很重要,领导层还是不要有太多的分歧才好”何英培说得很婉转,他对徐光然坚持tǐ委党政分开也很不理解

  徐光然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向后靠在椅子上,想了想道:“张扬这个年轻人做事情有些不靠谱,把tǐ委放给他,我怕会闹出事情来”

  何英培笑道:“不放权给他,出的事情也不少,既然他愿意折腾,有能力折腾,就给他一点空间,现在的年轻人都有叛逆心理,勒得太紧未必是什me好事”

  何英培的建议让徐光然心中一动,从一开始他对张扬的到来就有种抵触感,这并非是因为个人关系的原因,谈到私交,他和张扬还算不错,当初他的痛风病就是张扬给治好的,可张扬这个年轻人是出了名的能折腾,夏伯达把他请到南锡,嘴省委秘书长阎国涛的主意,徐光然却不相信没有人甘愿久居人下,夏伯达也不会例外,自从他来到南锡之后,徐光然把权力控制得很死,夏伯达名义上虽■然是市长,可轮到实际的权力,还不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徐光然将他从重点工程深水港排除出去,夏伯达表面上没什me意见,对他仍然是一团和气,不过其人内心中究竟怎样想,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深水港工程因■为资金问题受阻,而这个关键时刻,省里将徐光然最得力的助手常凌空调往岚山,徐光然从中已经嗅到了一丝风雨欲来的征兆,而夏伯达恰恰在这个时候将张扬这个平海内最有名的惹祸精弄到南锡,他的目的绝不会那me单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徐光然在心底早已下定了结论,夏伯达把张扬弄来,其目的就是想针对自己,他对南锡目前的权力分配不满,他夏伯达想要夺得多的话语权

  徐光然把崔国柱捧起来,其目的是要分薄张扬的权力,这并非是私怨,而是为了他的大局观在考虑,可是徐光然万万没有想到崔国柱只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当了半天的党组书记就住进了医院,现在通过他的老婆递交了辞呈看来自己低估了张扬的战斗力,却高估了崔国柱的领导能力,崔国柱在这方面的能力远不如他下棋的水平

  何英培认为徐光然在tǐ委的事情上有些题大作了,原本就是一个清水衙门,就算把党组书记一并交给张扬,他在tǐ委也折腾不起什me风浪,何必惹这子打喷嚏呢?可能是深水港的事情搞得徐光然一筹莫展,所以做事情远不如过去那me大度,一位城市的领导人,过度拘泥于处,可不是什me好事

  徐光然终于道:“同意他辞去党组书记的职务,党组书记由张扬同志担任”

  何英培内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早就该这样,一件原本理所当然的事情,非得要兜一个圈子,到最后还不是回到了原点

  tǐ委方面很快就接到了通知,崔国柱因病辞去党组书记一职,由tǐ委主任张扬兼任tǐ委党组书记,所有党组成员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居然没有任何人表示异议,谁都看到了崔国柱的下场,党组书记早已不是他们心中的香饽饽,成了晦气的代名词

  张大官人主持了本来就该由他主持的党组会议,他很虚伪的说道:“各位同志,这个党组书记我是不想担任的,组织上非得要把这个职务强加给我,我准备找领导好好谈谈,我还是主管行政,我在党务工作方面缺乏经验,我准备推荐臧副主任担任党组书记”

  臧金堂原本准备装哑巴,可听到这话他不能不吭气了,慌忙摆手道:“我可不成,你让我给你当个副手我还行,我有自知之明”臧金堂突然变得这me谦虚当然是有原因的,在亲眼看到崔国柱被张扬当场气晕的场面之后,臧金堂真切感受到了这厮身上强的权力欲,他现在嘴上说的好听,可心里不知高兴成什me样子,谦虚是表现出来的,都他假的,他之所以这样说是提醒臧金堂别打党组书记的主意

  几位党组成员都没说话,他们对张扬的态度已经改变了许多,从一开始的不屑,已经重视了不少,大家都现,这个年轻人能够在这种年龄就hún上正处的级别不是只靠运气,人家有手腕,崔国柱当了半天的党组书记就住进了医院,听说现在精神上还有些问题,老是怀疑自己得了绝症

  张扬勉为其难的叹了口气道:“赶鸭子上架,都说咱们tǐ委党组书记这个位子不吉利,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来,那只有我来了,谁让我是tǐ委主任,身为tǐ委的第一领导,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话充满着**的装逼味道,张大官人通过这句话向在座的所有人传递了两个信息,第一我不想干,是你们都不愿意干,我是替你们挡灾的,第二我才是tǐ委的第一领导人,党政一把手,我的领导地位是不可动摇的

  虽然张大官人成功得到了tǐ委党政一把手的位子,别的党组成员也都没有异议,可这并不代表着这些人从此就会心服口服臧金堂承认这子有些手段,现在也懒得跟他争斗,他在tǐ制中hún了这me多年,懂得避其锋芒的道理,张扬刚到tǐ委,憋着劲想要烧几把火,谁主动迎上去不是自找难看吗?崔国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臧金堂冷眼看着张扬,心说,你只管得瑟,tǐ委可不是你兴风作浪的地方,用不了太久,你就会知道什me叫四面楚歌

  党组会上谈论的可不是单纯的党务工作,副主任刘刚提起周大年的事情,后天周大年的尸tǐ就要火化,按照惯例,在尸tǐ火化前是要搞个遗tǐ告别仪式,开个追悼会,事实上周大年的级别也应该享受这样的待遇,可是因为挪用公款的事情,这次追悼会也变得不好处理刘刚道:“市里对周大年同志的事情一直没有处理意见,我们tǐ委在追悼会上应该怎样做,他的生平怎样写,都不好办啊”

  张扬道:“人都死了,还处理什me?”

  纪检组长段建中道:“人虽然去世了,可问题还在啊,不能因为人死了,他的过失就一笔勾消”

  张扬道:“这件事我看咱们尽量照顾到死者家人的感受,就算周大年同志生前犯过一些错误,也弥补了,又不是什me十恶不赦的大罪,都说官场之上人情淡薄,咱们要是做得太绝情,人家家里人会怎me想?我认为,咱们tǐ委方面,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后天周主任的追悼会,不管你们怎me做怎me想,我是一定会参加的”张扬的这番话掷地有声,马上激起了一些人的赞同

  李红阳就是其中之李红阳道:“张主任说得对,人都死了,还处理什me?周大年同志的问题就是挪用公款,那笔款子已经补上了,他的错误自然有◎上级追究,我们参加他的追悼会是冲着我们的同志情谊,谁没犯过错,不能因为犯了错就否定人家的一切,谁敢说周大年同志对我们tǐ委没有贡献?”

  【继续送上六千字求保底月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