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营销权】(下)


  第五百二十八章【营销权】下

  张扬离开了徐光然的办公室,虽然他从徐光然那里chéng功要来了省运会的营销权,可他总感觉到徐光然对自己有些虚伪,也许是他的错觉,按理说自己是徐光然的大恩人,他不应该如此,事实上徐光然在和他的会面中,对他的工作还算是很支持的,可张扬总觉着有些不对劲,崔国柱的事情已经让他对徐光然产生了警惕,张扬想起不久前和前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的一次谈话,顾允知当时jiù奉劝他不要当倒霉孩子,不要介入派系斗争张扬现身在政坛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夏伯达把他从江城调到这里,在别人的眼中他无疑jiù是夏伯达一系,想必徐光然也这么想,所以才会对他表现出这样的态度

  张大官人是很冤枉的,他没想着倒向任何一方的阵营,来南锡的初衷是为了缓冲一下,毕竟他继续在江城逗留下去会让杜天野很难做,短期内他在江城也不可能获得提升

  可政治斗争是无处不在的,jiù算他不想参与进去,可处在官场这个是非圈,很难做到独善其身在官场中混的时间越长,张扬xīn中jiù越明白,想在暗潮涌动的官场中稳住阵脚,要么jiù背靠大树,要么jiù要做一根定海神针,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说的容易,真正做到的又能有几个?

  在徐光然看来,想在省运会上赚钱,无异于天方夜谭,所以张扬要省运会的营销权,徐光然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说穿了,他根本jiù不看好省运会能够盈利,在当前南锡财政吃紧的前提下,徐光然也没有太多精力去管这件事

  常委会上徐光然把将省运会营销权交给张扬的决定说了,不过徐光然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说张扬主动找自己要营销权,他不紧不慢道:“大家都清楚,最近我men南锡财政方面有所吃紧,我men的很多建设都需要资金作为保障,改革的过程绝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过程,在不同的阶段会面临不同的困难,遇到困难不怕,jiù要动我men的智慧,去克服困难,我相信现在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他停顿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又酝酿了一会儿情绪,方才继续道:“当前摆在我men面前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深水港工程,二是体育中xīn的建设,我men要上下一xīn确保深水港工程顺利进行,也要加快进度,争取早日完chéng体育中xīn的建设,明年我men将迎来第十二届平海省运动会,我men不但要借着这次盛会展现我men运动员优秀的精神风貌,也要借着这次盛会展现改革开放下南锡取得的chéng果,展现南锡时代的风采经过反复考虑,我决定这次的省运会要适应当今改革开放的要求,要紧扣时代的步伐,要避免铺张浪费,又要热闹而隆重,将这次的省运会办chéng一届与众不同的盛会”

  夏伯达听徐光然说到这里,xīn里已经明白了,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没钱,徐光然十有要压缩大会开支了

  市委宣传部长梁松也意识到徐光然的目的了,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这届省运会不但是体委的事情,市委宣传部也有份参予,市里如果压缩开支,jiù意味着要大幅削减他men的宣传经费,现在干什么都需要用钱,梁松道:“徐书记的意见我赞同,可随着时代的展,老百姓对体育运动都越来越重视,体育运动已经不是单纯的竞技活动,已经被赋予了太多的色彩,chéng为展现城市实力和形象的舞台,节约我赞同,可有些开支还是必要的”

  徐光然呵呵笑了起来:“老梁,你别急,我话都没有说完,你急什么?怕我不给你宣传经费?”

  梁松被他说中了xīn思,老脸不由得一热

  徐光然道:“经过我的深思熟虑,也征求了一些同志的意见,我决定将这次省运会的营销权交给体委,具体工作由体委主任张扬同志负责”这句话说完,所有常委都愣住了,包括夏伯达在内,省运会营销权,这词儿有些鲜,这帮见多识广的常委men,也是头回听说

  徐光然道:“随着改革开放的展,随着时代的进步,我men的思维也要跟得上时代的展,要与时俱进,过去省运会的举办都是政府主导,赋予了太多的政治色彩,可以说平海历届省运会没有一届省运会实现过盈利,这次我把营销权交给体委,是要让我men的干部挥出多的主观能动性,要让我men的市民真正加入到省运会之中,办chéng一届真正属于老百姓的运动会”

  常委men一起鼓掌,鼓掌并非是为徐光然的这些话喝彩,而是到了该鼓掌的时候

  夏伯达认为市委书记徐光然正在设套,他当众宣布这件事,意味着他的这个圈套已经完chéng,张扬和体委已经陷入套中

  没有一个市委常委会认为省运会营销权能有多大的商业意义,没有人会相信省运会可以赚钱,从来都是赔钱赚吆喝的买卖,看来南锡的财政已经让徐书记一筹莫展了,明明没钱投入,却美其名曰营销省运会,营销你倒是想卖,可哪个傻瓜愿意买呢?

  梁松道:“徐书记的这个想法太好了,如今的时代,做任何事都要紧扣时代的脉搏”

  徐光然笑道:“其实这个想法最早是张扬同志提出的,我认为不错,会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梁松道:“到底是年轻人,有想法有创意,对他men的工作,我men都会支持,不但要支持,我men也要放手给他men去做,我men市委宣传部第一个响应,把媒体招标权和电视转播权也交给体委统一负责”梁松说这句话不是没有原因的,现在省运会的宣传工作已经chéng了烫手山芋,如果是世界性的大赛,不用问电视台想转播的挤破头,这种省运会,面对的是平海省内,南锡电视台的事情好说,毕竟是市委宣传部说了算,省台、其他城市电视台对这种赛事根本没有什么兴趣,你想想,转播这种比赛根本没多少人看,没有收视率jiù没有广告效应,没有广告jiù没有收益,想让省里和其他电视台帮着宣传,你得倒过头来去求人家,现在南锡财政吃紧,市委书记徐光然早jiù挑明了态度要压缩各方面的开支,宣传经费当其冲,梁松可不想在省运会多掺和,没钱怎么搞宣传?指着自己这张老脸?离开南锡这一亩三分地,谁会给他面子?

  徐光然当然看出梁松把这次省运会的宣传工作已经看chéng了烫手山芋,他恨不能马上jiù扔出去,徐光然笑道:“老梁,你是宣传部长,要把握舆论导向,年轻人有热情,可谈到党性原则,谈到政治经验还是远远不够的,你要给他men掌舵啊”

  梁松点了点头,xīn中却是郁闷之极,这贼船,他算是上去了,想下来可不是那么容易

  张扬拿下省运会营销权的事情,在体委内部炸了锅,几个党组chéng员都感觉到这位张主任玩得有些过头了,爱出风头可以理解,可这么玩下去,分明要把整个体委都给连累进去了

  崔国柱第一天上班,几位党组chéng员都在他办公室里嘘寒问暖,提起营销权的事情一个个顿时长吁短叹起来,臧金堂道:“我压根jiù没听说过省运会赚过钱,别说咱men平海,jiù是全国范围内也没有谁开省运会赚钱的张主任要营销权,谁会对咱men的省运会感兴趣?”

  李红阳叹了口气道:“开始我还觉着他只是年轻,缺乏相关工作的经验,不过工作热情还是有的,可现在看,他真的是个外行,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吗?谁开省运会不是市里拨款的?现在市里缺钱,他不要钱,要营销权,市里当然求之不得”

  刘刚道:“你men看着,这次省运会还不知弄chéng什么样子,到时候要是搞砸了,不但是他自己,我men所有人都得跟着倒霉”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的沉默了下去

  ◎段建中道:“我men不能让他这么搞下去,大家一起去和他谈谈,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党组会上讨论通过”

  臧金堂道:“讨论?讨论什么?他是体委主任,又是党组书记,我men说话有用吗?我看这件事应该联★◎名去找龚市长”他说得龚市长是负责体育文化的副市长龚奇伟

  刘刚道:“找龚市长有用吗?市委徐书记都当众宣布了,这件事已经chéng为了事实,省运会营销权已经落在我men体委头上了,我men现在接●míngqùzhǎogōngshìzhǎng”tāshuōdégōngshìzhǎngshìfùzétǐyùwénhuàdefùshìzhǎnggōngqíwěi

  liúgāngdào:“zhǎogōngshìzhǎngyǒuyòngma?shìwěixúshūjìdōudāngzhòngxuānbùle,zhèjiànshìyǐjīngchéngwéileshìshí,shěngyùnhuìyíngxiāoquányǐjīngluòzàiwǒmentǐwěitóushàngle,wǒmenxiànzàijiē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我看这次一定会搞砸,大家都等着倒霉”

  一直没说话的崔国柱道:“其实这件事也未必像大家想得这么坏,张主任这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崔国柱,按理说谁为张扬说话也不会是他,可偏偏jiù是他说了这句维护张扬的话

  崔国柱说这句话是有原因的,虽然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在装病,可他仍然坚持认为是张扬捉弄了自己,从这件事他意识到,这位来的张主任是个很有x■īn机的人,自己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崔国柱不承认自己无能,由此推论,张主任拥有过人之能,连自己都被他弄chéng这副惨状,这个人真有本事啊崔国柱道:“营销权也是权,他没来之前,我men体委jiù是一打酱■■īn机的人,自己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崔国柱不承认自己无能,由此推论,张主任拥有过人之能,连自己都被他弄īnjīderén,zìjǐyuǎnyuǎnbúshìtādeduìshǒu,cuīguózhùbúchéngrènzìjǐwúnéng,yóucǐtuīlùn,zhāngzhǔrènyōngyǒuguòrénzhīnéng,liánzìjǐdōubèitānòngchéngzhèfùcǎnzhuàng,zhègèrénzhēnyǒuběnshìācuīguózhùdào:“yíngxiāoquányěshìquán,tāméiláizhīqián,wǒmentǐwěijiùshìyīdǎjiàng油的,省运会啊本来jiù该由我men体委来主办,可大家看看,体育中xīn建设,没我men的份,省运会宣传没我men的事情,我men体委负责什么?jiù是动员教练员运动员,说好听了是做思想工作,说穿了jiù是打杂的”

  李红阳道:“崔主任说得的确很有道理,这段时间以来,我xīn里一直都很憋屈,凭什么啊?省运会这么大的事情,我men应该是主角,我men体委不该被边缘化”

  臧金堂道:“搞工作不能意气用事,我men总不能为了争一口气,jiù什么后果都不去考虑,你men想清楚,市里把营销权给了体委,jiù没打算再给我men钱,没钱拿什么去办省运会?广告还是转播权?省运会jiù算现场直播,有几个老百姓会感兴趣?每人看节目,哪有企业会做广告?”

  一提到现实问题,所有人又不说话了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了,却是主任助理萧苕敏走了进来,她是过来通知开会的

  崔国柱对开会有种恐惧感,上次jiù是在党组会上被张扬给气晕了,一想起开会他xīn有余悸,低声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你men去”

  几位党组chéng员望着崔国柱,又是同情又是好笑,这厮装病还真装出瘾来了

  萧苕敏道:“张主任说了这次的会议一定要参加”

  崔国柱咬了咬嘴唇,他要克服这个xīn理障碍

  几个人一起来到了会议室,现会议室内不止张扬一个人在,还有南锡市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梁松,谁都没想到这位领导会突然来到体委

  张扬正笑眯眯陪着他说话,虽然不知道他men两人的谈话内容,可从他men的表情来看,他men的谈话进行的相当愉快

  张扬看到几位党组chéng员都到了,他笑道:“好了,都到了,咱men一起去吃饭”

  多数人这才意识到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四十了,的确到了午饭时间

  体委的这帮党组chéng员看到市委领导来了,谁也不敢缺席中午的宴会,跟在他men身后走下楼,他menxīn里都在嘀咕着,这厮到底在搞什么?

  梁松前来体委并没有事先通知任何人,自从上次的常委会之后,他jiù感觉到有必要亲自来体委一趟,他要和张扬见个面,第十二届省运会,体委和宣传部都是重要的组chéng部分,梁松知道徐光然大幅压缩宣传经费的意图之后,他jiù急于将宣传工作这个烫手的山芋交出去,原本以梁松的地位,他大可以一个电话jiù把张扬召过去,可梁松反复考虑之后,这件事还是应该做得稳妥一些

  梁松放低姿态来体委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和省常委,省委宣传部长陈平潮一家人的关系都很好,陈平潮的儿子陈绍斌又是张扬的哥men兼死党,在张扬来南锡之后,他jiù专门为了张扬的事情给梁松打了电话,让梁松多多照顾张扬

  张扬刚才和梁松聊得如此热乎,其实压根没谈任何的工作问题,全都是在谈私人关系,提起陈绍斌,两人之间的关系无形之中拉近了许多

  梁松是一个标准的政客,陈绍斌的面子他要给,他对张扬也能做到亲切热情,可他并没有忘记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并非是为了叙交情,而是为了卸包袱,给宣传部减压,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南锡市常委,都不看好这次的省运会,距离省运会开幕还不到一年时间,到现在体育中xīn还没建好,这是南锡市政府的面子工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和市委书记徐光然的面子息息相关,他弟弟徐光利承包了体育中xīn建设工程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几个月内,市里会加大对体育中xīn建设的投入,建设度也会大大加快,根据梁松了解到的情况,市里在体育上的总体投入不会变,因为体育中xīn工程已经出了预算,所以势必会压缩其他方面的投入,也jiù是说这次省运会其他方面的投入会被大幅度削减,这才是徐光然同意将营销权交给张扬的根本原因

  梁松预感到这次的省运会十有**无法实现预定目标,所以肯定会有人在这次省运会上栽跟头,甚至出来承担责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张扬,梁松对张扬没什么chéng见,可和他也没什么交情,既然他已经决定跳入这个坑里面,干脆他一个人把所有责任都承担了

  招待所总经理徐宏宴已经准备好了酒菜,最近他通过透露信息出卖情报,获得了张主任的一定信任

  体委党组chéng员men围着宣传部长梁松坐下,梁松在南锡的口碑不错,是个平易近人的干部,他乐呵呵道:“张,不是说简单吃点工作餐吗?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隆重?”

  张扬笑道:“梁部长,您平时很少过来视察,要是太简单了,表达不了我men对你热烈欢迎的xīn情”

  梁松笑道:“铺张浪费要不得”

  张扬道:“不浪费,不浪费,我men体委领导班子都是干体育出身,饭量大着呢”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萧苕敏开了一瓶酒给梁松倒酒,梁松道:“中午还是别喝酒了”

  张扬道:“一杯,每人一杯,代表一下xīn情,梁部长您要体谅一下我men的xīn情”

  梁松酒场经历多了,知道这子想哄自己喝几杯,他点了点头,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道:“三杯,每个人最多三杯”

  一杯酒下肚之后,梁松道:“张啊,这次徐书记专门在常委会上提出把省运会营销权交给你men体委的事情,大家都很看好你啊”

  张扬笑道:“我也是没办法,从徐书记那里要不来钱,只能要点权了,常言道两头落一头,领导不给我men大力支持,我men只能自己想办法”

  梁松叹了口气道:“其实市领导是很重视这次省运会的,政策上已经给了你men最大力度的支持,你men这些体委的干部,也要体谅到市里的难处,钱不可能都用在运动会上,当领导的先想到的还是城市的展和老百姓的民生问题”

  几名党组chéng员都跟着点头,张扬道:“其实我也知道,现在大家一定把我当猴看,都以为我喜欢出风头”他这句话说的在场每个人都xīn虚起来,目光居然都不敢跟他对视

  梁松笑道:“张,你的联想力还是很丰富的,市里从上到下都很支持你的想法,不过想法是好的,具体实施起来可能会有一定的难度,你对将可能遇到的困难要提前做好xīn理准备”

  张扬道:“领导既然☆这么信任我,我当然不能辜负领导men的期望,从现在起我jiù要甩开膀子大干,怎么都得保证省运会漂漂亮亮的开起来”

  梁松道:“有需要我men宣传部帮助的地方只管说话”

  张扬道:“肯定少不了,没有您帮忙,媒体也不肯听我men的话啊”

  梁松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打算派给你一个助手,好的配合你进行宣传方面的工作”

  张扬道:“谁啊?”

  梁松道:“南锡电视台体育部主任黄庆”梁松表现出的热情是为了早日将宣传部的事情都推出去,你徐光然能给年轻人机会,我一样会给,麻烦谁都不想沾

  【这章六千,今天一万字兑现完chéng,看看月票,才65张,不爽,大伙儿帮帮忙,今天顶够一百张,明儿咱继续一万字奉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