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闭目承受】(上)


  胡yīn茹和海兰上午乘机抵达东江,在东江稍事停留之后,就驱车前来南锡,海兰和张扬有些日子没见了,想起张扬笑眯眯的样子,海兰不禁一阵心跳

  胡yīn茹一边开车一边给张扬打着电话,挂上电●话,向海兰道:“tā让我们直接去云曦山庄”

  “云曦山庄?”

  胡yīn茹点了点头道:“南锡东郊的gāo档别墅群,刚刚建成不久,听说风景不错”

  海兰笑道:“tā说的?”
□huà,xiànghǎilándào:“tāràngwǒmenzhíjiēqùyúnxīshānzhuāng”

  “yúnxīshānzhuāng?”

  húyīnrúdiǎnlediǎntóudào:“nánxīdōngjiāodegāodàngbiéshùqún,gānggāngjiànchéngbújiǔ,tīngshuōfēngjǐngbúcuò”

  hǎilánxiàodào:“tāshuōde?”
  胡yīn茹笑了,她轻声道:“tā的那张嘴啊,能把死rén说活了,不亲眼看到我是不敢相信”

  ………………

  云曦山庄的入住率很低,风景虽然不错,可是地处偏僻,周围没有什么商业配套●,梁成龙的这栋别墅又位于翠屏山南麓,天鹅湖以北,山南水北风水绝佳,这片区域仅建了五栋别墅,可真正装修完成的也只有梁成龙的这一栋张扬来此之前买了不少的食物,和胡yīn茹通完电话之后,tā就躺在院子里静静■等待她们的到来

  已是深秋,缺少了青翠欲滴郁郁苍苍的生命之色,却多了五彩斑谰硕果累累的丰收景象

  张大官rén躺在吊床上,悠悠荡荡的随风晃动着,很惬意,望着蔚蓝深远的天空,脑子里盘算着tā的未来大计,不知不觉tā竟然在吊床上睡着了

  直到胡yīn茹的那辆红色奥迪驶入庭院,张大官rén才睁开双眼,先看到的是身穿榨色皮风衣,石磨蓝牛仔裤,榨色gāo跟皮靴的海兰,午后的阳光下,她的黑色长隐隐泛起酒红色的反光,黑色墨镜遮盖住了她的大半边俏脸,肩头披着极具阿拉伯风情的羊毛披肩,张扬看不到她的眼睛却感受得到海兰此时炽热的深情

  张扬笑了起来,胡yīn茹从另一侧关上了车门,她穿着黑色套装,白色衬衣,一身典型的职业女性的装扮,秀在脑后挽了一个髻,秀眉弯弯,明眸清澈,gāo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张大官rén从吊床上下来,走向她们两个,笑眯眯道:“你们说咱们是应该握手呢还是应该拥抱?”话虽然这么说,可tā已经张开了双臂”轻轻拥抱了一下海兰,海兰被tā温暖而宽阔的怀抱所包容,一种熟悉的幸福感从心底油然而生,可她又害怕这厮在胡再茹的面前表现的太过火,正觉着尴尬呢,张扬已经放开了她”又给了胡yīn茹一个拥抱,张大官rén尺度把握的很好,浅尝辄止,不给她们太多反应的空间,表达的很自然,朋友之间这样的拥抱也很正常,不过其中的暧昧,只有当事rén自己才能够体会

  其实胡yīn茹和海兰彼此都明白她们和张扬的关系,可微妙的是,这种关系始终没有点破

  海兰除下墨镜,一双秋水般明澈的眼眸在张扬的脸上扫了一眼,几缕情丝拂过张扬的心头,海兰轻声道:“你倒是会选地方,山清水秀,风景宜rén”

  张扬笑道:“我倒是没看中这里山清水秀,我看中的是这里山gāo皇帝远,没rén打扰我们的清净”

  胡yīn茹道:“你少胡说八道了,快来帮忙,这次我们从香港给你带来了不少礼物”

  张扬跟着她来到了奥迪车前,帮忙从行李箱内拿出两个大皮箱,一个是海兰的一个是胡yīn茹的,女rén走到哪里都会带上不少行李

  一阵秋风吹来”海兰下意识的裹紧披肩,跟着张扬向前走去,看得出院子最近没有清扫,地面上铺满了金黄色的落叶,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每走一bù都出沙沙的声音,让rén越感觉到这里的静谧

  张大官rén一手拎着一个皮箱,雄壮的男儿气概展露无遗”嘴上道:“来就来嘛,还给我买这么多东西,一阵子不见,都把我当成外rén了”

  胡yīn茹格格笑道:“只是一些礼物,多数都是我们自己的东西”

  张扬bù入客厅,将皮箱放下

  这套别墅的装修完全是按照美式乡村风格来做的,亲切而温暖,到处都洋溢着一股怀旧的味道海兰在沙上坐下,双手摁了摁坐垫:“这儿我好喜欢”

  张扬笑道:“喜欢就住下,爱住多久就住多久”

  胡yīn茹拖起其中一个皮箱道:“你们先聊着,我累死了,先去冲个澡张扬,哪间房是我的?”

  张扬道:“你们的房间都在二层,自己随便挑”

  胡yīn茹应了声,拖着皮箱上楼了

  听到楼上的关门声,张扬一把就将海兰给拥入怀中,不等海兰反应过来,已经捉住她的樱唇,送上了一个热烈的亲吻海兰嘤了一声,双臂缠住tā的身躯,樱唇迎合着tā的亲吻,两rén唇舌相交,吻了好一会儿,海兰轻轻推了推tā,指了指楼上她还是担心胡yīn茹突然下来,虽然她心中明白,胡yīn茹是故意回避给tā们营造机会

  海兰柔声道:“我从香港给你带了件礼物”

  张扬笑道:“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其tā的都无所谓”

  一句话把海兰听得心里暖烘烘的,撅起樱唇娇嗔道:“就会说好听的”她拉开皮箱”从中拿出一套体闲装:“试试看,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张扬乐呵呵接了过去:“一定合适,我什么尺寸你一清二楚”

  海兰听到tā这句话顿时体会到其中的言外之意,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又拿出一盒香水道:“前些日子去法国给你捎来的”

  张大官rén已经不是当初的土包子了,再也不会把男rén搽香水视为洪水猛兽了tā笑道:“你看,你来给我带了这么多的东西,我却什么都没给你买,我多不好意思啊”

  海兰道:“你是个两袖清风的干部,哪有钱卖礼物?有心就行了”

  张大官rén道:“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你喜欢哪块儿,哪块儿就随你享用”

  海兰莞尔一笑,手掌在张扬的胸膛上轻轻拍了拍:“你啊,说不了三句话就得下路”她起身道:“回头再跟你说”我也得去洗个澡”

  张扬道:“要不咱们一起洗得了”

  海兰笑了笑,却没有理会tā,拎着皮箱上楼了

  …………………………

  张扬的房间位于三楼,tā从来都是个狗窝里存不住干粮的主儿,这会儿功夫已经把海兰给tā买来的衣服换上了,对着穿衣镜看了看,自我感觉还真是不错,就在张大官rén自我欣赏的时候,房门被轻轻敲响,身穿白色浴袍的胡yīn茹走了进来她刚刚洗完澡,湿润的黑色长波浪般披散在肩头,为本来就妩媚的她增添了几分慵懒的味道

  张扬迎了上去,勾住她的纤腰,胡yīn茹咬了咬嘴唇,声道:“别调皮,我们这次过来可是为了公事……啊……”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扬挤到了墙面上,一双丰挺的胸膛被这厮抓住,胡yīn茹此时的目光宛如美酒般浓烈而炽热,她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轻轻摇了摇头道:“别胡闹”

  张大官rén抱怨道:“rén们都说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我这才两个和尚呢,就没水吃了”

  胡yīn茹被tā的话逗得笑了起来,她棒住张扬的面庞,在tā嘴唇上亲了一下,轻声道:“乖,我又不是马上就走,时间还长着呢,想不想看看我给你的礼物”

  张扬摇了摇头,手指□轻轻一扯,胡yīn茹的浴袍缓缓落下,**的娇躯毫无保留的坦露在张扬面前,胡yīn茹轻呼一声万没有想到tā现在就敢胡闹,俏脸一直红到了耳根,想要去拾起浴袍,却被张扬一把横抱而起,放在了tā的大床上
  胡yīn茹道:“不要…”可没等她的话说完,就感到那熟悉的灼热和坚挺猛然刺入了她的娇躯深处

  因为海兰还在洗澡,胡yīn茹担心她随时都会过来,芳心之中又是害羞又是紧张,可她偏偏又无力抗争这厮的胡闹,剧烈的喘息让她的胸膛一次次挤压着张扬的前胸,tā们四目相对,目光胶着在一起,胡yīn茹咬着嘴唇,似乎在酝酿拒绝tā的勇气,可最终她的美眸还是缓缓闭上了,既然不能反抗,就只能闭目承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