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激化】(上)


  第五百三十一章【激化】上

  胡茵茹道:“本火传递?会不会有此邯郸学步,画虎不成反类犬呢?”

  张扬道:“我要的是影响,只要把圣火传递搞起来,你们说每座城市跑第一棒的会是谁呢?◆

  海兰想都不想就答道:“市委书*记呗”

  张大官人笑眯眯点了点头道:“然也”

  胡茵茹惊声道:“你该不会疯狂到去拍卖火炬?”

  张扬道:“那倒不至于,我准备让圣火在平海所有的城市中传递,前提是这个城市必须要有赞助商,有人愿意承担传递圣火的费用”.

  海兰道:“你就不怕没人接招?”

  张大官人信心满满道:“这第一棒,我打算免费送给乔书*记你们想想,乔书*记第一个把圣火点燃,这不仅仅是体育之火,也是平海的权力之火,省电视台会不会报道?各市县电视台会不会报道?那xiē城市的领导人会不会想接过乔书*记手中的圣火?这可是真真正正的薪火相传,谁不要这个脸面?”

  胡茵茹道:“刚才我还担心你过度重视商业,弱化了政治色彩,会为你埋下隐患,可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到底是党的干部,什么事情都把政治利益摆在第一位,你的头脑还真是灵光”

  张扬■道:“这件事并不难,这跟烧香一样,最近我看了一篇闻稿,说北原刚抓了一个贪官,据说此人信佛喜欢烧香,下面的企业干部知道他的这个爱好之后纷纷投其所好,为此没少偷偷给寺院香火钱,为的是让这位官员始终能烧上头☆柱香”

  海兰道:“你把传递火炬当成烧香了,领导传递火炬,让地方企业埋单?”

  胡茵茹道:“会有这么多人接招吗?”

  张扬道:“乔书*记接招,平海各市级领导就会接招”他们接招地方企业家们就会接招,一旦大家都把传递火炬当成了一种荣耀,就会争先恐后,就会存在竞争,有了竞争”我们省运会的地位就会在无形中提高了”

  海兰叹了口气:“我发现,你对官场里面的事情是越来越精通了”

  胡茵茹道:“我开始对你的省运会有xiē信心子,广告方面交给我们来做,至少在初始阶段,我们可以引来一xiē大客户,赚取一xiē口碑,增强一xiē影响力”

  张扬道:“我从来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自从我有了这个想法,省运会的广告就打算全都交给你们去做”

  胡茵茹笑道:“这次要不要歆颜来当省运会的形象大使?冲着你的面子,肯定不收辛苦费*……”

  张扬摇了摇头道:“她不合适,省运会的形象大使我要找一个既能代表南锡又能代表平海,在国内外最有影响力的运垩动员”

  海兰道:“我倒是知道一位”

  张扬和胡茵茹都望向海兰

  海兰道:“人称冰公主的关芷晴”□

  胡茵茹道:“她不是huā样滑冰世界冠军吗?”

  海兰道:“我前眸子做过她的访谈,她的资料我了解,祖籍平海南锡,从小父母离异,suí母亲去了美国”五岁开始接受huā样滑冰的训练,十五★岁就夺得全美huā样滑冰冠军和世界冠军,从那时候起,到现在的五年期间已经获得了四次世界冠军,五次全美冠军”一次奥运冠军”

  张扬早就听说关芷晴的大名,可是他并不知道关芷晴是南锡人,如果谈到名气关芷晴绝对是南锡籍运垩动员中的翘楚”如果她能够答应当这次省运会的形象大使自然最好不过,可以关芷晴的名气,她怎么可能将这种级别的比赛看在眼里?张扬道:“就怕请不动人家”

  海兰道:“她父亲去世了,就埋在南锡,每年他的忌日,关芷晴都会前来拜祭”海兰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个月底就是他的忌日,不出意外的话”关芷晴一定会来”

  ………………………………………………………………………………………………

  张扬正在筹划小火炬传递的时候,他的组委会现场办公处遇到了麻烦”体育中心工地一辆载满渣土的大货车,倒车失控”整个车厢全都倒入了活动板楼内,幸好板楼内当时没有人在,才没有造成惨重的损失

  张扬赶到现场的时候,那辆渣土车还没有来及开走,大半个车身都嵌在板楼内,活动板楼严重损毁,车属于体育中心工地的,体育中心工程处经理李长fēng闻讯也来到了现场,他向张扬笑道:“张主任,真是不好意思,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想不到我们的渣土车把你们的板楼给撞了,真不是存心,车辆失控,车辆失控”

  张扬眯起双眼,看着那栋被撞得惨不忍睹的板楼:“车辆失控啊”

  李长fēng点了点头道:“我刚把司机训了一顿,扣发他这个月的奖金”

  张大官人淡然笑道:“你怎么处理你的人那是你们自己的事螓,我现在关心的是,我这座板楼的损失怎么办?”

  李长fēng笑道:“张主任,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你把板楼盖在这儿,我们工地都是载重大货,出来进去的很不方便,要不您挪个地儿,损失我们负责赔偿,你看怎么样?”

  张扬看了李长fēng一眼:“你谁啊?”他是明知故问,来这里盖板楼之前,张扬已经把体育中心工地的情况搞清楚了

  李长fēng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过去上学的时候就经常争强斗狠,后来总算走了正路,现在跟着小舅徐光利搞建筑,因为大舅徐光然是南锡市委书*记,平日里李长fēng也都以**自居,和一帮官宦子弟来往密切”渣土车撞毁板楼的事情就是他故意安排的,虽然小舅徐光利反复嘱咐,张扬这个人不好惹,可李长fēng毕竟年轻气盛,他咽不下这口气”张扬把板楼盖在了工地正对门,根本是在故意挑衅做生意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在自己的大门口做文章,李长fēng年纪虽然不大,可他十分迷信,认为这栋板楼挡了他们的风水,挡了他们的财路,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将这栋违章建筑拆除

  ………………………………”…………………………………………………………,李长fēng看到张扬这么倨傲,心底就气不打一处来”可他知道张扬毕竟是个处级干部,自己虽然有xiē背景,可他到底是社会人员,民不与官斗,还是有必要谦让忍耐一下李长fēng道:“张主任,你刚来,可能对我不熟悉,我是体育中心工程部经理李长fēng”

  张扬道:“工程部经理啊那好啊”这件事我不追究,你把渣土车弄走,然后把工人叫来,只要一天内把板房恢复原样,我就不再追究*……”

  李长fēng道:“张主任”您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你把板楼盖在这里,已经影响到我们的车辆通行了”就算修好了,我也无法保证以后不会有同样事◆件发生*……”李长fēng这这句话中充满了威胁的意思,他在向张扬摊牌,你只要敢在工地门口盖,以后这种事情还可能发生

  张扬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把板楼盖在这里不合适?”

  李长fēn◇○g点了点头

  “那你说我应该盖在哪里?”

  李长fēng笑道:“张主任应该去问规划局”

  张扬道:“规划小局说我应该把组委会shè立在体育中心,你们没盖好,我没办法搬进去”

  李长fēng有xiē不耐烦道:“您爱在哪儿建,就在哪儿建,只要不影响我们工程进度就行*……”

  张扬指着门口道:“板楼离你们工地的大门有五十多米”碍你们什么事了?我现在明白的告诉你,马上把板楼给我恢复原样”我给你出个小时,明天这时候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李长fēng听到张扬语气如此强硬,不由得也火起来,在南锡还很少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李长fēng道:“张主任,我好话给你说尽,损失我答应赔偿,可你为什么非得要把板楼盖在我们对面”

  张扬冷笑道:“碍你眼了,所以你就让渣土车过来撞?”

  “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今天的事情是一次意外”

  张扬道:“我相信是意外,鼻以我没怪你们啊,让你给我恢复原样,这要求过分吗?”

  李长fēng道:“张主任,你初来南锡,对这儿的情况不熟悉,我不怪你,可没有你这么干的,对着工地的大门盖板楼,根本是不给我面子”李长fēng越说情绪越是激动,终于憋不住火了

  张扬道:“不给你面子?你谁啊?我用得上给你面子吗?”

  李长fēng瞪圆了双眼,要不是他小舅徐光利让他忍耐,依着他的脾气早就出手对付张扬了,根本不会忍耐到现在,这是他和张扬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却想不到张扬如此咄咄逼人,李长fēng怒道:“做人给别人留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你在官场混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张扬冷笑起来:“教训我?就你也配?马上给我滚蛋,这渣土车给我留下,刚才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晚了,我改主意了”

  李长fēng脾气也上来了:“你敢你这本来就是违章建筑,撞子也是活该”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小子,给鹅已住你的这句话”

  李长fēng大手一挥,跟他过来的有二十多口子人,他大声道:“把车开回去,我还不信了,谁他妈敢拦我们工地的车”

  开渣土车的司机就等着李长fēng的这句话,他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

  体委这边只有张扬一个人赶到,力量的对比严重不均衡,张大官人势单力孤,不过他根本没将对方的二十几号人放在眼里,张扬从地上拾起了一根铁管

  李长fēng看到他的动作,内心不由得一沉,早就听说这厮是个人物,一言不合马上大打出手,难道他想对自己出手,李长fēng向左右看了看,周围站的全都是自己一方的人,用不着怕他,当下胆气壮了不少

  张扬走到渣土车旁边,一把将车门就给拉开了,司机刚刚把引擎打着,还没来得及挂档张大官人咧嘴一笑,铁管从方向盘中插了进去,手臂用力,只听到喀嚓一声,硬生生将方向盘整个给别了下来

  李长fēng气得差点没吐血,这厮竟然用了如此野蛮简单的方法将汽车留在了这里李长fēng冲上去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这是破坏国家财物”

  张扬道:“我告诉你李长fēng,现在给我滚蛋,我●保证不追究你们后续的责任,再跟我废话,我马上让人把板楼搬到工地里面去”

  李长fēng怒吼道:“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这里南锡,轮不到你撤野”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我忘了告并你,我最讨厌别人伸手指我”

  李长fēng伸手在张扬的肩头用力一戳:“我他妈就指你了,你有什么了不起?”他戳了一下,还想戳第二下,可惜张扬不给他这个机会了,闪电般握住他的两根手指,咔啪一声就将李长fēng的两根手指拧脱了臼李长fēng疼得惨叫一声,张大官人扬起右掌,准备给他脸上再来一大嘴巴子

  身后传来一个紧张的声音:“张主任……手下留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