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砌墙】(上)


  当晚十二点,体育中心工地门前的道路上一片喧嚣,几十名民工连夜奋战,在工地正对门紧张施工这些工人全都来自梁成龙的丰裕集团,tā们的任务就是今晚在体育中心大门对面盖起活动板房

  张大官人在灯光下似模似样的看着规划图纸,乔鹏举在tā身边站着,笑眯眯望着忙碌的建设景象

  梁成龙亲自指挥施工,安排妥当之后,来到tā们的身边,扯着嗓子道:“张扬,不盖板楼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盖扳楼太费事,还是建板房,一共八间,对这工地大门建”

  梁成龙道:“中间留出十米的距离行不”

  乔鹏举道:“既然盖了,干脆就把大门给堵上”

  张扬笑道:“那就留五米的距离,让汽车能够出入就行乔哥,你做事可够绝的,这得多大仇啊”

  乔鹏举没好气的看了tā一眼道:“你小子不就憋足劲xiǎng闹事吗?我帮你添把柴”

  梁成龙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哥们,悠着点,小心把自己给烧着了”

  乔鹏举笑道:“徐书垩记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几个人边笑边聊,这边建筑搞得热火朝天,那边工地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工人们都被吵醒了,许多人凑到大门口来看热闹,体委把板房盖到了工地大门口,这次绝,干脆把路面前给占了半边人家根本不是盖楼的,是来堵门的

  现场值班人员知道事情不妙,赶紧和李长峰取得了联系

  李长峰一听就火了,这也太欺负人了,tā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大吼道:“用推土机把tā们的板房全都给推了”

  …………………………………………………………………………………………………………

  体育中心工地马了三辆推土机,◎准备开出去将在建的板房给推了

  那边推土机还没有驶出大门,张扬已经指挥一辆渣土车把体育中心工地的大门给堵上了

  李长峰赶到工地现场的时候”双方正处于僵持状态一辆渣土车横在tā们工地的大门前,将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李长峰看到了站在灯光下的张扬,tā推开车门就冲了上去,怒吼道:“张扬,你不要欺人太甚”

  张扬笑道:“我之前提醒过你了,你不帮我维修板楼,我只能自己动手”

  季长峰握紧了拳头

  张扬不屑的看了tā一眼道:“怎么?xiǎng动手?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千万别伤着自个儿”

  李长峰恨恨点了点头tā转身望去,看到了小舅徐光利的皇冠车,徐光利是接到tā电话之后赶来的,不过奇怪的是徐光利迟迟没有下车

  徐光利坐在车里眼前情景tā看得清清楚楚tā没xiǎng到张扬真的敢跑到tā工地门口盖楼,三间活动板房已经搭好了正对着tā的工地大门,人家说到做到,徐光利这会儿反倒冷静了下来,tā开始反思,今天的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外甥李长峰招惹了张扬,张扬在借题发挥,今晚吃饭的时候,tā一时没能按捺住自己的脾气,祸从口出不经意中又得罪了省委乔书垩记的儿子,徐光利本以为tā们只狠话罢了,却没xiǎng到人家说得出做得到,真能跑到tā工地门口盖楼

  在南锡,一直都是徐光利欺负别人可今天tā终于尝到被欺负的滋味了,徐光利蝎力控制着心头的怒火tā开始意识到这帮人的背景和实力,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tā根本无法控制,徐光利看了看时间,考虑了好一会儿,方才拨通了大哥的电话

  徐光然的声音充满了不悦,tā睡眠一直都不好,好不容易才进入梦乡,又被弟弟的这个电话吵醒,可当徐光然听完徐光利的话,tā沉默了下去

  徐光利愤愤然道:“大哥,tā根本没把你这位市委书垩记放在眼里”

  徐光然没动气,穿上拖鞋下了床,在室内来回走了几步,张扬不是傻子,明知道这样的行为会触怒自己,tā还敢这么干,究竟什么目的?徐光然很快就xiǎng透了,张扬是知难而退,身为体委主任,省运会的事情tā责无旁贷,张扬显然不xiǎng承担这个责任,可tā■现在的位置又决dìngtā必须要迎头顶上,所以张扬就xiǎng出了这么一个损招,tāxiǎng触怒自己,如果自己一怒之下对tā下手,这小子刚好可以顺坡下驴,把省运会这个巨大的包袱成功甩开,如果自己忍了◇这口气,tā在南锡体制内的名声也会因为这次而确立”小子打得如意算盘啊徐光然才不相信张扬胆敢挑战自己的权威,tā认为张扬的背后一dìng有人在撑腰,否则tā不敢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做得那么绝市委书垩记毕竟▲是市委书垩记,考虑问题比普通人要深远得多徐光然首先xiǎng到了复伯达,可tā很快又否dìng了这个xiǎng法,夏伯达根本撑不住

  根据弟弟反应的情况,闹事的不仅有张扬,还有乔鹏举和梁成龙,☆徐光然忽然xiǎng起当初把张扬弄到南锡来的是省委秘书长阎国涛,阎国涛是省委书垩记乔振梁的得力助手,难道真正在背后起作用的是省委书记乔振梁?徐光然越xiǎng这种可能性越大,最近的人事变动已经证明乔振梁正在利用tā手中的权力影响岚山和南锡的领导结构,常凌空调往南锡绝非偶然,徐光然隐约意识到乔书垩记可能对自己有所不满

  徐光利那边听到大哥很久都没说话,终于忍不住道:“大哥,你倒是说话啊,我该怎么办?”

  徐光然道:“你把门堵上,在别处再开大门”

  “什么”徐光利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徐光然没有再说话,将电话挂上”走到窗前,用力拉开窗帘,望着窗外宁静的夜色心情却如同潮水般起伏着

  …………………………………………………………………………………

  徐光利终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外甥李长峰来到tā的身边,义愤填膺道:“太tā妈欺负人了,把我们的门给堵了,我跟tā们拼了”

  徐光利充满怨毒的望着张扬tā们的方向,虽然看不清张扬、乔鹏举tā们的表情,可徐光利xiǎng象得到,此刻tā们一dìng相当的得意

  “小鼻”李长峰大声道催促tā尽快下决dìng

  徐光利咬了咬嘴唇,艰难地蹦出了一句话:“把大门给砌上,在东边开门”

  李长峰不能置信的看着小舅,tā本以为小舅会怒发冲冠甩开膀子跟张扬tā们大干一场,可xiǎng不到tā竟然打算偃旗息鼓息事宁人了,李长峰愤然道:“小舅,咱们要是认怂了,以后还怎么在南锡混?”

  徐光利其实也是一肚子火,可大哥既然让tā堵门,tā只能堵门,徐光利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们是生意人以和为贵,何必跟tā发生意气之争”徐光利的理由连tā自己都说服不了

  李长峰道:“小舅我们怕tā什么?这是南锡,我大舅是…”

  徐光利叹了口气道:“就是你大舅让我们这么做的,别多说了,就这么dìng,你马上召集工人让tā们连夜把门给堵了,在东面开个大门”

  李长峰虽然很不情愿可tā毕竟要听小磐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xiǎng找回这个面子只能等以后再说了

  看到徐光利一方调集工人把大门用砖给彻上了乔鹏举忍不住笑了起来,tā转向张扬道:“看到了没有,人家当缩头乌龟了”

  梁成龙道:“xiǎng不到徐光利的脾气这么好,人家不跟你一般计较”

  张大官人此时的表情并没有xiǎng集中得意,tā挠了拖头:“真忍了啊”

  梁成龙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tā派人把板楼给修好不就得了”

  乔鹏举打了个哈欠道:“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我不陪你们两个疯了,得回去睡觉,明天还有业务要谈”tā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冲着张扬道:“别忘子你答应我的事情”

  张扬笑道:“放心,我明天就帮你联系”

  梁成龙从张扬的脸上捕捉□到了失luò的表情,一场轻易取得的胜利显然没有让张大官人兴垩奋起来,其实这件事不难理解,张扬之所以这么折腾,其目的就是xiǎng触怒徐光然,这样就可以把省运会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出去,可徐光利选择避让,张☆■大官人憋足的劲头没处发泄,tā后面还准备了一连串的组合举,没来得及打出去

  梁成龙道:“看来徐光利不打算陪你玩

  张扬叹了口气道:“真希望tā是个硬气的人”

  梁成龙道:“xi★dàguānrénbiēzúdejìntóuméichùfāxiè,tāhòumiànháizhǔnbèileyīliánchuàndezǔhéjǔ,méiláidéjídǎchūqù

  liángchénglóngdào:“kànláixúguānglìbúdǎsuànpéinǐwán

  zhāngyángtànlekǒuqìdào:“zhēnxīwàngtāshìgèyìngqìderén”

  liángchénglóngdào:“xiǎng闹事就不该把乔鹏举拖进来,你把tā拖进来,事情就变得复杂了”别人就自然会考虑到乔书垩记,徐书垩记在乔书垩记面前只有低头哈腰的份儿”

  张扬道:“我忽然有种预感,省运会肯dìng要luò在我头上了”

  梁成龙道:“我也这么看,徐光利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今晚的事情,tā肯dìng会告到徐书垩记那里,这砌墙的主意十有**是徐书垩记给出的,你再牛逼也只是个体委主任,这儿是南锡,徐书垩记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你以为触怒tā之后”tā就会对付你,这样你就可以趁机挪个地方”

  张扬笑眯眯看着梁成龙:“你很了解我啊”

  梁成龙道:“开始的时候,我还真被你给蒙住了,以为你真xiǎng在南锡大干一场,要把省运会搞起来,可从你出手对付徐光利我就发现你有自己的如意算盘,现在看来你压根没xiǎng在南锡常呆,屁股没坐热就xiǎng走”

  张扬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刚来南锡打算消停一阵子,本来觉着体委主任是个闲差,对我来说作为中途过渡应该是好事,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这个体委主任也不好当”

  梁成龙没说话”望着工地大门已经被彻了一半

  张扬道:“徐书垩记并不欢迎我过来,从一开始就给我弄了个党政分开,这倒也不算什么大事儿,可后来我发现这个体委主任虽然没什么实权,可以后指不dìng就是个背黑锅的主儿”

  梁成龙道:“用屁股都能xiǎng明白,现在南锡的财政遇到了困难,哪有那么多闲钱搞省运会,运垩动会办不好怎么办?当然要拿体委主任开刀,你不xiǎng背这个黑锅,所以就xiǎng方设法的激怒徐光然,xiǎng让tā把你从南锡踢出去”

  张扬道:“★我真是没xiǎng到徐书垩记的胸怀这么广阔”

  梁成龙道:“你不该把齐鹏举拖到这个局里面,有了tā掺和,别人就会考虑到乔书垩记的因素,我真是不明白了,你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张扬◇道:“我不xiǎng背黑锅,也不xiǎng就这么走,心里矛盾得很”

  梁成龙道:“现在人家不跟你计较了,你打算怎么办?得罪徐光然是肯dìng的”tā忍你一时,不可能永远忍你,省运会就是一深不见底的大坑,你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在里面栽跟头,说不dìng会因此而断送你的政治生涯”

  张扬道:“徐光然排斥我,是因为tā觉着我是夏伯达提拔的干部,tā把我划到了夏伯达的派系里”

  梁成龙笑道:“我知道你不是,夏伯达也知道你不是,可徐书垩记不是这么认为”

  张扬道:“这些玩政垩治的老手都有这个习惯,往往把下级官员分成两类,我的人,tā的人”

  梁成龙道:“徐光然肯dìng不会把你当成自己人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