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串串儿】(下)


  第五百三十四章【串串儿】下

  胡茵茹道:“如果真的能够说服她,我们的广告招商也会好做一些”

  张扬道:“我得多找几个大财东赞助才行”

  海兰道:“生意人都把利益放在第●
  dìwǔbǎisānshísìzhāng【chuànchuànér】xià

  húyīnrúdào:“rúguǒzhēndenénggòushuōfútā,wǒmendeguǎnggàozhāoshāngyěhuìhǎozuòyīxiē”

  zhāngyángdào:“wǒdéduōzhǎojǐgèdàcáidōngzànzhùcáiháng”

  hǎilándào:“shēngyìréndōubǎlìyìfàngzàidì一位,只赚口碑不赚钱的买卖人家是不会去做的”

  张扬道:“万事kāi头难,只要我把这个头kāi好,一切就会变得容易起来”

  张扬认识的有钱人不少,别的不说,单单是南锡深水港的两大投资商,何长安和范思琪都是他的老交情,而且两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欠张大官人的人情可张扬感觉现在不是利用这份人情的时候,至少省运会还用不上,但是答应了乔鹏jǔ联系何长安是必须要做的,张扬有何长安的联系方式,知道何长安现在在非洲散心,他给何长安打了个电话,让何长安主动和乔鹏jǔ联系一下

  何长安的声音zhōng气十足,看来心情不错,听张扬说完这件事,何长安不由得笑道:“是不是深水港的资金遇到麻烦了?”

  张扬道:“我不清楚,那事儿也不归我管”

  何长安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如果张扬kāi口,深水港的忙他肯定会帮,他很乐意还一个人情给张扬,可张扬偏偏不求他,何长安因为女儿秦萌萌和外孙秦欢的事情,欠了张扬一个很大的人情,他无论为人处世还是做生意,始终都奉行着互利互惠的原则,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何长安道:“我还没有恭喜你荣升呢”

  张扬道:“何来荣升之说,我是被人家从江城赶出来了”

  何长安已经听说这件事,张扬之所以被从机场项目排挤出去,其根本原因还是得罪了秦家人,是他们利用在军方的影响力迫使杜天野做出这样的决定zhèng是因为这件事,何长安觉着是自己连累了张扬何长安道:“是我连累了你啊”

  张扬并没有继续提这件事的意思,他笑道:“旅游散心也得有个期限,你这一走把南锡的领导们给慌得不轻,深水港的资金链突然zhōng断了”

  何长安对张扬并不隐瞒什么:“深水港这么大的工程,我一个人撑不住,星月集团投资不到位,据我说知,他们集团内部意见分歧的很厉害,假如他们最终做出缩小投资甚至zhōng断投资的行为,都会对深水港以后的发展造成难以预估的影响,我躲起来就是等他们的决断啊如果他们做出不利的决定,我就得重考虑这件事了”

  张扬道:“深水港项目牵扯的资金太大,现在南锡市的财政重点投入到这上面,市里把明年的省运会交给我,却不舍得拨款给我,真是棘手啊”

  何长安笑道:“需要我帮忙吗?”

  张扬道:“不用,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自然会kāi口”

  何长安道:“那好,只要需要帮忙随时给我电话”

  两人说了这么久,却没有一句话提及秦萌萌母子的近况,直到临挂电话的时候,何长安方才道:“大家都很好”

  张扬心领神会:“我很放心”

  张扬和何长安联系过后不久,何长安就主动和乔鹏jǔ取得了联系,乔鹏jǔ知道何长▲安的躲起来的目的之后,也安下心来,他意识到深水港的资金问题还要纠结一阵子,短时间内不会得到解决他先期投入的那笔钱短期内是不可能得到回报了,这让乔鹏jǔ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zhōng到了体育zhōng心的○建设上,梁成龙决定垫资建设体育场馆,他拉乔鹏jǔ入伙,乔鹏jǔ自己筹措了一部分资金,又从妹妹乔梦媛那里筹集了三千万,一共五千万投资兴建体育zhōng心,而梁成龙方面也筹集到了五千万

  这一消息传到南锡市领导的耳朵里,着实让这帮领导震撼了一下子

  市委书记徐光然知道张扬有些招商的能力,可没想到他刚刚把体育zhōng心的工程建设权交给了张扬,这厮就打出了一张这么漂亮的牌,乔鹏jǔ一直致力于深水港的投资,梁成龙是深水港的建筑承包商,可他们两人摇身一变,联手转换门庭,竟然搞起了体育zhōng心的工程,这让所有人都没想到

  常委会上,刚进常委班子的任常务副市长陈浩愤愤然道:“搞什□么?丰裕集团的梁成龙在深水港玩起了停工,乔鹏jǔ答应的投资款迟迟不能落实,我找他们谈过几cì,都说财务上出了状况,筹集不到资金,现在怎么突然有钱了?而且一下拿出了一个亿,去搞体育zhōng心的建设,这◎张扬也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挖自己的人的墙角”陈浩发怒是有原因的,他自从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就饱受资金问题的困扰,不但要和这帮投资商建筑商斗智斗勇,还得面对领导的责难,现在几乎每天他都要被徐光然叫过去呵斥一顿,陈浩这个人远不如常凌空那样八面玲珑,虽然都是徐光然提拔起来的干部,可在徐光然心zhōng,他的能力要比常凌空差出许多

  组织部长何英培道:“张扬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让他们拿出钱来,也是一个本事”

  陈浩道:“这不叫本事,叫阴谋诡计,根本是拆东墙补西墙,他把钱从深水港哄了出去,用在体育zhōng心上面,他的问题解决了,我们深水港面临的窟窿却越来越大了,这个年轻人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只顾着私人的利益,拼命捞取政治筹码,不会从全局看问题”他越说越是生气,一张脸涨得通红,陈浩最近憋屈的实在太厉害,深水港的资金问题就快把他给压倒了,其实他也明白,就算梁成龙和乔鹏jǔ能拿出钱来,现在也不会投入深水港,现在很多人都抱着观望的态度,深水港两个最大的投资商出现了问题,星月集团zhèng在重评估深水港的投资计划,何长安绝,干脆来了个人间蒸发,陈浩能不着急上火吗?现在看到张扬弄到了钱,他干着急,抨击张扬也是为了减轻自身的责任,意思是大家看到了没有,不是我没能耐搞好深水港,现在自己人都挖起了墙角

  市长夏伯达咳嗽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这边,然后慢条斯理道:“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深水港工程重要,省运会也很重要,关系到我们南锡市的形象,而且和深水港工程相比,省运会明年就要jǔ办,已经是火烧眉毛的事情了都是自己的事情,哪有什么轻重之分”

  陈浩被夏伯达这么一打断,也觉着刚才自己的表现有些太过了,他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是说省运会不重要,我只是觉着张扬这种年轻干部挖自己墙角的做法并不好,如果我们所有的干部都这么干,相互拆台,工作还怎么搞?”

  组织部长何英培道:“应该没那么严重,梁成龙和乔鹏jǔ那种商人,他们就算不投资体育zhōng心,也未必会痛快的把钱拿出来投入深水港,大家都知道最近深水港的资金出现了一些问题,很多商人都在观望,小张能够说动他们把钱投入到体育zhōng心建设,我觉着是好事”

  陈浩道:“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我认为他的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

  一直没有说话的市委书记徐光然笑道:“大家的讨论很激烈嘛,老夏的一句话说的很对,深水港工程重要,省运会也很重要,我之所以把体育zhōng心建设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张扬,就了他的能力”

  夏伯达握住茶杯的手猛然一紧,徐光然的这句话包含的意义很复杂,他在告诉所有人,是他知人善任,张扬取得的任何成绩都是他预见到的,夏伯达当然听说过张扬和徐光利之间的不快,旁观者清,在他看来,徐光然zhèng在一步步把张扬推到坑里去,张扬稍有不慎就会全盘皆输

  而张扬似乎是个天生的斗士,即便是在这种政治环境下仍然表现的战斗力十足,他应该是要通过这cì的省运会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能力

  徐光然道:“深水港的工程遇到了困难,我相信只是暂时的,我们南锡的优势摆在这里,只要是有眼光的商人都会看到我们远大的前景,他们不会放过这个发展的机会我们要时刻保持**乐观主义精神,张扬作为一个年轻的干部,身上有些缺点是在所难免的,可是我们要多看到他的有点,尽可能的激励他把优点发挥出来,让他的工作热情化为动力和能力,切实的为南锡做事”徐光然适时的停顿了一下道:“投资在深水港,投资在体育zhōng心,都是投资南锡,只要是投资南锡,有利于南锡发展的,都是我们南锡的朋友,我们都要欢迎”

  徐光然的话引来了一些掌声,并不热烈,常委们的无精打采也是显而易见的,最近南锡的日子并不好过,没有什么值得激动的事儿

  徐光然脸上的表情虽然显得很kāi心,可他心头并不舒服,他把体育zhōng心的建设权放给张扬,张扬这边就把乔鹏jǔ给招呼进去了,有了乔鹏jǔ的参与,这件事就变得复杂了许多徐光然明白张扬这样做的目的,他是给自己加重砝码,选好退路,避免受到刁难

  宣传部长梁松道:“我听小张说准□备搞一个火炬传递……”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浩打断了,陈浩不屑道:“年轻人做事就是喜欢出风头,尽搞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什么火炬传递,有意义吗?”

  梁松下半句话却让陈浩目瞪口呆,梁松道◆:“听说乔书记已经答应跑第一棒了”

  陈浩脸上的表情异常古怪,僵在那里,他太缺乏耐心了,应该把梁松的这句话听完再说话,这下糗大了,整个人被吊在那里不上不下的,吊他的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  在场常委看到陈浩的样子,都忍不住想笑,可又觉着笑出来实在太不给陈浩面子了,一个个憋得都是十分辛苦

  徐光然暗叹了一声,这陈浩的年龄虽然比常凌空大不少,可道行比常凌空差多了,政治上也需要悟性◆,陈浩的政治悟性真是不咋地徐光然又想到张扬,这小子zhèng在想尽一切办法和他抗争着,省委乔书记答应跑第一棒,南锡是东道主,自己又是市委书记,到时候肯定要身先士卒,徐光然微笑道:“看来从今天起我也得要□加强锻炼了,当火炬手没有体力是不行的”

  梁松不失时机的拍了一句:“咱们南锡的第一棒肯定是徐书记跑了”

  夏伯达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觉察到张扬和徐光然之间zhèng在酝酿着一场风暴,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了一句话,蚍蜉撼大树,以张扬现在的级别想要抗衡市委书记徐光然,是不是有些自不量力?可目前来看,张扬不但没怎么倒霉,而且还有越过越滋润的趋势,这和夏伯达过去的官场之道背道而驰,难道官还可以这样做的?

  【第一奉上4000字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