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有事相求】(上)


  “任文斌的确是有求于张扬,确切地说,应该是南国山庄的加坡老板李光南有求于张扬,任文斌和张扬干了一杯酒后,将自己的目的说出:“张主任,我们集团早就准备在南锡投资一家酒店

  ”

 ▲ 张扬笑道:“好事啊,现在南锡市领导对一切的外来投资都很欢迎”

  任文斌道:“张主任,咱们是老朋友,有什么话我也不瞒你说,在你去南锡之前,我们就在府东街和仓西路之间拿下了一块地皮,在那儿修建了一座现代化酒店”

  张扬微微一怔,府东街和仓西路之间,那岂不是和他们的体育中心工地不远?他想起来了,那片建筑已经封顶,正在进行装修,搞了半天居rán是李光南投资的酒店

  任文斌道:“我们当初看中那块地皮,是因为知道了一些消息,南锡市体育中心的规划小我们也看过,我们酒店的后面就是你们规划中体育公园的位置”

  张扬笑道:“果rán会dǎ如意算盘,我们的体育公园建起来,你们就等于不huā一分钱就改善了环境”

  任文斌叹了口气道:“张主任,如意算盘我们dǎ得不错,可我们没想到南锡的体育中心建设这么慢,到现在体育公园还八字没一撇呢,我们酒店都快建成了”

  张扬乐呵呵道:“你别急,现在市领写已经把体育中心工程建设指挥权交给了我,我正在着手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目前体育中心的工程已经拆分成两部分,同步进行施工,我可以向你保证,体育公园项目一定会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张扬说这番话的时候感觉到一种权力带给他的快感,这种感觉是无法替代的

  任文斌道:“张主任”我一直都在关注南锡的事情,这些事我都有所了解,我找您不仅仅是为了这件事”

  张扬缓缓落下酒杯道:“任经理直说嘛”看来任文斌还有其他的请求

  任文斌道:“当初我们拿下的这块地皮,规划中是有绿地面积的,在我们计划小的绿地范围内,如今有不少违章建设的民房至今无法清除掉,我们想尽办法,也为此付出了一大笔赔偿金,可如今还有七八户赖在那里不愿走”

  张扬笑道:“这件事不应该找我,你应该去找规划局、建设局也行”

  任文斌拿出一张照片出示给张扬,这是酒店正门处通往仓西路的大道,任文斌□道:“这条道路计划修建为四车道,可是道路东侧有一栋五层楼房,这栋楼房是违章建筑,过去只有两层,我们开始建酒店的时候,他们听到了消息,对楼房进行扩建,向前伸出了六米,整个凸出在路面上,我们的道路如果从这☆dào:“zhètiáodàolùjìhuáxiūjiànwéisìchēdào,kěshìdàolùdōngcèyǒuyīdòngwǔcénglóufáng,zhèdònglóufángshìwéizhāngjiànzhù,guòqùzhīyǒuliǎngcéng,wǒmenkāishǐjiànjiǔdiàndeshíhòu,tāmentīngdàolexiāoxī,duìlóufángjìnhángkuòjiàn,xiàngqiánshēnchūleliùmǐ,zhěnggètūchūzàilùmiànshàng,wǒmendedàolùrúguǒcóngzhè边过去就必须要绕行”当初我们的设计,这条道路和通往体育公园的道路在一条中轴线上,如果改变施工,不但我们的建筑成本会增加,也会严重影响到整个体育中心的面貌”

  张扬看了看那张照片”矗立在道路边缘的那座楼房的确显得有些突兀,他低声道:“既rán是违章建筑你们为什么不找相关部门去反映?你们应该找的是城建局,甚至规划局”

  任文斌道:“张主任”这件事很不好办,这座楼是世纪建筑公司建造的,楼房的所有人是李长峰”任文斌停顿了一下,他认为不需要向张扬解释李长峰的背景了

  张扬也明白任文斌为什么找到了自己,他去南锡之后把世纪建筑公司搞得灰头土脸,这件半早已经传开了,所以任文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

  张扬道:“你们可以直接找李长峰商量嘛”

  任文斌道:“他张口就是三qiān万”没有三qiān万免谈让我们拿出三qiān万显rán是不现实的,我们集团内部商量之后,决定实在不行就改变方案,可是在李长峰的带动下,周围其他的老百姓也不愿走了,他们不走,我们的门口绿地景观就无法建设,我们几次去谈,他们只丢下一句话,要搬也得李长峰先搬,只要李长峰把楼拆了,他们什么条件都不提,全都走,徐光利不走,他们都不走”

  张大官人虽rán很强势,可是他也清楚自己的权力范围,违章建筑并不是他分管的范畴,张扬做每件事都是有目的的,在体制中混久了,他首先考虑到的是符合大众的利益,在符合大众利益的前提下尽量不和自己的利益相冲突,真正让他冲发一怒的事情,都是有足够必要的,他和任文斌虽rán有些交情,可两人的交情还没处到那个份上,这件事涉及到南锡市委书*记徐光rán的亲外甥李长峰,张扬去南锡之后的一系列举措已经让徐光rán甚为不爽了,他并不想加深和徐光rán之间的裂痕,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徐光rán,而是因为他觉着没有必要,为了任文斌没必要去让他和徐光rán之间的裂隙继续加深

  张扬笑道:“任经理,你说的这件事属于城建局”

  任文斌道:“我知道,城建局局长吴昌楼那边我也找过多次了,规划局局长霍廷山那里我也没少dǎ招呼,可他们一听说是李长峰的事情全都纷纷摇头,谁■都知道李长峰是市委徐书*记的外甥,这块骨头不好啃,他们也不敢啃”

  张扬笑道:“他们都怕得罪人,难道我就不怕得罪人”

  任文斌道:“张主任,我真是没办法了,我们集团在南锡投资这么大,如▲果门前绿地景观和道路出了问题,对我们以后的星级评定和未来经营都会有着重大的影响,其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张主任,咱们认识这么久,你也知道,我不会轻晷开口求人,这次你无论如何得帮我想想主意”

  张扬道:“涉及的事情太多”

  任文斌知道他还在犹豫,马上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张扬,张扬当rán明白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并没接”微笑道:“这样,等我回到南锡,帮你想想办法,如果能够把这件事解决了,你得给●省运会做点贡献”*文斌道:,如果张主任把这件事办成了,我会在省远会期间部分客房给组委会使用*……”还是送礼,不过信封里面是私人的,现在送出的这份礼物是公开的,也是张扬乐于接受的

  ………………◇………………………………………………………………………………

  关芷晴第二天醒的很早,这和她时差没有完全倒过来有些关系,洗漱之后,换上一身黑色的耐克运垩动服,这是她代言的今秋最款式”外面雨已经停了,天蒙蒙亮,因为空中荡漾着蒙蒙的晨雾,所以光线不好,虽rán如此,关芷晴还是戴上运垩动帽和墨镜,沿着南国山庄的小路开始跑步,一个运垩动员到了任何地方都不能放松锻炼

  关芷睛跑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转过身,看到张扬穿着背心裤衩追了上来,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早晨的天气很冷”这厮的身体素质应该不错,穿这么点衣服居rán还满头大汗

  张扬搭讪道:“这么巧?”

  关芷晴没说话默默往前跑,张扬紧跟她的步伐”他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连关芷睛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很阳光,很灿烂

  张扬道:“你戒心真重”

  关芷睛仍rán没有说话

  张扬一边跑一边道:“是不是以为我在盯你的梢,所以总能及时出现在你身边?”

  关芷晴道:“我没这么想过,我们又不熟”很少想这些无聊的事情”

  张扬听出她在婉转的指出自己很无聊,张扬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我这人没什么毛病”就是对工作敬业了一些,你知道的”南锡明年十月要举办平海省运垩动会,缺少一个有影响力的运垩动员充当我们的形象大使,有名气的长得惨不忍睹,长得稍微过得去的,又没多大名气,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只有关小姐最合适,那啥,你是世界冠军,长得又漂亮,按照过去的说法那就叫色艺双全”

  关芷晴一直冷冰冰的面孔,可听到这句话却忍不住想笑,轻声啐道:“你拐着弯儿骂人是不是?”

  张扬看到自己的话起到了一些效果,心中暗暗得意,他笑道:,“没,绝对没有,我对关小姐绝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你不是入选过时代封面,还当选过全球最美五十人吗?”

  关芷睛道:“中外审美观点是◇有很大差异的,你说的那些全都是美国人评选的,我可不符合国人的审美观点*……”

  张扬呵呵笑道:“不是啊,我看你就挺美的,虽rán从见你真人到现在都没见到过你的真容,可你气质挺好,让人感觉不食人☆间烟火,一点人间的俗气都不沾染*……”

  关芷晴接触这么多人,还没遇到过这种毫不掩饰大拍特拍的,听着都是奉承话,可怎么听感觉都不是太对,关芷睛道:“你挖苦我”

  张扬道:“没,我真觉着☆你挺符合我的审美观点的*……”

  关芷睛道:“你说了这么多的好话,有什么目的?”

  张扬道:“关小姐,你不妨再考虑一下,你是南锡人,南锡举办省运会,你要是能担当这个形象大使,也算是为家乡做出了贡献,我知道你在西方生活的时间比较长,可能思维方式上有些变化,可毕竟还是炎黄子孙,咱们中*国人都讲究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宣传省运会的同时,你自己好健康形象也得到了宣传,这是一件共赢的大好事”

  关芷睛停下脚步,藏在墨镜后的一双明眸盯住张扬,她很认真地说:“对不起,张先生,我不需要宣传,我这次回国的目的是想祭拜我的父亲,我希望在国内期间,我的清净不要受到dǎ扰”

  张扬道:“给省运会代言是有报酬的,具体数目我们可以商量*……”

  关芷晴道:“我没兴趣,南锡这个城市也没有留给我太多的记忆,除了我已经去世的父亲……”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张先生,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张扬点了点头,望着关芷晴渐行渐远的倩影,终于决定不再追上去,关芷睛已经把话说得足够明白,既rán她对家乡没有感情,不想担任这个代言,自己又何必去勉强她

  当天中午,袁波在望江楼请客,把张扬、粱成龙、丁兆勇全都召集到了一起,主题就是恭贺张扬当上了南锡市体委主任

  张扬把宝马车的钥匙交给粱成龙,粱成龙道:“怎么样?事情搞定了没有?”

  张扬叹了口气道:“遇到了一刘胡兰,宁死不从啊”

  粱成龙笑道:,“用你的美男计色诱她再不行就来个霸王硬上弓,把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由不得她不从”

  张扬骂道:“你小子越来越卑鄙”

  粱成龙道:“我哪里卑鄙了?为了南锡市人民的利益,你应该有点奉献精神,偶尔牺牲一下色相也是可以的”

  张扬道:“我这色相不值钱,就算想卖都没人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