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有事相求】(下)


  第五百三十七章【有事相求】下

  丁兆勇和袁波都笑leqǐ来,两人并不清楚张扬和梁成龙谈什么,问过之后才知道是什么事儿

  丁兆勇道:“国内这么多有名运动员,根本不用去找国外的,搞什么形象大使,根本是白费功夫”

  袁波却道:“现在时代不一样le,什么事情都讲究个名人效应,就拿我这望江楼来说,大堂内挂le不少我和名人的合影,无形之中这就是一种宣传,别人看到名人都过来吃饭,就会觉着某某这么有名气都到望江楼吃饭le,证明这儿档次不错,咱们国人有着强的从众心理,看到别人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改革开放之前,广告几乎没什么用,你去做广告,别人会觉着是不是你东西不好?你卖不出去才做得广告,可现在,什么东西不得靠吆喝,俗话道,好酒还怕巷子深呢,你不吆喝谁知道?张扬的做法我赞同那个关芷晴的确是位很有影响力的优秀运动员,平海籍贯的世界级运动员不多,张扬打她的主意是正确的,她要是当le这次省运会的形象大使,肯定会拥有轰动性的效应”

  梁成龙道:“话虽然这么说,可人家不答应,现在都什么时代le,做什么都得两厢情愿,她不愿意,张扬总不能逼着她来当这个形象大使?再说le,人家现在是美籍华人,咱们国家的行政手段对她也不qǐ用”

  张扬道:“算le,不提这事儿,我也不是死乞白赖的人,大伙儿喝酒”

  几个人同时把这杯酒干le,张扬又想qǐ昨晚任文斌找他的事情,梁成龙听完,也点le点头道:“这事儿我正想跟你提呢,我接受体育中心工程之后,发现过去的规划图和现在的实际工程现chǎng不符”

  张扬愣le一下,这件事他还从没听说过

  梁成龙道:“过去我在南锡看到的体育中心的规划图都是最近的,我来到东江之后,调出le原始方案,发现很多地方都做过改动,体育公园的面积有所缩小,在体育中心附近,近建设le不少的建筑,过去体育中心用地问题上就赔偿le不少钱”

  张扬道:“你想告诉我什么?”

  梁成龙道:“当初拆迁征地我并没有经历过,我怀疑里面存在不少的猫腻,有人在提前得悉体育中心规划方案之后突击搞建设,以这种手法换取政府赔偿,这种手法并不◎稀奇,我们搞建筑的很常见”

  张扬道:“那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le”

  梁成龙笑道:“这种事儿本来也无可厚非,即便是普通的老百姓听说自己的房子要拆迁,也会搞突击建房,谁不想多赔偿一点儿,★◎稀奇,我们搞建筑的很常见”

  张扬道:“那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le”

  梁成龙笑道:“这种事儿本来也无可厚非,即便是普通xīqí,wǒmengǎojiànzhùdehěnchángjiàn”

  zhāngyángdào:“nàjiùshìwāshèhuìzhǔyìqiángjiǎole”

  liángchénglóngxiàodào:“zhèzhǒngshìérběnláiyěwúkěhòufēi,jíbiànshìpǔtōngdelǎobǎixìngtīngshuōzìjǐdefángzǐyàochāiqiān,yěhuìgǎotūjījiànfáng,shuíbúxiǎngduōpéichángyīdiǎnér,◆人性使然,我记得当初在东江拿地的时候,一位农民的田地被征,因为当时规定一棵树要赔多少钱,我们去看现chǎng的时候,发现那位农民涉及被征用的两亩地上密密麻麻的种着小树苗,说句不夸张的话,树和树之间的距○离,我连手指头都差不进去”

  满桌人都被梁成龙说的事情给逗笑le

  丁兆勇道:“农民也不容易,你把他的地给征le,人家以后吃什么?政府赔偿都是有数的,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

  梁成龙道:“我也没说不值得同情,无论是农民还是市民,他们利用自己的小智慧尽可能的争取多一些赔偿倒也没什么我最反感的就是有些商人的行为,他们消息灵通,提前知道le政府的规划,利用种种方法获得利益”

  张扬道:“体育中心规划地块上的违法建筑多吗?”

  梁成龙道:“不少,都是过去遗留下来的老问题,你不提这事儿,我都得找你,不解决这些违章建筑,工程进度没法加快”

  张扬道:“我还以为只有我敢在那地方搞违章建设,想不到有人早就抢到le我前头”

  梁成龙笑道:“我不管别人,你让我把体育中心建好,就得帮我清理障碍,就得把规划范围内所有的违章建筑帮我清理干净,不然我也得撂挑子”

  张扬道:“威胁qǐ我来le”

  梁成龙道:“我没那意思,只是把实际困难跟你说一声,我这次在公司高层会议上的讨论并不乐观,很多人对我解下体育中心工程表示不理解,说穿le,还是资金问题,最近一年来我们丰裕集团接下的工程太多,资金回笼存在问题”

  张扬道:“怎么个意思?你那五千万拿不出来le?”

  梁成龙道:“钱不是问题,不过……”他停顿le一下,脸上显得有些尴尬道:“我恐怕得找清红开口le”

  满桌人都笑leqǐ来,丁兆勇道:“你小子是接着这个机会跟林清红套近乎”

  梁成龙道:“不是,真不是,我这不是没辙le吗?一日夫妻百日恩,她都能借给陈绍斌八百万去炒股,我现在遇到困难le,她不能拉我一把?”

  张扬笑道:“我怎么听着你满嘴醋味?你对陈绍斌好像有点怨念啊”

  梁成龙道:“那倒不是,上次南国山庄不是已经说开le吗,人一辈子能处三两个知己不容易,经历le这么多事,我心里明白得很”

  丁兆勇道:“都这么大人le,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修得共枕眠呢,我说你们两个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谈谈,能凑合着过,就凑合凑合,我看没有比你们俩合适的”

  一提qǐ婚姻生活,梁成龙顿时就蔫le,他端qǐ酒杯喝le口酒道:“人就他**没有称心如意的时候”

  袁波道:“那是因为你从不知道满足,知足者常乐,你永远都不知足当然永远都☆不会称心如意”

  这时候,一位服务员走le过来,附在袁波身边耳语le几句,原来是栾胜文在隔壁包间吃饭,点名让袁波过去一趟,袁波向他们几个人说le一声,qǐ身出去le,做饮食生意有些关系是必须要▲照顾到的

  栾胜文如今已经是白沙区公安分局局长le,别看只提升le半级,可权力和过去却有天壤之别,他今天来望江楼专门为le请省公安厅副厅长高仲和吃饭,他和高仲和是老乡,只不过如今高仲和已经贵为平海省公安厅副厅长,不久以后即将接任厅长的位子,同桌吃饭的还有公安厅的另外一位副厅长田庆龙,他也快到点le

  高仲和自从来到平海之后,他的强硬作风和领导能力还是得到le公安系统内的广泛认同

  袁波走进去之后,乐呵呵道:“都是贵客啊,几位领导大驾光临,袁某疏忽之处还望见谅”

  高仲和这个人从来都是不苟言笑,加上本身的皮肤又黑,被人背后戏称为黑面神,他和袁波不熟,栾胜文让袁波过来的目的也不是介绍给高厅认识,他要的是一个面子

  袁波当然懂得,马上让人上酒,恭恭敬敬敬le几杯酒

  田庆龙笑道:“袁老板生意很火啊”他认识袁波也有一段时间le

  袁波笑道:“▲还凑合我不妨碍几位领导吃饭le,我就在隔壁,有什么吩咐只管招呼一声”

  栾胜文点le点头道:“去忙”

  袁波笑道:“不忙,跟张扬他们喝酒呢”

  听到张扬的名字,田庆龙不由得笑l○▲还凑合我不妨碍几位领导吃饭le,我就在隔壁,有什么吩咐只管招呼一声”

  栾胜文点le点头道:“去忙”

  袁波笑道:“不háicòuhéwǒbúfángàijǐwèilǐngdǎochīfànle,wǒjiùzàigébì,yǒushímefēnfùzhīguǎnzhāohūyīshēng”

  luánshèngwéndiǎnlediǎntóudào:“qùmáng”

  yuánbōxiàodào:“búmáng,gēnzhāngyángtāmenhējiǔne”

  tīngdàozhāngyángdemíngzì,tiánqìnglóngbúyóudéxiàoleqǐ来:“张扬?这小子来东江怎么不跟我打招呼?让他过来给我敬酒”

  袁波知道田庆龙和张扬的交情,乐呵呵点le点头道:“我这就让他过来”

  张扬听说几位公安厅的领导都在隔壁,不露面也不好le,袁波也是无意中把他给卖le出来,他带le瓶酒去隔壁敬酒,看到高仲和,张扬笑道:“高厅也来le”

  高仲和脸上露出一丝礼节性的笑意:“小张,坐”

  张扬道:“你们都是大领导,我可不敢坐,站着敬完酒我就走”

  田庆龙道:“每人两杯,一个不准漏掉”

  张扬敬酒的时候才想qǐ今天是星期天,难怪大中午的这几位警界风云人物能够凑到一qǐ喝酒看他们桌上的菜几乎没动,应该是坐下来不久,张扬道:“几位领导还吃点什么,我给你们添菜”

  栾胜文笑道:“不用,今天是我做东,给高厅长的公子接风”

  说qǐ这件事高仲和的脸色有些尴尬,栾胜文给他儿子摆接风洗尘宴,可到现在他儿子都没露面,酒宴已经开始快二十分钟le,让一群长辈等他,实在太说不过去le

  张扬也有些奇怪,笑道:“哪位是高厅的公子?”

  说话的时候,门开le,赵国强从外面走进来le,他是专门去接高仲和的公子的,高仲和的儿子跟在赵国强身后,一进包间就拱手赔罪道:“各位叔叔大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只顾着陪女同学逛街,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耽误le,你们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高仲和听到儿子的声音,脸上就露出无奈的笑意,他平时不苟言笑,可这个儿子嘴巴就没有闲住的时候

  赵国强没想到张扬会在这里,看到张扬,一双眼睛立时迸射出愤怒的光芒,因为弟弟赵国梁的事情,他和张扬之间素有旧怨,他始终将弟弟的死归咎于张扬,虽然当时省委书记顾允知为张扬提供le不在chǎng证明,可赵国强仍然将张扬当成杀害弟弟的仇人

  张扬在赵国强充满恨意的目光下并没有任何的退缩,淡然笑le笑,▲随即他看到le赵国强身后的年轻男子

  那青年也看到le张扬,惊喜道:“是你啊”

  张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高仲和的儿子竟然是昨晚他在机chǎng遇到的小眼镜高廉明,说qǐ来这父子两个的性■情还真是不一样,一个不苟言笑,一个口若悬河高廉明上前握住张扬的手道:“张主任,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满桌人都觉着很奇怪,谁都知道高仲和的这个儿子一直都在美国读大学,还成功拿到le美国的律师牌照,昨天晚上才从美国回来,他怎么会认识张扬?

  高廉明热情的拉着张扬来到他父亲的身边,向父亲介绍道:“老爸,这就是我跟你说的wǔ林高手,你没看到,昨晚他把那美国人给揍得那个解气啊”

  高仲和笑着点le点头,昨晚他听儿子说qǐ这件事的时候还纳闷呢,敢在机chǎng那种chǎng合公然打老外的没几个,今天总算对上号le,原来是张扬啊,这小子干出这种事儿一点都不稀奇

  赵国强坐下le,只有他的脸上不见任何的笑意,默默端qǐ一杯酒独自喝leqǐ来

  张扬也知道并不适合在这里久呆下去,他笑着向高仲和几人提出告辞道:“高厅、田厅、栾局,我隔壁还有应酬,得过去le”

  高廉明很热情的邀请道:“别急着走啊,一qǐ喝两杯”

  张扬笑着拍le拍他的肩膀道:“有时间给我电话,我请你喝酒”说完他向众人笑le笑,告辞离去

  房门关上之后,高仲和道:“听说小张去le南锡”

  田庆龙对张扬的情况比较清楚,他点le点头道:“刚去没多久,据听说徐书记把体育中心工程交给他负责,对他很是重用啊”

  高廉明笑道:“他这个人很有趣啊”

  高仲和故意板qǐ面孔道:“你这小子懂什么?来这么晚,赶紧给几位叔叔伯伯端酒赔不是”

  【求凌晨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