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秘书的烦恼】(上)


  高廉明倒也乖巧,本身又是当律师的,嘴皮子特别利索,不出一会儿就把几位叔叔伯伯逗得哈哈大笑田庆龙笑道:“到底是留洋回来的,眼界不一样,我那个儿子比廉明大不少,可除了喝酒在行,见到人连话都不会说□*……”

  高仲和嘴上说着这孩子就是人来疯,心里却十分的高兴,在省委干部队伍中,儿女经商成功的大有人在,可是论到学业上有所成的,他的这个儿子无疑走出类拔萃的,留学美国成功拿到律师执照,高廉明的身上已经蒙上了一层年轻有为的光环

  栾胜文问道:“廉明这次回国打算呆多长时间?”

  高廉明道:“栾叔,我打算留在国内发展*……”

  高仲和也是第一次听到儿子的决定,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追问,可能儿子只是随口说说

  栾胜文笑道:“国内好,国内好啊现在我们国家正处于改草开放高发展,最需yào用人的时候你们这些海归派会成为建设国家的主力*……”

  高廉明笑了:“现在风向变了,不流行海龟派,流行海带派”

  栾胜文愕然道:“什么海带派,我还从没有听说过”满桌人都看着高廉明

  高廉明乐呵呵道:“海外归国待业,美其名曰海带派”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向来不芶言笑的高仲和也忍不住笑骂道:“尽会胡说八道,混小子,你就这点出息”

  张扬本来准备下午就返回南锡,可没等他离去就接到了杜天野的电话,却是杜天野来东江开会,约他fāng便的话从南锡过来见个面

  自从张扬离开江城之后,两人之间少有联系这和杜天野的心结有关,他总觉着自己对张扬有所亏欠,虽然张扬离开江城之时,他也当面向张扬表示了歉意,可心里还是觉着不舒服直到听说张扬得到了重用,去南锡没几天已经被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委派为体育中心建设总指挥,杜天野这才觉着心里好过一些,这次前来江城开会,想起南锡距离江城不远,所以打了这个电话

  张扬听说杜天野身在东江,很愉快的告诉他自己也在这里,问明杜天野下榻的地fāng当即打车过去

  杜天野住在省政府招待所,他这次过来一是为了开会,二是面见几位省领导,向他们汇报一下机场建设工作,以及近期江城企改的进展整个上午杜天野都在开会,下午没什么安排,这会儿刚刚吃过午饭,在房间内休息

  张扬来到省政府招待所3号楼的时候看到杜天野的秘书江乐正站在楼下等着他,张扬不禁笑了起来

  江乐看到张扬下车,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抢着把车费给结了,张扬道:“,用得上这么隆重吗?杜书*记还派你在这儿等我

  ”

  江乐笑道:“不是杜书*记让我等的我听说老领导yào来,当然yào下来迎接了”江乐这些年跟在杜天野身边,眼界自然提升了不少嘴巴比起过去是越发会说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没白栽培你,还算没把我忘了”江乐之所以能当上杜天野的秘书得益于他的推荐,最早张扬去江城旅游局工作的时候,江乐就是他手下的☆办事眉,也是张扬早期的得力助手

  江乐道:“吃水不忘挖井人,张主任就是我命里的贵人”

  张扬笑了:“你小子嘴巴今儿怎么这么甜?跟抹了蜂蜜似的”

  江乐道:“张主任,我有事儿求您★

  张扬已经猜到十有**这厮有事情找自己他一边向酒店内走,一边道:“说”

  江乐道:“现在不fāng便说等您和杜书*记谈完之后,我送您*……”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了江乐一眼发现他的表情多少显得有些惶恐,心中暗付,这厮该不是犯了什么错误

  江乐引着张扬来到杜天野的房间内,杜天野刚刚午睡过后,正在盥洗室内洗脸,听到门响,大声道:“张扬来了,先坐着,我洗把脸就出来*……■”

  张扬乐呵呵走到沙发前坐下,看到茶几上的果茶,毫不客气的拧开一瓶喝了起来

  杜天野一边擦脸一边走了出来,看到张扬大刺刺的坐在那里喝饮料,不禁笑骂道:“你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我让你喝○”

  zhāngyánglèhēhēzǒudàoshāfāqiánzuòxià,kàndàochájǐshàngdeguǒchá,háobúkèqìdenǐngkāiyīpínghēleqǐlái

  dùtiānyěyībiāncāliǎnyībiānzǒulechūlái,kàndàozhāngyángdàcìcìdezuòzàinàlǐhēyǐnliào,bújìnxiàomàdào:“nǐcóngláibúnázìjǐdāngwàirén,wǒràngnǐhē了吗?”

  张扬道:“别跟我吹胡子瞪眼的,过去我给你面子,因为你是我上级领导,现在我不归你管了”

  杜天野走过去,伸出手轻轻在他脑袋上推了一下,当然没有任何的恶意

  张扬笑道:“男人头女人腰,能看不能摸,你一市委书*记这点礼貌都不懂?”

  杜天野把毛巾随手扔在茶几上,也拿起一瓶果茶拧开喝了一口,酸得皱了皱眉头:“这果茶是春阳产的,最近销路不错,都卖到省里来了,感觉怎么样?”

  张扬道:“不怎么样,酸倒牙”

  杜天野道:“现在老百姓的口味都变了,喜欢吃纯天然绿色食品,这种果茶刚好跟上了潮流”

  张扬留意了下果茶上面的商标,春阳易桑集团

  杜天野打量着张扬道:“不错啊,春风得意,平步青云”

  张扬没好气道:“那还不得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一脚把我踢出泥潭”我哪能有现在这么美的小日子*……”

  杜天野道:“对我还有怨气,心眼真他妈小”

  张扬笑道:“我可没惦记那事儿”

  “那怎么平时连电话都懒得给我一个?”

  张扬道:“忙,真是很忙,徐书*记把省运会项目交给了我,我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这件事上面了”

  杜天野道:“老徐倒是慧眼识才啊”

  张扬道:“不是他眼力好,是我能力强,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

  “少臭吹了,我可听说你和徐书*记之间不是那么的默契”

  张扬笑道:“你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

  杜天野道:“我本以为你去了一个地fāng应该会低调一阵子呢,可没想到啊,你这才去了几天啊,牛皮就吹上天了,yào在省运会上拿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
○   张扬不好意识的笑了起来:“这事儿都传到你耳朵里了*……”

  杜天野笑道:“是凡做体育的听到这件事差点没笑破肚皮,就南锡那体育基础”你倒是真敢说”

  张扬道:“我舟来都是敢为别人所□不敢为*……”

  杜天野道:“胆大是好事,可凡事都得有个限度,算了,我也懒得说你,说了你,你也不会改”

  张扬还是比较关心机场的事情的,虽然他已经离开了江城,可是对这个他当初挂帅搞起来的项目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他低声道:“机场工程进展的如何了?”

  杜天野道:“还算不错,目前李副市长重点负责这个项目,具体的事情都是常凌峰在做,我前两天专门找他谈了话,让他安心工作,我破例提升他为现场副总指挥,还准备给他副处级待遇*……”

  张扬一听就明白了,杜天野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张扬道:“你是不是害怕我把人给你挖走了?”

  杜天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常凌峰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和你的关系又很密切,你现在搞体育中心建设,我当然担心你来个釜底抽薪把这个大能给挖走了,机场建设真的离不开他,这件事上你别怪我不仗义,就算你想挖,我也不会放”

  张扬瞪了杜天野一★眼,没好气道:“老杜啊老杜”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说yào挖常凌峰了吗?”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兄弟”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可话我得跟称说清楚,现在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曾几何时杜天野和张扬之间已经不能像当初那样毫无顾忌的畅所欲言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天,此刻却忽然恢复到从前那样,也许他们之间的友情从未改变过,只是位置决定了关系,现在距离虽然远了,可是关系却又感觉亲近起来了

  张扬道:“是不是左援朝又给你下绊子了?”

  杜天野道:“不是他一个人的原因,江城今年的企业改草深化,市政建设也全范围的开展,最近在全市范围内清理违章建筑,准备创建卫生城,可惜工作开展的不顺利”

  张扬听说清理违章建筑心中不觉一动,他在南锡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杜天野感叹道:“你yào是还在我身边就好了”

  张扬乐道:“遇到打砸抢就想起我来了”

  杜天野道:“看到你现在这样,我心里也感到欣慰*……”

  张扬当然明白杜天野一直对机场事件上的处理深感内疚,他微笑道:“咱们**人得学会往前看,别老想着过去的事情”

  杜天野也是个豁达的人,通过今天和张扬的谈话,他埋在心里的结已经完全解开,杜天野道:“很多时候,步子迈得太快未必是什么好事*……”

  张扬道:“我们这些当部下的多数时候都是身不由己,你们当领导的步子迈的太大,我们必须yào快步跟上*……”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又喝了果茶道:“知道吗?把你调去南锡是谁的主意*……”

  张扬道:“不是夏伯达把我弄过去的吗?”

  杜天野道:“我开始也以为☆是,今天开会遇到省委秘书长阎国涛,我才知道是他*……”

  “我和他没有什么交情”张扬听到这一消息觉着有些不可思议

  杜天野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夏伯达yào用你,当时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没有理清整件事的头绪”后来因为机场的事情,我被乔书*记批评了一顿,当时他对我的外理fāng法就颇有微词*……”

  张扬已经有些明白了,自己被调往南锡担任体委主任的事情应该是乔振粱的授意,到今天他总算明白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杜天野道:“政治真是一门深不可测的学问”我在体制中呆的时间越久,心里就感到越不踏实,我们的身边到处都是诱惑和陷阱,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老杜,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悲观?”

  杜天野道:“官场中想找到真正的友情实在太难,所以我很后悔当初的决定*……”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拍了拍杜天野的手背:“老杜,你该找个女人了,别对我投入这么深的感情我受不起”

  杜天野笑骂道:“滚蛋”我没那爱好”

  张扬道:“陈老伯好吗?”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我上周去看他,他跟我念叨起你来,说最近老没见你去看他”

  张扬道:“等我忙完这眸子,年底回去,看看我妈,再去清台山看看陈老伯、李道长他们*……”

  杜天野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海瑟夫人准备投资清台山,yào在那里修建一座现代化的影视娱乐城,已经和春阳县签约了”

  张扬对海瑟夫人始终没有多少好感,他和王均瑶的相识就是从他当初怒砸金莎夜总会开始张扬道:“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跟她合作还是小心为妙,查清楚她的钱到底是不是干净”我听说她在美国干得生意都有点偏,当初李副市长就是因为这种事差点栽了跟头*……”

  杜天鼻笑道:“放心”

  张扬和杜天野谈了很久,两人又交换了一些关于如何拆除违章建筑的想法”张扬刚刚才面对这个问题,而杜天野却已经着手处理,他教给张扬一个fāng法,那就是和临近城市交换警力,因为当地警*察多少都会有些关系,碍于关系人情,在拆迁处理上比较棘手”而从外地调来的警*察就不同,他们在当地没有那么多的关系,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忌,执行任务就会强硬的多”坚决的多

  杜天野的话给张扬开拓了一个思路,两人一直谈到下午四点多,张扬才起身告辞,原本他是想请杜天野晚上一起吃饭的,可杜天野晚上还yào陪几位省领导,张扬只能作罢

  离开杜天野的房间,江乐又跟了过来送他,看到江乐,张扬才想起他yào求自己的事儿,他笑着向江乐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非得yào单独说”

  江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张扬送到外面,张扬指了指路边的长椅道:“就在这儿说,回头我还有事儿”

  两人来到长椅坐下,江乐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向四周看了看,确信周围没有人在,fāng才小声道:“张主任,我……我犯错误了”

  张扬笑道:“你犯错误不该找我,你该去找杜书*记检讨,我现在管不着你了”

  江乐道:“江城最近在搞违章建筑清理整治,很多亲戚朋友找过来,想让我帮忙,我开始也都拒绝了,可有些面子是驳不了的,于是我就…………就给城建局的李局打了个招呼”

  张扬没说话,他也明白江乐如今的身份地位也不同往日,再不是当初那个旅游局开发办的小小办事员,市委书*记的秘书,那可记面前的红人,虽然级别不高,可江城市的大小干部多少也得给他一些面子别人给他办事不是冲着他,而是冲着他身后的杜书*记

  江乐道:“本来李局都答应了,可没想到杜书*记这次整顿违章建筑的态度这么坚决……”

  张扬道:“你既然管不了就跟那些亲戚朋友说明白,把你的苦衷全都说清楚”

  江乐费了好大努力fāng才道:“可…………可我收了他们的东西……”

  张扬愕然望着江乐,愣了好一会儿fāng才骂道:“你小子吃子熊心豹子胆了?一个秘书就他妈敢收礼?”

  江乐哭丧着脸道:“本来我也没想收,可碍不住人家的面子,最后只能收下来,如果事儿帮他们办成了还好说,现在事情办不成,我……”这厮就快哭出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