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天桥的月光】(上)


  凭心而论,张扬对时维从产生过太多的非分之想,一直以来都把她当成朋友,还是那次时维喝多了抱着他吐露心迹,张扬才zhī道时维喜欢自己,可他从没把这件事点破,也没当真,就算他和楚嫣然分手,他也不会☆▲
  凭心而论,张扬对时维从产生过太多的非分之想,一直以来都把她当成朋友,还是那次时维喝多了抱着
  píngxīnérlùn,zhāngyángduìshíwéicóngchǎnshēngguòtàiduōdefēifènzhīxiǎng,yīzhíyǐláidōubǎtādāngchéngpéngyǒu,háishìnàcìshíwéihēduōlebàozhetātǔlùxīnjì,zhāngyángcáizhīdàoshíwéixǐhuānzìjǐ,kětācóngméibǎzhèjiànshìdiǎnpò,yěméidāngzhēn,jiùsuàntāhéchǔyānránfènshǒu,tāyěbúhuì★选择时维,他和时维之间缺少那种男女间的漏*点,时维的直肠子并不是张扬特别感冒的类型张扬也zhī道乔梦媛不是平白无故点破这件事,她应该是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一消息告诉自己

  乔梦媛当然zhī道时维喜★欢张扬,可她也能够看出张扬对时维绝没有投入任何的感情,她不忍心看着时维继续在这种单相思中沉溺下去

  张大官人想问什么,可是紧密的锣鼓声打断了他的话,几个人把目光转向舞台,舞台上开始了变脸表演,■随着川剧武生精彩的表演,食kè们纷纷鼓掌,武生很会调动大家的情绪,在舞台上极尽suǒ能,现场的气氛被调动起来之后,他走下舞台来到kè人桌前表演

  凑到乔梦媛面前刷刷连变了三张面孔,张扬留意到乔◎梦媛虽然微笑,可眼中却带着淡淡的忧思,究竟是什么让乔梦媛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难道是因为许嘉勇的死?一想到这里,张扬的内心顿时不舒服起来

  时维这通电话打得时间很久,直到表演结束她才回到众人身边,笑道:“郭约我去看演唱会,我把这件事给忘了,七点半开场,我让他多准备几张票,咱们吃完饭一起过去”

  高廉明道:“好啊”

  乔梦媛却道:“你们去,我想先回去休息”

  张扬道:“◆我还有事,也不去了”

  时维道:“真是扫兴,懒得理你们,赶紧吃饭,对了,张扬,回头把我姐送回家”

  张扬点了点头,不用时维说他也会做

  时维、高廉明、谭月明他们先行离去,张扬抢★在乔梦媛之前把帐结了,乔梦媛道:“说好了我来请kè,却让你破费”

  张扬道:“我能报销”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那我宁愿不让你结账”

  张扬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占公家便宜,★开玩笑的”

  两人并肩走出门外,乔梦媛这才zhī道张扬没开车,张扬伸手准备拦车的时候,乔梦媛却道:“这儿离宁静路没多远,陪我走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陪着乔梦媛走向前方的人行天桥,天桥★★开玩笑的”

  两人并肩走出门外,乔梦媛这才zhī道张扬没开车,张扬伸手准备拦车的时候,乔梦媛却道:“这儿离宁静路没多远,陪我走kāiwánxiàode”

  liǎngrénbìngjiānzǒuchūménwài,qiáomèngyuánzhècáizhīdàozhāngyángméikāichē,zhāngyángshēnshǒuzhǔnbèilánchēdeshíhòu,qiáomèngyuánquèdào:“zhèérlíníngjìnglùméiduōyuǎn,péiwǒzǒuhuíqù”

  zhāngyángdiǎnlediǎntóu,péizheqiáomèngyuánzǒuxiàngqiánfāngderénhángtiānqiáo,tiānqiáo上,一个带着墨镜的老哥顶着寒风吹奏着一曲目前红遍大江南北的《纤夫的爱》

  张扬经过他身边,那老哥伸手把破碗给端起来了,这和外国的街头艺人不同,人家是把破碗放那儿,你爱给不给张扬伸手去摸钢镚儿,■可惜没有,口袋里最的一张都是十块的,既然动作做出来了,当着乔梦媛的面他也不好意思不给,把十块扔进了破碗里,可掏钱的时候,又不心带出了一张一百的,张大官人是真没打算给他这么多,可凡事都有意外,那老哥虽然□带着墨镜却不是瞎子,眼睛贼得很,看到那张一百大钞飘落下来,一伸手就紧紧攥住了:“谢谢祝你们两人永沐爱河,一生幸福”他也zhī道这张一百的是人家不心掉出来的,可在我面前掉出来的,你休想再拿回去,我先用话把你的路子给堵住

  张扬本来就不是个气的人,看到事已至此,当然不好开口找人家要那一百块了

  乔梦媛一直在旁观,看出了其中的微妙,不禁莞尔

  那墨镜老哥又拿起了萨克斯:“献给你们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悠扬的旋律从萨克斯内流淌而出,让秋夜的月色似乎变得突然温柔了许多

  乔梦媛转身向前走去,张扬赶紧跟上,他们并着肩踩着月色慢慢走在天桥上,乔梦媛的心情突然有种放飞的感觉

  张扬本想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乔梦媛披上,可刚刚揭开衣扣,乔梦媛就现了他的意图,轻声道:“不用,我不冷”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自我解嘲道:“我没那意思,只是我有点热”

  乔梦媛忍不住笑出声来,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笑了好一会儿,方才收住声,夜风送来萨克斯的声音,看来一百块的作用真是不,那位老哥又卖力的吹了一遍

  张扬道:“吹得挺不错的”

  乔梦媛道:“很普通很业余”一双美眸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空中的那阙明月,明月轻薄宛如薄冰般悬挂在深蓝色的夜空中,乔梦媛看的是月亮,张扬看得却是乔梦媛,这次的相见乔梦媛给他了一种很强的距离感,张扬不喜欢这种感觉,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道:“怎么突然戒酒了?”张大官人这句话有些没话找话的意思

  乔梦媛的目光仍然望着那轮明月,轻声道:“酒是穿肠毒药,明明zhī道是毒药,又为什么要不停的喝下去呢?”

  张扬道:“很多东西一旦上瘾是戒不掉的”

  乔梦媛道:“这世上没有戒不掉的东西”说完这句话,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张扬趁机把刚才没脱下来的外套拖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这次乔梦媛没有拒绝

  张扬道:“◎是不是还在想着过去的事情?”

  乔梦媛摇了摇头:“其实自从你把我送到东江,我就一直都没有回去”

  张扬微微一怔,低声道:“还回不回去?”

  乔梦媛道:“蓝星集团的总裁金尚元先生●年底会去江城,我必须和他谈二期合作的事情”

  张扬笑道:“如今汇通已经上了轨道,你在与不在已经没有太多的分别了”

  乔梦媛若有suǒ思道:“其实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很渺,无论少了谁的存在,这个世界都不会改变什么”

  张扬道:“人活着不容易,正因为如此,活一天就要活出一天的精彩,至于死后会留下什么?我不会去想,也轮不到我们去心”

  乔梦媛裹紧了张扬的外套,继续向前走去,气温又降低了不少,她的呼吸之间吞吐着白色的云雾:“我哥最近在跟你合作?”

  张扬笑道:“应该是给我帮忙才对,南锡徐把体育中心的建设工作交给了我,我把工程交给了梁成龙的丰裕集团,因为涉及到垫资问题,梁成龙也没能力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来,suǒ以找到了你哥,也多亏了你哥帮忙解决了资金问题”

  乔梦媛笑道:“他从我这里拆借了三千万”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乔梦媛道:“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

  张扬停下脚步:“为什么相信我?”他试图捉住乔梦媛的眼神,乔梦媛却继续向前走,张扬不得不继续追逐着她的脚步,乔梦媛道:“一种感觉”

  张扬却道:“不是感觉,是建立在你了●解我的基础上”

  乔梦媛道:“我不了解你,我本以为自己很聪明,很容易看透周围的一切,可到现在我终于明白,看透的是我的眼睛并不是我的内心”

  张扬仔细体味着乔梦媛的这句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道:“你的内心始终都是一片净土”

  乔梦媛道:“我希望能够这样”

  前方已经是省委家属院,乔梦媛停下脚步,向张扬淡然笑道:“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走进去”

  张扬道:“送佛送到西天,已经送到大门口了,不差那两步”

  乔梦媛摇了摇头,把张扬的外套还给他,摆了摆手,转身走入大门,张扬站在那里望着乔梦媛的背影消失,这才转身离去

  张扬第二天一早就返回了南锡,这次的东江之行并没有取得任何的成果,关芷晴的态度很明确,人家没把省运会这种级别的比赛看在眼里,既然话都说明白了,张大官人也不想再去打扰她,丁兆勇有句话说得不错,国内zhī名运动员多了,关芷晴不愿意,自有人愿意,当初选择关芷晴不但因为考虑到她的影响力,还考虑到她的籍贯在南锡,关芷晴拒绝之后,张扬打算把目光放宽,在国内著名体育运动员中找形象代言,只要代言费足够,应该可以做成这件事

  体委内部在这件事◎上分成了两派,以副主任zāng金堂为的几个人认为好刚要用在刀刃上,钱要花在关键的地方,请代言没什么必要,还有一部分是以李红阳为的,李红阳认为请形象代言也可以,但是一定要请南锡籍贯的运动员,不然怎么能谈■到代表南锡的城市形象?

  张大官人却不这么认为,党组会上,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认为请形象代言,花上一笔钱是值得的,有了形象代言,我们省运会的zhī名度就会提升,就会有企业找上门主动赞助,我们付出的是一部分金钱,换来的却是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我认为这是稳赚不赔的”

  zāng金堂道:“张主任,我觉着党的工作和做生意不一样,我们不但要考虑到回报,也要考虑到社会影响,如果让老百姓们zhī道我们用高价请代言人,他们会怎么想?”

  张扬道:“他们会认为很正常,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现在suǒ有人的思维都在随着时代而改变,不是suǒ有人都固步自封”他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冲着zāng金堂说的

  zāng金堂的表情有些尴尬,原本还准备说的下半句也咽了回去,张扬来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体委每个人都领教到了他的强势作风zāng金堂明白如果继续说下去的结果只能是自找难看,他认为自己也是为了体委好,既然人家不领情,干脆不说

  副主任李红阳道:“我同意张主任找省运会形象大使的做法,可是我认为尽量还是找我们南锡籍的运动员,毕竟他们要代表的是南锡市的城市形象,老zāng说的也◇没错,请形象大使未必要花钱,如果是南锡籍的运动员,他们为家乡出点力也是应该的,就算收取费用象征性的收取一点就行了,总不能狮子大开口”

  张扬也zhī道这帮人是为体委着想,可眼前现实就是,南锡缺■★少有巨大影响力的运动员,虽然体队有两个,可是远远谈不上什么轰动性的效应,而张扬需要的恰恰是轰动性,对张扬而言,选形象大使这件事上一定要宁缺毋滥要么就不宣传,既然决定宣传了就一定要造出声势,造出影响来张◇shǎoyǒujùdàyǐngxiǎnglìdeyùndòngyuán,suīrántǐduìyǒuliǎnggè,kěshìyuǎnyuǎntánbúshàngshímehōngdòngxìngdexiàoyīng,érzhāngyángxūyàodeqiàqiàshìhōngdòngxìng,duìzhāngyángéryán,xuǎnxíngxiàngdàshǐzhèjiànshìshàngyīdìngyàoníngquēwúlànyàomejiùbúxuānchuán,jìránjuédìngxuānchuánlejiùyīdìngyàozàochūshēngshì,zàochūyǐngxiǎngláizhāng扬道:“这个议题我们暂时不讨论,距离省运会开幕还有一段时间,形象大使方面还有时间去找,有件事却是迫在眉睫耽误不得的”

  suǒ有党组成员都望向张扬,不zhī什么事被他说得如此严重

  张▲扬道:“大家都是体委的老人了,应该zhī道现在体育中心的工地现场和最早的规划有suǒ不符?”

  几个人对望了一眼,纪检组组长段建中道:“具体施工和规划是不同的,在局部上的一些变动是允许的”

  张扬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看过最初的规划图,又看了现在的图纸,上面有多处改动的地方,过去规划的公园绿地缩水了不少,有人在本应该建设公园的地方弄了不少的违章建筑,这事儿你们都zhī道吗?”

  主任助理萧苕敏道:“张主任,你zhī道的,我们体委一直都没有参予实际施工,那边的情况我们都不清楚”

  崔国柱道:“这件事我倒是zhī道一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