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天桥的月光】(下)


  张扬微笑道:“崔主任说来听听”

  崔国柱道:“一开始的时候规划地块中的违章建筑并不多,可后来有人听到风声之后就在那儿突击盖房,周围的老百姓看到有人盖,tā们也gēn着盖,这种现象越演越烈,市城建局和规划局也过问过几次,可法不责众,上头三令五申不能违章违建,可真正到了执法的时候,就推行不下去了”

  副主任刘刚道:“去年年底的时候有过一次大规模的清理整治,当时是联合公安部门一起工作的,也的确拆了一些违章建筑,可到后来街坊邻居都出来阻止,很多执行公务的警垩察都被骂的抬不起头来,最后这次行动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了,清理整治行动过去后没多久,那些拆除的建筑又搭建起来,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张扬道:“这件事我们必须要解决,市里既然把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了我们,我们就必须要做好”

  几位党组成员都没说话,可谁心里都在想,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像这种历史遗留问题,谁都不好解决

  党组会议结束之后,张扬收拾好文件,向办公室走去,刚刚回到办公室,副主任李红阳就找了过来

  ………………

  几个副主任中张扬对李红阳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看得出李红阳是个务实的干部张扬笑道:“李主任坐,我给你泡杯茶”

  李红阳道:“不用,我过来是说两句话这就走”

  张扬点了点头,示意李红阳在tā的旁边坐下,李红阳道:“那些违章建□筑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这些人突击建房的目的就是想政丵府赔偿,如果政丵府不愿赔偿,tā们也没什么损失,以后体育中心搞起来,tā们的那些房子就会随之升值”

  张扬冷笑道:“升值?违章建筑谈什么升值?”

  李红阳低声道:“有些房子已经通过关系办好了手续,从违章变成合法了”

  张扬两道剑眉拧在一起李红阳是在提醒tā其中有暗箱操作,张扬道:“我不喜欢多管闲事,可是别人硬要把脚踩到我的地盘里,我却不能不管”

  李红阳叹了口气道:“不好管,这是个地雷阵,谁也不想轻易去趟雷,只要踩下去可能会引爆一连串,张主任,其实体育公园大还是小点没多少分别,何必招惹这个麻烦呢”李红阳想不通tā认为张扬去抓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必要,表面看上去只是几间违章建筑,可事实上背后牵涉到的关系和利益盘根错节,搞到最后十有**把人得罪了事情还没做成

  张扬道:“不把这些地雷清扫干净始终都是隐患,就算不炸我们,还会诈别人,咱们共丵产党员不是吃苦在前,xiǎng受在后吗?不能只喊口号不做实事儿”

  李红阳虽然肯定张扬的工作魄力,可是对这件事的最终结果并不抱任何乐观的期望tā又道:“张主任,我整理了一份国内各个体育项目优秀教练员的名单”你看看有些是用高薪能够请来的,还有一些ā钱都请不来的,我都分门别类的列出来了”

  张扬笑道:“李主任辛苦了”等我看完,咱们找个时间商量一下,怎么把这些优秀教练员请进来”

  李红阳点了点头,小声提醒道:“如果大范围的聘请优秀教练可是一笔相当惊人的费用”

  张扬道:“不就是钱吗?好办,你只管联系钱的事情交给我”

  李红阳半信半疑的看着张扬,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怎么?对我没信心?”

  李红阳也笑了:“不是我是觉着咱们这次的步子迈的很大心里又是期待又是没底

  张扬道:“我也没有做这种事的经验,不过什么事情总得有个开始,要不怎么有开拓者这个词儿,无论咱们成功还是失败,咱们这帮人都是当之无愧的开拓者”

  …………

  当天下午,张扬叫上副主任臧金堂去了一趟规划局,盛金堂打心底是不想去的,可张扬非得把tā给叫上,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身为副主任tā也不好拒绝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之前和张扬打过交道,上次被张扬和梁成龙逼着签了一份同意书,直到现在心里还耿耿于怀,后来tā听说张扬在体育中心门口盖板楼,和徐光利唱对台戏,最后竟然还唱赢了,霍廷山加感觉到张扬这今年轻人不好惹,幸亏上次执法过程中没有和tā撕破脸皮

  听说张扬和盛金堂来了,霍廷山主动起身去门口迎接,换成过去tā是不会这么做的,可现在的张扬已经在南锡体制中有了些名气,在霍廷山的印象中,这种人就是政治流氓,对于一个这样的人物,最好还是别轻易得罪,所以霍廷山在礼数上做得很周到

  张扬刚刚走入霍廷山的办公室,霍廷山就迎了过来,满面笑容道:“张主任、盛主任,什么风把你们两位给吹来了”张、盛本来就是同音,听起来仿佛tā喊了两遍似的

  张扬笑着伸出手和tā握了握手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我们两个走过来求你来了■”

  霍廷山也是个政治上的老油各,笑道:“张主任这话说的咱们都是兄弟单位,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只要我能婆做到一定尽力而为,绝不推三阻四”霍廷山嘴上说的痛快心里却并不那么想,小事当然没问题,如果张■★扬提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tā肯定不会帮忙

  张扬道:“霍局,体育中心的原始规划图你应该有的”

  霍廷山点了点头,tā这里是规划局”这些本来就是tā分管的范畴,霍廷山笑道:“有什么问题?●

  张扬道:“是这样的,体育中心的承包商向我反映,体育中心规划用地被非法占用严重,在规划范围内,有许多违章违建”

  霍廷山道:“好像有这种现象,不过应该算不上严重,在工程开展之前已经进行过清理整治工作,不然也不会顺利开工”

  张扬道:“我已经实地勘察过,初步计算了一下,涉及违章建筑二十三户,共计七千多平米,因此而非法占用的土地将近七亩”

  霍廷山笑道:“不可能这么◎严重,张主任真的实地勘察过?”

  张扬拿出一沓照片放在霍廷山的办公桌上:“这些都是违章建筑的照片”

  霍廷山看到那些照片”沉默不语,tā一张张拿起来仔细的看,全都看完之后方才放下照片道○:“规划和实际建设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有些时候还是要考虑到实际情况”

  张扬道:“这么说规划岂不是成了一纸空谈?”

  霍廷山叹了口气道:“张主任,你反映的这些情况我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可这并不是我们规划局能够改变的,违章违建的问题应该由城建局负责”tā看到张扬抓住这件事不放,马上开始推卸责任,官场之上推卸责任最常见的手法就是踢皮球,别看国足踢球的水平不行,可国内官员踢皮球的水平却是世界一流

  张扬对霍廷山踢皮球的做法早有心理准备,tā微笑道:“我没说这件事要霍局负责,我只是想霍局说一句话”

  霍廷山也笑眯眯道:“说什么?”

  “霍局认为这些属不属于违章违建?这些建筑是不是搭建在了我们体育中心规划的范围内?”

  霍廷山明白了,这逼自己表明态度,只要自己表明了态度,tā下一不就是要自己出书面证明,tā不是让自己来解决这件事的,却是要从自己这里找依据,想不到tā考虑的倒是周到,先做到有理有据”然后才向这些违章建筑开刀,这根本是想拖tā下水啊霍廷山在官场中混了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了张扬的小九九,tā心中暗笑,小子,想把我给拖进去,没那么容易

  霍廷山咳嗽了一声,开始打官腔了:“张主任啊,你说的这个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这样,你把这些照片留下,我尽快安排局里的同志过去,到现场考察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违搭违建,和当初的规划究竟有多少出入的地方,你看怎么样?”

  张扬望着霍廷山,踢完皮球又给自己来了找拖延战术,到底是老政客啊,老油条,难怪体制内的工作效率低下,全都是这种人给闹的,当初我盖板楼的时候”你丵tā妈怎么来的那么快?那时候查违章建筑怎么这么积极?张扬道:“霍局什么时候能给我一个答复?”

  霍廷山道:“如果真的存在违章违建,我会第一时间向市领导反映”

  霍廷山这句话答得很巧妙,你张扬只不过是个体委主任,充其量也就是和我平级,我凭什么要给你答复?就算是交代我也要去找市领导,你好把位置给摆正了,这些话如果直接说出来搞不好是要翻脸的,可霍廷山说的巧妙,即避免了针锋相对的冲突,又把自己的意思充分表露给了张扬

  张扬今天的耐性还算不错,tā点了点头道:“霍局,既然这样,我就等你的消息”

  霍廷山已经率先站起身来了,客人说走,然后站起来这是送客,客人还没说走呢,只是流露出一些意识,tā就抢先站起来了,这叫逐客”虽然霍廷山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意,可表露出的意思却没有太多的友善:“张主任多坐一会嘛”

  张扬真是服了这个老油子,麻丵痹的,你赶我走就明说,非得做出这种口是心非的事情,张扬也懒得gē◇ntā计较,你不想gēn我谈,老子还不想gēn你谈呢”张扬道:“那我走了,有了结果,霍局一定要gēn我联系”

  霍廷山笑道:“一定”

  望着张扬和盛金堂离去的背影,霍廷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tā回到办公桌旁坐下,拿起电话拨通了城建局局长孟士冲办公室的电话,那边的电话刚刚接通,霍廷山就笑道:“老孟啊,我是霍廷山”

  电话那头响起孟士冲爽朗的笑声:“老大哥有什么吩咐?是不是又想■☆消失,tā回到办公桌旁坐下,拿起电话拨通了城建局局长孟士冲办公室的电话,那边的电话刚刚接通,霍廷山就笑道:“老孟啊,我是霍廷山”
xiāoshī,tāhuídàobàngōngzhuōpángzuòxià,náqǐdiànhuàbōtōnglechéngjiànjújúzhǎngmèngshìchōngbàngōngshìdediànhuà,nàbiāndediànhuàgānggāngjiētōng,huòtíngshānjiùxiàodào:“lǎomèngā,wǒshìhuòtíngshān”

  diànhuànàtóuxiǎngqǐmèngshìchōngshuǎnglǎngdexiàoshēng:“lǎodàgēyǒushímefēnfù?shìbúshìyòuxiǎng约我打牌了?”

  霍廷山道:“刚才体委张主任到我这里来过,询问体育中心违章建筑的事情”

  孟士冲的笑容突然收敛了:“张扬?tā问这件事干什么?”

  “市里把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了tā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tā认为工程现场和前期规划不符,要求我出面处理这件事”

  孟士冲有些紧张道:“你怎么说?”

  霍廷山道:“我当然推给你了,我估计tā肯定会去找你,所以提前gēn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准备”

  孟士冲道:“找我干什么?我gēntā又不熟?”

  霍廷山因为孟士冲的这句话而笑了起来:“你会gēntā熟起来的”这今年轻人很倔,认准的事情肯定会干,那块地上违章建筑也是事实,老孟,你得想个稳妥的对策”

  孟士冲道:“我懒得理tā”

  ………………

  孟士冲采取的办法就是回避,你张扬不是想找我吗?我gēn你不熟,我不见你

  张扬和盛金堂来到城建局,局长孟士冲不在,副局长倒是有几个,可人家都很袒率,自己说了不算,张扬找tā们要孟士冲的手机,一个个都摇着头,局长孟士冲没有手机,传呼倒是有,可打了tā也不回

  盛金堂被张扬拉着跑了半天心里原本就不情愿,这会儿又在城建局吃了闭门羹忍不住道:“张主任,孟局长不在咱们还是回去,呆这儿也没用”

  张扬点了点头”心中琢磨着这孟士冲是不是故意躲着自己?从规划局到城建局的经历表明,这些中层官僚也不好对付,想让tā们老老实实的办事,难虽然市委书垩记徐光然把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了自己,可在别人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体委主任,处级干部而已,想起这件事张扬不由得有些恼☆火,这都来了快一个月了,组织部还没有把正处的事情搞定,看来有必要去市里一趟了

  张扬和盛金堂在城建局门外分了手,盛金堂返回体委,张扬则直奔市委市政丵府而去,tā没那么多时间陪着帮人耗着,tā得◇尽快想出一个对策

  张扬首先去找的人就是市长夏伯达,夏伯达刚开完市长办公会,正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呢,刚才会议上陈浩几次都有些喧宾夺主的味道,一个常务副市长就算有市委书垩记徐光然在背后挺着,也得分清尊卑,tā只不过批评了陈浩近期工作不力,陈浩就叫起了委屈,弄得一帮副市长都为tā说话,夏伯达气得当时都想拂袖而去,南锡的工作真的不好开展,这些副市长全都把徐光然奉若神明,眼里根本就没有tā这个市长的存在

  张扬在这个时候去找夏伯达,夏伯达本来不想见,可说完之后又改变了主意,让秘书把张扬叫进来

  张扬走进来一脸的郁闷,tā心里的确不爽,可表情上拿捏的多少有些夸张,tā就是要做出这个样子给夏伯达看

  夏伯达心情也不好,可看到张扬的脸色比tā还难看忍不住就好奇了,夏伯达道:“怎么了?谁欠你钱子?脸都黑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夏市长,我准备辞职了”

  夏伯达闻言一惊,指了指对面的沙发道:“先坐下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想辞职了?”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拿起一沓照片扔在茶几上:“夏市长,你看看”

  夏伯达来到张扬身边坐下,拿起照片看了看,上面全◆都是一些破破烂烂的房子,因为没有什么明显的标记物,夏伯达也不知道上面拍得是哪儿,不过,从现在张扬担任的工作不难推测到这些房子一定和体育中心有关夏伯达道:“这些房子有什么毛病?违章建筑吗?”

  ●张扬道:“夏市长真是目光如炬,一眼就看清问题的本质”

  夏伯达不禁露出一丝笑意道:“你少拍我马屁,有什么半只管说,别给我卖关子,我没那么多时间gēn你兜圈子”

  张扬道:“您看到的这些照片全都是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的违章建筑”

  夏伯达道:“既然是违章建筑,你可以连同规划局和城建局一起解决这件事

  ”tā已经意识到张扬肯定在处理这件事上遇到了麻烦,所以才来找自己,这想自己出面啊

  张扬道:“我刚到南锡,谁也不会把我这个体委主任放在眼里,人家要不就是给我踢皮球要不就是给我玩失踪,反正没有一个真心帮助我去解决问题的”

  夏伯达笑道:“牢骚不小啊,你刚来南锡不假,可说别人不把你放在眼里就有些夸张了徐书垩记很重用你啊,否则也不会把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你”夏伯达这句话满怀深意

  张扬笑道:“夏市长您也吃醋啊”换成别人是不敢在夏伯达面前这么放肆的说话的,可张扬敢,tā的做事风格就是这样,夏伯达也不会gēntā当真,夏伯达呵呵笑道:“胡说我吃什么醋?只是就事论事啊”

  张扬道:“我是你调到南锡来的,我是你的人,徐书垩记用你的人不gēn你商量难道你心里就没一点其tā的想法?”张大官人善于把复杂的政治斗争用简单的话来概括,不过简单中还是蕴含着一些道理

  夏伯达笑了起来:“什么你的人我的人?我们全都是党的干部,给老百姓打工,为的是一个共同的目标,建设好我们的国家,你这种思想要不得,把党内同志划分帮派我可要批评你”说是批评,可一脸的笑容夏伯达这个人并不古板

  …………………………

  张扬道:“夏市长,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什么人你最清楚,当初我在江城机场上遇到了麻烦,是你把我从江城带到了南锡,如果说我真是什么千里马,你一定就是相马的伯乐”

  夏伯达笑得很大声,张扬这番话说的tā心huā怒放

  张○扬继续道:“初来南锡,体委的那点事儿您也知道,我这个党组书垩记差点就黄了,我也不瞒您,自从徐书垩记把省运会的担子压到我头上,我就有点发憷”套用句时下流行的话,我是来政治避难的,那啥,我可不是来背黑锅的”

  ………………………………

  第二天上午,市长夏伯达准时来到了体育中心工地现场,规划局、城建局、公安局的领导全都来到了现场,事情的始作俑者体委主任张扬当然积极参与其中,众人到齐之后,首先陪同夏伯达一起视察了体育中心工地,张扬持地带来了一幅最早的规划图,gēn在夏伯达身边指指点点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看着眼前的情况,心里颇为无奈,tā向身边的城建局局长孟士冲笑了笑,小声道:“张主任有备而来啊”

  孟士冲zhòu了zhòu眉头,tā也没想到今天市长夏伯达会亲临工地现场,把tā们这帮人全都叫过来开现场办公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张扬想要制造事端,孟士冲有些后悔了,也许昨天不该选择避而不见,应该和张扬先见个面,搞清楚tā到底想要干什么

  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走在夏伯达身边,tā一直在留意张扬说什么当张扬终于把话题引向违章建筑的时候,张德放知道,这位小老弟果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南锡这一池平静的水要因为tā的到来而翻腾起来

  夏伯达望着前方十多栋歪扭七八的建筑,双手负在身后,低声道:“那些房子都是违章建筑吗?”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赶上来说道:“夏市长,那些都是民房”应该不在体育中心的规划范围内”

  张扬笑道:“霍局,您没看规划图啊?那些房子全都在规划范围内,图纸上清清楚楚的标记着呢”

  霍廷山被tā当着市长的面揭穿,脸色有些不好看,尴尬道:“我看看”

  张扬却没把图纸递给tā,又向夏伯达道:“我让人调查过了,那些房子里根本就没有住人”

  霍廷山道:“没住人并不代表着就不是民房”言语中已经流露出对张扬的不满

  夏伯达道:“不管是谁的房子,只要是违章建筑就要拆除,绝不能影响到体育中心的整体风貌,这是关系到南锡市形象的一件大事,你们规划局是怎么搞的?体育中心这么重要的项目,工程已经开展到现在了,为什么没有切实的贯彻规划?”夏伯达又转向城建局长孟士冲:“你看到了没有?”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