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良师益友】(下)


  张扬道:“没什么,我正想你呢,想不到你就来le

  “撒谎”

  “那啥,你在哪儿啊,我去接你”

  顾佳彤道:“不用,我开车le,你直接去舒云街,我想吃那里的小吃”

  “好嘞,我马上就到”

  夏伯达的心情极其郁闷,他感觉自己被张扬这个小子给算计le,一肚子的火很想好好的宣泄一通,可张扬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想起张扬这两个字,夏伯达恨得连牙齿都痒痒le

  夏伯达自从踏入仕途很少遇到这么让他郁闷的事情,被别人利用的滋味不好受无处宣泄的夏伯达很想找一个人倾吐”此时他忽然发现,在南锡他竟然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夏伯达想起le过去,想起自己追随在顾允知身边的时候,他从未感受到现在这种压力

  也许是上天感受到le他的郁闷,在夏伯达情绪最低沉的时候,顾允知竟然主动打来le电话,接到顾允知的电话,夏伯达整个人感觉到血液都要沸腾起来le:“顾书垩记,你还好吗?”

  连顾允知都感觉到夏伯达的异样,微笑道:“好的很,最近你很忙啊,来东江都不过来看我”

  夏伯达和顾允知之间的感情是母庸置疑的”这是一种经历多年方才建立起的感情,亦师亦友夏伯达道:“顾书垩记,我这周就过去看你”

  顾允知笑le起来”他并没有责怪夏伯达的意思:“小夏,我在西樵,会住几天,这两天有空的话过来陪我聊聊”

  夏伯达激动道:“我这就去”

  顾允知愣le,他没想到夏伯达的反应会这么激到,他笑道:“不用,今天太晚子,有时间再过来”

  夏伯达道:“顾书垩记,我这就过去,我一肚子的话要跟您说”

  ……………………………………………………………………………………………………………………………

  一个小时之后,夏伯达就赶到le西概,顾允知在知道他要来之后,让儿子顾明健chū去买le些酒菜,这会儿正在厨房里准备

  夏伯达虽然来得匆忙,还是带上le一箱上好的太雕酒,一进门就亲切的叫道:“顾书垩记”

  顾允知的声音在厨房内响起:“小夏,来得正好”进来帮我把菜端chū去”

  夏伯达把酒放在院子里,然后▲去厨房外的洗手池内洗le洗手,这才走进厨房顾允知正在炖鸡,香味诱人最近顾书垩记学习烹饪的热情高涨”几乎每天都亲自下厨,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说明顾允知离休之后还是空虚的”他需要寄托”需要有些事去消磨时光 ◎
  夏伯达把小桌上的凉菜端起,顾允知头也不回道:“你把凉菜端到堂屋里,我马上就过去”

  夏伯达心里透着温暖和亲切,顾允知还走过去那样,和自己没有任何的距离感,在顾允知面前,夏伯达觉着自己始终都是他的秘书,被他差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

  夏伯达把四道凉菜在小桌上摆好,顾明健也从外面走le回来,他买le当地特色盐水鹅,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子,是他的助理柳延,这次跟着一起过来西接游玩,顾允知对这个女孩子很有些好感,不过听顾明健说他和柳延之间只是普通朋友对儿子的婚姻大事顾允知是不用担心的,在过去顾明健的身边从来不乏漂亮女孩儿陪伴,京城风丵波之后,顾明健整个人变得沉闷le许多,或许应该说比过去加深沉内敛,社会交往比起过去也少le许多,顾允知反倒有些怀念起过去那个性格外向的儿子来,人很多时候真的是充满le矛盾

  顾明健看到夏伯达,笑着叫le声夏叔叔

  妥伯达道:“明健,坐下一起喝两杯”

  顾明健摇le摇头道:“不le,老戏院今晚有演chū,我带柳延过去看看,你陪我爸聊天”

  顾允知端着烧好的蘑菇鸡进来,听说儿子不在家里吃饭,点le点头道:“也好,陪小柳到处转转”

  顾明健和柳延走le之后,夏伯达小心问道:“明健的女朋友?”

  顾允知呵呵笑道:“他的助理,目前还不是”

  夏伯达跟着赞le一句:“女孩子挺漂亮的”
◆   顾允知解下围裙,在桌旁坐下,夏伯达忙着开酒,顾允知道:“我去切点姜片把黄酒煮一煮”

  夏伯达道:“顾书垩记您坐着,我去”

  ………………………………………………………………………□…………………………………………,

  顾允知也没和他争,夏伯达chū去把几瓶黄酒倒在茶壶里一起炖热le,拎着茶壶走进来顾允知道:“怎么来的?”

  夏伯达在顾允知面前的青huā瓷茶杯中倒满热腾腾的黄酒,自己也倒le一杯:“我自己开车过来的”

  顾允知哦le一声,笑道:“居然没用司机?”

  夏伯达笑道:“来见老领导用不着那么兴师动众”

  顾允知笑le笑,想起上次夏伯达来见自己的时候,把这一带的官员都惊动le,他应该是看chū自己不喜这些事,所以知道保持低调le,却不知夏伯达今天前来见他,很想倾吐心中的郁闷

  两人喝le杯酒”夏伯达吃le顾允知炖的蘑菇鸡,味道还凑合”就是鸡肉炖的不是太烂,颇费牙口,顾允知笑le起来:“在烹饪上我还是个小学生,你凑合着吃点”

  夏伯达道:“能吃到顾书垩记亲手做的菜是我的福分,味道很不错

  顾允知道:“尽会说好听的,我还以为你当上le市长,习惯le别人的奉承话,自己反倒不会说le”

  夏伯达道:“在您面前我说的都是真话”

  顾允知缓缓落下酒杯,深邃的目光穿透复伯达的双目直视他的内心,低声道:“你的情绪不高啊,急急忙忙跑过来见我,是不是遇到le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夏伯达知道自己跟在顾允知身边太久,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他叹le口气道:“顾书垩记,我这次是找您帮我指点迷津来le”他将张扬去南锡之后发生的事情简略讲le一遍”说到张扬借着整顿体育中心违章建筑拆le吉星市的时候,不禁露chū苦笑,感叹道:“这小子居然打着我的旗号干chūle这种事情,这不是要挑起我和徐光然之间的矛盾吗?”

  顾允知听到这里唇角泛起一丝微笑,他抿le黄酒,虽然他没有亲自经历这些事,可是听到这些政垩治斗争,心中还是感觉无比的亲切,他想起自己不久以前曾经和张扬的那场谈话,想起自己曾经☆奉劝过他不要当倒霎孩子,可看起来张扬这小子并不听话,虽然如此,他过得却仍然滋润

  夏伯达道:“我真是有些后悔le,当初为何要把他弄到南锡来

  顾允知微笑道:“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敢公然◆和徐光然作对?”

  夏伯达道:“您又不是不知道,他生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夏伯达对顾允知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十分清楚

  顾允知呵呵笑le起来:“你以为他是个愣头青?一个愣头青怎么可能在官场◎中走到现在?在春阳、在江城他和不少领导之间有矛盾”可他也处好le一批人,而这批人恰恰是执掌实权的人物,如李长宇、秦清、如杜天野,证明他并不走到处树敌,他也有他的政垩治智慧”

  夏伯达道:“也许□◎中走到现在?在春阳、在江城他和不少领导之间有矛盾”可他也处好le一批人,而这批人恰恰是执掌实权的人物,如李长宇、秦清、如杜天野,证明他zhōngzǒudàoxiànzài?zàichūnyáng、zàijiāngchéngtāhébúshǎolǐngdǎozhījiānyǒumáodùn”kětāyěchùhǎoleyīpīrén,érzhèpīrénqiàqiàshìzhízhǎngshíquánderénwù,rúlǐzhǎngyǔ、qínqīng、rúdùtiānyě,zhèngmíngtābìngbúzǒudàochùshùdí,tāyěyǒutādezhèngèzhìzhìhuì”

  xiàbódádào:“yěxǔ□他感到体委主任这个位子责任太大,所以想触怒徐光然离开这个岗位”

  顾允知道:“一个体委主任越级去挑战市委书垩记,你觉着正常吗?张扬虽然胆子很大,可他并不是没有头脑的小子,他不会犯这种低级的政垩○治错误”

  夏伯达虚心道:“顾书垩记”我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顾允知道:“你虽然到南锡当le市长,可你的眼界不能只局限于南锡范围内”你要站在高的高度,只有那样你才能全面的看清现在的情况”顾允知对夏伯达有些失望le,他发现夏伯达并不是欠缺做官的技巧,而是欠缺一种勇气和魄力,这对一个政丵府领导人来说并不是好事

  顾允知知道张扬被调往南锡当体委主任的时候,认为只是一个普通的调动,可现在他忽然意识到,原来张扬的调动也是这场政垩治布局的一个重要bù分,顾允知低声道:“常凌空调往岚山当市长对你没有什么启示?”

  夏你达道:“是不是省里对南锡的政垩治现状不满?”他一直都有怀疑

  顾允知道:“小夏,处事圆滑,滴水不漏是你的长项,可是真正要成为一方的领导人”没有棱角就意味着没有风格,就会是一种缺点,党政间的配合并不意味着要一味的盲从,任何官员都是有持点的,他们的特点不仅仅要表现为优点,缺点一样可以,一个过于完美的人领导是不会用的,有缺点并非是一件坏事”

  夏伯达隐约觉察到le什么

  顾允知停顿le一下又道:“有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领导层的换,并★不限于一两个职位上,同样的shí材,不同的厨师会烹饪chū不同的味道,乔振梁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他不会按照我过去的政垩治方案原封不动的走下去,他有他的想法,看到平海不合意的地方他会进行改革,这改革并非一◎日之间,却涉及到每一层面,常凌空的调离已经给chūle一个明朗的信号,振梁同志对南锡的领导层现状并不满意”

  夏伯达点le点头,自从自己来到南锡,徐光然表面上对自己很客气,实际上却一直都在排斥他,夏伯达对此也颇为恼火

  顾允知道:“现在你好好想想,张扬为什么敢跟徐光然唱对台戏?”

  夏伯达抿le一口酒”他忽然想明白le,张扬是省委秘书长阎国涛压给他的,阎国涛的后台是省委书垩记乔振粱,策划这件事的十有**就是乔振梁?一个省委书垩记居然会过问一个处级干bù的去向,这件事就不由得他不去深思le,夏伯达很快就得chūle一个答垩案,张扬敢和徐光然唱对台戏是有所依仗的,这今后台就是省委书垩记乔振梁,乔振梁把张扬派来南锡也不是想让他老老实实的当体委主任,他是想让张扬过来搅和的夏伯达想到这里,他意识到自己在政垩治上的悟性真的不怎么样,如果不是顾允知点拨他,他到现在还没看清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局如果他把握适当,完全成为这个布局中最大的获益者,可他的觉悟和反应实在是太慢le从乔振梁布下这个局就能看chū他对徐光然是不满的,他把张扬送来的目的就是要搅乱南锡的平静是夏伯达自己没有把握住这个绝佳的时机,如果他保持和乔振粱站在同一立场上,他这次会从中获得巨大的政垩治利益

  顾允知把整件事看得很透,乔振梁对南锡的官场现状不满,他意图改变南锡的权力分配早在顾允知担任省委书垩记的★时候,他对徐光然这个人就有所le解,徐光然是个很成熟的官员,有能力有魄力,不过徐光然是个专注于城市建shè的官员,南锡的市政建shè是所有城市中步伐最大的,顾允知离开领导岗位之后,他很少去评论平海的政◇局,今天如果不是夏伯达过来,如果不是看在夏伯达是自己老bù下的份上,顾允知才不会说什么

  ……………………………………………………………………………………………………………………………………

  求月票今天还不到五十张,悲催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