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扩音器与免提】八千字


  “他真zhè么说?”市委书垩记徐米然抽了一口烟,双目眯起,望着对面的常务副市长陈浩

  陈浩点了点头,然后又叹了口气

  徐光然道:“知道了”

  陈浩本以为徐光然会生气,可看徐光然的样子,他似乎并没有因为zhè件事而愤怒,陈浩认为zhè是因为徐光然掩锋的好夏伯达zhè一连串的动作已经构成了对徐光然权威的挑zhàn,徐光然不可能无动于衷陈浩道:“徐书垩记,zhè样搞下去▲不是办法,今天已经有zhè么多老百姓来到政丵府门前闹事,夏市长还要将zhè次整顿全面彻底的进行下去,根本是在刻意激化矛盾嘛”他特地强调了刻意zhè两个字

  徐光然却仍然不为所动,他淡然道:“南◇búshìbànfǎ,jīntiānyǐjīngyǒuzhèmeduōlǎobǎixìngláidàozhèngzhuófǔménqiánnàoshì,xiàshìzhǎngháiyàojiāngzhècìzhěngdùnquánmiànchèdǐdejìnhángxiàqù,gēnběnshìzàikèyìjīhuàmáodùnma”tātèdìqiángdiàolekèyìzhèliǎnggèzì

  xúguāngránquèréngránbúwéisuǒdòng,tādànrándào:“nán锡的违章建筑的确应该好好治理一下”

  陈浩有些不明白徐光然的意思,怔怔的看着他

  徐光然道:“深水港方面进展怎么样了?”其实徐光然对深水港的情况很清楚,他之所以zhè样问,意在提醒陈浩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深水港,那儿才是重点

  陈浩有些窘迫道:“星月集团方面我已经派人过去联系了,近期就会有结果,何长安那边还是联系不上”

  徐光然道:“我们的改革事业绝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也充满了风险,如果深水港搞好了,别人就会认同我们的努力,如果深水港工程不成功,那么就会有多的人跳出来指着我们,无论之前我们做出了多少的成绩,全部都会被他们抹煞掉”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

  陈浩走后,徐光然斟酌了一会儿,拨通了市委组织部面电话

  …………………………………………………

  虽然徐光然电话中说得含蓄,可组织部长何英培还是领会到了他的精神,徐光然先问张扬的正处解决了没有,然后紧接着又说起今天上午生的群众集会抗议,说张扬太年轻,处理事情不够冷静,所以才造成了zhè么严重的纠纷,组织上要多给他一些考验

  何英培嗯嗯啊啊的答着,放下电话之后,他不由得露出苦笑,张扬的正处级已经解决了,可徐光然的zhè通电话,又要把zhè件事拖延一阵子了,张扬强拆了李长峰的吉星市,zhè件事南锡体zhì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早在张扬来到南锡之前,何英培就听说他锋芒太露,从他来到之后的表现来看”果然如此,一个体委主任竟然敢三番两次的挑zhàn市委书垩记的权威,zhè子根本就是自找难看

  何英培正琢磨着zhè件事的时候,纪委书垩记李培源走了进来,在市委之中,他们两人的关系最好,又是邻居,经常拼车一起回家

  何英培道:“还不到下班的时间啊”

  李培源道:“我来是有事想问冉你”

  何英培点了点头,邀请李培源坐下,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软中华递了过去,何英培自己不抽烟的,可李培源却是一杆老烟枪

  李培源也不跟他客气,抽了一支点燃,剩下的就随手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今天我们收到了不少的匿名信和举报材料,全都是针对体委主任张扬的他刚刚到南锡来,我对他的情况并不清楚,所以特地向你询问询问他的情况”

  何英培皱了皱眉头,端起自己的大茶缸喝了一口浓茶,低声道:“都举报他什么?”

  李培源道:“说他假公济私、乱搞男女关系、说他鱼肉◇乡邻、仗势欺人,说什么的都有,总之就是没好话”

  何英培笑了起来:“很多吗?”

  李培源道:“过去没有,今天一天我们接到的举报信和材料就有一尺多厚”你说多不多?”

  “你dǎ算○怎么办?”

  李培源道:“我zhè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吗?一今年轻干部,刚刚来到南锡没几天,怎么会激起zhè么大的反应?而且所有的举报全都集中在今天,我感觉zhè件事有些蹊跷”

  何英培□道:“有什么蹊跷?昨天市里整治违章建筑的事情你不知道?”

  李培源抽了烟,脸上露出些许的笑意

  何英培对zhè位老朋友可谓是知之甚深,他根本不是为了张扬的事情过来的,张扬的事情只不过是○dào:“yǒushímeqīqiāo?zuótiānshìlǐzhěngzhìwéizhāngjiànzhùdeshìqíngnǐbúzhīdào?”

  lǐpéiyuánchōuleyān,liǎnshànglùchūxiēxǔdexiàoyì

  héyīngpéiduìzhèwèilǎopéngyǒukěwèishìzhīzhīshènshēn,tāgēnběnbúshìwéilezhāngyángdeshìqíngguòláide,zhāngyángdeshìqíngzhībúguòshì一个借口,李培源真正的目的走过来和他探讨一下南锡的政治局面何英培骂道:“老狐狸”你想说什么,只管说”

  李培源在烟灰缸内弹了弹烟灰道:“总感觉南锡的天一夜之间就变了,一个的体委主任敢公然dǎ徐书垩记的脸,一向和和气气的夏市长忽然老母鸡变鸭,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南锡是不是风向变了?”

  何英培道:“跟称有关系吗?”

  李培源道:“南锡常委席之中,你我好歹都占了一个席位,怎么可以说没有关系呢?”他对何英培了解得很,何英培zhè个人是中庸派,向来奉行着两不得罪的处事原则,除了自己以外,他和谁都是不即不离

  何英培道:“从常凌空调离南锡,有些事情就已经埋下了,我搞组织人事☆工作那么多年,有件事我清楚得很,官场就是一个火丵药桶,没有人点火的时候,绝对想象不到爆炸时的惊天动地”

  李培源道:“我怎么看张扬都像一个点火的人”

  何英培笑了起来:“玩火者必自丵焚◎,点火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李培源道:“南锡也该烧一把火了”

  何英培从老友的zhè句话中觉察到了什么,低声道:“现在全国上下都把经济展放在第一位,你提倡政治斗争”zhè不是和国家唱反调吗?”

  李培源道:“不斗争怎么展?权力zhè个东西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绝不是好事,zhè两年冉锡除了建设还是建设,现在整天都在说财政困难,可财政困难是怎样造成的?”

  何英培道:“常委会上你怎么不说?”

  “我说有用吗?”

  何英培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举报张扬的事情你dǎ算怎么处理?”

  李培源道:“那要看他怎么处理,捕风捉影的事情我肯定不会拿出来说事儿,可要是真的有证据,我也不会放过他”

  何英培笑了笑道:“zhè子是个麻烦

  李培源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还记得当初唐兴生的案子吗?”

  何英培当然记得,唐兴生和常■凌空可是南锡的两大政治明星,如果唐兴生不是东窗事,现在他已经升任平海公安厅副厅长,其前途不可限量,正是张扬出手找出了唐兴生的罪证,才导致唐兴生仓惶出逃,至今杳无音讯

  李培源道:“敢有所为,必◎■凌空可是南锡的两大政治明星,如果唐兴生不是东窗事,现在他已经升任平海公安厅副厅长,其前途不可限量,正是张扬出手找出了唐兴生的罪证,才导língkōngkěshìnánxīdeliǎngdàzhèngzhìmíngxīng,rúguǒtángxìngshēngbúshìdōngchuāngshì,xiànzàitāyǐjīngshēngrènpínghǎigōngāntīngfùtīngzhǎng,qíqiántúbúkěxiànliàng,zhèngshìzhāngyángchūshǒuzhǎochūletángxìngshēngdezuìzhèng,cáidǎozhìtángxìngshēngcānghuángchūtáo,zhìjīnyǎowúyīnxùn

  lǐpéiyuándào:“gǎnyǒusuǒwéi,bì有所恃”

  何英培缓缓放下大茶缸,看似漫不经心说了一句:“zhè两天生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我们先要做到客观的看待问题”

  李培源道:“客观地说,整治城市违章建筑是一◇项造福全市百姓的大好事”

  何英培道:“都明白应该怎样做,可真正敢去做的没有几个”

  …………………………

  体育中心规当亚用地上还有两栋违章建筑没有拆除,他们之所以坚持是有原▲◇项造福全市百姓的大好事”

  何英培道:“都明白应该怎样做,可真正敢去做的没有几个”

  …………………………

  xiàngzàofúquánshìbǎixìngdedàhǎoshì”

  héyīngpéidào:“dōumíngbáiyīnggāizěnyàngzuò,kězhēnzhènggǎnqùzuòdeméiyǒujǐgè”

  …………………………

  tǐyùzhōngxīnguīdāngyàyòngdìshàngháiyǒuliǎngdòngwéizhāngjiànzhùméiyǒuchāichú,tāmenzhīsuǒyǐjiānchíshìyǒuyuán因的,zhè两栋建筑全都有正规的手续,也就是说,zhè两栋建筑不属于违章建筑也就是说他们不能像对待其他违章建筑一样强zhì执行张扬坐在体委办公室内,他虽然没有出去,可是也知道自己目前已经成为南锡风口浪尖上的人物,早晨有一批人来到体委闹事,多数都是一些老头老太太,堵在体委门口骂了一个多时,最后让公安给疏散了,听说市委市政丵府大门口也生了同样的事情,比起体委加热闹

  张扬从早晨上班就没有离开办公室一步”事情已经惹出来了,现在要冷静,等待着别人的出招,看清对方的路数,自己才好化解,有些时候张大官人也是很能沉得住气的

  房门被轻轻敲响了,张扬朗声道:“进来”

  主任助理xiāo苕敏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夹,张扬笑眯眯道:“xiāo大姐”有什么事情?”只要不是公众场合,张扬都zhè么称呼她,zhè样显得亲切

  xiāo苕敏却是满脸愁容,今天几乎体委的每个人都挨骂了,xiāo苕敏上班的时候,还被两个老太太推搡了几下,心情一直都不好,她将带来的文件夹放在张扬办公桌上,低声道:“张主任,您让我问得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那两栋房子都属于一个人,屋主叫孟士强”

  “孟士强?”张扬听到zhè个名字不由得一怔,他马上想到了城建局局长孟士冲,zhè厮该不会和孟士冲有什么关系事情并没有出张扬的预料,xiāo苕敏接下来的话马上证实了他的猜测:“孟士强是城建局局长孟士冲的亲大哥”

  张扬冷笑了一声:“我总算知道他对zhè件事怎么那么不热心,原来zhè么回事啊”

  xiāo苕敏道:“孟士强的房子是有合法手续的,他也没说不拆,只是要求赔偿”

  “他要多少?”

  “两栋房屋加起来一共是七十五平方,他要一百万”

  张大官人拍了一下桌子:“麻丵痹的,想钱想疯了”

  xiāo苕敏听到他爆粗口,不禁有些脸红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太生气了,所以忍不住骂”

  xiāo苕敏又道:“张主任,还是去和孟主任好好谈谈”

  张扬道:“对了”zhè房子有几年了?”

  “三年”

  张扬皱了皱眉头,三年,也就体育中心规划之后盖起来的,zhè个孟士强还真是有些办法,盖好后居然还能搞到合法手续,zhè其中他兄弟孟士冲肯定出力不少,两栋破烂平房居然妄想要一百万,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张扬道:“大门口还有闹事的吗?”

  xiāo苕敏道:“警垩察来了,把他们都赶走了”不过我听说他们还要来”xiāo苕敏显得忧心仲仲,事实上体委的所有人都很少经历zhè样的场面,每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只有张扬例外,作为zhè件事的始作俑者,zhè厮却仿佛没事人一样

  ……………………

  张扬去城建局又把盛金堂给叫上了,盛金堂心理上很抗拒,可谁让他是副职,张扬叫他他又不能不去,跟着张扬来到了城建局,路上dǎ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在大门处就被保安给拦住了:“干什么的?”

  张扬落下车窗道:“找你们孟局长的”

  保安道:“孟局长不在”

  张扬转向盛金堂道:“他说孟士冲不在”

  盛金堂道:“不在,咱们就回去呗”他倒是好说话

  张扬咧开嘴笑了笑:“可我就是不相信呢,上次来不在,zhè次来又不在,怎么夏市长一找他就能找到,咱们找他,他就不在呢?”

  盛金堂道:“兴许真不在”从他的语气能够听出,他也不是那么坚决

  张扬道:“我觉着他在躲我们”

  盛金堂笑得颇为无奈,zhè种事情看破何必说破,人家不想见你,躲着你又怎么了?你又能怎么办?他低声劝道:“咱们还是回去”

  张扬道:“我喊他一声看看”

  盛金堂心说你喊他也听不见,可马上他就现自己错了,张扬从后座拿起了扩音器,冲着车窗外笑眯眯道:“孟局长在不在,孟士冲局长在不在,门外有人找”zhè扩音器有录音重放的功能,张扬喊完一遍就按下了循环播放键,顿时他的声音源源不断的被播放了出去

  孟士冲zhè会儿正在办公室里呢,他之所以闭门谢客也不是针对★张扬的”他心烦得很,谁都不想见”所以一上班就交代过门卫,可谁想到张扬zhè个煞星还是找上门来,用扩音大喇叭在门口大喊大叫孟士冲坐不住了,他自问在官场上混了不少年月,早已修炼成精,可zhè种人他还从没遇◎到过听着外面一声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孟士冲感觉到自己的魂都要被叫出来了,他受不了了,马上给门卫dǎ了个电话,让门卫放张扬进来

  张扬乐呵呵对盛金堂道:“怎么样,我说他在

  盛金堂唯有苦笑

  两人一起来到了孟士冲的办公室,办公室的房门大开着,孟士冲坐在办公桌后,脸色青,分明是被张扬给气的

  张扬笑眯眯给他dǎ了个招呼:“孟局长,您在啊,刚才你们保安拦住不让我进”

  孟士冲道:“今天有老百姓跑到城建局闹事,所以我让他们加强管理,任何人找我都说不在”他的zhè个理由还算充分

  张扬在沙上坐下,看了看孟士冲的办公环境,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从室内的草草和茶几上的茶具来看,孟士冲是个会享受生活的人,墙上的一幅字吸引了张扬的注意力,那行大字写着苍鹰振翅,搏击长空zhè行字乍看起来气魄很足,蒙些外行应该不难,可在张扬zhè位行家里手看起来,zhè行字写的显得有些生硬了,卖弄的味道足了些,再看落款,题名竟然是市委书垩记徐光然孟士冲能有徐光然的题字,看来关系应该非同一般

  盛金堂是跟着张扬过来的,至于今天前来的具体目的他不知道,不过能够猜测到十有**和整★治违章建筑有关

  张扬道:“孟局长,我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孟士冲的脸上仍然没有笑意,面对张扬他笑不出来

  张扬道:“咱们昨天的整顿行动很成功,清除了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大部★分违章建筑”

  孟士冲忍不住道:“现在说成功还为时过早,今天早晨有不少老百姓去市委市政丵府闹事,抗议我们的强zhì行动,连我们城建局也被不少人骂”

  张扬笑道:“做工作,挨点骂是正常的,咱们不要当成一回事儿,该干的事情还是要好好干”

  孟士冲不无嘲讽道:“张局认为我们该干计么?”

  张扬道:“当然是把整治行动进行到底”

  孟士冲笑了笑,却没有说话,态度显得很轻蔑

  张扬道:“你有个哥哥叫孟士强?”

  孟士冲皱起了眉头:“你什么意思?”

  ………………

  张大官人仍然一脸的笑:“孟士强在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有两栋房,你知道吗?”

  孟士冲道:“我大哥的事情我从不过问,zhè件事我不清楚”

  张扬道:“那你现在知道了?zhè两栋房已经眼中影响到体育中心的建设,我来找你就是为了zhè件事,孟局,你大哥的工作得你来做”

  孟士冲道:“好,我zhè就给他dǎ个电话”当着张扬的面,他果然给孟士强dǎ了个电话,说了一会儿话”把体育中心的事情说了,孟士冲挂上电话道:“张主任,我大哥说他的房子不是违章建筑,手续◆齐全”

  张扬心中暗骂,狗丵日的装腔作势,要是没有手续,自己早就让人把房子给折了,张扬微笑道:“手续齐全也得拆,毕竟他的房子是在咱们体育中心的规划范围内,影响到整体建设,我们会做出相应赔偿的”★

  孟士冲道:“我把他电话给你,具体的事情你们谈,张主任”zhè件事很敏丵感,我作为亲属实在不适合插手”孟士冲的话倒也算合情合理

  张扬笑道:“要不你把他约到zhè里来,咱们现在就谈,体育中心工程的事情不能耽误”

  孟士冲道:“他忙得很,还是改天再约”

  张扬摇了摇头道:“就今天,我做事不喜欢拖延,现在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的违章建筑基本上都拆掉了,你大哥的zhè两间房●很显眼,孟局也不想让人戳你的脊梁骨?”

  孟士冲皱了皱眉头:“张主任”他虽然是我大哥,可他的事情和我无关啊”

  张扬笑道:“谁也没把zhè件事算你头上”你是城建局局长,又是咱们zhè次□整治行动联合组的负责人之你得做个表率啊,现在就把你大哥请来,咱们一起好好谈谈,争取今天就把zhè件事解决了”

  孟士冲颇为无奈,zhè厮今天算是盯住了自己,大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意思,看情形他要▲是不把大哥喊来,张扬绝不会善罢甘休,孟士冲看了看盛金堂,指望他说句话,可臧金堂也来了一句:“要不就把孟士强叫来,反正zhè件事早晚都得谈,早谈早解决也好”

  孟士冲看了看时间道:“zhè都中午☆shìbúbǎdàgēhǎnlái,zhāngyángjuébúhuìshànbàgānxiū,mèngshìchōngkànlekànshèngjīntáng,zhǐwàngtāshuōjùhuà,kězāngjīntángyěláileyījù:“yàobújiùbǎmèngshìqiángjiàolái,fǎnzhèngzhèjiànshìzǎowǎndōudétán,zǎotánzǎojiějuéyěhǎo”

  mèngshìchōngkànlekànshíjiāndào:“zhèdōuzhōngwǔ了”

  张扬笑道:“没关系,我们跟你吃食堂,尝尝你们城建局的伙食怎么样”

  话说到zhè份上,孟士冲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只能给大哥dǎ子个电话,让他抽时间来城建局一趟,原因也告诉了他

  …………………………

  当天中午,孟士冲就在城建局餐厅准备了一桌饭,请张扬和盛金堂,张扬提议把规划哼尼局长霍廷山喊来,孟士冲意识到zhè子可能抱有什么目的,他不想dǎzhè个电话,可张扬dǎ电话把霍廷山请了过来

  因为南锡体zhì内有规定,中午明令禁酒,所以孟士冲也没有准备酒,弄了两大瓶雪碧霍廷山一看就摇头道:“我不能喝,我糖尿病”

  张扬过来也不是为了喝酒,他笑道:“那就上米饭,咱们边吃边等”

  霍廷山还不知道要等谁?有些诧异道:“等哪个?”

  张扬道:“孟士强咱们孟局的大哥”

  霍廷山稍一琢磨就明白了zhè件事的前因后果,孟士强当初盖房子的时候,他还帮过忙呢,一想到zhè件事,霍廷山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该来,zhè顿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孟士冲端起雪碧招呼道:“诸位来得匆忙,我也没有什么准备,不周之处还望多多担待”

  盛金堂笑道:“孟局太客气了,工作餐已经很丰盛了”

  孟士冲道:“跟你们体委招待所不能比你们那边的饭菜不错

  张扬笑道:“孟局在点我啊,zhè样,zhè周末大家抽出时间,我来安排咱们联合工作组的几位领导全都去我们体委做客”

  孟士冲慌忙摇头道:“不用了,大家工作为主,喝游为辅”

  张扬道:“市里都说了,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工作也不能耽误喝酒一个党的好干部先就要酒精沙场,酒精考验”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别看表面上其乐融融每个人心里都存着事儿,孟士冲的心思最重,他认为张扬今天到城建局来充满着逼宫的意思,他想拆掉大哥的那两栋房霍廷山心里充满了懊悔,自己来zhè里是陪绑的,没事找事,zhè不是倒霉催的吗?

  盛金堂也认为自己是陪绑的他现在也想开了,你张扬是体委主任你喜欢折腾就折腾去,你喊我来我就跟看来,该吃饭吃饭,该喝酒喝酒,总之我就是少说话

  因为不喝酒的缘故,午饭进行的很快,不到一点钟就已经吃完,孟士强还没来

  孟士冲dǎ了个哈欠,他也不是存心,每天中午他基本上都要睡午觉,到zhè个时候就开始犯困他强dǎ精神道:“都去我办●公室喝茶”

  张扬道:“好嘞,孟局,你大哥什么时候到啊”

  孟士冲道:“他正从工地往zhè儿赶呢,我回去再给他dǎ个电话”

  几个人回到办公室内,孟士冲又给大哥dǎ了个电话,放下电话笑道:“不好意思,他在路上呢,再有一个时就到了”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道:“坏了,我下午还得有个会要开,我不能陪你们等了,zhè就得去”

  张扬笑道:“霍局急什么?zhè才一点钟,来得及”

  霍廷山是一心想脱身,zhè种地方他可不想继续呆下去:“身为领导得以身作则啊一迟到了,不是让大家看笑话嘛,对不住,我真得走了”

  张扬道:“霍局,你走可以,但是你得先表个态,孟士强的那两栋房属不属于违章建筑呢?”

  霍廷山有些为难的笑道:“zhè件事我还真不太清楚,等我抽时间实地考察一下,再查查相关的资料”

  张扬道:“zhè件事我调查过了,孟士强的两栋房■手续齐全,不过刚好建在我们体育中心的规划范围内,必须要拆迁,不然会影响到体育中心的整体建设”

  霍廷山装模作样道:“有合法手续啊,既然有合法手续就不能按照对待违章建筑的处理方法来了,有孟局在z○hè里什么不好说,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找出一个都能接受的方案不就行了,我真得去开会了”

  张扬笑道:“你别急啊,zhè件事离开你还真不行”他拿起孟士冲桌上的电话,往规划局办公室dǎ了个电话

  霍廷山是听到免提中响起办公室主任声音的时候,才意识到zhè厮是在往规划局dǎ电话

  “你好,zhè里是规划局办公室”

  “霍局在吗?”

  “霍局不在”

  “下午他在吗?”

  “不在”

  “我是体委主任张扬,能告诉我他的去向吗?”

  “嗯……霍局下午去市里开会,您要是有事给他dǎ电话”张扬dǎ电话的时候笑眯眯看着霍廷山,霍廷山zhè个郁闷,zhè子真够坏的,居然想出了zhè么一个损招儿拆穿自己他却不知道张大官人用zhè一手早已经是轻车熟路

  孟士冲冷眼看着张扬,他和张扬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已经意识到zhè是个不留情面的子,谁都知道霍廷山是在说假话,可谁都要给霍廷山一些面子,当面揭穿的事情换成他是干不出来,可张扬不一样,孟士冲暗自琢磨着大哥的事情,今天还不知道要生什么,待会儿需要给大哥提个醒,尽量别跟他生正面冲突

  霍廷山被张扬当场揭穿谎话,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安和窘迫,他呵呵笑道:“张局不相信我,怀疑一切,我真有会,回去就给他们开会让他们知道,领导是不可以轻易出卖的”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  孟士强踩着他们的笑声来到了办公室内,他是孟士冲的亲大哥,也是干建筑的,放着有个城建局局长的弟弟,当然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了

  孟士强和霍廷山、盛金堂都很熟悉,他进门后先跟他们两人dǎ了招呼张●扬他却是第次见到,不过从弟弟的电话中已经知道了他,很热情的伸出手去:“张主任,久仰久仰”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