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有眼无珠】八千字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孟士强听到弟弟这么说就有些不乐意了:“士冲,我已经很让步了,一百万退到七十万,现在七十万又变成了六万,可他也太狂了,一fèn钱都不给我,还把我的狗弄死了,三万多块呢,这我都忍了,可你让我回头给他服软,我不去”提起那条狗孟士强就心疼

  孟士冲道:“大哥,这不是抠气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纪委书垩记把我和霍局全都叫过去谈话了,这件事必须尽快jiě决,越快越好◎,以免夜长梦多”

  孟士强道:“那你就不顾我的面子,我这么大年纪了,你让我给他低头,我不干”

  孟士冲考虑了一会儿,低声道:“这样,我先给他一个电话,探探他的口风,你别急着走,房子不拆○,就是一颗定时炸丵弹,还不知道他会接着这件事折腾出什么来”

  孟士强叹了口气,心中郁闷到了极点,早知道张扬这么麻烦,他还不如老老实实拆了房子,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孟士冲斟酌了好一会儿,方才给张扬打了个电话,他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张扬的办公室,大哥孟士强告诉他,这会儿张扬就在办公室

  接通电话之后,孟士冲尽量用温和友善的口气道:“张主任,我城建局老孟啊”

  张大○官人听到孟士冲的语气差点没笑出声了,忍了好一会儿方才道:“老孟啊,有事找我?”

  孟士冲自称老孟那是谦虚,听他也这么叫自己,反倒有些不爽,可现在人家握住了他的把柄,他就是不爽也不能表现出来,呵▲呵笑了一声道:“张主任啊,我大哥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狠狠批评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做,怎么可以拖城市建设的后腿嘛,在我的批评下,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两名民工的医药费他会负责”

  张扬道:“他不是不听你的话吗?怎么突然转性了?”

  孟士冲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张主任,我大哥本性不坏,就是有些贪钱,有些时候拐不过弯来,在我的批评教育下,他终于意识到了不能为了他的一己私利影响到南锡□的城市建设,他答应了,一fèn钱赔偿都不要,同意拆除体育中心工地的两间房子”

  张扬道:“同意了啊”

  孟士冲心中把张扬骂了个千百遍,嘴上还得装出很愉快的样子:“同意了做通他的思想工作◎可真不容易,我差点都要跟他断绝兄弟关系了”

  张扬道:“老孟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件事又有变化了

  孟士冲愣了:“变化?什么变化?”

  张扬道:“我本来觉着事情很简单,不就是两间房子吗?可这件事不知道是谁捅给了纪委,上头知道了这两间房的事情,麻烦了”

  孟士冲咬着牙在电话那头lěng笑,这厮fèn明在告诉自己,纪委的事情就是他捅出来的,孟士冲之前虽然已经猜到这件事和张扬有关”可毕竟没有切实的证据,现在张扬直接把这件事说了出来,证明张扬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孟士冲道:“这世上没有jiě决不了的事情”

  张扬道:“话说回来”咱们这些国家干部真得有点远见,得意不能忘形,未雨绸缪你知道,干任何事都得想好后路,伸手必被捉,毛病不是别人找的,都是自己做出来的,你说对不对啊,老孟?”

  孟士冲被他一口一个老孟喊得心烦意乱”只差没开口骂娘了,他不敢”他现在处于下风,必须忍气吞声,孟士冲道:“张主任,咱们党的政策是宽容的,总不能一棒子把人打死,你看,我大哥他都已经认识到了错误,这件事……”

  张扬道:“这件事真不好办啊,他昨天顺顺当当答应了我们的各件多好,非得搞出这么多事,今天还弄两条狗去工地说什么保卫家园,结果把工人阶级给咬了,这件事影响很坏,我倒是想帮着压住,如果不是我开口,今天建筑工人就把那两间房给拆了”

  孟士冲道:“本来就影响体弃中心建设,拆了就拆了”

  张扬道:“不能拆啊,现在领导们要调查这两间房的问题,他们要搞清楚为什么已经批过的专属用地还有人盖房子,盖了房子还能拿到合法手续,我倒是想拆,可现在我说了也不算啊”

  孟士冲真是怕了这厮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可张扬根本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孟士冲终于相信了传闻的真垩实性,可他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稍嫌太晚,孟士冲道:“张主任,还是以大局为重,千万别耽误了体育中心的建设”

  张扬道:“老孟啊,这件事你别管了,你大哥的事情你也管不了,他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

  孟士冲哑口无言,当初他的确说过这种话,想不到被张扬记在心里了孟士冲◇还想说什么,张扬却不再给他机会,干脆利索的挂上了电话

  张大官人并不是要逼狗入穷巷,从孟家兄弟服软,他就已经意识到纪委书垩记李培源肯定找孟士冲谈话了,不过李培源的用意也只不过施加一些压力,并不■想正式彻查这件事,张扬也明白,官场之上盘根错节的关系太多,李培源能做到这样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张扬也知道见好就收,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要让孟家兄弟留个记性,孟士冲身为城建局局长,手中权力不,不彻底摧垮他的信心,他以后还有可能找机会报复自己,张大官人需要jiě决的事情很多,没兴趣陪这帮虾米折腾,所以要一次把他们整怕,让他们再不敢跟自己作对

  ……………………

  孟士强再次叩响了张扬的房门,张扬看到他去而复返并没有感到惊奇,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孟家兄弟已经被他拳住了七寸,孟士强原指望换取巨额赔偿的两间房如今已经成了他的负累

  孟士强一进门就道:“张主任,对不起,我为我之前的态度向你道歉,那六万块我不要了,房子我也不要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窝囊的恨不能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张扬道:“什么意思?”

  孟士强道:“这件事到此为止,我认栽,我承认当年我为这两☆间房拿到合法手续费了一些功夫,找了些门路,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你拆”

  张扬道:“你想拆就拆,想不拆就不拆,你当我三岁孩童,耍我玩啊?”

  孟士强咬着嘴唇道:“我没那意思,我专程给你道◆■歉的”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孟士强也不会向他服软

  张扬道:“没必要啊,我打死了你的狗,你不该向我道歉啊”

  孟士强道:“张主任,你说怎么办”

  张扬笑道:“启航组提供其实也没多大☆点事儿,不就是两间房吗?真要是查出来,这件事和你也没多大关系,你最多就落一个不配合政丵府工作,纵狗行凶,也不一定够判的”你别担心,要说到倒雾的是那帮违反组织纪律,无视城市规划哼,给这两间房开绿灯办手续的,市里要查的是他们,要治的也是他们”

  孟士强的嘴唇嗫嚅了一下,他低声道:“张主任,做事别做绝了,给别人留点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

  张大官人眯起双眼看着孟士强道:“威胁我?我刚刚心软,正准备答应你,你居然威胁我”

  孟士强也来了气:“这里是南锡,别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

  张大官人缓缓点了点头,然后从嘴唇中蹦出两个字:“滚蛋”

  孟士强铁青着面孔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人,做事一点余地都不留,他以为自己是谁?

  张扬今天心情颇好,现在他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孟家兄弟两个已经落入下风,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副主任盛金堂走了进来,盛金堂最近面对张扬的时候表情变得越的温和友善了,他渐渐意识到这位来的体委主任虽然年轻,可是很不好惹,他来到的时间不长,可得罪过他的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盛金堂的转变也在情理之中

  张扬wēi笑道:“盛主任找我有事?”

  盛金堂点了点头,他显得有些犹豫

  张扬道:“有什么话只管说,我还有事儿,马上得出门”

  盛金堂转身把房门给关上了,显得有些神秘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不知盛金堂有什么秘密事情要说

  盛金堂道:“启航组提供这样的……孟士强刚才在楼下表示他很后悔……”

  张扬道:“我知道”

  盛金堂支支吾吾,话说得颇为艰难

  张扬◇zhetā,búzhīshèngjīntángyǒushímemìmìshìqíngyàoshuō

  shèngjīntángdào:“qǐhángzǔtígòngzhèyàngde……mèngshìqiánggāngcáizàilóuxiàbiǎoshìtāhěnhòuhuǐ……”

  zhāngyángdào:“wǒzhīdào”

  shèngjīntángzhīzhīwúwú,huàshuōdépōwéijiānnán

  zhāngyáng一看即知,盛金堂想替孟士强说话,可他又不敢说张扬笑道:“你和孟士强关系不错啊?”

  盛金堂点了点头

  张扬道:“你想劝我这件事到此为止?”

  盛金堂这次不敢点头了,只是笑

  张扬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件事我也不想闹大,给他六万块就是顾及到大家的面子,他拿到补偿,我们顺利拆迁,以后大家见面还是朋友,可他偏偏要刁难我,非要把事情搞到这一步,真是让人无奈啊”

  盛金堂欲言又止,他看出张扬是得了便宜卖乖,明明是他欺负人还得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做人做到他这种地步也算难得盛金堂鼓足勇气劝道:“我看他已经答应拆迁了,不如就这样算了,追究下去也没啥意思

  张扬道:“人说过的话总得算数是不?当初我跟你怎么说来着?”

  盛金堂有些迷惑的看着他,张扬道:“称不记得那天我跟你说过的话了?”

  盛金堂忽然想起,张扬说过要让孟士强跪下来求他去拆,盛金堂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踌躇满志的张扬,他算是服了,现在孟士强虽然没有跪下,可是距离跪下也不远了,可不是他在求张扬拆迁嘛

  张扬道:“我也知道,官场上的关系错综复杂,表面上看孟士强的事情不大,可▲真要是查起来,牵涉到的部门不少”拔出萝卜带出泥,我恐怕会得罪一大批人”

  盛金堂越听越不是味儿,他和孟士强的事情没牵扯,可是他找孟士冲办过事,还帮人送过礼,如果孟士冲出了什么事情,他搞不好也会▲被牵累进去,想到这里盛金堂有些不寒而栗,他打消了继续劝说张扬的念头,转身出去了

  张扬望着盛金堂的背影露出会心的wēi笑,估计这厮肯定会把自己的意思完整的转达给孟士强

  ………………

  下午五点的时候,张扬准时出现在海天大酒店的大堂,他和关芷晴约好,晚上替她线行,约定的时间是五点十fèn,张扬提前十fèn钟到达以示礼貌,他在大堂内的沙上刚刚坐下,就听到高跟鞋笃笃声响,抬头望去,却是海天大酒店的大堂经理钟海燕走了过来

  钟海燕看到张扬美眸生光,这也是一种职业病,钟海燕见到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南锡最近刚刚涌现出来的风云人物,wēi笑自然而然的流露,不过在她表现出来就是一种妩媚的味道,钟海燕柔声道:“张主任,真的是您,来海天也不通知我一声”

  张扬笑道:“我来接一位朋友”

  钟海燕道:“张主任,难道我不是您的朋友啊?”这女人眼波流转还是有几fèn风情的

  张扬乐呵呵道:“是,不过钟姐太漂亮”我不敢跟你走得太近,我的革垩命意志力很薄弱,害怕禁不住考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