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正轨】八千字


  张德放笑道:“那是在公开场合,私下里我们要搞好警民关系鱼水一家亲”他再度贴了上来,双手从后面环围住钟海燕

  钟海燕没好气道:“滚开,昨天需要你的时候,你干什么了?”

  张德放紧紧搂住钟海燕,贴着她的面孔道:“昨天是海天需要我,如果是你需要我,我肯定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

  ”

  钟海燕道:“我算看透你了,没shì的时候整天来晃,真出了shì情躲得比谁都远”

  张德放道:“我有苦衷的,昨天那种情况,就算我来了也解决不了问题”

  钟海燕挣脱开他的怀抱,走到沙上坐下:“那个石胜利也真是讨厌,真搞不懂段金龙为什么要这么巴结他”

  张德放道:“还不是冲着他老爹的面子,不过这子也倒霉,居然招惹了张扬”

  钟海燕道:“张扬这次好像连我们海天都恨上了”

  张德放道:“他来到南锡之后改变了许多,到处树敌,摆明了想大干一场,我现在都猜不透他”

  钟海燕瞥了他一眼道:“昨天不来,是不是因为算准了他不会给你面子?”

  张德放道:“遇到棘手的shì情,我只能两不相帮,等他们都消了气,再出来充当这个和shì老”

  钟海燕道:“问题解决了?”

  张德放点了点头:“张扬同意不再追究昨天的shì情,不过让海天拿出三十万赞助下个月的明星足球赛”

  钟海燕美眸圆睁:“三十万?段金龙不得心疼死”

  张德放道:“心疼也得拿出来”

  钟海燕道:“我真是不明白,我们海天对张扬一向待为上宾,他为什么要处处跟我们作对?”

  张德放道:“算了,他现在逮着谁咬谁,还是别跟他生正面冲突为好”

  钟海燕抽出一直香烟,还没等她点上,张德放一把给她抢了过去:“女人最好不要抽烟”

  钟海燕怒道:“你管我?赶紧还给我”

  张德放笑道:“我是为你好”

  钟海燕抓住他手臂去抢烟,却被张德放一把给紧紧搂住,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你要是真想抽,就抽我这一支”

  钟海燕脸上热,双眸含媚,啐道:“死鬼,信不信我一口咬断你”

  ………………………………………………………………………………………………

  体育中心工地变得空前忙碌起来,除了最早进入的世纪建筑公司,粱成龙的丰裕建设集团也正式入驻工地,鉴于工期紧张,他集中了手下的大部分工人,同步开始了体育场馆和公园的建设,多个场馆一起开工,场面热闹而繁忙

  其中还有一支十多人的工程队,正在拆迁工地上的两栋房屋,这支工程队属于孟士强,他迫不得已向张扬下跪,终于获得了对方肯,这会儿正亲自带人拆除房屋呢

  张扬开着皮卡车来到工地现场,先看了看孟士强那边的拆除情况,估计今天就能全部拆完”这块贴在体育中心上面的最后一块牛皮癣终于被他成功铲除了

  孟士强看到张扬的皮卡车,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张扬并没下车,落下车窗道:“你行动蛮快的啊”

  孟士强心说,我不快不行啊”害怕你改变主意,我得赶紧毁灭证据啊,他笑了笑道:“害怕影响体育中心的建设进度”

  张大官人笑眯眯看着孟士强”学乖了,麻痹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一早就麻利的将房子拆了多好,张扬道:“那两个被狗咬伤的农民工怎么样?”

  孟士强道:“我去医院看过了,除了医药费以外,我每人给了五百块”

  张扬点了点头”孟士强还算懂shì这时候看到粱成龙的宝马车开了过来,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粱成龙停好车,乔鹏举先从车上下来了,笑着向张扬点了点头,叉着腰看了看拆除的情况

  孟士强知道他们的身份,本想过去打招呼,可转念一想,人家什么身份,根本不会搭理自己这个人物,还是别过去自讨没趣了

  粱成龙望着孟士强离去的背影,向张扬笑了笑道:“行啊,这钉子户被你shōu拾的服服帖帖的,有两下子”

  张扬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家又不是傻子,懂得权衡利弊”

  粱成龙又道:“听说你昨天把天汇区石书记的儿子给抽了?”

  张扬笑道:“都过去的shì情了”

  粱成龙道:“来南锡的时间不长,名气已经打出来了”

  乔鹏举转身笑道:“赤手空拳,打遍天下,张扬,人家当官是靠智慧,你当官是靠拳头”

  张扬道:“骂我是不?说我没智慧?”

  乔鹏举道:“阴谋阳谋都是谋略,你是玩弄阳谋的高手,换成别人,这体育中心肯定玩不转”他来到张扬身边:“听说下月初有场明星赛?”

  张扬道:“我通过香港导演王准联系了香港明星足球队,下个月和咱们省女子足球队踢一场友谊赛★,帮忙宣传一下省运会”

  乔鹏举道:“你真能想招儿,给我留二十张票,我得做人情”

  粱成龙那边也道:“给我也来二十张”

  张扬道:“放心,票都给你们备好了,最好的位置”

  乔鹏举道:“梦媛和时维她们会过来,她要亲眼看看我们的体育中心,看看她的投姿不要打了水溧”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她们来子,我会做好接待工作”

  乔鹏举道:“下周加坡星月集团就来人了,看来深水港的投资有希望得到解决”

  粱成龙道:“说的容易,想谈出一个结果只怕还得过些时候”

  乔鹏举道:“总算有了点希望”

  张扬想起何长安的shì情,问道:“你跟何长安联系过了?”

  乔鹏举点了点头道:“他是个老狐狸对深水港的shì情采取观望的态度,如果星月集团能够继续投资,相信他很快就会返回南锡”

  粱成龙深有同感道:“跟这种人合作,要多个心眼”

  乔鹏举充满信心道:“他还不至于坑我”

  张扬和粱成龙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明白在平海这块地盘上,在乔振粱还当zhèng的阶段,没有人敢对乔鹏举不利何长安不但是资本运作的高手,对zhèng坛也◇了解颇深,这个人做任何shì都滴水不漏,他和乔鹏举之间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协作

  粱成龙道:“听说明星足球赛是海天大酒店独家赞助的?段金龙这次怎么这么大方?”

  张扬笑道:“关芷晴在他酒□lejiěpōshēn,zhègèrénzuòrènhéshìdōudīshuǐbúlòu,tāhéqiáopéngjǔzhījiānyīdìngyǒuzhebúwéirénzhīdexiézuò

  liángchénglóngdào:“tīngshuōmíngxīngzúqiúsàishìhǎitiāndàjiǔdiàndújiāzànzhùde?duànjīnlóngzhècìzěnmezhèmedàfāng?”

  zhāngyángxiàodào:“guānzhǐqíngzàitājiǔ店里出shì,他怎么都得做出一点补偿”

  粱成龙笑了起来,他知道段金龙一定是被逼无奈不然以他气的性格,他是不会出血的

  ………………………………………………………………………………………………

  张扬在工地转了一圈,就驱车离去,回到体委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站在楼下,一手叉着腰,一手扶着红色夏利的引擎盖,站在那里仿佛很有气势的样子听到身后的车轮声,他转过头来,竟然是何歆颜的父亲何卓成

  张扬停好车,推门走了下去,何卓成虽然不是什么好鸟可毕竟是何歆颜的父亲,是他shì实上的岳父大人,张扬笑道:“何先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何卓成看到张扬,一张脸笑得阳光灿烂,▲伸出手去,手上硕大的一颗金戒指闪到了张扬的双眼,何卓成道:“张主任,我开车从岚山过来,是有重要shì和你谈啊”

  张扬笑了笑跟他握了握手,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上去谈”

  何卓成跟着张◎扬来到他的办公室内坐在沙上,跷起二郎腿因为张扬介绍了一些广告业务给他,何卓成的广告公司也赚了一些钱,戒指和车都是近买来的,身上不知不觉沾染上了许多暴户的气质

  张扬看了他一眼,虽然没说话,可何卓成还是马上感觉到张扬有些不悦,他醒悟过来,自己摆谱装逼也要分清对象,如果不是张扬介绍蒋奇伟这个大客户给他,他现在还不知在哪儿喝西北风呢,何卓成慌忙把腿放下,正襟危坐,这样一来又显得太过严肃

  张扬倒了杯茶给他,微笑道:“说,找我什么shì?”

  何卓成道:“是这样,上次多亏你介绍蒋先生那个大客户给我,最近我们欢颜广告公司做得不错,我也赚了一些钱”

  张扬望着他翠颗亮闪闪的大戒指笑道:“看出来了”

  何卓成起身来到张扬面前,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他道:“心意不成敬意”

  张扬一看就知道这信封里面装着一万块钱,想不到何卓成也会来这一套了,看来商场真是一个大染缸,什么人进去都得学会这一套,张扬道:“赶紧shōu回去,不然我把你给弄检察院去

  ”

  何卓成知道张扬是故意吓他,没去拿钱,笑道:“我是歆颜的爸爸,你不至于”

  张大官人对何卓成这句话很是不满,虽然他和何歆颜是情人关系,可何卓成也不该没shì就把女儿抬出来说shì,他皱了皱眉头道:“正因为你是歆颜的爸爸,所以我才对你这么客气,公然行贿是犯罪,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如果我把你送到检察院,这些钱足够你进去呆两年了”

  何卓成这才感到有些害怕,慌忙把钱shōu了起来:“我没有贿赌你的意思,就是想表达一下谢意”

  张扬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别怕跟你开玩笑的,钱我不能要,我们这些国家干部最重要的就是清清白白,你给我钱不是谢我,是害我啊”

  何卓成道:“不好意思我炻后不会这样了”

  张扬道:“你有什么shì只管说,我能够帮的上忙的,一定尽力帮忙”

  何卓成道:“我最近谈了一笔业务,想在南锡的几座大厦上装大型广告屏,可我在南锡又没有什么关系,刚巧听说你在这里担任体委主任,所以我就厚着脸皮来找你了”

  张扬道:“哪几座大厦啊?”

  何卓成把列好的名单递给他,张扬拿起来一看有市中心的海天大酒店,南锡火车站广场附近的天岚大酒店,还有一座是南国山庄老板李光南投资的南洋国际大酒店,这三座都是五星级酒店,张扬道:“跟他们谈过了没有?”

  何卓成点了点头道:“谈了,他们要的费用都很高,我想采取分成的方式”

  张扬道:“这样,南洋国际和海天我可以帮你搞定天岚大酒店我不熟,还是你自己去谈”

  何卓成又惊又喜,他本来指望着张扬能够帮他搞定一个就行,想不到张扬如此痛快,当即就答应帮他搞定两个何卓成道:“真是太谢谢你了,等shì成之后,我一定重谢”

  张扬笑道:“别了这不算什么大shì儿,我帮你也没指望什么回报,你以后对歆颜好些就行了”

  何卓成连连点头

  张扬当即拿起电话,先给南洋国际的董shì长李光南打了电话,李光南欠他人情,一听张扬的shì情,马上点头答应张扬随后又打给了钟海燕,钟海燕也不敢不给他面子马上表示自己去责示段金龙,基本上这件shì问题不大

  张扬放下电话对何卓成道:“你先去南洋国际那边他们董shì长总经理都是我的朋友,没问题的,具体条件你们见面详谈”

  何卓成千恩万谢的告辞离去

  何卓成走了没多久,张扬就接到了何歆颜的电话,何歆颜的声音透着火气,不等张扬说话呢,就质问道:“你怎么回shì儿?都说了不要你管他的shì情,你干嘛又管?”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丫头,火气挺大啊,你怎么知道的?”

  何歆颜怒道:“他昨天让我找你,我没答应,可我想来想去不放心,怕他直接去找你,所以给他打了个电话,想不到他已经找过你了,还沾沾自喜的告诉我你帮他解决了”

  张扬道:“怎么都是你爸,能帮他就帮帮他呗,你也不想他整天蒙混度日?”

  何歆颜道:“他改不了的,有了钱只会做多的坏shì”

  张扬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何歆颜愤愤然道

  “血浓于水,你嘴上骂着他,心里还是关心他的”

  “我才不会呢要关心我也关心你”

  张扬道:“想你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何歆颜道:“今天啊”

  张扬愣了一下:“今天?”

  何歆颜格格笑道:“水之韵的广告拍完了,我有一化天的假期,今天就飞回去”

  “真的?”

  何歆颜嗯了一声,低声道:“晚上九点,别忘了接机”

  张扬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他笑道:“那好,我晚上准时到机场接你”

  看到距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张扬把几位党组成员召集起来开了一个会,会议的主题还是围绕省运会的筹备工作进行

  张扬道:“市领导们刚刚转达下来一个意见,认为我们省运会的形象大使还需要增加几个,主要考虑到关芷晴姐是美籍华人,说她代表不了咱们南锡的形象”

  副主任崔国柱道:“市里这么考虑也是对的,毕竟关芷晴是美国人,咱们省运会还是要考虑到党和国际形象”

  李红阳笑了笑道:“我都不知道要请谁啊”

  张扬道:“市里说要请我们南锡本土的世界冠军,提名体操冠军董丽娜,你把她请来”

  李红阳道:“这得去找杨广志”董丽娜是他的学生”

  张扬道:“具体的shì情我不过问,你尽快把这件shì办成”他又道:“请教练的shì情怎么样了?”

  李红阳道:“已经基本上定下来了,只差最后签约”

  副主任臧金堂道:“市里不会给我们拨款的,这笔钱怎么办?”

  张扬道:“好办啊,南锡市这么多的企业,找企业赞助”

  臧金堂苦笑道:“企业◆对这种级别的运动会不感兴趣,人家未必会赞助”

  张扬道:“下月初明星足球队的比赛是个机会,你准备一些贵宾票,把南锡市财大气粗的企业领导都给我请过来”

  臧金堂真是后悔,自己干嘛这么多嘴■◎,这一多嘴,shì情又落在自己头上了

  纪检组长段建中道:“听说深水港的问题有希望解决了,那样的话”我们就有希望获得市里财zhèng的多支持”

  张扬笑道:“咱们不能总指望着市里面,遇★到困难先想到向市里伸手,这种依赖思想要不得”

  段建中道:“我们体委一直都是清水衙门,仅仅依靠我们那点shōu入,连维持体育场馆的正常维护都不够”

  张扬道:“shōu入低不能怨zhèng府”是我们自己没有动脑子,这次省运会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在促进南锡体育shì业的同时,可以趁机提升一下我们体委的实力”

  副局长刘刚道:“可现在体委没有钱啊,当今这个时代干什么shì不得要钱”

  张扬道:“钱的确是个现实的问题,我们要尽快把省运会的前期工作运作起来,争取经营好省运会的品牌,获得一笔前期资金”

  崔国柱道:“省运会的品牌不值钱,没多少人感兴趣”

  张扬笑道:“老崔,你别说丧气话嘛,按照计划一步步的来,很快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过起来”

  散会之后”张扬把萧苕敏叫了过来,萧苕敏今天会上始终没有言”张扬道:“我让你办的shì情怎么样了?”

  萧苕敏笑道:“你是说傅长征同志的调动问题,调令已经出去了,那边也同意放人,顺利的话下个月他就来南锡上班了”

  傅长征是张扬过去的秘书,文笔很走了得,张扬来到南锡之后,缺少一个能◎够帮他解决文案的助手,于是想起了傅长征,和他联系之后,现傅长征也想调过来跟他,所以把他的调动工作交给萧苕敏去做

  萧苕敏从这件shì上也看出,张扬已经有了长期在南锡工作的准备,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在成功立威之后,开始着手组建他的班子,她对傅长征调查的很清楚,知道傅长征在丰泽的时候就是张扬的专用秘书

  这件shì也让萧苕敏感到有些危机,傅长征的到来是不是意味着她这个主任助理就无shì可做了

  张扬似乎看出了她的顾虑,微笑道:“萧大姐,省运会组织委员会的shì情暂时由你负责,你以后可要忙起来了”

  萧苕敏道:“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

  张扬道:“没问题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一句话把萧苕敏说得心里暖暖的,看来张扬没有弃用她的意思,她声建议道:“张主任,我有个想法,可能不太成熟,所以在刚才的会上没说出来”

  张扬点了点头,鼓励她说出来……,萧苕敏道:“既然资金上遇到了问题,为什么不考虑银行贷款,有省这会这块招牌做抵押,相信可以从银行货出一些钱来”

  张扬还真没打过银行的主意,萧苕敏一提醒,让他豁然开朗,不错”可以先从银行获取部分活动资金,省运会的招牌摆在这里,而且又有这么重大的zhèng治意义,银行那边应该很好说话,他思来想去这件shì自己还是别开口,最好通过上头给银行一些压力,他想到了副市长龚奇伟,可很快又否定了”龚奇伟在南锡领导层内的处境相当的尴尬,属于副市长中最没有实权的银行也未必买他的帐,这件shì还是应该去找夏伯达

  张扬下班后在招待所随便吃了一点,招待所经理徐宏宴听说他过来了,慌忙又让人炒了两个菜送到包间里

  张扬选择在包间吃饭主要是避免遇到熟人,徐宏宴亲自把菜端进来,看到张扬没喝酒,笑道:“张主任”您今晚不喝酒啊?”

  张扬笑道:“待会儿还得去机场接人,不喝”

  徐宏宴趁机坐了下来:“我让厨子给您炒了盘斑鸠,您尝尝”

  张扬夹了菜,味道不错,他点了点头道:“以后别搞这么隆重”你总是这样,我都不好意思来了”

  徐宏宴陪着笑道:“这里跟自家厨房一样,以后您想吃什么只管招呼一声”

  张扬看到他一脸的献媚,马上就想起他的合同就要到期了,徐宏宴这么巴结自己,无非是想继续承包这里张扬对招待所的情况是知道一些的,徐宏宴承包的价钱很低,不过这个人头脑还是比☆较灵活的,很有眼色,让他在这里继续干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张扬道:“你的承包期限快到了?”

  徐宏宴忙不迭的点头”他正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这件shì提出来呢,想不到张扬主动说起了承包的shì■情徐宏宴道:“年底就到期了”最近在谈续约”

  张扬道:“具体的shì情好像是刘刚副主任负责”

  徐宏宴道:“是的,我找过他”可刘副主任说今年要公开竞标,过去我的合同里有优先租赁的,可他○不答应”说完他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他表妹也想承包”

  张扬笑道:“你承包的费用很低啊,如果继续那个价格,我们体委可不是要亏死?”

  徐宏宴道:“价钱方面可以商量的,当时签约是当时经济●水平决定的,现在物价上涨了,费用肯定要提高,只要不是太过分,我没啥意见”

  张扬道:“我知道了,这件shì我见刘主任跟他商量一下”

  徐宏宴心中一阵激动,张扬这句话等于答应了他要过问这◇件shì,他低声道:,“张主任,我给你准备了两箱飞天茅台,那……”

  张扬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少来这套,你要是敢贿赌我,这件shì我就不管了”

  徐宏宴慌忙道:“张主任,我没那意思,要○不,以后我请你喝酒”

  张扬拿起纸巾擦了擦嘴道:“好,你把招待所搞好才是正本,招待所几年都没装修了,你不要只顾着挣钱,也要加大一些投入,续善一下软硬件设施”

  徐宏宴连连点头道:“我都计划好了,等拿到承包权,我马上就着手装修,至少达到南锡一流酒店的标准”

  张扬对他的保证没什么兴趣,笑道:“我记住你的话了,要是食言,别怪我把你扫地出门啊”

  徐宏宴道:“要是我食言,我自己都没脸干下去了,不用你赶,我自己卷铺盖走人”

  张扬前往机场的途中下起了大雨,他担心飞机会晚点,果不其然,到了机场之后,因为大雨的缘故,飞机暂时无法降落,张扬足足等了一个多时,才看到身穿粉色羊绒大衣的何歆颜从机场走了出来,何歆颜这样的美女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她也习惯戴墨镜了,可墨镜能够遮住她的俏脸,却挡不住她然的气质,拉着皮箱走出机场,看到张扬站在人群中,何歆颜露出会心的微笑,她向张扬招了招手,然后快步向他走去

  张扬也戴了副无框眼镜,这是从杜天野那儿学来的高招,虽然有掩耳盗铃之嫌,不过还是能起到一些伪装作用

  何歆颜来到他的身边,双手却在身后拉着皮箱,仰起俏脸,望着张扬的面孔,轻声道:“你瘦了啊”

  张扬道:“我这叫,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何歆颜格格笑道:“贫你到死都改不了嘴贫的毛病”

  张扬道:“那得分对谁,别人向我对她贫我都不答理她”

  何歆颜将拉杆箱交给张扬,跟着张扬向停车场走责,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拉开少许的距离

  来到停车场,何歆颜的胆子大了起来,快步赶了上去,一伸手挽住了张扬的手臂○张扬转过脸来,猝不及防的在她樱唇之上轻吻了一记

  何歆颜搂紧了他的手臂,俏脸贴在他的肩膀上:“我怎么感觉咱们俩跟做贼似的?”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