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深浅】(上)


  张扬之所以选择这里,一是因为这儿汇集地方小吃,二是因为这里距离云曦山庄比较近,他们吃晚饭就能回别墅休息

  来到水街”又下qǐ雨来,冬天的雨凄冷潮湿,张扬打着伞,拥住何歆颜,两人走向灯火通明的水街

  因为下雨的缘故,今晚水街的生意不算太好,张扬之前来过几次,向何歆颜道:“咱们吃砂锅”

  何歆颜点了点头:“又冷又饿,赶紧找地方坐下来”

  两人在拱月桥旁边的朱老三砂锅居坐下,店里没有几个客人,老板很热情的把他们招呼到大厅坐下”张扬点了四个砂锅,从车里带了一瓶清江特供”何歆颜要了两瓶嘉士伯,又给张扬表现了她开啤酒瓶的绝技

  朱老三这里除了砂锅,卤牛肉卤豆干都是一绝,热腾腾的牛肉豆干切好后装了一盘

  何歆颜真是饿了,夹了片豆干吃了qǐ来:“好香”

  老板朱老三是个胖子,乐呵呵道:,“不是我吹,走遍这条水街,就没有比我卤豆干好吃的”,

  张扬笑道:“今天生意不好啊”

  朱老三点了点头道:“下雨了,谁在这大冷天的来湖边溜达”,他说完赶紧去厨房忙活了,小店不大,里里外外只有他夫妇二人还有一名伙计忙活

  何歆颜帮张扬把白酒倒上,笑盈盈道:“酒逢知己千杯少,称不是把我当成红颜知己吗?今晚咱们不醉无归”,

  张扬笑道:“酒能乱性,我要是喝多了,你不怕我那哈……”

  何歆颜道:“要喝多也是我先喝多”,

  张扬呵呵笑了qǐ来”何歆颜端qǐ一杯啤酒”跟张扬碰了碰:“你一杯我一杯”

  张扬抗议道:“我是白酒啊”不公平”

  何歆颜道:“我是女人,你得让我”

  张大官人彻底无语了

  ………………………………………………………………………………………………

  夜雨如酥,润wù无声,何歆颜喝了两瓶啤酒,张扬把那瓶白酒喝了个底朝天”两人相拥着走入夜雨之中,彼此温暖着相互的身躯

  何歆颜此时居然来了兴致要去看看凤眼湖,等来到湖边却发现凤眼湖小的很,何歆颜大失所望:,“什么凤眼湖,根本就是一个小水塘嘛”

  张扬道:“就是”

  两人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声,何歆颜听得毛骨悚然,紧紧抓住张扬的手臂,张扬举目向哭声发出的声音望去,却见一个mó糊的身影正站在湖边,一种不祥的念头出现在张扬心中,没等他出声,就看到那身影倏然跳入了湖水之中

  何歆颜惊呼一声:“坏了有人跳湖了”

  张扬把雨伞交给何歆颜,顾不上多做解释”大踏步向那女人跳湖的方向冲去,第一时间从岸上跳了下去,何歆颜出于关切,赶紧追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呼救有不少人都往这边赶了过来

  张扬没费多少周折就抓住了那个跳水的女人,他把那女人往上拖,这会儿又有几个人赶了过来,帮着张扬把那个女人从湖里捞了上来

  借着湖边路灯的光芒可以看到那女人五十多岁,头发huā白,趴在湖边不停的咳嗽,咳出了许多水有人上去用棉大衣裹住了她,张扬水淋淋爬上岸,何歆颜关切的走了过去脱下自己的大衣给他披上,张扬笑道:“不用”

  朱老三道:“赶紧去我店里椅椅火,我给你找身衣服换上”

  一伙人护送着他们来到了朱老三的砂锅居朱老三给张扬找了身替换衣服,张扬换好了走出来,那中年女人也已经换上了干衣服,正哆哆嗦嗦坐在火炉旁烤着火,何歆颜在一旁站着,周围还有不少人,这时候外miàn一个六十多岁的男子急匆匆跑了进来看到那女人,他上前抓住她的手道:,“素琴你怎么这么傻?大冷天的,你这是干什么?”

  朱老三道:“老庄啊你怎么才来?”

  那个叫老庄的男子道:,“我伺候老娘呢,谁知道她自己偷溜子出来”

  朱老三道:“老庄,是这位小同志救了你老婆,你赶紧谢谢人家……””,

  老庄也是个老实人,上前握住张扬的手用力摇晃了几下:“谢谢,谢谢……”老庄也不会说话,除了这两个字也没啥词儿,只差眼泪没感动的掉下来了

  张扬笑道:,“换成谁都不会坐视不理的,你赶紧照顾你老婆去”张扬看出老庄的妻子好像精神不太正常

  老庄道:“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能给我你的电话住址姓名吗?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谢”这会儿他总算明白该说什么了

  张扬笑道:,“真的不用,你赶紧去照顾她”

  老庄点了点头”带着老婆走了,临走前又向张扬道:“我就在水街卖熏鸭,你什么时候来,基本上都能找到我”

  老庄走后,朱老三道:“大家伙也都散了,别看了”

  ………………………………………………………………………………………………

  张扬和何敌颜准备离去,朱老三是个讲究人,说什么都要把今晚的饭钱退给他,当即还表示,以后只要是张扬过来吃饭,一分钱都不会收他的

  张扬有些好奇道:“那女人是不是有些精神问题?”

  朱老三叹了口气道:“可怜呢,老庄两口子全都是老实人,过去我们都是江南春的厨师,后来饭店出了事情,我们也都失了业”

  张扬听到江南春三个字,不觉一怔,他低声道:“江南春?过去老板是不是朱俏月?”

  朱老三点了点头道:“是啊,她在南锡很有名气的,后来死在了静海别墅,当时可是轰动南锡的大事儿,和她一qǐ死的还有莲湖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傅连胜,都说他们是殉情死,后来才查出来他们都是被政法委书垩记唐兴生给杀了的”朱老三说这件事的时候还向周围看了看,毕竟诸论的是官场上的事情,他也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

  张扬道:“我听说过一些”

  朱老三道:,“老庄的儿子叫庄伟,奠名奇妙的就失踪了,足有半年多才找到尸体,听说也和朱俏月的案子有关,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就这么没了,他妈妈因为这件事受不了刺激,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的了,老庄又要照顾他偏瘫的老娘,又要照顾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婆,真是不容易,一家人全都指望着他的那个卤菜摊儿”

  真是世事难料”张扬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庄伟的父母,庄伟的死是因为朱俏月,他和朱俏月偷情的事情被唐兴生发现,唐兴生心生嫉恨,所以出手将他杀死,这件事也是朱俏月和唐兴生反目的根本原因,从而导致了朱俏月的死亡那件案子在张扬的印象中本已淡去,可今天又重变得清晰qǐ来,唐兴生仍然畏罪潜逃,一天没有抓住他,这件案子一天不会终结

  回到云曦山庄,张扬洗了□个热水澡,回到客厅,何歆颜已经煮好了姜汤,让他喝一些怯寒张扬的身体当然不会有什么事,根本没必要喝姜汤,可何敌颜的心意他不能拒绝,张大官人大口将姜汤喝了,却见何歆颜托着腮入神的看着自己张扬笑道:“别这么☆崇拜的看着我,我最受不了这个”

  何歆颜道:“真的好崇拜你“见到素不相识的人落水,你都能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如果是我,我相信你一定会用心”

  张扬笑道:,“今儿是怎么了?老是说不吉到的话,再胡说八道,我打你屁股啊”

  何歆颜接过他手里的空碗放在茶几上:“你跳下去的时候害不害怕啊?”,

  张扬道:“不怕,水浅着呢”

  何歆颜道:,“真的不怕?”,

  张扬扶住她的肩膀道:,“一点都不怕,凤眼湖水太少”

  何歆颜道:,“小河沟一样能够淹死人”

  张大官人道:“凤眼湖的水还不及你多,你都淹不死我,它怎么会淹死我?”

  “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