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主动权】(上)


  龚奇伟道:……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冲劲啊”

  zhāng扬道:“我听出来了,龚市长批评我呢,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干,坚持到最后的结果”极有可能是吃力不讨好,可我要是不这么做,哪里去弄钱?没有钱,省运会怎么开起来?省运会要是搞不好,还不是我的责任?龚牟长,我这人脾气就是这样,认准了的事情,我一定要干下去

  龚年伟久久看着zhāng扬,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我会支持你”

  回到▲体委办公室,现门前站着一个人,竟然是从丰泽远道而来的傅长zhēng,傅长zhēng看到zhāng扬出现,激动地叫了一声:“zhāng市长”zhāng扬虽然早已不是丰泽市的市长,可傅长zhēng依然习惯◇这样称呼他

  zhāng扬哈哈大笑,上前扶住傅长zhēng的肩膀用力拍了拍,大声道:“你总算来了”

  因为还没到下午上班时间,傅长zhēng的行李就放在他办公室门前,这次傅长zhēng○从丰泽过来,还专门给zhāng扬带了一些土特产

  zhāng扬打开办公室的房门把傅长zhēng请了进去

  傅长zhēng拎着两个大包进入办公室内,看了看这里的办公环境,比起丰泽那边好多■

  zhāng扬热情道:“坐,等萧主任上班,我让她给你安排住处”

  傅长zhēng道:“zhāng市长,我接到调令就过来了”

  zhāng扬笑道:“我让你早点过来嘛,平时抄抄◎写写的事情太多,没你在我身边,可真把我难为坏了”

  傅长zhēng道:“zhāng市长是做大事的人,这些事肯定不在话下,只是您不屑于去做罢了”

  zhāng扬现傅长zhēng也比过去会◆xiěxiědeshìqíngtàiduō,méinǐzàiwǒshēnbiān,kězhēnbǎwǒnánwéihuàile”

  fùzhǎngzhēngdào:“zhāngshìzhǎngshìzuòdàshìderén,zhèxiēshìkěndìngbúzàihuàxià,zhīshìnínbúxièyúqùzuòbàle”

  zhāngyángxiànfùzhǎngzhēngyěbǐguòqùhuì说话了,乐呵呵道:“丰泽怎么样啊?”

  傅长zhēng道:“沈书垩记去人大了,孙市长接替他担任市委书垩记,陈副市长接替孙市长的职位”

  zhāng扬点了点头,其实他离开丰泽的时候这件事就已经成为定局”杜天野早就有拿下沈庆华的意思,沈庆华虽然对丰泽的展做出过贡献,可毕竟年纪大了,脑筋有些僵化,再加上用人方面有问题,喜欢任人唯亲,他任用的一批干部,又有不少人出了问题”现在的结果并不意外

  傅长zhēng有些惋惜道:“zhāng市长,您当初要是不离开丰泽多好”

  zhāng扬呵呵笑了起来:“你想我一辈子窝在丰泽当那个副市长?”

  傅长zhēng道:“不是,zhāng市长的能力有目共睹,肯定不会久居人下”

  zhāng扬道:“行啊”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

  傅长zhēng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zhāng扬道:“长zhēng啊,机场那边怎么样了?”zhāng扬对江城有着很深的感情,虽然来到了南锡,心中还是牵系着那边的事情

  傅长zhēng道:“工程进展的很顺利,现在是李副市长亲自抓机场建设,不过一切还都是按照您过去的方案进行……”他停顿了一下道:“大家都替你挺委屈的”

  zhāng扬笑道:“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现在挺好,南锡明年召开省运会,市里把权力放给了我,我又准备大干一场了,长zhēng,有没有信心跟我★一起做好这件事?”

  傅长zhēng点了点头道:“zhāng市长,我有信心,跟着你干工作,心里有谱”

  zhāng扬道:“好,那咱们就放开拳脚,好好干一番事业,还有啊,以后别再叫我zh□āng市长”我现在是体委主任,你叫我zhāng主任”

  “是,zhāng主任”

  萧苕敏来了之后,zhāng扬把安顿傅长zhēng的事情交给了她,萧苕敏知道这是zhāng扬过去的秘书,◆zhāng扬来到南锡之后,调来的第一个人就是他,所以对傅长zhēng也是相当的客气,暂时安排傅长zhēng在体委招待所住着,至于他的工作,按照zhāng扬的意思,将体委的一些文案书写拟订工作交给了他,☆zhāngyángláidàonánxīzhīhòu,diàoláidedìyīgèrénjiùshìtā,suǒyǐduìfùzhǎngzhēngyěshìxiàngdāngdekèqì,zànshíānpáifùzhǎngzhēngzàitǐwěizhāodàisuǒzhùzhe,zhìyútādegōngzuò,ànzhàozhāngyángdeyìsī,jiāngtǐwěideyīxiēwénànshūxiěnǐdìnggōngzuòjiāogěiletā,给了傅长zhēng一个官方的职位,体委办公室主任”不过他这个主任下面是没有任何手下的实际上傅长zhēng的工作和过去相同,还是zhāng扬的秘书

  何欢颜这次休假多数时间都呆在南锡,中间回了一□次岚山,在岚山和父亲何卓成又生了争执,在她心中是不想父亲总是麻烦zhāng扬的,可何卓成认为女儿和zhāng扬是恋人关系,zhāng扬就是他的未来女婿,女婿替老丈人办事天经地义

  何饮颜气鼓鼓●的坐在天鹅湖畔,双手托着俏脸,一双美眸盯着湖面,zhāng扬在她身边以一个奇怪的方式倒立着,头顶着地面,利用颈部的力量维系着身体的平衡

  何饮颜道:“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不用管他,不用管他,你就是不听”

  zhāng扬道:“怎么了,这次回岚山跟他又吵架了?”

  何歌颜道:“他根本是屡教不改,通过你的关系赚了点钱,不知天高地厚了,现在整天和一帮无赖混在一起,还找了个情人,妖里妖气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zhāng扬呵呵笑了起来

  何敌颜忍不住回过头去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么?”

  zhāng扬道:“他有他的恋爱自垩由”

  何敌颜气得伸手在zhāng扬的屁股上就来了一巴掌,zhāng扬失去平衡翻身坐在了地上,一把将何欲颜拉入自己的怀中,两人在草地上翻滚起来,最终何歌颜成功把zhāng扬压在身下,卡住他的脖子:“我掐死你”掐死你”

  zhāng大官人笑道:“谋杀亲夫了”

  何敌颜道:“我算看透了,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无论老都是这样”

  zhāng扬道:“怎么把我也骂里面了?”

  何敌颜道:“就是想骂你”

  zhāng扬伸手拍了拍她弹力十足的臀部,微笑道:“丫头,咱心胸放宽一点,他毕竟是你父亲,总不能眼看着他喝西北风?”

  何饮颜柔声道:“我知道你对我好,这样照顾他,全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可是我不想他麻烦你”

  zhāng扬道:“没事儿,我帮他都是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他有正经事做,也是一件好事,引葵鼻纪了,不能老在社会上蒙混度日”

  何歌颜道:“你怎么知道他正径做事了?”

  zhāng扬笑道:“我让人调查了一下,他的那家广告公司的确在正经做事,不然我也不会帮他”

  何敌颜道:“本性难移”我不怕他做错事,就怕他连累到你”

  zhāng扬捏了捏何韵颜的俏脸道:“没事的,我心里有数”

  何歃颜幸福的偎依在zhāng扬的胸膛上,两人躺在金色的草丛中,仰望着高远的蓝天,何歃颜道:“真想一辈子躺在你的怀里”

  zhāng扬道:“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何敌颜却又摇了摇头道:“一个女人如果完全依赖男人”那么她会失去自我,我的母亲就是因为这样才生了悲剧我还年轻,我想趁着这年轻的时光,多做一点事,无论能做出怎样的成绩,毕竟我曾经努力过”

  zhāng扬笑道:“那我岂不是要一直等你?”

  何敌颜柔声道:“其实我是在等你,你放心,等你老的不能动了,我一定陪在你的身边,推着轮椅,每天带你去海边看潮起潮落,■日出日落”

  zhāng大官人笑道:“诅咒我”

  何饮颜道:“不是诅咒,是希望,最重要的是我和你在一起”

  zhāng扬握着何欲颜的纤手道:“我会和你友一起,永远”

  ☆☆何饮颜深情凝望着zhāng扬的双目道:“我相信”

  和zhāng扬相聚的时候,何歃颜流了不少的眼泪,可离开的时候却是笑着走的,丫头很潇洒的向zhāng扬挥了挥手:“我要去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 ★
  zhāng大官人望着何欲颜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失落,丫头的未来不是我吗?

  zhāng扬忽然现,他身边的女孩儿无论性情柔弱还是坚强,每个人都有着很强的自主性,没有一个非得要腻在他身边,非他不可当今的时代和大隋朝那会儿相比,女孩的改变无疑是最大的

  zhāng扬目送何欲颜离开,正准备离开机场的时候,在停车场遇到了一个熟人,星月集团的董事长范思琪,范思琪穿着黑色皮风衣,戴着墨镜,头剪得很短如同男孩子一样,她的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吸引zhāng扬的是她身边的女孩子,长飘飘,皮肤细腻,秀眉弯弯,一双大眼睛显得特别纯净,看上去如同邻家女孩一般

  zhāng扬遇到他们的时候,范思琪正和那女孩站在一起,一旁那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往车上搬行李

  范思琪看到zhāng扬颇为惊奇,不过她很快就笑着走了过来,右手抽出手套主动向zhāng扬伸了过去:“zhāng市长,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过来?”

  zhāng扬笑着和范思琪握了握手:“范姐,我现在是南锡市体委主任,不是什么zhāng市长,还有,我不是专程来接你的,我刚刚送一个朋友离开,想不到在这儿居然能够遇到你”■

  范思琪也笑了起来,她把身边的两人介绍给zhāng扬,那名男子是星月集团驻上海办事处的费恩普,名字充满了洋味儿,女孩是范思琪的秘书林佩佩

  zhāng扬跟他们都打了个招呼,他向范思琪◎道:“我听说你最近要来,并不知道具体的时间”

  范思琪道:“卉锡市方面没有人知道我今天过来,zhāng先生,希望你能帮我保密”她之所以让zhāng扬帮她保密,是想去深水港看看现在的进程情况

  zhāng扬点了点头,他和范思琪之间曾经有过一个共同的敌人,正是范思琪帮助他除掉了许嘉勇这个仇人,而许嘉勇的死,也让一直被他要挟的范思琪重获得了自垩由从这一点上两人还是彼此感激的,或许范思琪应该感谢zhāng扬多一些

  范思琪并不相信这是一次巧合,在她认识zhāng扬的时候,zhāng扬就是江城机场建设工程的现场指挥,她对zhāng扬的能力也有所了解,zhāng扬突然出现在机场,她不能不多想,难道南锡把zhāng扬调来负责深水港的工程?摆脱许嘉勇的威胁之后,范思琪整个人恢复了昔日的冷静和睿智,她微笑道:“zhāng先生,我们先走了”

  zhāng扬笑着点了点头,目送范思●琪上车,范思琪拉开车门却又回过头来:“你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zhāng扬笑道:“范姐从远路来,应该是我为你接风洗尘才对,这样,晚上我在体委招待所准备一桌饭,范姐务必要光临”

  ●范思琪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zhāng先生,我现在还不想和南锡市府接触,希望你能够为我暂时保密”

  zhāng扬笑道:“我只是作为朋友为你接风洗尘,没其他意思”

  范思琪笑道:“好,晚上六点半,我准时过去”

  范思琪上了汽车,林佩佩向她的身边偎依了过来,两人的手在下面悄悄握在一起,林佩佩道:“范总,他是谁啊?”

  范思琪淡然道:“一个朋友”

  林佩佩道:“过去没有听你说过啊”

  范思琪皱了皱眉头道:“我的事情没必要让你知道”她向开车的费恩普道:“费,南洋国际大酒店”

  费恩普道:“范总,那儿正在装修,还没有完工呢,我在君缘大酒店订好了房间”

  范思琪道:“我想先看看那边的情况,毕竟有我们的投资在里面”

  费恩普笑道:“和中垩国人做生意,李光南有经验”

  范思琪道:“费,深水港那边最近怎么样了?”

  费恩普道:“南锡市府财政上捉襟见肘,我们集团推辞资金注入,反而让我们看清了他们的实力,如果缺少了我们星月集团的财力支持,可能深水港工程会泡汤”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