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主动权】(下)


  费恩普笑道:“其实没什么好看de,过去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这是南锡市de门脸工程,中垩国de官员最讲究面子,就算打肿脸,这个胖子也是必须要充下去de现在南锡市de财政支出大头全都放在le深水港,短期内还是能撑下去de”

  范sī琪道:“那就不去le,先回酒店休息”她长途飞行而来,感到有些倦le

  君缘大酒店是南锡建de五星级大酒店,由南锡电力局出资兴建,其软硬件设施目前在南锡都属yī流,范sī琪之前来南锡de时候就曾经入住过这里,对这里de服务印xiàng相当不错

  费恩普预定le这里de总统套房,范sī琪和林佩佩走入房间内,费恩普将行李放下,转身离去

  林佩佩关上房门,闷闷不乐道:“计厌,在车上为什么要给我摆那副面孔?”

  范sī琪笑看来到她身边,展臂将林佩佩抱住,贴着她de俏脸道:“不是跟你说过,在外面yī定要注意形xiàng吗?”

  “费又不是外人”

  范sī琪道:“佩佩,你要知道,走出这间房,我们就是上下级关系”

  林佩佩道:“你和那个张扬是什么关系?”

  范sī琪笑道:“普通朋友”

  林佩佩有些不开心道:“我看没那么简单,你见到他笑得多开心啊”

  范sī琪在她脸上吻leyī记:“佩佩,别吃干醋,我和他真de没有什么”

  张扬让徐宏宴准备leyī些南锡de地方菜肴,包间内提前打好空调暖风体委招待所虽然环境简陋le点,可毕竟是他自己de地盘”安排事情比较方便,也能满足范sī琪不想声张de愿望

  晚上六点半,范sī琪准时来到le体委招待所,这次随同她前来de只有费恩普

  从费恩普de表现来弄,他对范sī琪相当de恭敬

  张扬把范sī琪请入包间,范sī琪脱去皮大衣,感叹道:“南锡de冬天真沉”

  张扬笑道:“南锡地处江南“这里de冬天算不上冷,如果你去中垩国de东北感受yī下,那儿才能称得上真正de冷”

  范sī琪微笑道:“东北我去过,那儿外面虽然冷,不过进房间都有暖气,还能忍受,这边de冷,空气里透着潮湿,风吹到身上刺骨de寒冷”

  张扬笑le起来,范sī琪是加坡人,在热带生活习惯le,自然无法适应这边de天气,对他来说南锡de冬天根本算不上寒冷,可能和他yī直在江北生活有关

  此时服务员开始上◆菜,张扬道:“今天比较匆忙,所以没什么准备,只是让厨师做le些地方特色菜”范姐尝尝”

  范sī琪道:“太客气le,这里就是你办公de地方?”

  张扬点le点头道:“目前我de工作重点就■是筹备平海第十二届省运会,预计yī直要忙到明年十月le”

  范sī琪道:“是金子总会光,像你这么有能力de人,到哪里都会受到重用”

  张扬笑道:“范姐抬举我le”他端起酒杯招呼范sī琪和费恩普yī起喝上yī杯

  费恩普这个人de话很少,自从来到之后,除le和张扬打招呼之外几乎没说过什么话,他也没喝酒,借口是回头要开车,这个人引起le张扬deyī些兴趣”按理说也是星月集团de高管,可怎么看都像是范sī琪de司机加保镖

  范sī琪今次前来南锡是许嘉勇死后她第yī次踏上中垩国de土地,当初星月投资深水港,很大yī部分原因是许嘉勇de计划书,而那时de范sī琪深受许嘉勇de要挟,她对整个投资计划并不是十分de清楚,这段时间中断投资,yī是因为许嘉勇de突然死亡在星月集团内部引起le震动,二是她要重le解yī下深水港项目这段时间让范sī琪看清楚le几件事,深水港显然拥有着巨大de利蛊前景,还有,南锡市政府对星月集团极为倚重,既然如此,范sī琪就要利用这个机会,尽可能de从这次投资中获取大de利益

  虽然张扬今晚是以朋友de身份来宴请范sī琪,范sī琪对他还是保持着相当de警惕de,毕竟他们代表着不同de利益团体,甚至范sī琪以为在机场遇到张扬都绝非偶然

  张扬de话题也并没有主动涉及深水港,他并不负责那yī块,单单是省运会这yī摊子就够他忙活dele”他对深水港缺乏兴趣

  这顿饭他们都表现de十分客气,彼此de交谈都相当谨慎,yī个多时,晚宴就已经结束,范sī琪起身告辞离去,张扬也没挽留,送她来到招待所门外,却看到梁成龙和乔鹏举两人yī起走le过来,他们两人来这里吃饭纯属偶然,刚刚在工地视察完情况,梁成龙特别喜欢吃这里de母鸡贷,所以提议乔鹏举yī起过来“没想到在门口遇到le范sī琪

  他们两人过去都和范sī琪打过交道,也都知道范sī琪是星月集团de董事长,见到范sī琪,乔鹏举尤为惊喜,他笑道:“范姐,什么时候来南锡de?怎么不通知我yī声?”

  范sī琪淡然笑道:“今天刚到”说这话de时候,她忍不住向张扬看leyī眼,张扬yī脸de苦笑,他知道范sī琪把这件事算在自己头上le,认为是他通知le梁成龙和乔鹏举,可这件事跟他yī点关系都没有,当着乔鹏举他们两人,张扬也不方便解释

  范sī琪微笑道:“你们聊,我今天刚到南锡,有些累le,先回酒店休息”

  乔鹏举和梁成龙目送范sī琪离开,等她de车走远le,乔鹏举忍不住指着张扬道:“张扬,你子大不地道le,范sī琪来le,你都不通知我们yī声”

  张扬苦笑道:“凭什么啊?我跟谁吃饭都要通知你们,你们谁啊?都是我领导啊”

  乔鹏举和梁成龙冲上前去,每人拧住le张扬deyī条胳膊:“说你跟范sī琪什么关系?”

  张大官◎人这个无奈啊,这帮子都什么sī想?敢情是凡yī个女人跟自己吃饭就得有暧昧,他恨不能把这俩子给甩墙外面去,只要他想,肯定能办到,不过张扬只是想想罢le,笑道:“里面说,酒菜基本没动”

  梁成龙y●ī听就不乐意le:“干嘛这是?让我们吃剩饭啊?合着她是贵宾,我们就这么不招你待见”

  张扬笑道:“浪费可耻,多少莱都没动,我再让厨子给你弄个狗杞牛鞭汤,好好补yī补”

  梁成龙也只,他笑道:“别介啊,最近我火大,不能再补le,再补非得喷血不可”

  三人说说笑笑来到包间内重坐下,张扬让徐宏宴重给拿le招呼”又炒le几个菜,酒满上之后,乔鹏举道:“如果我没记错,范sī琪是许嘉勇de妻子,她死去de丈夫是你de仇家”想不到你们还能坐在yī块儿”

  张扬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咱们先不说le,那啥,今儿真是凑巧,我去机场送人”她刚好下飞机,就这么遇到le,我早就认识她,人★家大老远来le我总得客气客气,随口说给她接风洗尘,没想到她就答应le”

  梁成龙道:“编,接着编”

  张大官人颇为无奈de摇le摇头道:“我就纳le闷le,为啥我说实话de时候总是没人○★家大老远来le我总得客气客气,随口说给她接风洗尘,没想到她就答应le”

  梁成龙道:“编,接着编”

  张大官人颇为无奈jiādàlǎoyuǎnláilewǒzǒngdékèqìkèqì,suíkǒushuōgěitājiēfēngxǐchén,méixiǎngdàotājiùdáyīngle”

  liángchénglóngdào:“biān,jiēzhebiān”

  zhāngdàguānrénpōwéiwúnàideyáoleyáotóudào:“wǒjiùnàlemènle,wéisháwǒshuōshíhuàdeshíhòuzǒngshìméirén相信?”

  乔鹏举道:“因为你压根就没说实话”

  张扬道:“天地良心,我说de全都是实话,她答应接受我de邀请,同时也提出leyī个条件,就是不要把她de行踪透露给别人,刚才她看我de眼神你们也见到le,她还以为是我把她来南锡de事情透露le出去呢我他妈干得这是啥事儿,两边不是人”

  乔鹏举这会儿有些相信张扬de话le,低声道:“她既然来le,又何必搞得这么神秘?”心里面开始猜测范sī琪这次前来南锡de目de,如果星月集团能够恢复向深水港注资,那么深水港工程将会全面启动,这对他来说是yī个好消息

  张扬道:“可能她也在观望”

  乔鹏举道:“星月手握资金“◇是深水港工程能不能继续启动de关键所在,她会不会利用南锡目前de财政困境,提出多de条件?”

  梁成龙点le点头道:“很有可能,计价还价是商人de天性,如果她知道南锡财政紧张,她肯定会借着这个◎机会索取多de到益”

  张扬叹le口气道:“累不累聊你说你们这帮生意人,整天就是盘算这些事,我听着头都疼le”

  乔鹏举微笑道:“张扬,你和范sī琪de关系看来不错,你和何长安也是交情☆匪浅,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把深水港de管理权抓在手中?”

  张扬yī听他这么说,头摇de跟个拨浪鼓似de:“打死我也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de事情,我沾都不想沾,现在yī个省运会就够◆我忙活dele,深水港?搞好le政绩是别人de,搞砸le,责任是我de,我有毛病啊?”

  梁成龙道:“目前还不知道范sī琪de目de,也许她不准备继续投资深水港工程le呢”

  范sī琪离开体委招待所之后“并没有走远,她让费恩普开着车,围绕体委和老体育场转leyī周,在体育场大门前停下,范sī琪推开车门走le下去

  费恩普来到她de身后,将皮衣为她披上

  范sī琪道:“这块地怎么样?”

  费恩普道:“姐de眼光果然人yī等,这块地应该是南锡市区de黄金地带le,南锡这两年到处都在搞建设,市中心范围内再也找不到比这里适合开de地方”

  范sī琪微笑道:“其实我在上次来南锡de时候,就看中le这yī地块,如果把这里拿下来,开商业广垩场,回报将是极其丰厚de”

  费恩普道:“这里de地价可不便宜,而且这块地上有体育场,有体委,动迁就是个大问题,如果政府不点头,根本不可能”

  范sī琪道:“你当我真想吃张扬那顿饭?我是想来看看这块地,明年南锡市de体育中心就会建成,老体育场在事实上已经沦为鸡助,我们拿下这块地搞商业广垩场,也是给南锡做出贡献”

  费恩普道:“姐已经考虑好le?”

  范sī琪笑道:“深水港资金de问题,让南锡市政府深受困扰,现在是他们有求于我,钱,不是问题,但是我们投入de每yī分钱都要力求获得最大de回报,我承认深水港是yī个拥有巨大前景de项目,可是回报de时间却是漫长de,我可以等待,公司de股东却想在最短de时间内见到最大de效益”

  费恩普低声道:“姐de压力很大

  范★sī琪微笑道:“我yī个人执掌这么大de财团,很多人对我没有信心,虽然这两年我干de还不错,他们仍然对我充满le质疑,投资深水港,让我面临空前de信任危机,我必须要做好另外yī件事,转移他们de注意力◇

  费恩普道:“利用深水港de投资做各件,也许南锡市府会同意把这块地让给我们”

  范sī琪道:“我不但要这块地,还需要yī个理想de价格,利用这块地来减少深水港投资de风险”她裹紧le皮衣,望着体育场上空de灯火,不由得露出leyī丝会心de微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