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条件】(下)


  陈浩最关心的就是深水港问题,就算范思琪不提,他也要谈这件事,陈浩道:“根据我men和贵方签署的合约,深水港的二期投资现在应该入账了”

  范思琪道:“陈市长,星月会兑现我men的投资,不过最近公司的董事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才有所拖延,你放心,我men会按照合同办事,因为拖延而给贵方造成的损失,我men会全部负责”她的态度显得很诚恳

  陈浩听范思琪这样说,顿时吃了一颗定心■丸,内心安稳了许多,可他也不是傻子,很快就míng白了范思琪这句话中的奥妙,她没说不投资,可也没说二期资金什么时候到账,虽然态度很好,表示要承担损失,可南锡方面耽误不起啊

  范思琪正是算准了南○锡方面耽误不起,不同的社会制度决定了他men处理问题所采取的方法不同

  资金问题已经成为陈浩的困扰,常凌空留给他一个巨大的难题,权力越大所背负的责任越大,他也知道自己担任常务副市长,有很多人并不服气,他急于在短期内向所有人证míng自己的能力,显然最好的途径就是尽快解决深水港的资金问题,这件事拖得越久,对他就越没有好处,不dàn周围人会质疑他的执政能力,甚至连市委书记徐光然也渐渐失去了对他的耐性,陈浩已经产生了危机感

  陈浩道:“范姐,深水港的建设不可以耽搁啊,可不可以给我一个míng确的答复,贵方的资金何时能够到位?”

  范思琪道:“陈市长,我虽然是星月的董事长,可是每一次的投资,都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是要经过董事会来集体决议的”

  陈浩道:“深水港的事情不是早就定下来了吗?”

  范思琪叹了口气道:“可是在公司的内部方面反对的声音还是不”

  陈浩道:“深水港工程拥有着长期的效益,一旦完成,回报必然极其丰厚当初星月也是看好了深水港的未来,所以才决定投资的”

  范思琪点了点头道:“这段时间,我也在极力说服董事men”之所以耽搁了这么久才过来,是想统一意见”

  陈浩道:“商量的结果怎样?”

  范思琪道:“我men二期投资款可以在一周内到位”

  陈浩大喜过望:“真的?太好了”

  范思琪道:“不过董事men提出要在南锡拿下一块地进行商业开”

  陈浩内心一沉,果然有tiáo件,他低声道:“不知你men看中的是哪块地?”

  范思琪道:“老体育场地块,我把图纸带来了”

  林佩佩将早已准备好的图纸放在了桌面上,范思琪指点着图纸道:“这片区域建筑都十分的老旧,而且随着贵市体育中心的建成,老体育场会被废弃”如果用作商业开,可以让这块地的价值得以提升”

  陈浩道:“范姐,在我men的合同中没有这个tiáo件”

  范思琪道:“合同我men会执行,这块地我men也很看好,两者并不矛盾,如果市里可以将这块地特批给我men,我想星月的后续投资再也不会遇到任何的问题”

  陈浩道:“范姐打算为这块地付出多少钱?”

  范思琪道:“综合考虑了南锡其他地块的价格,我men愿意为这块地付出五千万元人民币”因为我men的资金要投入深水港工程,所以,我希望这块地可以使用延期支付或者在深水港工程完工后,从我men应得的利益中扣除的方式,陈市长意下如何?”

  陈浩过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必须要提请常委men讨论一下”

  范思琪微笑道:“那,我等您的消息”

  ………………………………………………………………………………………………

  徐光然听陈浩汇报完这件事,他皱了皱眉头道:“延期支付?或者从他men未来的所得利益中扣除?这个范思琪打得如意算盘啊”一分钱不出就想把这块地给弄走?空手套白狼啊”

  陈浩苦笑道:“可不是嘛,我觉着这件事míng摆着是想占我men的便宜,所以不敢做主,特地请示您”

  徐光然道:“有没有说深水港的资金何时到位?”

  陈浩道:“看她的意思是想把两件事统一起来

  徐光然有些生气道:“要挟我men?为什么当初不提,现在又增加tiáo件?”

  陈浩道:“我也纳闷,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老体育场地块,难道这件事和张扬有关?”

  徐光然怒道:“如果是张扬撺掇她这么做”这子置党性原则于何地?置国家的利益于何地?”

  陈浩道:“这件事有些蹊跷,范思琪来到南锡之后第一个找的就是张扬,究竟是什么促使她这么做?希望不是共同的利益让他men走到了一起”

  徐光然道:“这件事还是在常委会上讨论一下”

  陈浩道:“徐书记,深水港工程就快没米下锅了”

  临下班的时候”张扬接到了副市长龚奇伟的电话,龚奇伟的语气很严肃:“张扬,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顶头上司传召,张扬当然有时间,就算没时间也得挤出时间来,何况他原本就没什么事,◇张扬道:“龚市长,我晚上没安排什么事情,本来准备着去工呢”

  龚奇伟道:“那好,你在办公宴等我”

  张扬感到有些奇怪,究竟是什么事能让龚奇伟在这个时间还赶过来……,不过,他从龚奇伟的声○音中听出应该是生了事情

  十五分钟后,龚奇伟就来到了体委,张扬看到他的车驶入院子,慌忙迎下楼来”笑道:“龚市长,我泡好了茶,您上去尝尝”

  龚奇伟脸色并不好看,他摇了摇头道:“不用,你跟我去体育场看看”

  张扬跟着龚奇伟来到体育场”体育场和体委毗邻,从门就能走过去,两人踩着夕阳的余晖,沿着体育场的跑道慢慢走着,张扬不知龚奇伟前来的目的,不过他应该不是来这里散步的

  龚奇伟在北侧的球门处停下脚步,环视这座陈旧的体育场道:“等míng年体育中心建成之后,这里就会闲置下来了”

  张扬笑道:“是啊”这么大一片地方,不能让它闲置下去,市里有没有考虑把这块地开作为商●用?”

  龚奇伟看了张扬一眼,低声道:“你有这个打算?”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

  龚奇伟又道:“你和星月方面谈过这件事?”

  听到这句话,张扬有些愣了?他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跟他men谈,这件事跟他men有关系吗?”

  龚奇伟道:“星月董事长范思琪向市里提出,星月要开老体育场地块”

  张扬道:“她给多少钱?”

  龚奇伟道:“打算从深水港的未来利益总扣除,初步价格是五千万人民币

  张扬道:“她当是买大白菜吗?五干万?体委的那个院子都不止这个数”

  龚奇伟看张扬的表情并不像作伪”难道市里真的误会了他,他和范思琪的事情并没有任何关系

  张扬道:“龚市长,您今天很奇怪,到底生了什么事?”

  龚奇伟道:“以后你要注意一些,范思琪的身份很敏感”不要跟她走得太近”

  张扬马上就míng白了:“龚市长,该不是有些人把这笔帐算在我头上?认为我勾结范思琪,损害国家利益?”

  龚奇伟虽然没说”可他的表情已经承认了

  张扬怒道:“我就是偶然遇到了她,跟她吃了顿饭而已,现在好了,她以为我把她来南锡的消息捅给市里,市里觉着我是个内奸,勾结她挖社会主义墙角,我两面不是人啊”

  龚奇伟也相信张扬是无辜的”他叹了口气道:“现在星月在投资的事情上做文章,把这片地和投资深水港挂钩”看情形,市里不把★这块地划给他men”恐怕当初答应的投资还会拖延下去”

  张大官人火了:“像这种不按规矩不按合同办事的奸商,干脆赶出去,不就是有两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我就纳闷了,深水港工程,想投资的人应该踏◎zhèkuàidìhuágěitāmen”kǒngpàdāngchūdáyīngdetóuzīháihuìtuōyánxiàqù”

  zhāngdàguānrénhuǒle:“xiàngzhèzhǒngbúànguījǔbúànhétóngbànshìdejiānshāng,gàncuìgǎnchūqù,bújiùshìyǒuliǎnggèchòuqiánma?yǒushímelebúqǐ,wǒjiùnàmènle,shēnshuǐgǎnggōngchéng,xiǎngtóuzīderényīnggāità平门槛才对,本来应该别人求咱men的事情,怎么倒过来了?”

  龚奇伟对张扬的这番话深表赞同,对深水港的现状他深表不解,正是市里的政策出了问题,才会让这些外商自视甚高,才会在已经签署合同之后,又提出附加tiáo件,龚奇伟道:“市里正在开常委会,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怎样”

  张扬道:“这种事情还用得上讨论,政府和人一样,都得要脸面,在金钱面前低头,那员的作风吗?今天星月敢借着这件事要挟我men要地,míng天别的投资商也会跟着提tiáo件,南锡就这么大点,干脆全分给人家得了”

  龚奇伟摇了摇头,心说做决定的不是我

  张扬越想越气,他大声道:“体育场体委这一片,谁说了都不算,谁敢把我管辖范围内的土地割了,我就跟他没完”

  ………………………………………………………………………………………………

  常委会上也分成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以纪委书记李培源为的几名常委认为不能纵容星月的这种行为,他men在深水港投资上做文章,其目的就是争取多的利益,降低他men在南锡的投资风险李培源的观点和张扬不谋而合:“如果我men今天答应了星月的要求,那么míng天就会有多的投资商来提tiáo件,做任何事都要讲究诚信,他men违约在先,我men还没有追究他men的责任,现在竟然又利用这件事做起了文章,我认为这种要求实在太过分,我men坚决不能答应”

  常务副市长陈浩道:“我也认为星月提出的要求有些过份,可是,我men也要看清深水港现在面临的困难,我men的财政捉襟见肘,必须需要大量资金的注入,何况星月集团出资来开体育场地块并不是什么坏事,就算他men不开这里,早晚还会有别人开”

  市长夏伯达道:“可星月提出的tiáo件实在太过分了,什么从未来的利益回报中扣除?说穿了就是一分钱都不给,他men想白白得到这块地”

  宣传部长粱松道:“老体育场那一片地区的价格,估算一下也就是五千万到一亿之间,星月给出的价格不高,dàn也不是太不合理,我倒觉着把地给他men没什么,毕竟土地他men带不走,想要搞商业,他men就必须要往这块地上投入,如果真能把这块地的商业搞活,最终获利的还是我men”

  李培源道:“土地带不走,可是这块土地获得的利益他men可以带走,土地到底值多少钱我不知道,他men给五千万是不是合理我也不清楚,dàn是我知道,他men现在一分钱都不会给”

  夏伯达道:“他men就是要在深水港投资上做文章,要挟我men把土地无偿出让给他men”

  陈浩道:“如果他men不开,就任由这块地原封不动的放在这里,我想问各位常委,这块土地能够创造什么价值?我承认他men的要求有些不合理,可是我men要有长远的眼光,当务之急我men是要把深水港建起来,保障深水港的投资,而星月,恰恰能够提供给我men这笔资金,他men想要这块地,我men一样可以提tiáo件,我men可以增加他men二期资金的投入额度,同志men,深水港才是我men南锡未来事业的重中之重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