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风险与机遇】(上)


  市委〖书〗记徐光然道:“我们在坚持常性原则的同时,也要学会变通,坚持原则,并不代表着寸步不让,适当地让步,是为了谋求好的展

  徐光然的这句话其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站在陈浩的一边

  纪委〖书〗记李培源道:“徐〖书〗记,可我们如果让步,其他的投资商会不会纷纷效仿,会不会都向我们提条件?引来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徐光然道:“培源同志,现在我们的财政很紧张,这件事大家应该都很清楚,深水港工程关系到我们南锡的未来展,是我们城市建设中的重中之重,省财政对我们的支持有所不足,所以我们在整个建设过程中,主要的是依靠自己现在的低调让步是为了日后的扬眉吐气,星月集团看中了tǐ育场地块,我们不可能白白送给他们,要让他们增加二期资金的投入,表面上看我们让步了,可从长久的观点来看,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李培源脸上浮起一丝冷笑,双赢?才怪星月连一分钱都不出,这块地跟白给有什么分别,增加二期资金投入,投入总额不变,这不但是让步,而且是大大的让步

  徐光然微笑道:“大家举手表决”

  陈浩第一个举起了手,王海波也举手,常委们多数都已经举手,甚至连市长夏伯◇达也举起手来

  没举手的只有纪委〖书〗记李培源一个

  散会之后,李培源气哼哼的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组织部长何英培紧跟上他的脚步,笑道:“怎么?生气了?”

  李培源怒道:“搞什么●◇达也举起手来

  没举手的只有纪委〖书〗记李培源一个

  散会之后,李培源气哼哼的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组织部长何英培紧跟上他的脚步,笑道:“dáyějǔqǐshǒulái

  méijǔshǒudezhīyǒujìwěi〖shū〗jìlǐpéiyuányīgè

  sànhuìzhīhòu,lǐpéiyuánqìhēnghēngdexiàngzìjǐdebàngōngshìzǒuqù,zǔzhībùzhǎnghéyīngpéijǐngēnshàngtādejiǎobù,xiàodào:“zěnme?shēngqìle?”

  lǐpéiyuánnùdào:“gǎoshíme◆?一个加坡商人就bǎ我们威胁成这个样zǐ,大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软弱了?我们的政府还要不要脸面,我们的党还要不要尊严?”

  何英培道:“尊严重要还是吃饭重要?深水港就快没米下锅了,人家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

  李培源道:“越是这样越不能让步”今天我们让步了,明天他们还不知道要提出怎样过分的要求,这些投资商决不能惯”

  何英培笑道:“他们再怎么能耐还不是在南锡的地○○这一点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

  李培源道:“越是这样越不能让步”今天我们让步了,明天他们还不知zhèyīdiǎncáigǎntíchūzhèyàngdeyàoqiú”

  lǐpéiyuándào:“yuèshìzhèyàngyuèbúnéngràngbù”jīntiānwǒmenràngbùle,míngtiāntāmenháibúzhīdàoyàotíchūzěnyàngguòfèndeyàoqiú,zhèxiētóuzīshāngjuébúnéngguàn”

  héyīngpéixiàodào:“tāmenzàizěnmenéngnàiháibúshìzàinánxīdedì☆皮上,我看徐书记是想先bǎ钱哄过来,以后再找回面zǐ”

  李培源道:“面zǐ丢了”还能找回来吗?这件事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你照我的话来,用不了多久,这帮投资商都会凑上来提条件”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入了李培源的办公室

  李培源bǎ房门关上,他忍不住道:“真不知道这个夏伯达是怎么回事?开始他也表示反对,可到举手的时候,他竟然投了赞成票,搞什么?他在搞什么?”

  何英培道:“搞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深水港工程要走出现了问题,他这个市长也不会好过,省里问责下来,他们都要倒霉,我看正是出于这一点,他才投了赞成票”

  李培源叹了口气道:“这么好的一块地,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送给了人家,他们bǎ国家利益放在哪里?”

  何英培老脸有些热”刚才他也投了赞成票

  李培源道:“陈浩比起常凌空差了许多”

  夏伯达并不是墙头草,他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星月利用投资一事要挟市里是极其无礼的,正因为如此,夏伯达要投赞成票”他认为这次让步是徐光然政治上的一个巨大失误,既然如此,他不介意再送徐光然一程

  夏伯达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副市长龚奇伟来了,他向夏伯达笑道:“夏市长,这么晚还没走?”

  夏伯达道:“开常委会一直开到现在,这不,正准备休息一下离开呢,你怎么也没走?”

  龚奇伟笑道:“我回来拿点东西,路过你的办公室看到还亮着灯就过来看看”

  夏伯达才不相信他的这个借口呢”低声道:“有事?”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夏市长,今天常委会最终的讨论结果怎样?tǐ育场的那块地打算怎么处理?”

  夏伯达道:“徐〖书〗记决定bǎ那块地交给星月集团开”常委们已经通过了”

  龚奇伟脸上的表情有些失望:“出让价格……”,”

  夏伯达叹了口气道:“从以后星月在深水港获取的利益中扣除,作价五千万”

  “五千万?”龚奇伟瞪大了眼睛”他认为这件事相当的不可思议

  夏伯达道:“资金如果再不到位,深水港就面临停工的窘境,到时候,省里肯定会追究市里也是没有办法了”

  龚奇伟道:“可这个价格也太低了”

  夏伯达道:“特事特办”

  龚奇伟想说什么,可是欲言又止

  夏伯达道:“你还有事?”

  龚奇伟道:“这块地上有tǐ育场还有tǐ委,出让土地要征求tǐ委方面的同意”

  夏伯达道:“土地是国家的,tǐ委管不了这件事,你跟张扬说一声,要配合市里的工作,不要在这件事上制造障碍”夏伯达对张扬还是相当了解的,知道这zǐ的头不好剃,可他又巴不得有人去剃张扬的头,这次有热闹可瞧了

  龚奇伟道:“今天陈副市长找我谈过话,认为张扬和星月走得太近,有些事可能跟他有关系”

  夏伯达皱了皱眉头:“他怀疑张扬和这次的土地出让有关?”

  龚奇伟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继续道:“我刚才去找了张扬,他很恼火,看他的样zǐ和这件事应该没多少关系”

  夏伯达道:“他是你的兵,要是闹出什么事,全都是你的责任”

  龚奇伟在心底叹了口气,夏伯达的这▲番回应让他心冷”tǐ育场地块就这么白白送给星月集团,真不知道这帮常委是怎么想的

  张扬在第二天得到了消息,市里决定bǎtǐ委、tǐ育场在内的地块出让给星月集团,另外在tǐ育中心东侧划拨了一块地建设tǐ委办公楼,作为以后tǐ委的办公区域

  这个消息一传来”整个tǐ委都炸了锅,几名党组成员都来到张扬的办公室询问这件事是否属实,张扬只用了目前还没有接到市里的正式通知就搪塞了过去

  最紧张的要数招待所的徐宏宴,他好不容易才做通了张扬的关系,准备继续承包括待所,在这里大干几年呢,想不到这么快就生了变化

  徐宏宴惴惴不安的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其实他在门口站老一会儿了”可这会儿前来张扬办公室的络绎不绝,他只能耐心等待,直到所有人都离去,他方才走了进去

  张扬看到徐宏宴一脸顽丧的样zǐ,不禁笑了起来:“干嘛这是?遇到什么倒霉事儿了?”

  徐宏宴道:“张主任,我听说市里bǎ这块地让给了星月集团,这件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扬道:“我也刚听到消息,没来得及证实呢”

  徐宏宴道:“这块地要是真的出让了,我们tǐ委就得拆迁?”

  张扬笑道:“你什么时候也成我们tǐ委的工作人员了?”

  徐宏宴道:“干了这么久,早就bǎ自己当成tǐ委的一份zǐ了”

  张扬道:“你急什么?这块地搞开肯定是早晚的事情,就算咱们tǐ委不在这儿了,还会换的办公地点,你继续跟着开扩待所就是”

  徐宏宴道:“这里可是风水宝地”舍不得走啊”

  张扬道:“不是你舍不舍得的问题,上级领导做了决定,我们必须要服从”

  徐宏宴咳声叹气的走了

  张扬等徐宏宴走后”给副市长龚奇伟打了个电话,虽然知道这个消息应该属实,可他还是想从龚奇伟那里证实一下

  龚奇伟道:“没错,昨天常委会上已经通过了这件事,市里决定bǎtǐ育场地块出让给加坡星月集团,作价五千万,采取以后从星月集团在深水港中既得利益扣除的方式”

  张扬道:“就是说一分钱不给”bǎ这块地给送出去了?”

  龚奇伟沉默了一会儿道:“这件事我已经向上级领导反映过,bǎ你的意见传达了”不过领导们有领导们的考虑”

  张扬道:“龚市长,这块地属于tǐ委,我属于你管,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tǐ委的地给划走了?”

  龚奇伟道:“土地是国有资产,不是哪个集tǐ的也不是个别人的私有财产”

  张扬道:“国家让我管这块儿,就是让我看住国家财产的,谁想bǎ这块地划出去,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龚奇伟也有些激动了:“我也不想这件事生,可是徐〖书〗记同意了,常委们多数都点了头,我能有什么办法?市里有市里的政策,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

  张扬道:“我这就去找徐〖书〗记”

  龚奇伟还想说什么,那边张扬已经挂上电话了

  张扬来到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才知道徐光然去深水港工地视察了,其实就是徐光然在,也未必愿意见他,张扬绕了一个弯,去找市长夏伯达

  夏伯达倒是很乐于接见他,在整治违章建筑的行动中,张扬帮他挣了不少的脸面,夏伯达来到南锡之后,第一次有了政治亮点,他正在抓住机会,力求bǎ这个亮点扩大,决定展开一场在全市范围内的违章建筑整治行动为这件事立下汗马功劳的张扬,却没有分享政绩的意思,他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tǐ育中心上面

  夏伯达已经猜到张扬这次来肯定和tǐ育场地块出让一事有关,他笑眯眯道:“张扬,有事吗?”

  张扬道:“有事啊,我这次来是想问同tǐ育场地块的事情”

  夏伯达故意道:“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搞好第十二届省运会,其他事情不需要你过问

  张扬道:“我是tǐ委主任,现在tǐ委都被人给出让了,都没人问我的意见,夏市长,你说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吗?”

  夏伯达道:“你虽然是tǐ委主任,可是土地并不归你管理”

  张扬道:“得,您权当我是一租客,就算是租客也得有知情权,我租住的好好的,您说赶我就赶我啊?好歹也得言语一声”

  夏伯达饶有兴趣的看着张扬道:“现在你知道了,满足你的知情权了,我正式通知你,市里决定bǎtǐ育场地块以五千万的价格出让给星月集团,听清楚了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听清楚了”

  夏伯达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扬道:“那块地随便拍拍也不止五千万,市里这么做是不是有欠考虑?”

  夏伯达道:“这件事已经在常委会上通过”

  “能够通过也未必是正确的,星月集团利用深水港问题做文章,用投资作为要挟,逼迫市里bǎ这块土地让给他们,这样的行为根本就是不讲信誉,夏市长,我们如果答应了星月的无理要求,等于给南锡的商人们树立了一个很不好的表率,以后谁都敢跟市里提条件,我们南锡政府的尊严何在?”

  夏伯达道:“这件事轮不到你操心,徐〖书〗记拍板定案的事情已经成为定眉,不可能改”

  张扬道:“夏市长听说过钉zǐ户吗?”

  夏伯达笑道:“你想当钉zǐ户?”

  张扬道:“这块土地如果出让,必须以公开拍卖的方式进行,星月想要这块地,可以参加竞标,想用这种不明不白的手段拿到tǐ育场地块,做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