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站出来】(上)


  说话的时候看到时维老了讨来,奇怪的是郭志江并没有和她在一起,张扬乐呵呵道:“nǐ的果子酱呢?,

  时维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过来,这厮给郭志江起了个外号,真是可恶啊,居然叫人家果子酱,bú过一琢磨,还真是贴切

  乔梦娱也bú禁莞尔:“他人呢?”

  时维道:“上厕所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晚上还有节目吗?,

  乔梦娱道:“很晚了,还是回去休息…”

  张扬点了点头几个人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等着郭志江,足足等了十分钟才见他出来时维早就等得bú耐烦了:“还以为nǐ掉马桶里了呢…”

  张扬笑道:“我正打算去捞nǐ…”

  郭志江脸有些红,尴尬道:“肚子bú舒服,可能吃的东西bú干净,““”说话的时候脸色又变了:“bú好意思………”他转身又朝厕所跑去

  时维气得直跺脚,她气哼哼道:“bú等他了,咱们打车回去…”

  乔梦娱道:“bú好,大家一起出来的,总bú能把人家一个人撇下…”

  张扬道:“怪了,我们一起吃的饭,我们怎么没事?…”他这么一说乔梦娱和时维都向他看来,张大官人被她们看得有些bú自在:“nǐ们都盯着我看干啥?…”

  时维道:“该bú是nǐ在果子酱的饭菜里动了什么手脚…”

  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呐:“我人品就那么差?我跟他无怨无仇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干?…”

  时维道:“nǐ这人嫉妒心重,什么事干bú出来啊…”

  张大官人被气得直翻白眼:“我嫉妒心重,我嫉妒个啥,

  乔梦娱笑道:“算了,nǐ们两个一见面就斗嘴,我听着都头疼…”

  时维bú依bú饶道:“nǐ就是嫉妒,

  乔梦娱道:“果子酱来了…”好嘛,她bú知bú觉也跟着喊起来了

  郭志江这会儿脸色有些发黄,看来的确是身体bú舒服,他勉强笑了笑道:“我送nǐ们回去…”

  乔梦娱看出他身体bú适轻声道:“算了,小郭,nǐbú舒服就先回去,我们打车回去”

  郭志江本想坚持送,可肚子真的很难受他点了点头

  张扬走了过去,mō了mō绝的脉门,在他双臂的几个穴道上揉捏了两下微笑道:“nǐ可能是吃了bú干净的东西,赶紧回去休息”

  时维率先进入了出租车连句关心的话都没说张扬和乔梦缓随后钻入了车里,转头望去,发现郭志江又朝厕所的方向去了

  张扬道:“可能晚上的饭真的有问题,nǐ们俩一个没吃,一个吃的很少…”

  时维道:“那nǐ怎么没事?”

  张扬道:“我是钢牙铁胃别说是这点东西,就算是毒药我吃了都没事

  时维道:“好,那下次我弄点老鼠药给nǐ拌饭吃”

  “,“,,“,,“““,,,,“”,““,,“,,“““,,,“

  龚奇伟一大早就接到了省委办垩公室的电话,让他今天一上班就去省里乔书垩jì要见他,龚奇伟又惊又喜看来张扬已经提前做了乔书垩jì的工作,bú然乔书垩jìbú会提前两个小时就接见他,他准备了一下,他和省委书垩jì还从没有这种单独相对的机会,心中有些紧张也是难免的

  张扬的话还是引起了乔振梁的一些重视,他知道南锡市副市长龚奇伟今天会来见他的时候,马上决定提前让他过来见面,目的就是想从龚奇伟那里得到一些情况

  龚奇伟身穿深蓝色西服缓步走入省委书垩jì乔振梁的办垩公室,龚奇伟的外形很好,虽然已经四十四岁,可是平时坚持锻炼,身体依旧挺拔没有官员们常见的啤酒肚

  乔振梁坐在办垩公桌后,笑咪咪的看着他,这位省委书垩jì留给多数人的印象就是和蔼,他的脸上多数时间都带着笑容

  龚奇伟来到乔振梁面前恭敬道:“乔书垩jì好,我是南锡市副市长龚奇伟,分管体育文化工作的”

  乔振梁笑道:“那就是张扬的顶头上司了,

  龚奇伟心中一怔bú☆知齐书垩jì提起张扬是什么目的,他笑了笑道:“是目前我是他的直接领导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坐…”

  龚奇伟在沙发上坐下,秘书过来为他送了一杯清茶,龚奇伟拿起茶杯握在手中

  乔★◆振梁道:“nǐ找我有事反映?…”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乔书垩jì,我这次来是想向您反映一些南锡市的最情况”

  乔振梁道:“有什么情况市里解决bú了,非得要来省里说呢?”

  龚◆奇伟听出了乔振梁的言外之意,人家是说他有越级之嫌,龚奇伟道:“情况很复杂,我认为南锡市领导层在决策方面出现了一些偏差…”

  乔振梁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冷冷道:“既然nǐ发现了问题,为什么bú向上级领导提出?,

  龚奇伟从乔振梁目前的表现看出,他似乎对这种越级反映问题的行为十分的反感,难道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处心积虑搬弄是非的阴谋家?龚奇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畏惧,他坦然和乔振梁对视着:“乔书垩jì,我是在反映无果的情况下才来省里”我知道我这样的行为bú值得提倡,可是我bú能眼睁睁看着一个错误的发生,我无力改变,但是我bú可以放弃努力

  乔振梁从龚奇伟坚毅的目光中捕捉到某种坚持,他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乔振梁欣赏有坚持的人,一个人如果连最基本的坚持都做bú到,那么他又怎么谈得到信仰?乔振梁道:“说…”

  龚奇伟的发言却出乎乔振梁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龚奇伟会从体育场的事情谈起,可龚奇伟首先谈的却是深水港的建设

  龚奇伟道:“我认为省里在批准南锡深水港工程前一并没有对此讲行讨全面的调查,以南锡目前的经济状况,深水港工程有些操之过急,没有经过充足的准备就仓促上马,这才是造成深水港工程中途受阻的根本原因”

  乔振梁开始重审视龚奇伟,以他多年的政垩治经验,他知道龚奇伟正在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向他证明自己,阐述他的政垩治见解,排除龚奇伟的政垩治野心在外这个人很有抱负”也很聪明,他知道应该怎样把握机会乔振梁没说话,用这种方式鼓励龚奇伟继续说下去

  龚奇伟道:“深水港这么大的工程,过度的依赖外资是bú可取的,当初南锡和岚山两市竞争深水港项目,最后huā落南锡,而南锡在深水港项目中大量引入外资,从那时起就已经埋下了隐患,外资注入越多,深水港受到外部影响就越大,这让整个工程变得被动起来,

  乔振梁道:“引进外资是好事在国垩家bú可能给予多财政支持的前提下,这一方法显然是最为直接有效的…”

  龚奇伟道:“我仍然认为在深水港建设一事上,决策者缺乏大局观”这句话说得bú可谓bú大胆当着乔振梁的面说出,也有影射乔书jì之嫌

  乔振梁对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越来越有兴趣了,bú过乔振梁此时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他阴郁的表情必然给龚奇伟造成强大的心理压力,这对龚奇伟来说也是一种严酷的考验乔振梁道:“意见谁都会提,可换成nǐ未必能够做得好…”乔振梁倒要看看龚奇伟能有什么高明的建议

  龚奇伟道:“建设深水港的目的bú仅仅是促进南锡的经济发展,而是要促进南锡周边地区的经济进一步,深水港建成之后,bú可能只属于南锡,而是属于平海,属于中垩国,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拒绝国内的投资而将目光转向国外…”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如果在一开始的时候,深水港工程可以由多方共同建设那么工程会顺利的多…”

  乔振梁道:“nǐ的意思去……”…”

  龚奇伟道:“岚山和南锡当初在深水港项目上的竞争根本就毫无意义,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是一种内耗从城市的角度来考虑,这种竞争有其合理性可站在平海的高度来考虑,无论深水港建在哪里都属于平海,又有什么分别?我说这番话并非是质疑深水港的选址,深水港选在南锡没错从其带动周边经济,从其辐射的范围来看,这个选址并无错误,可是深水港需要巨大的投入,多数人都将眼光投向外资,为什么bú放眼于省内放眼于我们的身边,与其勉为其难的用一个城市的经济做赌注,bú如让兄弟城市来分担这种风险,风险分摊,利益分摊,如果当初可以和岚山共同开发深水港,我相信现在的困难根本bú可能出现”

  乔振梁沉默了下去

□  龚奇伟道:“乔书垩jì,恕我直言,发生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是政垩治利盖,有些领导人bú怕别人分走经济利益而害怕被别人分走政垩治利盖,政绩归属才是发生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

  ,““““,““○,,“,”,,,,,““,,,“““,,“““,““

  乔振梁道:“nǐ过来见我,就是为了要告诉我深水港工程是一个错误?”

  龚奇伟道:“我并没有说深水港工程是一个错误,而是我认为以南锡目前的经济实力,建设深水港很吃力现在深水港工程事实上已经成为压在南锡市领导班子头上的一座大山,为了支撑住这座大山,我们很多时候bú得bú低头,比如这次的体育场地块出让事垩件,每个人都知道对我们南锡市bú公平,可是为了有足够的后续资金保证深水港的建设,我们bú得bú选择低头…”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如果nǐ们bú让步呢?…”

  龚奇伟道:“bú让步,他们就会继续在投资问题上做文章,如果资金仍然bú能到位的话,深水涛工程就面临瘫疾的危险…”

  乔振梁道:“所以nǐ们这帮南锡市的领导宁愿牺牲土地来换得星月集团的投资”

  龚奇伟道:“从通常意义上来说,我们也没有办法”

  乔振梁冷笑道:“通常意义”通常意义是bú是意味着nǐ们向国垩家伸手?”

  龚奇伟没说话

  乔振梁道:“现在谈谈体育场地块的问题,nǐ同意将这块地出让给星月集团吗?…”

  龚奇伟摇了摇头道:“我始终坚持认为,在这件事上政垩府bú应该让步,这bú仅仅涉及到南锡市的利益,也关系到南锡市政垩府的尊严…”

  “为了面子饿坏肚子值得吗?”

  龚奇伟坚定道:“值得原则上的事情必须寸步bú让

  乔振梁呵呵笑了起来,他向龚奇伟点了点头道:“深水港工程目前谁在负责?…”

  “常务副市长陈浩…”

  乔振梁道:“这个人的能力怎么样?”
★   龚奇伟道:“我无权评论,乔书垩jì真想了解的话应该通过组织部”

  乔振梁道:“既然nǐ有这么多的想法为什么当初bú提出来?”

  龚奇伟道:“乔书垩jì,官场有官场的规则,我身为南☆锡官员,提出和岚山联合开发深水港,半定会被所有人视为异类,政垩治上的叛徒…”

  “现在为什么又说出来了?…”

  龚奇伟道:“别无选择,我bú能眼睁睁看着国垩家的利益受到侵害

  乔振梁大声道:“bú要找借口,在我看来这是因为nǐ的bú自信,一个共垩产党员,一个国垩家干部既然知道自己是正确的,为什么bú敢坚持?为什么要等到错误发生的时候才站出来说出这一切?究竟是因为nǐ懦弱还是因为nǐ的自私心作祟?…”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