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站出来】(下)


  龚奇伟在乔振粱的盗问下,额头卜只经冒出冷汗,zì烬牺柬到南锡担任副市长,他的政治生涯就进入了低潮期,不受领导的重视,掌管着并不重要的部门,他的正确观点也无法得到认同,许多事他并不是没有说过,可是他的观点往往在一开始就遭到别人的反对,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龚奇伟的位置决dìng很多事他无法按照zì己的意愿去做,但是乔振梁的这番话不无道理,在压力之下,他没有坚守本来正确的观念,他认为zì己不是一■个懦弱的人,可是他也有zì私心,他也想在政治上尽可能少的去树敌,他的政坛之路还有很长,龚奇伟期盼着东山再起的一天,他期待得到领导的认同,乔振梁无疑看出了其中的关键所在龚奇伟叹了口气道:“乔书垩记,我承◎认,我有zì私心”

  乔振梁语气稍稍缓hé道:“每个人都有zì己的观点hé看法,让大家畅所欲言这就是民垩主,把不同的意见汇总起来进行讨论就是集中,你认为对却没有坚持,就是没有尽到一个**人应有的责任,这hé临阵脱逃没有任何的分别”

  龚奇伟没说话,静静倾听着乔振梁的话,他在反思zì己过往的一切乔振梁的有些观点他并不认同,因为所处的层次不同,看到的问题肯dìng不同,身为省委书垩记的■乔振梁在平海省内过惯了一呼百应的日子,他不会知道下位者的艰辛

  乔振梁说完之后,望着龚奇伟道:“你现在选择沉默究竟是被我说的无言以对”还是你对我心存不满?”,龚奇伟道:“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人站的位置不同,看到的景物也不会相同

  乔振梁反驳道:“同样一个人站在不同的地方看到的景物不同,可是不同的人站在同一个地方看到的景物也未必相同”

  龚奇伟道:“如果我有机会hé乔书垩记站在东山之巅,我看到的是鲁地,而乔书垩记看到的是天下”

  乔振梁哈哈大笑,龚奇伟拍马的痕迹太露,他摇了摇头道:“小龚啊,看到了就要说出来,视而不见可不是我们**人的作风”

 □ 龚奇伟道:“乔书垩记,我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希望省里能够重视南锡的事情”

  乔振梁重复道:“我刚刚说过,不同的人,站在同一个地方,看到的景物未必相同,你认为你的想法正确”可是要给我充分的理由☆●,向我证实zì己把南锡交给你们这些干部,就是相信你们的能力,相信你们zì己可以解决好这些问题”如果出了一点小事”全都要我来解决,那么南锡设立这么多的城市又有什么意义?”,龚奇伟的头脑十分灵活,他从乔振●梁的话语中感悟了一些深意,可是他又不敢确dìng

  乔振梁的目光垂落下去,低声道:“同志之间一dìng要搞好团结工作”以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直接来找我”

  …………”……………■…”,………………”,……”……”,………………”,………………”,……,龚奇伟离开以后,乔振粱将阎国涛叫到zì己的办公室

  阎国涛刚好有事向乔振粱汇报,不过他来到乔振梁的办冻室之后,看到乔书●…”,………………”,……”……”,………………”,………………”,……,gōngqíwěilíkāiyǐhòu,qiáozhènliángjiāngyánguótāojiàodàozìjǐdebàngōngshì

  yánguótāogānghǎoyǒushìxiàngqiáozhènliánghuìbào,búguòtāláidàoqiáozhènliángdebàndòngshìzhīhòu,kàndàoqiáoshū垩记脸色不善”很小心的笑了笑道:“乔书垩记,有什么份咐?”,乔振梁道:“南锡深水港的事情你清不清楚?”

  阎国涛点了点头道:“知道一些,最近他们的资金方面遇到了一些问题”市里几个干部轮番来省里请求冉政方面的支持”,说到这里他想起了龚奇伟今天来见乔振梁的事情,微笑道:“是不是龚奇伟找您要钱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南锡的市领导又来要钱,这也难怪,最近南锡的那帮干部接èr连三的过来省里请求财政支持,阎国涛接待了不少

  乔振梁道:“南锡的问题不少啊”,阎国涛内心一沉,能让乔书垩记说出这种话,南锡一dìng发生了不小的事情,阎国涛小心翼翼道:“还是深水港的事情?”

  乔振梁道:“国涛啊,当初我认为北有江城机场,南有南锡深水港省内资金侧重于经济状况较差的北方,利用政策效应吸引外来资金投入南锡,可现在看来,我当时的思路还是有些问题啊”

  阎国涛道:“乔书垩记,这件事没问题啊,如果不是您这么做,这两样工程不可能兼顾”

  乔振梁道:“今天龚奇伟的一番话让我茅塞顿开啊,一直以来我们的眼光都太局限了”

  阎国涛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不知龚奇伟究竟给乔书垩记说了什么,让他发出如此感叹阎国涛这个人有个最大的好处,他不该问的事情绝对不问,低声道:“谁都不可能做得尽善尽美”

  乔振梁突然问道:“夏伯达这个人怎么样?”,阎国涛犹豫了一下:“我不太了解,没有发言权”在领导面前评论一个干部是不明智的,如果hé领导的观点相同还好,如果不同就会有撤弄是非之嫌,这样的低级错误阎国涛不会犯

  乔振梁又道:“张扬前往南锡之后,夏伯达的表现怎么样?”

  没有人比阎国涛清楚其中的事情,张扬前往南锡担任体委主任,起到重要作用的是省委书垩记乔振梁,如果不是他的授意,zì己才不会为张扬说话阎国涛跟随乔振梁多年,对乔振梁的脾气摸得相当清楚,当他征求别人意见的时候,往往心中已经有了判断,这种时候最好还是保持沉默,要不就故意岔开话题,阎国涛选择了后者,他笑道:“说起张扬,我倒想起了一件事”

  乔振梁瞪了阎国涛一眼,没有人比他清楚阎国涛,乔振梁没好气道:“问你意见呢”你跟我打岔”

  阎国涛笑道:“乔书垩记,您这不是难为我吗?我又不是组织部长,哪有对干部品头论足的权力,我今天来真的有事跟您说”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你说”,阎国涛道……乔书垩记知道省这会火炬传蓬的事情?”这话有此明毗髅狗,乔振梁之前跟他说过,zì己已经答应了张扬要跑平海省运会火炬传递的第一棒,乔振梁点了点头道:“不错”

  阎国涛道:“我近听说了一件事,张扬在南锡搞了个火炬拍卖,把南锡火炬第èr棒”平海火炬第èr棒都拍了出去”

  乔振梁有些错愕道:“什么?”,阎国涛道:“仅仅是这两棒火炬,他就拍出了五百三十万,南锡火炬第èr棒拍了三十万,平海火炬第èr棒●拍出了五百万的天价”

  乔振梁道:“你说清楚,他把我给卖了?”

  阎国涛心说可不是把你给卖了”如果跑第一棒的不是你,谁会拿出五百万来买第èr棒”阎国涛道:“这件事影响很不好,最近纪委那■边也收到了不少投诉,省体委、东江市体委也提出了很多意见,张扬是南锡市体委主任,他拍卖南锡火炬手资格没什么,可他凭什么连省里的事情都管了离谱的是,他把平海第èr棒拍给了南锡卷烟厂厂长廖伟忠,乔书垩记您要●是把火炬传给廖伟忠,不是让他点烟的吗?”

  乔振梁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混小子真是能折腾,拍卖火炬,亏他想得出来”

  阎国涛道:“乔书垩记,我个人对张扬没什么意见,这些事都是别人○反映上来的”我只是如实回报”

  乔振梁道:“他很猴钱吗?”

  阎国涛道:“这不太清楚,不过我听说徐光然把省运会的营销权给了张扬,对他纵容的很

  我担心他这样搞下去,会在省内产生很恶劣的影响,毕竟省运会是平海万众瞩目的省会,政治方向是必须要坚持的”

  乔振梁道:“这混蛋小子,简直混蛋透顶”

  阎国涛望着乔振粱,看来张扬的行为也把这位省委书垩记给惹火了

  乔振梁重重拍了拍桌子道:“我的第èr棒才拍了五百万,根本没有体现到我的价值吗?要是以后哪一棒的拍卖价高过我,我这个省委书垩记还有什么面子?”

  阎国涛目瞪口呆,乔振粱的反应大大乎他的预料

  乔振梁道:“国涛啊,中垩国有句老话,穷则变,变则通,张扬能够想出拍卖火炬的主意,证明他缺钱,看来南锡市在体育上的拨款不多啊”

  阎国涛从乔振梁的话中听出了一些毒头,乔书垩记对南锡现在的◆领导层似乎并不满羌龚奇伟离开省委之后给张扬打了个电话,乔书垩记藏得很深,在今天谈话的时候并没有向龚奇伟表露太多的东西,龚奇伟心里没底,他需要hé张扬见面,尽快互通有无

  张扬接到龚奇伟的电话之▲lǐngdǎocéngsìhūbìngbúmǎnqiānggōngqíwěilíkāishěngwěizhīhòugěizhāngyángdǎlegèdiànhuà,qiáoshūèjìcángdéhěnshēn,zàijīntiāntánhuàdeshíhòubìngméiyǒuxiànggōngqíwěibiǎolùtàiduōdedōngxī,gōngqíwěixīnlǐméidǐ,tāxūyàohézhāngyángjiànmiàn,jìnkuàihùtōngyǒuwú

  zhāngyángjiēdàogōngqíwěidediànhuàzhī后,直接来到龚奇伟入住的省政府招待所,龚奇伟在房间内观看着电视闻,其实他现在的心境很烦乱,电视上播出的什么他根本没有看进去

  不过龚奇伟的表情很平静,看到张扬进来”他的目光仍然盯着电视屏幕:“坐”,张扬道:“龚市长,乔书垩记怎么说?”

  龚奇伟道:“没说法”,张扬愕然道:“怎么会没说法?你没把体育场地块的事情说给他听?”

  龚奇伟道:“我全都说了,可乔书垩记说,我们南锡的事情要靠我们zì己解决”

  张扬沉默了下去,他在咀嚼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龚奇伟向乔振粱说了什么他不知道,可是乔振梁说出这句话,是不是代表着某种暗示?在张扬从杜天野口中知道把zì己调往南锡担任体委主任的人是阎国涛之后,他马上就想到了乔振梁,如果没有省委书垩记乔振梁的收益,阎国涛是不会这么干的,乔振梁把zì己放在南锡的真正目的何在?以张扬对乔振梁的了解,这位乔书垩记是个善于布局的高手,当初在南锡市深水港hé江城机场事情上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已经证明了他人的政治智慧,乔振梁把zì己放在南锡绝不是因为个人感情的缘故,事实上,乔振梁在工作中很少掺杂个人的感情因素

  张扬在南锡闹出了这么多事,徐光然能一直保持隐忍,也许正是因为他看清张扬的幕后有谁,到底是谁给张扬撑腰

  龚奇伟道:“乔书垩记对你怎么说?”,张扬道:“他认为我越权了”

  龚奇伟拿起遥控关掉了电视:“乔书垩记需要关注的事情太多,毒锡只是平海的一部分”

  张扬道:“也许他不方便过问,也许他认为这件事应该由我们zì己解决”

  龚奇伟心中一动,zì从乔振梁说完那句话之后,龚奇伟一直都在考虑,乔振梁是不是在暗示zì己,要挺起腰杆面对这件事?他虽然说的并不清楚,可是他的话中分明流露出那样的意思龚奇伟对这位省委书记并不了解,他无法断dìng乔振梁是不是会给zì己撑腰

  张扬却从中明白了很多,想◆要解决体育场的事情,就必须要把这件事闹大,只有造成一dìng的影响,省里才能理所当然的过问

  龚奇伟低声道:“我回去之后,马上去找徐书垩记,我要劝他重考虑这件事”

  张扬摇了摇头道:“◇找他没用,常委们都已经通过的决案,你以为他会改吗?”

  龚奇伟道:“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必须要有人来维护南锡的利盖,我会尽一切努力说服他”,七月第一章,求保底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