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高手啊!】(上)


  张扬抽shí间去了省体委,省运会的筹备工作已经全面开始,在程序上必须要向省体委汇报一xià工作,张扬这次来东江就是打着向体委汇报工作的旗号

  现任省体委主任渠圣明,受命于危难之shí,他的前任惠敬民因为东江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而被问责,渠圣明武术运动员出身,年轻的shí候曾经获得两届全国个人全能冠军退役之后踏上政途,先后出任过东江武术协会秘书长,东江武术协会主席,平海体委副主任,现任体委主任,是优秀运动员成为官员的典型

  渠圣明现年四十四岁,在这个级别上算得上年轻,他常年习武不辍,体质极好,面色红润,声音响亮,作风强硬东江体育场看台坍塌事件发生后,他接替惠敬民出任省体委◇主任,对整个平海体育界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短短的shí间内已经树立起了相当的威信

  张扬自从担任南锡市体委主任还是第一次前来拜会这位上级领导

  平海省体委的面积还不如南锡体委大,仅有◆一栋五层楼,张扬来到渠圣明的办公室,房门敞开着,渠圣明正背着身在窗台前浇花,体委的工作就是悠闲,有大把的shí间可以侍弄这些花花草草

  张扬敲了敲门,渠圣明把喷壶放xià,转过身,他也没见过张扬,不过之前见过张扬的照片,因为事先知道张扬来访,他很容易就把张扬的名字对上了号

  张扬露出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道:“渠主任,nín好,我是南锡市体委主任张扬”

  渠圣明脸色冷淡的嗯了一声,回到办公桌前坐xià:“你就是张扬”

  张大官人从渠圣明的反应上已经觉察到今天来的不是shí候,渠圣明对他可不怎么客气张大官人在官场历练久了,形形色色人等都见过,现在的脾气比起过去已经好多了,好多了并不是意味着他学会哑忍,而是因为他开始捉摸到什么shí候应该发火,什么shí候应该保持沉默的真髓

  在人屋檐xià不得不低头,渠圣明是他顶头上司,适当的表现出低调还是应该的,张大官人脸上的笑容不变:“渠主任,我今天来是向nín汇报工作的”

  渠圣明嗯了一声,表情依然冷淡,他甚至没邀请张扬坐xià:“说”

  张扬心里暗骂,就算是到了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办公室,人家也得让自己坐xià啊,这渠圣明跟自己摆什么臭架子,我什么shí候得罪你了?张扬笑眯眯道:“渠主任,我大老远从南锡来的,累了,我能坐xià不?”

  渠圣明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这小子,心说脸皮够厚的啊,我☆不让你坐,你自己提出来,可人家提出来了,渠圣明如果还不让他坐就显得太过分了,渠圣明点了点头道:“坐”他的本意是让张扬去沙发上坐xià,可张扬拉了张板凳在他对面坐xià了,笑了笑道:“渠主任,我早就想来◎拜会nín,可惜到南锡之后工作一直都很忙,实在抽不出shí间,直到现在才有空过来,nín不会怪我没有礼貌”

  渠圣明道:“这些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把工作干好,做好了工作就是对我的最大支持”

  张扬连连点头道:“是,是,我也是这么想”

  渠圣明道:“你也这么想?这么说你在南锡工作做得很好啊?”

  张扬笑道:“刚刚开始,百废待兴,只能说马马虎虎”

  渠圣明两道浓眉拧起来了,百废待兴,这小子什么意思?一句话把南锡市体委之前的工作成绩全都否定了,这小子可够狂的啊渠圣明道:“省运会准备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张扬道:“我今天来就是向渠主任汇报这件事的,现在南锡市体育中心已经开始加快建设进度,预计我们的体育场馆和配套设施可以在明年八月底之前全部建成完工并投入使用”

  渠圣明道:“当初你们的承诺是六月底,怎么又变成了八月底?一拖就是两个月,做工作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出尔反尔吗?”他对张扬是相当的不爽,抓住机会就训斥他

  张扬道:“当初承诺六月底完工的是我的前任,我不可能为前任的事情负责,渠主任,nín应该比我清楚,东江体育场坍塌的shí候,我也在场,那件事的责任总不能算在你身上?”

  渠圣明道:“这两件事的性质不同,当初你们竞争主办权的shí候是怎么承诺的,可主办权到手之后,又是怎么做的?我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八月底工程才能完工,十月份省运会就要开幕,你有没有觉着这件事太仓促?你们的准备shí间够不够?”

  张扬道:“我们办得是省运会,又不是奥运会,一个多月的准备期足够了”

  渠圣明道:“小张,你这就不对了,工作态度明显不端正啊”

  张扬道:“我没觉着自己的工作态度不端正,相反我还觉着自己在这个岗位上干得很不错”

  渠圣明道:“你倒是相当自信,我问你,火炬传递是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关于火炬传递的申请书我已经让人送来体委了,上面有nín的亲笔签名,已经通过了啊”

  渠圣明怒道:“你少给我装糊涂,我问你,你在南锡拍卖火炬有没有跟我们商量过?你有什么权力做出拍卖火炬的决定?”

  张扬现在明白了,难怪自己一进来渠圣明就没给他好脸色,原来是因为火炬拍卖的事情

  渠圣明压在心里许久的怒火一旦发泄出来就有些控制不住:“你给我一个解释”

  张扬道:“我身为南锡体委主任,同shí又是省运会的组织者,我想我有权拍卖火炬,这一点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也不需要和任何人商量”

  渠圣明怒道:“你还知道你是南锡市体委主任,你当得了南锡的家,并不代表你能当得了平海的家,是谁给你权力拍卖平海火炬的第二棒?你有什么理由这样做?”

  张大官人从来是个不怕事的角色,别人要是跟他客客气气的,他也会心平气和,可现在渠圣明跟他疾言厉色,张大官◇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他冷笑道:“南锡是省运会东道主,市里把省运会的经营权交给了我,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渠圣明道:“你搞清自己的职权范围,除了南锡你哪儿都管不了”

  张扬也火●了:“火炬传递是我想出来的,是省运会的一部分,我怎么管不了?”

  渠圣明看到他居然敢和自己当面顶撞,气得拍起了桌子,指着张扬的鼻子怒吼道:“我说你管不了你就管不了,你在损害其他城市的利益,你这样的行为不值得提倡”

  张扬道:“我损害谁的利益了?拍卖火炬,得到的钱我没往自己兜里装一分,会全都用于省运会的举办上,如果我不搞这个火炬接力,不搞拍卖,是不是你们就不会说三道四,现在看到有钱了,有利益了,就跳出来说我损害了其他城市的利益,我还就这么干了,省运会一切周边经营权我一个都不会放,全都属于我们南锡市体委,谁想从中分一杯羹,做梦去”

  渠圣明怒道:“你什么态度,信不信我撤了你”他也是个火爆脾气,被张扬彻底激怒了

  张扬咧开嘴笑道:“我还真不信,我这个体委主任跟你毛干系都没有,是组织部任命的,你是我上级领导不假,可你不能不讲理啊,我跟你心平气和的说话,你跟我拉官腔摆谱,这是谈工作吗?你根本是仗势欺人”

  渠圣明怒道:“仗势欺人怎么着?我还揍你呢”

  张大官人一听就乐了:“揍我?这就是你的领导方式?”

  渠圣明道:“你小子欠揍”

  两人的争吵已经吸yǐn了不少省体委的工作人员围观,渠圣明的火爆在省体委是闻名的,年轻的shí候他没少跟人动过手,就算当上省体委主任之后,他还曾经出手教训过不听话的小年轻,去年年底的shí候,渠圣明在大街上看到四名无赖调戏妇女,渠主任冲冠一怒,一出手就将四名无赖全都放倒,其中有两人还因此进了医院,现在渠圣明被张扬惹火了,他要出手教训张扬

  从某种程度来讲,张扬和渠圣明的工作方式有些类似,都崇尚拳头才是硬道理

  张大官人心里明白着呢,人家是省体委主任,自己是南锡市体委主任,级别差了许多,换成别人,就算挨了揍也是白挨,可他不乐意,你渠圣明厉害什么?想揍我,你有那个本事吗?

  省体委的工作人员当然都站在渠圣明一边,有不少人知道张扬能打,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渠圣明能打,人家是武术运动员出身,两届的全能冠军,那可是货真价实的民心向背,所有体委工作人员当然支持他们的主任,尤其是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南锡市体委主任,胆大妄为到拍卖火炬接力权的家伙,这厮居然上门把渠圣明惹火了,这不是找挨揍吗?

  渠圣明站起身,宛如铁塔般立在那里,威风凛凛怒视张扬

  张扬觉着挺有意思,这货可是省体委主任,一言不合就想向自己出手,看来渠圣明的政治素养比起自己也高不了多少

  张扬笑道:“渠主任,君子动口不动手,你级别比我高,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渠圣明火了:“今儿我非把你■从这里扔出去不可”他上来一把就想掐住张扬的脖子,渠圣明很生气,不过他也没想揍张扬一顿,只是想卡住他的脖子把他从办公室里推出去

  张扬何等身手,岂能让他轻易把自己拿住,他向后退了一步,渠圣明一把◎抓了个空,怒道:“你居然敢还手?”

  张扬心里乐了,我这还没动手呢,我要是动手你早就趴xià了他故意叹了口气道:“不用你扔,想不到你当领导的作风这么野蛮”

  渠圣明又上前一步想抓住他,张扬早有准备,向后继续退去

  这里毕竟是在体委,体委这么多工作人员中不乏好事者的存在,有两个小子看到渠主任要对张扬动手,这可是巴结领导的好机会,他们从后面冲上去一左一右想夹住张扬,让他无路可退

  张大官人早就觉察到身后的动静,双臂一曲,钢铁般的手肘狠狠捣在两名偷袭者的胸口,两名偷袭者闷哼了一声,捂着胸口疼得弯xià腰去,张扬对两人的偷袭行为想当恼火,这次xià手稍重,足够两人疼上大半个月的

  体委的那帮工作人员看到同事被打,一个个都火了:“太过分了,竟然跑到体委来打人”

  张扬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是他们想偷袭我,领导我不敢打,这帮一心想拍马屁的小喽啰我不敢打▲吗?谁再多说话,我一起揍”

  渠圣明道:“小子,你有种啊,走,咱们去楼xià过两招去”他也看出来了,张扬是个练家子,对付武林人当然要用武林中的规矩,渠圣明虽然是体委主任,不过这个人身上的江湖气★○依然很重

  张扬道:“在你的地盘上,全都是你的人,我这还没动手呢,全都冤枉我,我要是一不小心把你伤了,他们还不得说我对领导擅用武力?我不玩,你想设个圈套让我钻

  
○依然很重

  张扬道:“在你的地盘上,全都是你的人,我这还没动手呢,全都冤枉我,我要是一不小心把你伤了,他们还不得说我对领导擅用武力?我不玩,你想yīránhěnzhòng

  zhāngyángdào:“zàinǐdedìpánshàng,quándōushìnǐderén,wǒzhèháiméidòngshǒune,quándōuyuānwǎngwǒ,wǒyàoshìyībúxiǎoxīnbǎnǐshāngle,tāmenháibúdéshuōwǒduìlǐngdǎoshànyòngwǔlì?wǒbúwán,nǐxiǎngshègèquāntàoràngwǒzuàn

  
displa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