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沟通】(下)八千字


  袁波请zhāng扬吃饭不仅仅shì为他接风这么简单,自从袁波接手望江楼之后,生意日渐兴隆,他在东江也先后开le四家分店,可东江虽然shì省会,市场毕竟shì有限的,所以袁波就有le向外扩zhāng发展的打算,原本他最早考虑的shì老家江城,可几经考察之后,发现江城的餐饮市场品牌林立,而且最有影响力的两家餐饮业的幕后股东都shì乔梦媛,江城人的口味较重,吃饭偏重咸辣,袁波于shì放弃le把江城作为开拓市场第一站的打算,他将目光投向南锡毕竟他旗下酒店的菜系主打淮扬风味,符合江南人的口味,往南拓展容易一些

  因为目的shì谈事情,当晚袁波也没有请其他人,只有他和zhāng扬两人,z◇hāng扬看到袁波没请别人过来,心中已经cāi到le七八分,料到袁波有事想跟自己单独谈,笑着坐下道:“怎么?今晚打算和我促膝谈心?”

  袁波笑le笑道:“之前约le他们,梁成龙在南锡,丁兆勇抽◇不开身,陈绍斌在上海,倒shì请le栾局,人家不给面子,所以只剩下我们两个le”

  zhāng扬道:“两个人好,两个人单独喝酒清净,说什么掏心窝子话也不用顾忌”zhāng大官人越来越不喜欢人多▲嘴杂的酒场,真想喝酒,还shì三五个知己聚在一起感觉最好

  袁波拿出一瓶茅台打开,给zhāng扬倒上,自己也倒满酒:“前两天我去探望le方文南,他情况好le许多”

  zhāng扬叹le◇▲嘴杂的酒场,真想喝酒,还shì三五个知己聚在一起感觉最好

  袁波拿出一瓶茅台打开,给zhāng扬倒上,自己也倒满酒:“前两天我zuǐzádejiǔchǎng,zhēnxiǎnghējiǔ,háishìsānwǔgèzhījǐjùzàiyīqǐgǎnjiàozuìhǎo

  yuánbōnáchūyīpíngmáotáidǎkāi,gěizhāngyángdǎoshàng,zìjǐyědǎomǎnjiǔ:“qiánliǎngtiānwǒqùtànwànglefāngwénnán,tāqíngkuànghǎolexǔduō”

  zhāngyángtànle口气道:“丧子之痛没有那么容易弥合的”

  袁波道:“我和方文南shì老同学,在我们同届的同学中,他shì最聪明也shì最有魄力的一个,论到做生意,我不如他”他说的shì实话,方文南shì他们那帮老同迹最早的一个,入狱之前,事业也shì最成功的

  zhāng扬道:“可惜他因为儿子的事情走入le歧途”

  袁波道:“再有三年就出来le,本来他的根基还shì有的,他弟弟方文东又卷le公司不少钱去le海南,过去口口声声说要等他大哥出狱,要帮着方文南渡过难关,现在最先跑路的就shì他,这小子真不shì什么好东西”

  方文南让人刺杀田斌的事情败露,其根本原因就shì方文东的出卖,不过方文南原谅le方文东,想不到方文东仍然选择le背叛

  zhāng扬道:“方文南对此怎么看?”

  袁波举起酒杯和zhāng扬碰le碰,干le这杯酒方才道:“他对此倒shì看得很开,认为该走的始终要走,大浪淘沙始见金,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早就已经看清楚le”

  zhāng扬道:“经历le这么大的波折,方文南能够挺过来很不容易,希望他能够早点走出监狱”

  袁波道:“他说出狱之后会重开始”

  zhāng扬沉默le下去,方文南走出监狱的时候已经年近五十,想要重开始,谈何容易

  袁波感叹道:“看到方文南的今天,真shì让人唏嘘”

  zhāng扬道:“做任何事都shì有风险的”

  袁波道:“我找你还有一件事”

  zhāng扬笑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

  袁波道:“我想继续拓展我的生意,第一站初步选在le南锡,我想在南锡开一家分店”

  zhāng扬道:“生意越做越大le,恭喜你啊”

  袁波道:“有什么可恭喜的,做生意也要不断地进步,落后就得挨打,现在东江的饮食业竞争十分激烈,我想要持久的发展下去就必须开拓的市场,不然早晚都会被淘汰”

  zhāng扬忽然灵机一动,微笑道:“你准备在南锡投资酒店,我倒shì有个想法”

  袁波对此很感兴趣:“什么想法?”

  zhāng扬微笑道:“你看海天怎么样?”

  袁波微微一怔,海天大酒店的名字他shì知道的,可人家生意做得兴隆怎么可能转让给他袁波道:“海天很有名气,shì南锡市餐饮业的标杆之一”

  zhāng扬道:“要shì有兴趣,我帮你留意”

  袁波当然有兴趣,可shì他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太可能,低声道:“人家愿意转让给我?”

  zhāng扬淡然道:“由不得他这件事你不用着急,等我的安排”

  袁波大喜过望,当初望江楼就shìzhāng扬帮他斡旋拿下,zhāng扬的能量很大,如果他可以把海天帮自己拿下来,真可谓shì他命中的贵人le,袁波道:“别的话我不多说le,静候你的佳音”
  zhāng扬中途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遇到le东江市招商办主任雷国滔,雷国滔看到zhāng扬,笑着走le过来:“zhāng主任,这么巧啊”

  zhāng扬笑道:“安远一别已经过去好几个月le,雷主任现在过得可好?”

  雷国滔笑道:“好的很,好的很啊”

  zhāng扬看到雷国滔还shì感觉到有些奇怪的,当初他和雷国滔在火车上相逢,两人同坐一个软卧车厢,遇到女飞贼佟秀秀,佟秀秀把他们的东西都偷走le,甚至连乔老给他写的那幅字也被她顺手牵羊带走,佟秀秀看到乔老的落款,这才主动将zhāng扬的东西送回,zhāng扬也因此而得知佟秀秀shì国安七局的,她偷东西的目的shì为le搜集雷国滔出家商业机密的证据

  zhāng扬本以为雷国滔早就被抓le,想不到这厮还在招商办主任的位置上呆的好好的,看来好像混得还不错,上次丢东西的事情似乎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困扰究竟shì证据不足,还shì国安方面要放长线钓大鱼?其中的详情就不得而知le

  雷国滔道:“今晚我接待一批韩国客人”说话的时候,一名年轻的韩国男子走le过来,zhāng扬看着眼熟,仔细一想竟然shìrg集团的少东朴,朴到zhāng扬也shì微微一怔,他shìzhāng扬的手下败将差点被zhāng扬从会展中心大酒店的天台上击落下去,幸亏最后一刻zhāng扬抓住le他

  朴深知zhāng扬的厉害,虽然心里一直记恨zhāng扬,可shì在zhāng扬面前却不敢表露太多的怨念

  时过境迁,zhāng大官人早已不把当初的事情放在心上,笑着向朴道:“原来shì朴先生,老朋友le”他主动向朴伸出手去

  朴笑得很勉强,还shì伸出手和zhāng扬握le握,zhāng扬转向雷国滔道:“rg在东江投资le?”

  雷国滔笑道:“我们准备在东江开发区兴建一座韩国工业园”

  zhāng扬说le声恭喜,当年他担任江城招商办主任的时候,曾经围绕韩国蓝星集团的落户,和雷国滔展开le一场激烈的竞争,最终还shì他取得le胜利,说服金尚元将蓝星集团生产基地建设在江城开发区

  zhāng扬本想告辞,雷国滔多说le一句:“金尚元先生也在,你不过去打个招呼?”

  zhāng扬微微一怔,却不知金尚元也来到le东江,既然知道金尚元在这里,于情于理都要过去打个招呼

  今晚除le金尚元在场,朴的父亲rg集团的总裁朴志信也来le雷国滔能够把这帮韩国企业界的头面人物请来,能量也shì不小的倘若在过去雷国滔或许不会把zhāng扬叫过来,毕竟他们都shì招商办主任,工作上存在竞争,可现在不同,zhāng扬已经做le体委工作,和雷国滔已经没有利害冲突

  金尚元对zhāng扬的印象一直都很不错,看到zhāng扬也非常的开心,邀请zhāng扬来到身边坐下,微笑道:“想不□到你能来”

  zhāng扬对一直没什么好感,可对金尚元shì个例外,从那次在南湖,金尚元奋不顾身跃入冰冷的湖水中勇救落水儿童,他就对金尚元的为人钦佩的很zhāng扬道:“我shì凑巧过来吃饭,□没想到会遇上雷主任”看到金尚元不由得想起金敏儿,很久没有见到她,不知她这次有没有和金尚元一起同来当着这么多人,zhāng大官人也不方便问

  金尚元点le点头

  zhāng扬端起酒杯敬le一周,敬酒shì咱们中国人特有的礼仪,zhāng大官人酒量摆在那里,每人都敬le两杯,敬到朴志信的时候,朴志信表情淡漠,这也难怪,他和zhāng扬之间隔阂很深,因为rg卖包装设备给江城酒厂的事情,他们之间发生过冲突,在东江秋季经贸会上双方代表团上双方的代表演le一出全武行,这件事虽然过去le很久,可朴志信却因此损失le不少不仅仅shì金钱,声誉上的损失shì难以估计的,朴志信因此也记住le当时江城的招商办副主任zhāng扬朴志信虽然表情淡漠,可并没有拒绝zhāng扬的敬酒

  zhāng扬敬le一周之后,发现这群人全都shì韩国企业界的大佬,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笑着邀请道:“欢迎◆各位韩国企业界的精英前来中国参观指导,希望我们两国能够在经济文化领域开展越来越多的合作作为南锡市的官员,我也希望大家有时间去南锡做客”

  雷国滔笑道:“zhāng主任,你这shì公然挖我墙脚啊▲

  zhāng扬笑道:“你谋求经济领域的合作,我谋求体育文化方面的合作,咱们并无抵触”

  两人对望一眼都笑le起来

  雷国滔道:“说起来,我们明天的日程就安排去南锡”

  zhāng扬道:“真的?”

  雷国滔点le点头道:“大家都想去锦湾看一看,顺便去静海的韩国商贸城参观”

  zhāng扬笑道:“那好啊,我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尽地主之谊”

  雷国滔笑道:“不用,我们全都安排好le,zhāng主任要shì有心,给我们当当向导介绍介绍风光就好”

  zhāng扬微笑点头,心说雷国滔啊雷国滔,这可不shì我想抢你的生意,shì你主动把机会送给我的,小心我把这帮都忽悠到南锡投资去

  离开房间之后,雷国滔亲自把zhāng扬送le出来,他笑道:“真sh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明天一早我们去锦湾游览,本来我并不想麻烦你,可shì这帮韩国人突然提出要去静海韩国商贸城看看,我和那边又不熟,害怕那边没有准备,会不会出什么纰漏”

  zhāng扬微笑道:“这件事好办,我为你安排一下”他当着雷国滔的面给静海副市长王广正打le一个电话

  王广正听说有韩国代表团打算参观商贸城,马上表示会让人做出安排,一定以最好的面貌来迎接韩国代表团一行他现在对zhāng扬shì服气的很,zhāng扬交代的事情他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

  zhāng扬放下电话,笑着对雷国滔道:“你都听到le,明天静海方面会事先准备,一定把韩国商贸城最好的一面呈献给这帮韩国商人”

  雷国滔笑道:“还shì你交友广泛,这个人情我先欠着,咱们有情后补”

  zhāng扬道:“咱们什么交情,用得上这么客气吗?”其实他和雷国滔也就shì泛泛之交

  雷国滔忽然想起自己还欠zhāng扬二百块钱呢,上次在火车上把东西丢le个精光,幸亏zhāng扬借给他二百块钱才回到le东江他拿出钱包道:“上次我还欠你二百块钱呢”

  zhāng扬笑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矫情?我都忘le,多大点事你还记着?改天你请我吃顿饭得le”

  雷国滔听他这样说也没有坚持,笑道:“那好,等这次的事情过后,我好好请你一顿”

  zhāng扬道:“招商工作要紧,吃饭什么时候都行,雷主任,你可真有本事,这帮人都shì韩国的企业精英,能把他们都请过来真sh◇ì不简单啊”

  雷国滔意味深长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如果不shì觉着我们中华大地有利可图,这帮韩国人才不会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呢”这一点他看得很透

  zhāng扬拍l▲e拍他的肩膀道:“祝你成功,我明天上午也回南锡le,有什么解决不le的事情,只管和我联系”

  zhāng扬说这句话的初衷只shì客气,他并没有想到雷国滔真的会主动和他联系

  雷国滔打来这个电话的时候,zhāng扬刚刚进入南锡外环,一接通电话,就听到雷国滔有些虚弱的声音:“zhāng老弟……”

  zhāng扬有些诧异道:“雷主任,你怎么le?”

  雷国滔有气无力道:“昨天吃坏le肚子,这会儿我正在医院打点滴呢”

  zhāng扬心说你生病还不好好休息给我打什么电话?嘴上却安慰他道:“雷主任多注意休息”

  雷国滔道:“静海韩国商贸城的事情就拜托你le……zhāng老弟,你最好能亲自去一趟,我总shì不放心”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le,zhāng扬也不好推辞,谁让他昨晚答应的那么痛快,他笑道:“好,我直接去静海亲自接待,他们什么时候到啊?”

  雷国滔道:“我们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带队,一早就出发去锦湾游览le,中午去静海那边吃饭,在颐尚海洋花园酒店订好le午餐,中午吃晚饭之后,下午去韩国商贸城看看,大概逗留一个半小时左右返回东江”

  zhāng扬点le点头道:“好,我去一趟”

  雷国滔道:“拜托你le老弟,这么麻烦你,真shì不好意思……”

  zhāng扬道:“都shì朋友,别搞得这么客气”

  zhāng扬挂上电话,没有进入市区,驱车直奔静海而去,zhāng大官人最大的优点就shì一诺千金,虽然他和雷国滔的关系不怎么样,也知道国安一直都在调查雷国滔,可答应过人家的事情就得办,谁让自己昨天答应◆给人家帮忙来着

  抵达静海的时候才shì上午十点钟,zhāng扬先去le静海市政府,找到le副市长王广正,王广正并没有想到他会过来,有些诧异的站起身道:“zhāng主任怎么亲自来le?”
  zhāng扬笑道:“东江招商办的雷主任生le急病,他来不le,担心今天的考察出问题,所以让我一定要来一趟”

  王广正笑道:“zhāng主任不放心我办事”

  zhāng扬笑着摇le摇头道:“不shì,我也不想来,可既然答应le人家就得把事情办好,再说le,今天的韩国考察团全都shì韩国企业界的精英人物,务必要给他们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

  王广正道:“韩国商贸城方面我昨晚就打招呼le,准备充分,不会有什么问题”其实也无所谓准备,就shì打扫打扫卫生,强调强调纪律,让普通的经营者不要胡说八道他笑道:“shì不shì这些韩国企业家打算来我们静海投资啊?”

  zhāng扬道:“不清楚,不过东江搞le个韩国工业园,这次来的企业家多数已经决定要在那里投资,静海应该只shì路过”

  王广正道:“中午市里来安排,宴请韩国代表团一行”

  zhāng扬摇le摇头道:“不用,他们已经安排好le,我们只需要保证韩国商贸城的参观访问不出什么纰漏就行”

  王广正听他这么说,也没有继续坚持

  这时候,东江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打来le电话,shì雷国滔让她给zhāng扬主动联系的,现在她陪同韩国商贸团正在锦湾观光,预计十二点的时候能到颐尚海洋花园酒店用餐,中午稍事休息之后,下午两点钟参观韩国商贸城,三点半左右离开

  梁晓鸥邀请zhāng扬中午一起前往海洋花园酒店用餐,zhāng扬想le想,和王广正一起去露个面也好,证明静海市政府对这次韩国商贸团前来很重视

  王广正听说中午韩国商贸团在海洋花园酒店用餐,也准备去一趟,按照他的意思,作为地主,这顿饭还shì要他来安排

  zhāng扬道:“算le,真正的主人shì东江招商办,这群韩国人shì他们请来的,我们只shì帮帮忙,搞得太隆重反而显得喧宾夺主”

  王广正道:“○其实韩国商贸城也没啥参观头,里面卖的正品韩国货很少,有不少都shì咱们国产的小商品”

  zhāng扬道:“韩国货也未必好,他们想参观就让他们参观,只要保证参观秩序就行,也别把这帮人看得多高贵,▲◎说好听leshì投资商,说穿le就shì来我们中华大地混饭的,咱们照顾的越周到,他们越得瑟”zhāng扬又叮嘱道:“这件事不要惊动太多人le,咱们知道就行le,他们在静海也只shì走马观花,三点半就走★

  王广正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两人在十一点半就来到le海洋花园酒店,王广正还带le他的秘书过来,虽然王广正只shì一个县级市的副市长,可在静海的权力不

  他来之前,秘书就已经给酒店方面打过电话,王广正的皇冠车驶入酒店停车场的时候,酒店经理史文治就慌慌zhāngzhāng跑过来开门,反观zhāng扬的那辆皮卡车就无人问津le

  王广正下le车,正眼都没看史文治一眼,低声道:“韩国代表团来le没有?”

  史文治摇le摇头:“二点前抵达”

  zhāng扬看le看手表,王广正来到他身边道:“来早le,人都没到呢”

  史文治看到王广正和zhāng扬说话的时候赔着笑,态度十分的恭敬,这才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shì位大人物不然副市长不会对他这样的态度,再仔细看,史文治越看zhāng扬越shì眼熟,终于想起最近在南锡闻上见过几次,这位应该就shì南锡市来的体委主任zhāng扬

  王广正刚巧向史文治招le招手道:“史经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shì咱们市体委zhāng主任”

  史文治慌忙走le过来,伸出双手道:“zhāng主任,欢迎,欢迎您来我们酒店指导工作”

  zhāng扬笑道:“我shì路过,可不敢指导什么工作”

  史文治殷勤的邀请两人去酒店休息,zhāng扬摇le摇头道:“不去le,韩国代表团就要来le为le表示对人家的欢迎,我还shì在这儿等着”

  王广正向zhāng扬道:“zhāng主任,你既然来le,今天就别走le,等下午忙完接待的事情,我陪你去水上运动中心看看,工程已经基本竣工le,你还没有视察过呢”

  zhāng扬笑道:“好啊”

  一旁史文治抓住时机道:“zhāng主任,晚上就住在我们九点,我安排一个总统套给您”

  zhāng扬微笑不语,他已经听到le汽车声zhāng大官人听力出众,从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已经听出shì大客le,寻常人等根本连声音都听不见

  zhāng扬道:“来le”

  王广正和史文治都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两人始终盯着大门口看呢,视野中并没有出现大客的踪影,王广正正准备开口问的时候,听到le汽车声,一辆凯斯鲍尔豪华大客载着韩国商贸团一行进入le海洋花园酒店的大门

  史文治对此早有准备,四名站在门口的保安,穿着制服带着白手套,齐刷刷向大客车敬礼

  两名漂亮女服务员拿着向大客车走去

  zhāng大官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暗暗发笑,酒店方面表现的也太夸zhāngle点,不就shì来个韩国商贸代表团吗?搞得跟来le国家元首似的其实之所以搞这么隆重跟副市长王广正出现在这里有着直接关系,酒店方面已经当成le一场重要任务来办

  大客车停稳之后,首先从车上下来的shì东江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她穿着灰色羊绒大衣,棕色长裤,黑色运动鞋,黑框眼镜,虽然身材不错,可shì看起来显得颇为古板,zhāng扬和这位副主任没打过交道,他和王广正、史文治一起向前方迎去

  梁晓鸥认识zhāng扬,径直朝他走le过来,主动向zhāng扬伸出手,微笑道:“zhāng主任,你好,我shì梁晓鸥”

  zhāng扬笑道:“久仰,久仰”

  梁晓鸥道:“不可能,我过去一直都在保和县工作,调到东江招商办还不到两个月,跟zhāng主任没打过交道”从她说话中就能听出这个人性格很爽直也很干练

  zhāng大官人被她当场揭穿,不免有些尴尬,呵呵笑道:“我这久仰shì长久敬仰的意思,不shì久闻大名”

  梁晓鸥笑道:“多谢zhāng主任对我们工作的帮助”心说zhāng扬的口才真shì不一般

  zhāng扬把她介绍给王广正,自己则去车门前迎接韩国经贸团的代表们程序性的握手,其实zhāng扬在昨晚已经见过不少人

  金尚元最后才走下大客,zhāng扬准备上前迎接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悦耳的女声道:“嗨zhāng扬,你还记得我吗?”

  zhāng大官人内心一震,他有些不可思议的向前望去,却见金敏儿身穿白色貂皮上装,棕色长裤,足蹬深棕色长靴,秀出一双纤长美腿,黑色长发束在脑后,肤如娇雪,眉目如画,当真shì如同画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zhāng扬每次看到金敏儿总shì情不自禁的想到春雪晴,虽然每次相见他都要提醒自己,春雪晴早已成为追忆,可shì见到金敏儿的时候,他却仍然感觉到春雪晴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看到金敏儿发呆的不仅仅shìzhāng扬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到哪儿都会吸引男性的目光

  zhāng扬笑le笑,金敏儿也笑le笑,她来到zhāng扬面前:“不欢迎我?”

  zhāng扬摇le摇头道:“震惊、惊喜、喜出◆望外”

  金尚元和那帮韩国企业家们已经在梁晓鸥的陪同下走入le海洋花园酒店

  其他人也看出zhāng大官人和这位美得让人窒息的韩国女孩有些故事,一个个都很识趣的离开le

  金敏☆儿道:“其实我和大伯一起来的,不过我直飞上海,替我大伯签一份合作协议,本来打算去南锡看望你,昨晚我大伯电话中提到,你今天会来静海”

  zhāng扬心说金尚元未卜先知吗?自己昨晚可没说要来静海,难道shì雷国滔说的?奇怪,他不shì今天才突然请自己过来的吗?不过见到金敏儿的喜悦让zhāng扬无暇去想这些小事,他笑道:“为什么不早说,我也好有个准备”

  金敏儿笑道:“不需要准备,我喜欢□你见到我目瞪口呆的错愕样子,shì不shì,我又让你想起le那个人?”那个人指的自然shì春雪晴

  金敏儿在zhāng扬面前提起春雪晴名字的时候,他已经相当的坦然le,笑道:“没办法不去想,明◇明知道你不shì,可shì见到你,总觉着你shì”

  金敏儿莞尔笑道:“如果我的出现勾起le你痛苦的回忆,那么我马上消失”

  zhāng扬哈哈大笑道:“开心都来不及呢,有朋自远方不亦乐乎”他向一旁捧花的服务员招le招手,那服务员走le过来,zhāng扬道:“花怎么没送出去啊?”

  “人太多花太少,不知送给谁le”这服务员倒shì实在

  zhāng扬笑着把花拿le过来交给金敏儿:“送佳人,其实韩国也shì有佳人的”

  金敏儿却道:“我不shì佳人”

  “你shì什么?”

  金敏儿一边走一边笑道:“我shì佛”

  zhāng大官人马上明白le,她shì在说自己借花献佛,心中不免一动,难道金敏儿在暗示自己,让他亲自送花?zhāng大官人悄悄向金敏儿望去,却见她笑靥如花,眼波流动,根本就shì春雪晴再世,zhāng大官人暗骂自己,病又犯le,咱可不能这样,见到美女咋就做不到心如止水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