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谍变】(下)


  佟秀秀美眸一凛:“雷guó滔,你最好放老实一点,如果没有确切的证圞据,我们根本不会抓你,你想要外逃?是不是已经完成了你的使命?你老实交代,争取有立功减刑的机会”

  雷guó诣向后靠了★靠,tā低声道:“我还有立功减刑的机会?当我是三岁孩子吗?”

  终秀秀道:“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自己的亲人考虑,你的父母都是老革垩命,如果让tā们知道自己的儿子背叛了guó圞家会怎么想?你还○有一个六岁的孩子你不希望tā长大后以你为耻?”

  雷guó滔道:“我和父母的信圞仰不同,这世上的不肖子多了,不少我一个,我和妻子已经离圞婚四年,这四年中我没有见过儿子,我甚至不知道tā现在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终秀秀道:“可你是tā的父亲,这一事实改变不了

  郭成怒道:“你是一个党圞员”一个接受党和guó圞家多年教育和培养的干圞部,怎么可以做出这种背叛圞guó圞家背叛民圞族◇的事情”

  雷guó涛淡然笑道:“别跟我提党性原则,别跟我提爱圞guó,曾经有这么一段时间,我比你爱圞guó,我比你有党性原则,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我满足不了我妻子的物质欲圞望,她背叛了我,带着○◆我的儿子,离开了这个所谓的红色guó度,去和别人展开了的生活,你懂不懂得这是一种怎样的痛楚?”

  郭成道:“因为生活中的变故而改变自己的信圞仰,我为你感到悲哀”

  雷guó涛叹了口气道◇:“哀莫大于心死我这颗心早就已经死了,我都不怜悯自己,你又何必多操心呢?”

  终秀秀道:“你为什么要突然准备离开?这和hánguó商贸团有没有关系?”

  雷guó滔道:“你不用问我,不是你们已经掌握了我犯罪的全部证圞据了吗?那就起诉我,给我定罪,落在你们手里了,我听天由命”

  终秀秀道:“雷guó滔别忘了你是个中垩guó人,无论你做什么坏事,都不可以危害自己的guó圞家,自己的民圞族”

  雷guó诣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终秀秀怒道:“你老实交代,到底做了什么?”

  雷guó涛道:“你们既然能够抓圞住我,一定能够可以找到这个秘密”

  ““,“,,““““,,“,““,,““““,,“,,,““”

  张扬接到体秀秀的这个电圞话很突然,tā刚刚走入喧嚣的hánguó商贸城商贸城方面准备的很充分,现场锣鼓喧天,huā团锦簇王广正把事情交代下去让商贸城方面搞好接待工作,可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商贸城领圞导执行的有点过了,现场的阵仗很大,大的让人一看就知道商贸城方面经过了精心的准备

  张扬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向身边的金敏儿道:“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非要来到这里参观?一个小商品市场而已”在金敏儿面前张扬没必要做太多表面功夫

  金敏儿道:“不是主办方安排的吗?”

  张扬微微一怔,就在这个时候终秀秀打来了电圞话,现场实在太嘈杂tā走到僻静的地方方才接通了电圞话:“喂”

  “张扬,我是终秀秀”

  张大官人马上就想起了那个冒充女贼的guó圞安女,tā佯装想不起来:“谁ā?”

  终秀秀的语气相当的急切:“你少跟我装你听着,雷guó谧已经被我们抓了”

  “什么?”张扬这下愣住了

  终秀秀道:“tā想要乘飞机前往云南然后从云南偷偷越境去东南亚”

  张大官人脑子里顿时出现了四个字加——畏罪潜逃,麻圞痹圞的,雷guó滔ā雷guó滔你狗圞日的藏得可够深的昨晚还跟我把酒言欢,今天就畏罪潜逃敢情跟老圞子套近乎是为了帮你打掩护ā张大官人有种被人愚弄的感觉,要是现在雷guó滔出现在tā面前,tā非狠狠抽这货俩嘴巴圞子不可

  终秀秀道:“我们在东江机场抓圞住了tā,现在正在审问,我怀疑tā刚刚策划了一起阴圞谋,可是tā嘴巴很紧,怎么都不愿意说”

  张扬内心中开始觉着不妙了,雷guó诣是个里通外guó的间谍已经毫无疑问,如果tā有什么阴圞谋十有八圞九和这次的hánguó商贸团有关?tā告诉自己是hánguó商贸团想来这里参观,可金敏儿刚刚说过,明明是tā安排的日程这厮说话前后不一,还特地玩装病让自己到静海来,难道tā真的策划了什么了不起的大阴圞谋,要对hánguó商贸团不利,还要把自己给卷进来,靠ā老圞子没得罪tāā张扬道:“你们赶紧问ā,实在不行就对tā用点刑,一定要让tā说出真圞相”

  终秀秀道:“你注意一下现场,检圞查一下车辆,尽快带hánguó商贸团的人离开”

  张扬转身看了看,hánguó商贸城人山人海的,商贸团的人已经进去参观了tā低声道:“我好像记得有种药,打进去之后这货就得说实话”张大官人是从电影上看的,情节好像是某肌肉男被打了针之后,什么话都吐出来了,可惜tā不在现场,如果张大官人在雷guó滔面前,一准能让这厮把所有的话都吐出来

  终秀秀道:“药物反应需要一个过程有了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看来人家guó圞安已经想到了张扬前头

  张扬挂上电圞话,1慌忙朝那辆凯斯鲍尔大巴车跑去,tā叫上司机两人一起围着车辆里里外外的检圞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常,司机看到tā紧张的样子不禁好奇的问道:“张主圞任,你查什么?怀疑车里有炸圞弹?”

  张扬瞪了tā一眼,可不是,tā就是怀疑车里有炸圞弹,前两天看得那部片叫啥?好像是《生死时》,里面就是有一颗炸圞弹把所有乘客都给绑圞架了

  张扬确信大巴车没有异常转身向hánguó商贸城走丢现在还是击紧劝那帮hánguó人离开才是,真要是盅到了什么麻烦,那可就是guó际影响了到时候别说tā整个南锡市的领圞导层都要倒霉,雷guó涛这一手可够毒的,不在东江做事,把事情引导了南锡,还把自己个卷了进去,张扬暗骂雷guó滔ā雷guó滔”我圞操圞你十八代祖圞宗

  终秀秀的电圞话不久后又打了过来,她的声音异常紧张:“张扬,hánguó商贸城内可能有炸圞弹,

  “什么?…”张大官人听到这个噩耗差点没晕过去,tā——D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终秀秀道:“雷guó涛和hánguó革垩命党勾结”想要破圞坏中hán关系,所以想利圞用炸圞弹事件制圞造事端,tā刚才已经交代了,

  张扬道:“我马上疏散人群…”

  终秀秀道:“我已经派拆弹专圞家乘直升飞机前往现场,你一定要注意,不要制圞造慌乱,尽量劝里面的人离开”

  张扬道:“我明白了”,

  hánguó方的代表们正在现场参观张大官人不敢把实情说出,害怕这件事会造成现场的慌乱,如果一旦让现场老百圞姓知道真垩实状况,势必会造成恐圞慌,恐圞慌情绪一旦蔓延开来,情况将不堪设想

  张扬第一时旬找到了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低声对tā耳语了几句,王广正听完之后”脸色顿时变了,tā和张扬一起走到一旁,压低声音道:“你说什么?…”

  张扬低声道:“这儿可能有炸圞弹…”

  “炸………”

  张扬及时一把捂住tā的嘴巴,把王广正又往一边拉了拉:“这事儿不能声张,要是让大家知道,一准完蛋”

  “怎么办?…”王广正没了主意,如果现场真的有炸圞弹,对tā来说不但意味着生命受到威胁,而且tā的仕途可能会在炸圞弹的爆圞炸声中彻底完蛋

  张扬看了看一旁的消防箱低声道:“1就说仓库失火了,为了保证所有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必须马上撤离”顺便向hánguó客人展示咱们的消防应急疏散能力”

  王广正道:“这也行?”,

  张扬道:“不行怎么办?只能这个样子,快去,晚子就来不及了

  ”tā一拳砸烂了消防箱,摁下了火警报车装置,让张扬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张大官人心中这个恼火ā,这么大的一座hánguó商贸城,消防报警装置竟然不管用,等这件事结束之后,一定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张扬先去通知了梁晓鸥,tā没有将真垩实情况告诉梁晓鸥只说是要搞消防演练,每周都是如此

  金敏儿在一旁听着,虽然张扬说得轻圞松可是她已经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她小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道:“你别管了,只要劝你们那边的人撤退就是…”

  金敏儿点了点头,她知道张扬是中垩guó四,看来十有八圞九又遭遇到恐怖事件了,金敏儿和梁晓鸥来到hánguó代表团之中,劝tā们现在离开

  于此同时,王广正已经通知了hánguó商贸城方面,商贸城的领圞导听说要把所有人撤离,有些不情愿,tā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场这么多人如果在短时间疏散,肯定会造成极大地损失,群众影响也不好,tā嘟囔着:“王市长不好,为什么要疏散,明明仓库没失火,咱们为什么要撒谎

  张大官人火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这狗圞日的还在这儿墨迹●,张扬怒道:“少废话,领圞导让你干什么”你马上服圞从广播室在哪儿?…”

  那货指了指三楼的西北角

  张扬顾不上跟tā解释,已经大步冲了上去,推开广播室的大门,里面一名二十多岁的广播员正□在哪儿听着音乐嘭着瓜子,悠闲得很看到张扬进来,有些生气的拿下耳圞机,指着tā的鼻子道:“这儿是什么地方?你可以随便进来吗?”,

  张扬顾不上跟她废话:“马上对外广播,就说仓库失火,让大家不要慌张,按照顺序开始撤退”,

  张扬还没说完呢,那广播员吓得ā地尖圞叫了一声,转身就往外逃去,听到失火了,她先顾着自己逃命了

  张扬无可奈何的坐了下去,冲着话筒道:“大家好,我是hánguó商贸城的保卫科科长,因为一号仓库失火,为了大家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请即刻疏散,火势并不大,在我们可以控圞制的范围内,请大家不要慌张,按照顺序依次离开商场,千万不要自己造成惊慌,再次强调请大家按照秩序,千万不要慌张从商场的各个紧急出口撤离…”

  王广正和几名商贸城的负责人已经拿着话筒开始进行广播,指挥现场人们撤离

  恐圞慌的情绪在商贸城内迅蔓延着,气氛压抑到了极点,但是没有惊叫,没有哭喊,人们开始有序的撤离,梁晓鸥带着hánguó商贸团从西侧楼梯离开

  金敏儿搀扶着大伯金尚元,金尚元对突然发生的火情极为不满,低声道:“怎么回事?没有火灾报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朴正义充满不屑道:“这就是自诩为和半安定的中垩guó”

  金敏儿听着广播中张扬的声音,她不时的回过头去,张扬仍然在那儿不停播出着,她的内心忽然变得很难受,她清楚的知道,那是因为对张扬的牵挂

  张扬从广播室的窗口可以看到人们正在向商贸城门口撤退的场面,让tā感到欣慰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任何的慌乱,tā希望今天的事情只不过是一场虚惊,最好是一场虚惊,现场有数千人,如果真的有炸圞弹,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未完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