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恐怖来袭】(下)八千字


  佟秀秀忍不住侧目,这会儿迈顾得上报出自己的官衔,当领圞导的就是不yī样

  张扬从朴zhèng义手中接过对讲机:“我是张扬”

  佟秀秀听到张扬的声音,不由分说就把对讲机抢了过去■:“张扬,听得到吗?”

  张扬dào:“听得到”

  “现场情况怎么样?”

  “还好,大家都很镇定,不过刚才的爆圞炸造成了五人受伤,其中两人受伤很重,需要尽快送往医院输血”

  佟秀秀dào:“有没有人员死亡?”

  “目前没有,如果你们再不想出yī些办法,肯定会有人死了”

  佟秀秀dào:“明白了,你尽量安抚大家的情绪,让大家保持镇定,我们会尽快想出应对的方法”

  ………………………………………………………………………………………………

  此时空中响起直升飞机的声音,佟秀秀暂时关闭了和张扬的通话,此时当地驻军、南锡市公圞安局代局圞长张德放率领精锐特警部圞队陆续赶到,yī架直升飞机在商贸城停车场内落下,韩国方面的反恐专圞家也赶到了,他们从上圞海赶来为首的那名男子叫权zhèng泰,他yī上来就问dào:“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任绍上前yī步dào:“我”

  权zhèng泰冷冷盯住任绍dào:“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任绍被他的威势震住,zhèng想说话,佟秀秀走了过来:“你是谁?”

  yī旁的中方陪同人员慌忙介绍dào:“这位是韩国反恐专圞家权zhèng泰先生”

  佟秀秀点了点头dào:“我是国圞安的工作人员,希望你们韩方能够配合我们做好这次救援工作”

  权zhèng泰神情倨傲的看着佟秀秀:“你们中垩国的反恐能力真是糟透了,这样的情况根本不会发生在我们韩国”

  佟秀秀六听就火了:“权先生,你恐怕没搞明白事情的真圞相,是你们鼻国的恐怖分圞子来到中垩国的土地上制圞造事端”如果你想解救你的国人,最好选择和我们配合,不然的话,请你靠边站”佟秀秀的话激起了周围中垩国人的齐声喝彩

  权zhèng泰被佟秀秀当场呵斥,脸色也很不好看”他也明白这次的危圞机事件因何而起,确切地说,应该是韩国恐怖分圞子在中垩国土地上策划的yī起针对韩国人的恐怖行动,他还想说话

  佟秀秀已经转过身去,向任绍dào:“别搭理他”

  此时张德放走了过来,任绍看到上司来了慌忙迎上去向他报告情况,佟秀秀也走到临时指挥中心,权zhèng泰被晾在那里尴尬无比”其实这厮根本就是自找的,过了yī会儿,他也灰溜溜凑了过去,向佟秀秀dào:“这些恐怖分圞子是韩国草命党,他们在韩国国内就曾经●策划过多起恐怖事件,想要营救他们的领圞袖李秉原,他们给了我们六个小时,要求我们在六小时内释放李秉原”

  任绍陪同张德放来到权zhèng泰的面前,张德放yī脸的凝重,没法不凝重,这次不是普通的犯■●策划过多起恐怖事件,想要营救他们的领圞袖李秉原,他们给了我们六个小时,要求我们在六小时内释放李秉原”

  任绍陪同张德放来到权zhèng泰的面前,cèhuáguòduōqǐkǒngbùshìjiàn,xiǎngyàoyíngjiùtāmendelǐngluánxiùlǐbǐngyuán,tāmengěilewǒmenliùgèxiǎoshí,yàoqiúwǒmenzàiliùxiǎoshínèishìfànglǐbǐngyuán”

  rènshàopéitóngzhāngdéfàngláidàoquánzhèngtàidemiànqián,zhāngdéfàngyīliǎndeníngzhòng,méifǎbúníngzhòng,zhècìbúshìpǔtōngdefàn罪,是yī起恐怖袭圞击,要是控圞制不住情况死的人要以千计”什么前途未来全都完了

  张德放忍不住dào:“里面有几千条人命,你们韩国方面还在等什么?”

  权zhèng泰dào:“我们韩国政圞府的立场yī直都很坚定,绝不向恐岸分圞子屈服”

  张德放怒dào:“屈不屈服是你们的事儿,想埋炸圞弹怎么不去你们自己的地方,把我们卷进去干什么?”

  佟秀秀看到张德放情绪如此激动,走过来dào:“请你控圞制yī下情绪”

  张德放气得转身走到yī旁

  佟秀秀望着权zhèng泰dào:“我想你们政圞府yī定可以和恐怖分圞子联圞系上,现在我们需要你和他们建立联络,里面有五名伤员,需要马上救治,如果再耽搁可能有生命危险”

  权zhèng泰点了点头”马上着手和上级联圞系

  佟秀秀虽然对权zhèng泰的傲慢极其反感,但是现在是需要所有人协同配合的时候”只有互通有无,才有可能化解这次的恐怖危圞机

  恐怖分圞子方面终于联圞系上了”权zhèng泰将情况说明之后,经过yī番讨价还价,对方同意让伤者和部分携带儿童的妇女离开,但前提是韩国商贸团成员yī个不许离开

  这yī进展让所有人感到yī丝安慰,佟秀秀低声dào:“他们yī定有人在附近监圞视”

  任绍dào:“不错,刚才的那次爆圞炸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人们想要从商贸城逃离,所以采取的震慑手段”

  佟秀秀转向身后望去,目光落在那栋飞层的静海市人圞民医院病房大楼上,她向任绍dào:“对大楼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务必要将埋藏在其中的眼线拔除”她拿起对讲机联圞系张扬:“里面的人听着经过我们的谈判,恐怖分圞子同意释放五名伤者,还有部分携带儿童的妇女,请你们yī定要遵照秩序,千万不可以出现擅自逃离,让伤者和部分妇女儿童先离开那里”

  ………………………………………………………………………………………………

  张扬接到通知之后,大声将这yī消息转述给在场的所有人,他中气十足,不借再话筒,声音yī样浑厚充沛,现场的每yī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按照规定伤者必须从zhèng门离开,张扬和王广zhèng开始奉圞劝男士靠后,金尚元、金敏儿也主动加入了维持秩序的行列

  近三百名妇女带着她们的孩子排着队列离开,五名伤者则由十名男子抬着走了出去

  歹圞徒紧密关注着现场的情况”当伤者离开大门二十米处,他们下令这十名男子将伤著放下退回商贸城内

  任绍利圞用话筒大声提醒着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yī名负责抬伤者离开的男子,忽然不顾yī切的向外面逃去他好不□容易才从里面走了出来”说什么都不想回去

  嗖地yī声,yī颗子弹从身后射中了他的头部,鲜血和脑浆从那名男子的前额的洞圞口喷圞射圞出来,他重重仆倒在地,现场响起惊呼声,孩子的哭喊声

  任○●绍眼睛都红了,大喊dào:“冷静,冷静”

  剩下的九名男子全都木立在原地”谁也不敢挪动半步

  权zhèng泰冲着手圞机怒吼dào:“畜圞生为什么要开圞枪?”

  电圞话中传来阴测◆测的冷笑声:“做任何事都有规则,我做出让步是因为我怜惜伤者和儿童,可是有人想要利圞用我的善良,那么对不起,他只有死路yī条别忘了,你们只剩下四个半小时”对方说完就挂上了电圞话

  佟秀秀望着那名死去的男子,紧圞咬嘴唇,低声dào:“子弹是从商贸城五楼射圞出来的”里面有他们的人”

  张扬的手圞机恢复了信号,外面的工程队已经修好了移动基站,从现场的情况可以看出,移动基站遭到了人为破圞坏

  恢复信号之后的第yī件事,张扬就给佟秀秀打了yī个电圞话”佟秀秀dào:“你听着,商场内部有他们的人,狙击手应该就在四楼”

  张扬dào:“我会找出他”

  “yī定要小心”

  金尚元来到张扬的面前,他低声dào:“张先生,我有事和你谈”

  张扬点了点头,两人来到yī旁金尚元dào:“帮我联圞系yī下,我想和歹圞徒直接通话”

  张扬再次联圞系了佟秀秀,他将对讲机交给金尚元,来到王广zhèng身边低声dào:“这边交给你了,yī定要劝大家保持冷静”歹圞徒不敢轻易引爆圞炸圞弹,在他们的要求没有得到韩国政圞府满足之前”他们不会动手,所以”至少在四个小时内我们是安全的

  ”

  王广zhèng点了点头

  张扬又来到粱晓鸥面前:“粱主圞任,麻烦你协助王市长”

  粱晓鸩有些诧异dào:“你去干什么?”

  张扬低声dào:“咱们里面可能有恐怖分圞子混在其中,你们留意yī下,我去楼上找找,争取把狙击手找出来”

  张扬离开的时候,金敏儿追了上来,将其中yī个对讲机交给他关切dào:“张扬,你要小心”她已经猜测到◆张扬要去做什么张扬向她笑了笑:“放心,我们都会没事”

  在外界的努力下,金尚元总算可以和恐怖分圞子yī方直接通话,金尚元平静dào:“我是金尚元”

  电圞话中传来yī个大笑声:“金先生★,我们知dào,你是我们这次的主要目标之yī”

  金尚元dào:“我不知dào你们是谁?但是我们都是韩国人,我有几句话想奉圞劝你,你们想营救李秉原,可以绑圞架我们,这都是韩国人内部的恩怨,何必▲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何必要将这么多的中垩国人卷入其中,就算你们仇圞恨韩国这个国圞家,但是不应该仇圞恨整个大韩民圞族,你们的所作所为zhèng在为我们的民圞族抹黑,我希望你们能够放了在场的所有中垩国人,□他们和这起事件无关”

  “金先生,如果你真的想救人,那么我给你yī个机会,赶快和你的弟圞弟,和那个冷血的屠夫联圞系,让他尽快释放李秉原将军”

  金尚元的情绪激动了起来:“你们为什么要劫持这么多人?既然可以放走yī些母亲和孩子,为什么不可以将所有的中垩国人都放了,他们和这件事yī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是冲我来的,我会留下,我们所有的韩国人都会留下当你圞的圞人质,还不够吗?”

  “不够我就是要通过这件事制圞造国际影响,引起国际关注,我就是要韩国政圞府承受巨大的外交压力,记住你们剩下的只有四个小时,如果金承焕不做出让步,坚持不释放李秉原将军”你们所有人都会死”

  电圞话突然中断,金尚元气得嘴唇发圞抖,他感觉到胸口有些疼痛,金敏儿慌忙搀扶他到台阶上坐下,金尚元从上衣口袋中取出急救药丸,吃了yī粒,喘了口气,黯然叹dào:“耻辱,整个韩国的耻辱啊”

  朴zhèng义和父亲坐在不远处,朴志信低声dào:“他们怎么会对我们的行程如此了解?怎么会预先在这里埋下炸圞弹?”

  朴zhèng义dào:“yī定是中垩国人出卖了我们”

  朴志信叹了口气dào:“想不到这次的商圞务之旅竟然是死亡之旅,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中垩国人的身上了”

  朴zhèng义摇了摇头dào:“父亲,我想我们生还的机会微乎其微,我不相信中垩国方面的反恐能力”

  朴志信dào:“那就只有期望政圞府会向恐怖分圞子低头”释放李秉原”说完他不禁又向金尚元看了yī眼,金承焕的强圞硬和倔强在韩国圞民众之中广为人知,这样的yī个人会向恐怖分圞子低头吗?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发表了yī篇措辞激昂的反恐怖主圞义演说,赢得了不少的支持,他说过绝不像任何yī个恐怖分圞子妥协,现在恐怖份圞子选择在中垩国行动,并危及到他家人的生命”他会怎么做?

  金尚元拍了拍金敏儿的手,他站起身向粱晓鸣走去,来到粱晓鸥面前,他深深yī躬,充满愧疚dào:“粱小圞姐,我为我们韩国方面带给大家的不安深表歉意,对不起”

  粱晓鸩慌忙dào:“金先牛,这件事不怪你”

  金尚元很郑圞重的向在场的中垩国人连续鞠躬:“对不起”

  在场的中垩国人都沉默着,过了好yī会儿,有几个人开始埋怨咒圞骂着,金敏儿咬着樱圞唇,美眸中噙着委屈的泪水,她知dào大伯这样做是真心使然,遭到别人的◆埋怨也很zhèng常

  此时听到yī个老人dào:“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我们不要怨天尤人,咱们中垩国人什么时候怕过?日垩本人能打走,美帝圞国主圞义能够打跑”几个韩国小流氓能把我们怎么着,金☆先生,你不必内疚,我们权当是yī次历险,相信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圞府,yī定不会置老百圞姓的安危于不顾”

  王广zhèng激动地大声dào:“这位老先生说得对,我们需要的不是相互埋怨,越走到这种危急关头,我们越是要携手渡过难关”

  ………………………………………………………………………………………………

  人们基本上都集中在yī楼,韩国商贸城的二楼到六楼全都空空如也,张扬沿着楼梯直接来到四楼,因为停电这里yī片漆黑,张扬经过yī家五金店的时候,悄悄溜了进去,店主早已不在,他从墙上挑选了yī杆衬手的铁锤,又找到了四片圆形倨片,这些东西到了他的都是威力强大的武圞器

  张大官人今天已经被这帮高圞丽圞棒圞子彻底惹火了,他悄然下定决心,遇到恐怖分圞子yī定痛下杀手

  张扬虽然武功高,可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恐怖分圞子,而且从刚才狙杀那名男子的情况来看,他们持有武圞器

  张扬利圞用他灵敏的耳力倾听着周围的yī切细微动静,再往前行走yī座买袖珍收音机的店铺,张扬从柜台中摸出yī个收音机,打开播放键,然后迅来到后面的店铺藏身

  收音机内传出广播员的声音:“各位听众你们好,现在是每周yī歌时间,请欣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蒋大为的歌曲《在那桃huā盛开的地方》”“在那桃huā盛开的地方……”

  张大官人屏住呼吸,他的计策果然奏效,听到脚步声zhèng向这边靠近

  两名带着面罩全副武圞装的男子循声赶来,战术手电雪亮的光芒聚焦在柜台上,当他们看到是收音机的时候,忍不住同时骂了yī声

  张扬鬼魅般从藏身处窜了出来,扬起手中的锯片射圞向其中yī名男子

  两人反应也是奇快,同时掉转枪口扣动扳机

  可是张扬的度快,椐片已经高奔袭到其中yī名男子的面前,倨片的寒光映照着他因为惊恐而倏然变小的瞳孔”可随即倨片就深深陷入了他的头颅,他的瞳孔也随之在黑圞暗中散大,他的身圞体软圞绵绵倒在了地上,另外那名男子发出怒吼,手中的冲圞锋圞枪向四周疯狂扫射着,他的子弹并没有击中任何目标

  张扬挺拔的身躯出现在他☆身后,轻圞松的嗨了yī声

  那名歹圞徒惊恐的想要转过身去,等他的目光看到张扬的时候,张扬手中高高抡起的铁锤狠狠击落在他的头顶,头骨脑浆碎裂yī地

  张扬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他拉下其中yī●□人的头罩,看到yī张典型的韩国大饼脸,他迅脱圞下那人身上的避弹衣,取下他的所有武圞器,此时他听到对讲机的声音,却是来自那名韩国歹圞徒的身上

  张扬拿起对讲机,悄悄退到安全的隐蔽处,这才打开,里▲面说得是韩语叽里呱啦的他听不懂张大官人此时还有闲情逸致跟对方逗趣,他冲着对讲机dào:“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后轱辘不转前轱辘转,前轱辘后轱辘都不转”韩语张大官人也是会yī点的,不过是听相声学的

  跟张扬通话的那名韩国人愣了,他居然懂得中文,操着生硬的中垩国话dào:“你是谁?”

  张扬笑dào:“我姓大名爷”

  “大圞爷?”

  “乖侄圞子,我就是你夹爷”

  对方这才明白自己中了圈套”气得叽里呱啦又是yī统恶圞毒的咒尊骂完方才用中文dào:“我会找到你,杀死你”

  张扬冷笑dào:“孙圞子哎,你他圞妈给我等着”我会yī个个弄死你们,让你们后悔来到中垩国,来到这个世界上”

  “你来啊我在五楼等你”

  张扬关上对讲机,他向楼上看了看,看来事先潜伏圞在韩国商贸城的歹圞徒还真不少

  他沿着楼梯悄然向上,因为知dào对方有了准备,○张扬变得越发的警惕”刚刚来到楼梯的拐角处,yī串密集的子弹从上方射来”张扬慌忙蹲下,子弹贴着他的头顶射在身后的墙壁上”混凝土的碎块和粉屑崩得到处都是

  ……………………………………………………□…………………………………………

  楼上不断响起的枪声让聚圞集在yī楼大厅的人们感到越发的恐惧,此时外面的佟秀秀又和他们取得了联圞系,张扬走后,和外界联圞系的任务就落在了静海市副市长王广zhèng的身上,他低声dào:“楼上zhèng在交火,不知dào具体情况怎样”

  佟秀秀dào:“注意你们的周围………”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听到了yī声爆圞炸,这次爆圞炸并非来自商贸城内部,而是来自楼顶,爆圞炸让楼顶巨大的广告招牌断裂,从空中倾倒下来,现场yī阵慌乱,武圞警公圞安们慌忙后撤,巨大的广告招牌砸中了三辆警车,其中yī辆警车起火爆圞炸,现场烟尘弥漫,硝烟四起

  权zhèng泰方面又收到了恐怖分圞子的电圞话:“让你们的人马上给我滚开,否则我会引爆其中yī枚炸圞弹,至少有四分之yī的人要死在这场爆圞炸中”

  权zhèng泰面色严峻:“不要冲动,那不是我们的人,我向你保证,目前警方没有采取任何的潜入行动,我们无法控圞制普通民众的抵圞抗行为,请冷静”

  “那就想办法制止他你们还剩下三个半小时”

  权zhèng泰dào:“政圞府方面zhèng在紧急磋商,很快就会有结果了,请冷静,不要做出过激的举动,否则只会把事情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失去耐心了,现在你们只剩下yī个半小时,如果yī个半小时内,还没有释放李秉原将军的消息传出,那么这座大楼和里面所有的人yī起,全都次飞湮灭”

  权zhèng泰接完这个电圞话,脸色铁青的走向佟秀秀,他怒吼dào:“谁让你们擅自行动的?知不知dào你们这样做就是拿几千人的性命冒险?”

  佟秀秀寸步不让:“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有两个半小时了,你们韩国方面做了什么?yī个李秉原对你们韩国政圞府就这么重要,要为了他用几千条人命冒险吗?”

  权zhèng泰大吼dào:“我们不会轻易向恐怖分圞子妥协”

  “不想妥协那就解决,现在还剩下三个半小时”你们是不是想继续拖延下去?”

  权zhèng泰声音低沉dào:“yī个半小时,他们已经下了最后通牒,zhèng是你们的行动缩短了我们的时间”

  佟秀秀愣了yī下,她拿起对讲机走到yī旁去联圞系张扬

  张扬此时却没有功夫接听对讲机,对方的火力迅猛”压圞制的他抬不起头来他咬圞牙圞切圞齿dào:“操圞你大圞爷,你他圞妈不换子弹啊?”说话的时候,对方的火力真的暂停了yī下,张扬终于抓圞住了机会,举起冲圞锋圞枪瞄准歹圞徒所在的位置接连开火

  对方顶不住他的火力接连后退,张扬终于成功登上了五楼,他还没有来得及喘息,就发现不远处红光闪动”yī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的内心,张扬全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他刚刚跑出没多远,yī颗隐藏那里的炸圞弹就爆圞炸了,强大的气浪从后面冲击而至,张扬的身圞体宛如断了线的风筝yī样被抛向半空,重重撞在上方的天huā板上,然后又摔落下去”他四仰八叉的砸落在柜台上面,玻璃碎裂了yī地,yī些尖锐的玻璃刺破了他的衣服,刺入了他的大圞腿和手臂,幸好有避弹衣护住要害”否则他所受的冲击伤会加严重

  张扬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他抢来的冲圞锋圞枪也不知扔到了哪里,现代高科技炸圞药的冲击力绝不次于yī个绝顶高手的重击张扬四肢骨骸仿佛要碎裂yī般”他的意识很清圞醒,对方☆刚才停下射击真zhèng的目的是要把他吸引到那个圈套里,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炸圞弹,此时已经被炸死当场

  楼顶的爆圞炸让整个大楼为之晃动,yī楼的天huā板吊灯都被震得纷纷落下,人们发出yī声声●惊恐的尖圞叫金尚元张圞开手臂护住金敏儿,他的额头却被落下的碎石击中,yī时间血流如注,金敏儿huā容失色,慌忙找来纱布为他捂住

  金尚元大声dào:“大家不要惊慌,千万不要惊慌”尽量呆在原地”危急关头,金尚元表现出人的胆色和镇定

  朴zhèng义赶过来,帮着金敏儿为金尚元包扎好头部

  粱晓鸩灰头土脸的从起来,她头上也流圞血了,神情有些茫然,金敏儿看出她有些不对,上前抓圞住她的手臂:“粱小圞姐”

  粱晓鸥dào:“我没事,我没事说着说着忽然哭了起来,她扑入金敏儿的怀中,金敏儿抱着她,低声劝慰着,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每个人的内心都在承受着巨大的考验

  王广zhèng也很害怕,可是他得撑着,他是静海市的副市长,他不能趴下

  金敏儿yī边安慰着粱晓鸥,yī边向楼上张望着,不知张扬现在怎样了

  ………………………………”…………………………………………………………,张扬短时间内无法从地上爬起来,他倾听周围的动静,可是双耳刺耳的鸣响,炸圞弹巨大的冲击波造成了他短时间内失聪,他迅调息着,期望能够恢复些许的体力,退到安全的地方处于某种直觉,他感觉到危险zhèng在向自己靠近,现在别说是那些训练有素的恐怖分芋,就是yī个普通人yī样可以轻易夺去他的性命

  张扬的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他仿佛看到漫天遍野的油菜huā中,yī身白衣的春雪晴向自己翩然走来,浅颦轻笑,风姿如画她轻启朱圞唇:“张扬……张扬………

  耳鸣音渐渐消失,对他的呼唤来自于身边的对讲机yī个坚圞硬而灼圞热的枪口抵住了他的额头,眼前的幻景yī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是yī张冷酷而残圞忍的面孔,他不屑地看着张扬,咬圞牙圞切圞齿dào:“你杀了我两名战友,去死”

  就在他准备扣响扳机的刹那,躺在地面上看起来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的张扬,猝然出手了,他y●ī把抓圞住枪口,将冲圞锋圞枪推到yī边,子弹擦着他的左耳射在了水泥地面上,水泥碎屑迸射的他半边面孔火圞辣辣的疼痛,张扬的左手抓圞住yī块锋利的玻璃,自下而上狠狠圞插圞入了对方的胯圞下

  剧烈的★疼痛让歹圞徒跪倒在地,张扬坐起身,手中剩下的半块玻璃全力贯入对方的左眼,尸体在张扬的面前不断抽圞搐他恢复了些许气力,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从地上捡起那把冲圞锋圞枪

  对讲机中又传来急切的呼唤声,张扬拿起对讲机,冷冷dào:“不要着急,我会把你们yī个不留的干掉”

  “你会后悔的”

  “我从不后悔”张扬从歹圞徒的身上取下三颗手雷,摸了摸圞他的颈侧,确信他已经死亡

  “你杀了他………………对方的声音颤圞抖了起来:“你这混账,你杀了我弟圞弟川张扬dào:“不用伤心,用不了太夹时间,你就会见到他了”

  “你会后悔,你yī定会后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