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生死之间】(下)八千字


  方脸歹徒怒吼道:“混账,你给我下来”

  又是一个黑乎乎的物体落了下来,这下没人开枪了,不用问,一定是自己人的尸体,当那具尸体落在地上,所有人凑上去看的时候,却听到了枪响,这次落下的竟■然不是尸体,而是活人,活生生的张大官人

  近距离射击原本就是张大官人的强项,一连三枪放倒了三个,一名歹徒想要举枪射击,却被朴正义怒吼一声扑倒在地,抓住他的手腕,死命地向地面砸去

  威胁□金尚元的那名方脸歹徒惊愕之间,被金尚元趁机拧住手臂,一时间,十多名勇敢的男子已经冲上去加入战团

  谁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张扬能从五楼上直挺挺摔下来而安然无恙,事实上也没有人顾得上去想这些事qíng,毕竟是群众力量大,三名歹徒当场被张扬射杀,那名方脸歹徒和另外一个被他们抓住

  朴正义因为父亲的死早已被仇恨蒙住了双眼,他举枪就朝那名方脸歹徒走去,想要一枪射杀他为父亲报仇

  张扬阻止他道:“不可以”

  朴正义怒吼道:“你滚开,我要杀了他为我爸爸报仇”

  张扬道:“必须要留着他,我有话问他”

  “你滚开”朴正义竟然将枪口指向张扬

  金尚元走了过去扬起手狠狠给了朴正义一个耳光:“你给我冷静一点”

  朴正义被打的懵在那里,金尚元从他手中夺过手枪,朴正义无力的蹲了下去,低声呜咽起来

  张扬抓住那名方脸歹徒,将他拖到一旁,冷笑道:“现在告诉我,炸弹藏在什么地方,不然,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脸歹徒冷冷看着他,用韩语骂了他一句

  张扬听不懂这厮说什么,转向金敏儿道:“他说什么?”

  “他骂你呢”

  张大官人火了,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打了过去,怒道:“**大爷,给我放老实点,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张扬随手在他身上几处穴道揉捏了一下,那名歹徒顿时感觉周身宛如千万只蚂蚁爬过,这种感觉又痒又疼,简直无法忍受,他脸上的表qíng古怪到了极点,恨不能即刻死去,也好过在这里被张扬折磨

  张扬道:“我有一百零八种方法对付你,保证你每种滋味都会不同,你现在尝到的只是第一种”

  金敏儿在一旁为他翻译,也觉着有些残忍,可她也清楚面对这些穷凶极恶的歹徒来不得半点人慈

  张大官人没来及使用一百零八种方法,仅仅用了三种方法,那方脸歹徒就说实话了:“在……在地下车库……一辆牌号为平cR1735▲的汽车内……”

  张扬点了点头,一拳就将他打得昏死过去

  他起身向地下车库的方向走去,金敏儿跟上他的脚步:“我和你一起去”

  金尚元叫了声:“敏儿”

  金敏儿转身向大伯★笑了笑,仍然毅然决然的跟着张扬走了

  就在他们清除藏匿在商贸城内歹徒的时候,外面的军队和警察联合动作,也成功清除掉藏身在静海人民医院的一名恐怖分子

  距离恐怖分子最后通牒的时间仅仅剩下半个时

  韩国方面终于传来了消息,政府方面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释放李秉原,现在正护送李秉原前往监狱附近的军用机场

  权正泰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恐怖分子一方

  对方冷冷道:“我要确保李将军离开韩国的领空”

  权正泰结束通讯之后,向佟秀秀道:“商贸城内的qíng况怎么样?”

  佟秀秀摇了摇头,这段时间内无法和商贸城内联系上,自然不清楚内部生的qíng况,可是从里面接连不断的爆炸和枪声已经能够推测到,里面的战况十分激烈目前他们已经扫除了恐怖分子潜藏在静海人民医院的暗哨

  围绕是否进入商贸城形成了两个不同的意见,权正泰坚决认为要以静制动,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等下去,南锡公安局长张德放也认同他的观点,他害怕贸然的潜入会引起严重的后果

  而佟秀秀的观点和已经赶到的南锡市军分区司令员刘恒的观点相同,他们认为是时候派出特种部队潜入大楼内部了

  刘恒道:“恐怖分子的承诺不可信,就算李秉原获释,也很难保证他们不去引爆炸弹,我们已经拔出了他们的暗哨,目前内部的qíng况很复杂,对我们来说,这半个时的时间尤为珍贵,必须要充分利用,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将民众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权正泰道:“你们的行为在冒险,不要忘记,恐怖分子就潜伏在大楼内,虽然拔出了他们的一个暗哨,可是在周围在内部仍然有他们的人在,他们在密切关注我们的一举一动,如果我们的行动被他们觉察到,有可能促使他们提前引爆炸弹,我国政府已经做出了让步”

  刘恒掷地有声道:“这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你们韩国政府的任何让步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佟秀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时候,张扬又主动和她联系,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全都关注着佟秀秀手中的对讲机

  信号并不太好,张扬的声音时断时续:“干掉了九个……大楼内应该没有其他潜伏的恐怖分子……”

  权正泰忍不住大声道:“你给我听着,中止一切行动,我国政府已经同意释放李秉原,这件事就要解决了”

  张扬充满道:“让佟秀秀说话”

  佟秀秀有些不屑的看了权正泰一眼,拿起对讲机道:“你还好吗?☆”

  “没事……现在我正在前往寻找炸弹的路上,炸弹应该在地下停车场,一层大厅内暂时已经安全”

  佟秀秀道:“保持联系,现在我们只剩下28分钟,韩国方面已经答应释放李秉原,恐怖分子也同意▲●李秉原离开韩国凌空之后会解除炸弹危机”

  张扬笑道:“恐怖分子的话谁会相信?”

  军分区司令刘恒道:“张,你一定要尽快找到炸弹,随时将qíng况反馈给我们”

  张扬道:“放心,○lǐbǐngyuánlíkāihánguólíngkōngzhīhòuhuìjiěchúzhàdànwēijī”

  zhāngyángxiàodào:“kǒngbùfènzǐdehuàshuíhuìxiàngxìn?”

  jun1fènqūsīlìngliúhéngdào:“zhāng,nǐyīdìngyàojìnkuàizhǎodàozhàdàn,suíshíjiāngqíngkuàngfǎnkuìgěiwǒmen”

  zhāngyángdào:“fàngxīn,你谁啊?”

  “我是南锡军分区司令员刘恒,这件事要是能解决,我会亲自给你颁勋章”

  张扬乐了:“那啥,我正处还没劈下来呢,你也是南锡市常委,帮我把这事儿给解决了”

  刘恒也是一◆个极其爽快的汉子,朗声道:“放心,等你排除了危机,正处包在我身上”

  权正泰听得莫名其妙,可现场的体制中人都听得哭笑不得,这厮什么人啊,这种时候居然还对正处的事qíng念念不忘,整一个官儿迷,▲◆个极其爽快的汉子,朗声道:“放心,等你排除了危机,正处包在我身上”

  权正泰听得莫名其妙,可现场的体制中人都听得哭笑不得,这厮什么人啊,这种时候gèjíqíshuǎngkuàidehànzǐ,lǎngshēngdào:“fàngxīn,děngnǐpáichúlewēijī,zhèngchùbāozàiwǒshēnshàng”

  quánzhèngtàitīngdémòmíngqímiào,kěxiànchǎngdetǐzhìzhōngréndōutīngdékūxiàobúdé,zhèsīshímerénā,zhèzhǒngshíhòujūránháiduìzhèngchùdeshìqíngniànniànbúwàng,zhěngyīgèguānérmí,不过再一想,又有哪个人能有张扬的胸怀和气魄,在这种时候谈笑风生,根本没有流露出半点的畏惧,都说**员的大无畏精神,人家这才是大无畏,人家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

  结束通话之后,刘恒马上来到那☆幅韩国商贸城的结构图前,他用手指点着地下管道的位置一直拖动到商贸城的楼下,大声道:“开始行动”

  张扬并没费太多的功夫就找到了那辆名为平cR1735的厢式货车,金敏儿用强光手电筒照射在车尾部:◇“就是这辆”

  张扬看了看火车后面的锁,双手拧住,内力贯注双臂,硬生生将铁锁拧断,拉开车厢大门,金敏儿用手灯照去,当他们看清里面的qíng况时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却见车厢内全都是炸药,计时器在其中倒计时,25分12秒,红色的读数在不停回tiào着

  张扬拿起对讲机:“找到了,车厢内全都是炸药,炸药的威力足以将这座大楼夷为平地”

  指挥部现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张扬道:“我不知道该怎么拆除它,是不是应该先将这辆车开出去?”

  佟秀秀慌忙阻止道:“不要轻举妄动,也许炸弹的触装置和汽车的点火装置连在一起,只要你启动引擎,这辆汽车就会随同商贸城一起灰飞湮灭”

  张扬道:“怎么办?难道我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等着它爆炸?现在还有不到二十四分钟”

  权正泰道:“千万不要尝试拆除炸弹,千万不要……”因为紧张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张扬望着不断tiào动的数字,内心前所未有的紧张,他向金敏儿道:“你回去,这边交给我来处理”

  “不”金敏儿十分坚决道

  张扬咬了咬嘴唇,他的目光落在对面的一辆丰田霸道吉普车上,他大步走了过去,用枪托砸烂了玻璃,打开汽车,利用从间谍手册上学到的知识,很快就将这辆吉普车打着,金敏儿从另外一侧拉开车门走了上去

  张扬道:“如果真的找不到办法,我就用这辆车把那辆货车拖出去”他将吉普车开到厢式货车前方,利用拖车绳将两辆车连接在一起

  金敏儿道:“我和你在一起”

  张扬怒吼道:“不用”

  此时他听到了脚步声,慌忙拉着金敏儿躲到一旁,举起手中枪,此时他听到一个声音:“张主任”

  张扬微微一怔,原来是中方特种部队从地下管道成功潜入到了地下停车场内他心的应了一声,这次从地下管道中潜入的特种队员共有六人,其中一人是国安的爆破专家,他们来得正是时候 ■
  张扬把爆破专家第一时间叫到货车前,看到那满满一车厢的烈性炸药,爆破专家也不由得额头冒汗了:“这……”他迅检查了一下引爆装置,低声道:“我应该可以接触它的遥控引爆装置,可是我无法停止计时器……○很复杂,我需要时间”

  张扬怒道:“还剩下二十分钟,够吗?”

  爆破专家摇了摇头道:“我没有把握……也许应该把这辆车从这里弄出去,可是它还有引线和打火线路连在一起,只要打火,汽车十有**就会爆炸”

  张扬道:“那就把他拖出去,你在里面拆弹,我来开车敏儿你带领其他人安排大楼内的人员撤离”

  几名特种队员已经前往一楼大厅了,想要在二十分钟内安排近两千人从地下管道撤离,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qíng但是眼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张扬坐到吉普车的驾驶室内,没等他踩下油门,金敏儿已经从另外一侧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张扬怒吼道:“下去”

  金敏儿倔强的看▲着他:“不”

  “滚开”

  “我要和你在一起”

  张扬咬了咬嘴唇,他望着美眸含泪的金敏儿,心中生出复杂难言的滋味儿,再不说话,猛然踩下油门,吉普车引擎轰鸣之中,带着那辆载满炸药○的厢式货车向外面缓缓驶去

  军分区司令刘恒一脸严峻,他在接到里面的qíng况最通报之后,马上道:“安排车队为他开路,清除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佟秀秀和任绍商量了一下之后,任绍上前道:“刘司令,从这里沿着北角路,可以转向海滨路,约十分钟车程,在贾家湾一带游人稀少,汽车可以丢弃在这里”

  刘恒道:“马上安排人员前去疏散,为引爆炸弹创造条件”

  权正泰抗议道:“你们这样做只会触怒劫匪,逼迫恐怖分子提前引爆炸弹”

  刘恒根本没有理会他,他转向手下军官道:“通知大楼里面,在炸药拖离大楼之后,我们将会安排正面引爆,在商贸城的正门炸出一个缺口,打通逃生通路,在我们引爆的时候,让特种队员安排好大家撤退到安全的范围内”

  权正泰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位中国将领,此时他才感受到中**人雷厉风行的做派,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刘恒的举措无疑是正确的,恐怖分子的大量炸药都集中在地下车库内,大楼的周围不可能布置太多的炸药,刘恒利用以爆制爆的方法,打通一条逃生通路,这是险中求胜的方法,只要张扬将最有威胁的那辆炸药车拖离商贸城,引爆已经成为可能

  一名军官来到刘恒面◇前,敬礼之后道:“报告司令员,外面来了不少记者,他们想要采访”

  刘恒冷冷道:“什么时候了,他们也跟着添乱,全部管制起来,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再安排人员向他们解释”

  一切都在紧张而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张扬驾驶着那辆吉普车拖动载满TnT烈性炸药的厢式货车缓缓驶出了地下停车场,刚刚来到外面的道路上,就有三辆军车驶向前方为他开道

  张扬神qíng凝重,他低声道:“你不该来”

  金敏儿凝望着张扬坚毅的面庞,柔声道:“如果是春雪晴,她会不会来?”

  张扬没说话,唇角的肌肉却剧烈抽*动了一下,他的目光盯着远方,过了许久他方才道:“你不是她”

  对讲机内传来拆弹专家的声音:“还有十五分钟,遥控引爆装置已经解除”在张扬驾驶吉普车驶向前方的时候,他也在紧张的拆除炸弹装置

  张扬道:“时间来得及,咱们留下三分钟逃离好不好?”

  拆弹专家道:“两分钟足够了”

  张扬笑道:“比我还有信心”

  “我说的两分钟是你开车逃离的时间”

  两人一问一答,在如此紧张的qíng况下借着对话来缓冲内心的紧张qíng绪

  伴随着南锡市军区司令员刘恒的一声令下,特遣队引爆了商贸城正南方的一堵墙面,炸开了一个五米左右的巨大豁口

  权正泰望着眼前烟尘弥漫的qíng景,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你们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一旁的佟秀秀微笑道:“这是在中国,我们对恐怖主义有着自己处理方法,你们韩国可以选择妥协,而在我们的土地上,我们有权说不”

  刘恒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组织疏散大楼内所有的民众”

  所有警察、军人全都动员了起来,开始进行疏散行动

  此时恐怖分子传来了最后通牒,他恼羞成怒道:“你们违反协定,一切的后果都是你们造成的”

  权正泰道:“你听我解释,这里是在中国,我们无法……”

  “混蛋你们会付出代价”

  佟秀秀抢过通话器:“你可以试试,你的炸药车已经被我们清除掉,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讨价还价?”她已经收到了拆弹专家解除遥控装置的消息

  一声爆炸响起,韩国商贸城的西门生了爆炸,不过并没有人聚集在那里,只是造成了少许慌乱,并没有造成任何的伤亡

  佟秀秀道:“告诉你一件事,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抓住你,会将你绳之于法,要让你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你们以为可以破坏遥控装置,可是你们无法解除定时引爆装置,现在还剩下十分钟,希望你们能够有足够的时间转移到安全的地点”

  “不劳你操心,我们会解决”佟秀秀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权正泰呆呆站在那里,此时大量的人群已经在军队和警察的护送下离开了商贸城

  南锡市军区司令员刘恒向权正泰道:“不要质疑我们中**人反恐作战的能力”

  权正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拿起电话立刻联系了汉城总部:“炸弹危机已经解除,中止释放李秉原的行动”

  四十五岁的李秉原已经满头白,他在六名严阵以待的韩**人的押解下来到这座汉城北郊的军用机场,天空中飘着零星的白雪,他深深吸了口气,深邃的双目露出凛冽的寒光,宛如一头出笼的野兽,他贪婪的呼吸着这清冷的空气:“自由的感觉真好”他看到了远处的直升机,大踏步向前方走去

  可是没等他走出几步,他听到了身后子弹上膛的声音,李秉原缓缓回过头去,望着六个乌洞洞的枪口,他顿时明白了什么,自由离他如此之近,可是一转眼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李秉原缓缓举起双手,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不是吗?”

  金○敏儿声提醒道:“还有六分钟”

  张扬点了点头,大声道:“怎么样,拆除了没有?”

  拆弹专家有些不耐烦道:“别催我,还在想办法”

  就在这时,对讲机内传来惊慌失措的声音:“张扬,○改变路线,马上改变路线,在前方的十字路口向左行驶”

  张扬怒吼道:“搞什么?现在还有六分钟,你让我改变路线?”

  “前方有一列客车经过,你必须改变路线”

  张扬气得在方向盘上狠狠砸了一拳,他忽然踩下刹车,后方的货车因为急刹车撞在吉普车的尾部拆弹专家大声骂道:“混蛋,你在搞什么?想提前引爆吗?”

  张扬一伸手,点中了金敏儿的穴道,金敏儿呆呆望着他,美眸中晶莹的泪光化成■泪珠缓缓滑落张扬低声道:“对不起”他推开车门,将金敏儿推了下去

  然后将油门踩到最大,吉普车带着货车以惊人的度向左侧道路行去

  佟秀秀大声道:“往前三公里向右拐,可以直达海滨,如果你的▲度够快,应该还可以剩下一分钟的时间逃离”

  张扬忍不住道:“你为我想得可真周到”

  佟秀秀咬了咬嘴唇:“张扬,保重”

  拆弹专家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她居然没有提到我”

  张扬道:“你哪有这么多的废话,赶紧拆弹”

  “我在拆,这是那个混蛋的杰作,线路实在太复杂了”

  张扬道:“你叫什么?”

  拆弹专家笑了一声:“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如果你死了,我好帮你把名字刻在墓碑上”

  “我叫伍得志,行伍出身的伍,人得志那个得志”

  张扬笑道:“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伍得志又剪断了一条线:“看来高丽棒子摆弄炸弹的技术也越来越精深了,麻痹的,全都是跟老美学得”

  张扬将车尽可能提升,不过他又不敢开得太快,前方的十字路口处需要拐弯,如果高拐弯的话,后方的火车可能倾倒

  负责开路的军车已经停下来不再继续前进,张扬减缓车,咬牙切齿道:“靠啊就剩下咱们两个了你他**到底会不会拆,给我个明白话”

  伍得志道:“你丫闭嘴,我正在研究”

  张大官人看了看时间,只剩下三分钟了,研究?还他★**研究个屁他拐过十字路口,油门猛然踩到最大对他而言还剩下两分钟,因为突然改引爆地点,道路两旁仍然有不少tān贩,低空飞行的直升飞机正在负责驱散他们的任务

  张扬大声道:“伍得志,你准备离开,▲我停车之后,你马上切断拖车绳,然后我带你离开”

  伍得志居然表现的十分沉稳:“还有时间”

  张扬开始减,驶出海滨公路,拖着那辆货车驶向无人的海滩,深入一段距离之后,时间只剩下一分半钟,☆他停下吉普车大吼道:“弃车”

  伍得志却低声道:“等一等黑线还是红线?”

  张扬恨不能冲过去抽他两个耳光,这子到底是什么人,生死关头居然还这么墨迹,张扬推开车门,一刀就将拖车绳斩断,向○后方的伍得志大吼道:“走了”

  伍得志道:“红线”他果断的将红线剪断时间停止在59秒,他惊喜大叫道:“我成功了,成功了”

  张扬也没想到他能够成功,绕过去向伍得志招了招手道:“赶紧走,这玩意儿也有失效的时候”话还没说完,时间继续tiào动起来

  伍得志愣了,再也顾不上研究什么炸弹,连滚带爬的tiào下了货车,张扬重冲上吉普车,伍得志随后冲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快,快开车”

  张扬一脚踩下油门,吉普车向海滨公路上疯狂驶去

  伍得志低声倒数着:“3o、29、28……”

  张扬听得心烦,怒吼道:“你他**给我闭嘴”

  伍得志是个高度近视眼,两只眼还有些斗鸡,他不满的看着张扬,嘴上不说心里仍然在计数

  张扬冲上海滨公路之后,一个漂亮的急转弯,全向右侧驶去

  伍得志望着海滩的方向,低声道:“5、4、3、2……”他的最后计数被爆炸的巨大声响完全掩盖住了

  张扬只觉着头脑一懵,然后吉普车从公路之上原地tiào跃起来,车身在半空中翻滚,车窗玻璃被爆炸造成的冲击波震得粉碎,从另外一侧滚下了路基

  即使是韩国商贸城的位置上也感觉到了这强烈的震动,军区司令员刘恒望着海滩的方向,脸上的肌肉宛如大理石雕刻的一般生硬

  佟秀秀捂住嘴唇,望着远方的冉冉升起的烟雾

  在场的所有人都默默关注着那边

  金尚元瞪大了眼睛,双目之中充满了担忧和牵挂,他低声叫道:“敏儿……敏儿……”

  金敏儿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海滩的方向,她一边走一边哭,夕阳很好,可是她却觉着自己的世界突然变得一片黑暗,脑子里全都是张扬的笑容,她默默呼唤道:“张扬,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死……”

  张扬率先苏醒了过来,他看到的景物全都是颠倒的,很快就意识到应该是翻车了,忍着剧痛,张扬解开了安全带,用脚狠狠踹开了已经扭曲的车门,从变形的吉普车内爬了出去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张扬跌跌撞撞的来到另外一侧,全力拉开了车门,把里面已经昏迷的伍得志拖了出来,刚刚拖出十多米,吉普车生了爆炸,张扬连同伍得志又被掀倒在地,张扬大口大口喘息着,身边的伍得志抬起头,他的眼镜也不知丢到了哪里,眼前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我……我这是在哪里……”话没说完,又晕了过去

  张扬望着熊熊燃烧的吉普车,望着远处海滩上爆炸引起的冲天火光,他忽然笑了,笑得如此开心如此灿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