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海滩】(上)


  第五百六十四章【海滩】

  金敏儿来到沙滩上望着燃烧的火焰,宛如怪蟒般升腾的烟雾,她哭着跪在le沙滩上

  周围响起警笛的鸣响,几百名军人第一时间来到le现场

  泪水模糊□le金敏儿的视线,她喃喃道:“为什么要推开我,为什么……”

  “敏儿?”一个虚弱的声音道

  金敏儿猛然回guò身去,kàn到张扬的身影出现在滨海公路上,他的身上沾满le鲜血,脸上也bèi烟尘熏黑,可是那双眼睛依然明澈,kàn到金敏儿无恙,他笑le,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

  金敏儿咬着嘴唇,抹去脸上的泪痕,她向张扬走leguò去,来到张扬面前,她很用力的捶打在张扬的胸膛上:“为什么要推开我,为什么?”

  张扬依然笑着

  金敏儿一边捶打着他的胸膛一边流泪,终于她停下手,展开臂膀紧紧搂住张扬的脖子,俏脸埋在他的肩头大声的哭

  同样一身是血的伍得志就站■在张扬的身边,他有些诧异的kàn着他们两个,失去le眼镜,就算离得这么近,他的眼力还是不好使:“那啥……你们两个什么情况?”

  张扬瞪le他一眼:“你丫不懂什么叫国际主义精神?”

  五★辆军用吉普车来到le现场,最先从车上跳下来的是佟秀秀,kàn到张扬无恙,她不禁欢呼le一声,同时她也kàn到le搂着张扬的脖子不放的金敏儿,不禁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张大官人kàn到金尚元也在朝这边走来,赶紧咳嗽le一声,金敏儿这才如梦初醒的放开le他,kàn到这么多人走guò来,显然都kàn到le她紧抱张扬的一幕,俏脸不禁有些烧,垂着头走向金尚元,声道:“大伯”

  金尚元激动地点le点头,伸出大手抚摸着金敏儿的俏脸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佟秀秀来到张扬身边,在他肩头捶le一记:“好样的没给国安丢人”

  张大官人呵呵笑le一声,不guò佟秀秀这一拳捶在le他的伤口上,张大官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变形le

  南锡军分区司令员刘恒大笑着走le上来,热情的握住张扬的双手用力摇晃le一下道:“张扬,哈哈,厉害,不简单啊,真是不简单啊”

  张扬道:“刘司令好,那啥,你答应我的那事儿别忘le”

  刘恒这才想起自己刚才答应帮他把正处搞定的事情,不禁笑le起来,他拍le拍张扬的手臂道:“赶紧去处理伤口,这边的事情不用你管le,我来善后”

  一名军官来到刘恒的身边:“刘司令,记者们想要采访”

  刘恒道:“马上召开记者布会,就说静海韩国商贸城生火灾,经guò我们的全力抢救,终于控制住火情”

  那军官愣le:“这……他们会相信吗?”

  刘恒微笑道:“信不信无所谓,重要的是,他们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写”

  张扬和伍得志bèi人护送到救护车旁,接受医生的紧急治疗

  佟秀秀来到他们的身边道:“生擒le三个,死le七个,目前他们已经承认隶属于韩国**党,韩国方面已经撤消le释放李秉原的命令”

  张扬道:“我们方面有多少人bèi杀?”

  佟秀秀道:“我们方面死le一个,韩国商贸团方面,Rg的总裁朴志信先生bèi杀”

  张扬虽然对朴志信没什么好感,可是听说他bèi杀,还是有些感叹的,低声道:“想不到这次的商务之旅,竟然成le惊魂之旅”

  佟秀秀道:“这次的事情全都是因为韩国方面引起,外交上我们不会承担任何责任,你放心,我们会处理好一切事情”

  张扬点le点头,转向伍得志道:“得志,你胆子挺大啊?”

  伍得志道:“事情逼到头上,由不得我害怕啊,不guò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害怕,这个设置炸弹的家伙一定是对自己相当自信,所以在炸弹装置上设置le一个圈套,还好,当时没爆”

  张大官人想起来也是一阵后怕,伍得志当时如果剪断红线立刻就触炸弹,恐怕他们两个现在早就化成飞灰le

  医生在张扬身上取出le三十多块玻璃碎屑,全guò程张扬都谈笑风生,所有人对这厮的意志佩服到le极点处理完伤口,医生建议他去医院观察,张扬拒绝le他们的好意,◎就在车上换le一身衣服,衣服都是部队提供的军服,他穿着军服,披上军大衣,双手上裹着纱布走出le救护车

  韩国商贸团方面决定当晚就留在静海,生le这种事情,不少人需要心理上的辅导,至于一些善后事□宜也需要时间

  当晚张扬和韩国商贸团一起都入住静海市政府一招,一招由部队负责戒严,任何出入都得受到严格的盘问

  张扬在房间内安顿好不久,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就guò来探望,王广正在今天的事件中也受惊不,他本来以为今天恐怕要死在韩国商贸城le,当时心里后悔到le极点,怎么想起联系这件事,可在危机生的时候,王广正还是表现出le一名党员干部的guò硬素质,guò去张扬心底是kàn不起王广正◇的,可通guò今天这件事也对王广正刮目相kàn,毕竟共同经历le一场生死,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变得亲近le许多

  王广正明白今天这场危机的化解,为张扬,为他政治上都加分不少,虽然对外宣称只是☆一起失火事件,这是害怕在社会上造成恐慌情绪,可是他们今天的表现早已bèi组织kàn在眼里,王广正guò去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么多闪光的地方,在生死关头,他现自己还是很热血很勇敢的

  王广正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餐厅已经准备好le晚饭,王广正带来le一个消息,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市长夏伯达、以及多位常委已经从南锡赶往这里,估计不久就能够到达这里,他们是guò来慰问韩国商贸团和受伤群众的

  张扬笑道:“大戏他们没赶上,谢幕的时候guò来凑个数也好”

  王广正guò去是不敢在背后说领导的坏话的,可在张扬面前,他也没多少顾忌,叹le口气道:“形式主义还要走的,张主任,先去吃饭”

  张扬点le点头,从王广正手里接guòle他递来的出入证,和王广正一起离开le房间,经guò隔壁房间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哭

  张扬低声道:“怎么回事儿?”

  王广正道:“东○江招商办的梁晓鸥,今天的事件中受le一些惊吓,现在还没能从惊恐中恢复guò来”

  张扬暗自叹le一口气,今天的事情一定会给很多人造成心理阴影

  来到餐厅门前的时候,遇到le前来吃饭的金◆尚元和金敏儿,金尚元kàn到张扬微笑向他走leguò来,今天如果没有张扬,后果不堪设想

  金尚元握住张扬的手道:“谢谢”

  张扬知道金尚元这个人向来惜字如金,能够说出谢谢这两个字已经很难得,其中包含着很深的意义

  张扬握住金尚元的手道:“保护每一位投资商的安全是我们的责任,希望金先生不要因此而改变对我国的kàn法”

  金尚元道:“我真心感谢贵国为我们做出的一切,如果这件事生在韩国,不会得到这样迅的处理”

  张扬笑着做le个邀请的手势,请他一起进去吃饭

  当晚静海市招待所为le这些韩国客人特地准备le精美的菜肴,可惜大家劫后余生,一个个心情不定,都没有太大的食欲

  金尚元喝le一碗清粥就率先起身告辞,他是韩国商贸团的主心骨,还负责着安抚团员的任务,离开的时候,他向张扬道:“等一会,把敏儿送回去”

  张扬笑道:“放心”

  王广正作为副市长有不少工作要安排,他在现场忙前忙后

  张扬kàn到金敏儿始终没有吃饭,轻声道:“为什么不吃饭?”

  金敏儿道:“不想吃”

  张扬笑道:“还在想着白天的事情?”

  金敏儿摇摇头有点点头,她忽然道:“感觉气闷得很,可以出去走走吗?”

  张扬点le点头道:“好”

  两人离开招待所的时候还是遇到le例行盘问,今天的事情生之后,军队加强le戒备,静海的空气也变得紧张le许多不guò他们都有出入证,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麻烦

  从招待所走出不远就是海滩,冬日的海滩有些清冷,金敏儿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低着头kàn着脚下

  张扬穿着军大衣,kàn起来就是一个英气勃勃的年轻军官张扬率先打破le沉默,微笑道:“我这个人总是麻烦不断,每次遇到你总是把你牵扯到麻烦之中”

  金敏儿摇le摇头,双手抱着臂膀:“这次的事情是我连累le你”

  张扬笑道:“就当扯平le”

  金敏儿忽然道:“你当我是金敏儿还是春雪晴?”

  张扬愣le一下:“我可以不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金敏儿停下脚步,很认真的盯住张扬的眼睛:“我要你回答”

  张扬想le好一会儿方才道:“当你是金敏儿的时候多一些”

  金敏儿嫣然一笑,绝美的风姿让人不禁感到呼吸一窒,她柔声道:“你当我是春雪晴也罢,金敏儿也罢,只要你记挂着我就好”

  张大官人内心一暖,自己何德何能,又得到美人垂青,他正准备表达一下内心的感情,金敏儿却道:“好香”

  张扬的话bèi她打断,于是再也没说出口,目光投向远处,kàn到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海鲜烧烤摊

  金敏儿拉着张扬的手臂走leguò去,烧烤摊只有两名顾客,不guò菜品很全,金敏儿点le一些海鲜,张扬要le一斤羊肉,两人就坐在火炉旁吃起le烧烤

  张扬要来一瓶二锅头,烧烤摊上也没有其他的好酒,他用牙齿开启le瓶盖,要le一个玻璃杯,倒le一杯酒,还没来及喝,金敏儿先拿leguò去,喝le一大口,秀眉紧紧颦起,显然这酒辛辣的程度出她的想象,“啊”她舒le★口气,下意识的说le句韩语

  搞得张大官人愣愣的kàn着她

  金敏儿笑着解释道:“好烈的酒”

  张扬笑道:“我guò去就听说韩国女性都能喝酒,kàn来你也不差”

  金敏◇★口气,下意识的说le句韩语

  搞得张大官人愣愣的kàn着她

  金敏儿笑着解释道:“好kǒuqì,xiàyìshídeshuōlejùhányǔ

  gǎodézhāngdàguānrénlènglèngdekànzhetā

  jīnmǐnérxiàozhejiěshìdào:“hǎolièdejiǔ”

  zhāngyángxiàodào:“wǒguòqùjiùtīngshuōhánguónǚxìngdōunénghējiǔ,kànláinǐyěbúchà”

  jīnmǐn儿道:“能喝一点,在韩国的时候经常陪我爸喝”

  张扬道:“那你今晚把我当你爸,咱俩多喝点”

  金敏儿笑着踢le他一脚:“讨厌,就知道占我便宜”

  人在高度恐惧和紧张之后需要适当的放松,金敏儿如此,张扬依然酒精可以帮助放松,听着海浪吃着烧烤,和一位赏心悦目的美人儿聊天,放松的作用事半功倍

  张扬拿起金敏儿喝剩的那大半杯酒,一仰脖就喝le个干干净净,然后把酒杯重重顿在桌上

  金敏儿笑道:“我喜欢你喝酒的样子”拿起酒瓶又把玻璃杯添满le

  张扬道:“我喜欢你喝酒的样子,想不到一个你这样温柔的女孩子也有如此豪爽的一面”

  金敏儿道:“我只是长得柔弱,可是我的性格很要强哦”她话锋忽然一转:“春雪晴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她的性情是柔弱呢还是要强?”

  【晚上还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